姜母看著那份報告一個字都說不出,心里那個愧疚︰「英芝你放心,我們也算多年老朋友了,這次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姜鈺跟陳洛初的事情,她之前勸歸勸,態度是沒有那麼堅決的,心疼陳洛初是真,但大部分原因只是為了做給陳洛初看看。不然怎麼可能會到現在都沒有折騰出來一個結果?

姜鈺到底是她兒子,之前她還是不想逼自己兒子太緊。但陳洛初現在這情況,她必須給她一個交代。

姜母找到姜鈺時,沒有跟姜國山一樣暴跳如雷,她相當的平靜,只是把陳洛初的那份復檢報告遞給他看。

一邊看,一邊鎖起眉頭。

「你那一拳,害人家以後步都不能跑了,這樣你還不願意對她負責?」姜母道。

姜鈺半晌想不出該說什麼,最終擠出一句︰「國外有很多水平高的醫生,我去給她找一個,慢慢來未必就治不好。」

姜母一針見血道︰「哪怕她可能這輩子被你影響耽誤,你也還是不願意為你的錯誤買單,對嗎?」

姜鈺沉默了很久,才有些頭疼的說︰「媽,我可以用其他方式來彌補,她也未必就不喜歡其他補償的方式。」

姜母太了解他了,他有的是辦法逼迫陳洛初,讓她同意他的補償方式。

「既然這麼不願意,那為什麼要跟顧澤元起沖突呢?你早該知道,動手遲早會出事的。」姜母淡淡的說,「你先考慮幾天,遲點再做選擇。」

姜鈺笑了下︰「真不用考慮,我不會娶她的。」

姜母也笑︰「那個女人知不知道,你對她的深情,是用對其他女人的殘忍換來的?」

她身為女人,光是站在陳洛初的角度想一想,都覺得疼到心髒讀秒。

更何況,她曾經為了討他喜歡什麼都陪他玩,因此背負了一條無辜的小生命。

姜母這次到底是真的狠下了心,之前斷了姜鈺的資金鏈還不算,這次是直接的打壓,姜鈺開的那家公司跟于氏相比,根本上不了台面,公司狀態每況愈下,到月底公司就沒有撐下去。

陳洛初知道這件事還是通過顧澤元,他冷笑著送他一句活該。

顧澤元這段時間在學校,學習根本就學不進去,滿腦子都是陳洛初受傷的事情,但學校兩個星期才放一次,他也只能忍著,好不容易熬到放學,又踫上了陳英芝,他只好在醫院樓下坐了半個小時,看見陳英芝開車走了以後,才溜了上來。

陳洛初瘦了不少,他看著難過得要命。

「真沒什麼了,我自己平時會注意的。你能考上個好大學,我就能高興的多活幾年。」她笑著安慰他。

至于姜鈺的事情,她沒有多問。公司破產了對他來說也就是近來日子難過一點,姜家的東西以後到底還是他的,不是什麼影響很大的大事,而且他有學歷,也有本事,不愁找不到什麼工作,相反的這對他來說,還可能是不錯的歷練。

顧澤元道︰「不過他爹媽對他真狠,我家那兩個不待見我也沒這麼狠的。」

陳洛初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卻並沒有說話。

顧澤元這才發覺只要是有關姜鈺的話題,陳洛初沒說不听,但是就是不會去發表任何意見。

他覺得這樣子挺好,他巴不得她早點把姜鈺給忘了。

只要顧澤元在,就喜歡把顧越給拉上。

他前段時間也是來看過陳洛初兩回的,有一次還跟溫湉撞上了,溫湉也跟他道歉了,說那天說的那句話不合適。只不過她情緒不高,時不時往病房里面看,顯然是還在提防著陳洛初跟姜鈺呢。

不過陳洛初長得太好,一般人確實都會比較介意。不止溫湉,圈子里面哪個大小姐不介意陳洛初呢?她但凡出身好一點,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把她往家里娶。

徐斯言當初再看不上陳洛初的出身,不是還是吊著她?

姜鈺不也因為她的美貌對她感興趣過。

女人一漂亮,就會讓其他同性感到威脅,這就是常態。

顧越每次來看陳洛初,東西都是一堆一堆的帶的,補品一買就是幾萬,絲毫不舍不得。不得不說他這個表弟跟陳洛初走得近,還是給他提供了不少便利的。

不過面對陳洛初,他平時再會撩,也孟浪不起來,也就是安安分分的陪陳洛初說幾句話,就連坐姿也是端端正正的︰「洛初姐,要不要陪你下樓走走?」

陳洛初搖搖頭,笑容得體︰「我不去了,有點困。你應該挺忙的,就別在我這里浪費太多時間了。」

說完她就躺在床上蓋好被子,一副真要睡覺的模樣。

顧越也怕自己在這里打擾到她,哪怕心底不願意舍不得,也還是起身告辭。

顧澤元把他送出去,回來時卻看見陳洛初坐著,並沒有半分困意。她跟他關系比較近,話也就直說了︰「我沒有跟顧越發展的打算。」

「我表哥長得也不差,人品也還算湊活,你不滿意啊?」

陳洛初笑道︰「找他那樣的,還不如找你這樣的。」

顧澤元微微一愣,輕輕咳了一聲,有幾分不自在。

「顧越本身來說確實算不錯,但是你忘了他那個母親了?」陳洛初嘆口氣,說,「我過去日子不會好過的。」

而顧澤元父母都不管他,這種的以後沒有公公婆婆干預,反而自在。

他听完以後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就不打算再撮合陳洛初和顧越了,怎麼著也得尊重陳洛初本人的意願。

一個星期以後,陳洛初出了院。

奇怪的是,身邊沒有一個人提起過姜鈺的消息,就連顧越那一伙人的朋友圈里,也沒有再出現過和姜鈺一起的聚會,他就像從他們的世界消失了一樣。

就連陳洛初問起陳英芝,後者也是一副不太想多說的模樣︰「誰知道他去哪里了。」

陳洛初還是幾天之後,在一家日料店吃飯,听見身後的人討論,說姜鈺公司破產以後,姜母去找了一趟溫湉,不知道跟她說了什麼,姜鈺跟姜母吵了一架。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