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天紋鋼

就算是李嘯雲也是眼中一亮,連忙道︰「可是那三品靈丹的,木靈丹!?」

李玄則是不管木靈丹是幾品,只是急忙躬身道︰「啊,還請縣令大人救我娘!只要我娘痊愈,晚輩定前往太平學院!好好學習!」

「嘁,木靈丹,區區三品下級靈丹。」

李玄的腦海內,岳神的聲音再次響起,帶著不屑。

不過說完之後,就又嘀咕道︰「但救你娘足夠了,就是不能讓她雙目復明,不過有了此丹續命,給你足夠的時間,你以後一定可以達到足以練出四品,五品,乃至六七八九品靈丹的地步,到那時,你娘的雙目就可以復明了,甚至立地成仙也說不定呢。」

听到岳神的話,李玄更加振奮了。

對!只要有這木靈丹給母親暫時穩住傷勢,保住性命。

我李玄!日後一定會成就乾坤熔爐境!

給母親煉制出可以恢復雙目的靈丹!

樂升這里笑了笑,起身揮手道︰「你我有緣,今日本官就與你結下這善緣,走,帶路,本官前去救你母親!」

李玄連忙點頭,轉身帶路。

李嘯雲也是滿臉笑容,站了起來,跟隨其後。

李玄一路迅速的引著,很快三人就來到了林悠冉居住的臥房。

三人並未什麼聲息,睡熟了的林悠冉也毫無所覺。

樂升看了看床榻之上的林悠冉,也不嗦。

直接就從懷內取出了一個白脂玉瓶,從瓶內倒出了一顆散發著微微紫色光芒的,蠶豆一般大小的丹丸。

丹藥入了三品,便就有了靈性。

即便是三品下級,這木靈丹依舊閃著屬于自己的光澤。

而傳言丹藥的品階到達六品,乃至以上,甚至會生出藥靈。

到那時,丹藥會自己跑動,逃走。

乃至九品丹藥,都可以和生靈一般的修行!

捏著這顆木靈丹,即便是樂升,目中也閃過了不舍。

他就只有三顆啊,保命用的啊。

但他終究也是人杰,既下定決心,結下善緣,那就不會多做猶豫。

只是笑著將丹藥往李玄面前一遞,目光示意了一下。

李玄雙手伸出,小心的接過木靈丹,眼中全是喜色。

他對著樂升重重的點了點頭,隨後就又快又小心的跑到了林悠冉的面前。

拿起丹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林悠冉的嘴唇上,這顆木靈丹,便滑進了林悠冉的嘴中。

果然不愧是對金丹後期都有大用的木靈丹!

伴隨著它進入嘴中,林悠冉整個身體便微微泛起了一絲紫色。

而後,肉眼可見的,她的頭發漸漸恢復黑色,渾身的氣息逐漸旺盛。

乃至因為折磨而暴瘦的軀體,也慢慢豐潤了起來!

三十三歲的婦人,終于恢復了她該有的風華。

李玄的眼楮有些濕潤。

娘親恢復了!她真的恢復了!

樂升見此,便露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笑容,負手轉身離開了房屋。

李嘯雲自然跟了出去。

而李玄則是看了一會明顯是身體得到了極大的緩解,舒適,因此睡的也越發深沉的母親,抿了抿嘴,轉身也走了出去。

來到院外。

李玄大步走到了樂升面前,一撩衣袍,就要下跪。

樂升則是連忙扶住他,笑道︰「男兒膝下有黃金,無需跪我。」

李玄鄭重道︰「救母大恩,李玄膝下即便有黃金,恩人也值得我一跪!此大恩,李玄記下!日後恩人但有所需,刀山火海,李玄必報!」

李嘯雲微微點了點,撫須而笑。

樂升也是哈哈笑了起來,將李玄拉起,依舊不讓他跪下,點頭道︰「好男兒!你這話,本官信你!如今你娘無礙,你可安心去魁山郡城,還有五日,太平學院就開啟一年一季的招收學子了,你明日就帶著我的推薦信出發,如何?」

「嗯!晚輩遵命!明日便去!」

李玄目中冒著精光,點頭不以。

本來,他就是要修行,要變強啊。

如今娘親無恙,他心中唯一的牽掛也放下了,那下面,自然是要變強,變強,變的更強!

直至有一天,可以解開岳神姐姐的封印,將岳神姐姐,放出來!

所以,能去太平學院進修,自然是極其願意的。

「那明日清晨,本官派人來接你。」

樂升笑著拍了拍了李玄的肩膀,負手轉身,邁步騰空,瀟灑離去。

直至樂升飛遠,李嘯雲這才終于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充滿了暢意。

我李家,要出官家了!

太平學院啊!

從那里走出來的,最低都是一個縣令!

李玄則是看著樂升消失之後,就對著李嘯雲道︰「爺爺,我去修行了。」

李嘯雲撫須點頭,目中全是驕傲,點頭道;「去吧,去吧。」

我家麒麟兒,即便如此天驕之資,也都時時刻刻想著修行!

能不強大嗎?

李玄就再次往後山而去。

「到了大熔爐境,你也就算是正式的學會了太古鍛獄訣,若是苦修,一步步往前走的話,大概三百年,你就可以踏入精鐵熔爐,再過一千年,勉強可以踏入山河熔爐,然後再過一萬年,嗯,應該就可以進階乾坤熔爐啦。」

李家後山,本屬于李嘯雲閉關的地方,已經給了李玄。

此刻他坐在山洞之中,邊上的靈脈緩緩吐著靈氣,听著腦海內岳神的話語,滿臉都是凝重。

岳神姐姐說起來好像是開玩笑。

但他听著,卻是無窮的壓力!

百年?千年?萬年!?

這是多麼久遠的時光?

自己的母親,哪里能等的那麼久?

不行!

自己必須得快!

「姐姐,就沒有快速變強的方法嗎?」

因此,李玄一邊聚集靈氣入體,強大熔爐,進化內膽,一邊詢問。

「有啊!」

這話可問到點子上了,岳神喜滋滋的回道︰「太古鍛獄訣,霸道無匹,它可不像其他功法一般,需要循序漸進,就算能加速,也不過就是吃一些天材地寶,太古鍛獄訣!融天燃地!只要有上佳的材質,不管它是法寶,還是丹藥,或者直接就是煉制法寶的礦藏,材料,以及各種強大生靈的血肉,都可以扔進熔爐內,煉化吸收!嘿,我當初就是鎮殺煉化了一尊仙尊,才凝練了太古煉獄界!你下次看到強者,弄死他,吃了他,絕對境界增長的快!」

李玄听的眉角微微抖動。

吃人啊……

算了吧……

岳神姐姐本體是太岳神山,天地一切都是她的熔煉對象,自然無所謂吞噬強者肉身。

可自己本體,是人啊……

暗自搖了搖頭,

吃人是不可能了。

但其余等天材地寶,丹藥,法寶,礦藏,材料,都是他可以收集,熔煉的對象!

「你現在是大熔爐境初期,能供你吞服熔煉的,最少也得是二品材料了,低于這級別,就算熔煉,也沒有什麼效果。」

岳神懶散的聲音繼續傳來︰「而你家現在一統了方,鄭兩家,兩家庫藏內,二品材料應該總有一些的,不如都去找來吞了煉化,省得在這里枯坐。」

世間奇珍異寶,礦藏材料,也被分了十品。

這些品級對應的,就是能煉制出什麼東西。

比如二品的材料,頂天了也就只能煉制出普通的法器,連法寶都算不上,更別說靈器,以及靈寶了。

但此刻,用來給李玄提升熔爐境界,還是有用的。

听到岳神這話,李玄的目中頓時閃過精光!

對啊!

自己差點忘了,鄭家,方家被殺的太快,整個家底基本沒動,兩家寶庫內,怎麼可能沒有好材料?

連忙站了起來,李玄直奔自家寶庫而去。

方家,鄭家的東西必然都被收到了這里。

李家寶庫所在,那看守寶庫的四個築基長老,見李玄來了,哪里敢阻攔半分?

極其恭敬的就打開了寶庫,任由李玄進入,想挑什麼就挑什麼,想拿什麼,就拿什麼。

李家寶庫,李玄這算是第三次來。

前兩次,一次是小時候父親背著自己,進來取一個材料。

一次是自己凝氣成功,自己進來選一把心儀的武器。

這一次走進來,果然,里面極其明顯的,多了太多的東西。

武器,戰甲,軟冑,以及極多的奇珍異寶,隨便拿一個出去,在普通人家,都可以當是傳家之寶。

可在李玄的眼中……

「垃圾,都是垃圾,繼續翻找,全都是垃圾,怎麼連不入品的垃圾材料都往里收?這里是寶庫,還是垃圾堆?」

李玄一邊找著,一邊听著岳神的抱怨,除了一臉無奈的繼續翻找,也沒法說什麼。

這些在李玄看來都是相當不錯的東西,在岳神姐姐的眼里,都是垃圾啊……

她的眼光也太高了……

「嗯,這個不錯,二品的金曜石,可以可以。」

忽的,李玄剛走到一處放著各種礦藏的貨架上。

岳神的聲音就再次響起,帶著一絲驚喜,看樣子翻垃圾翻了半天,終于找到一個像樣的了。

李玄連忙伸手,將眼前一塊拳頭大小,渾身漆黑的石塊拿了下來。

金曜石……怎麼烏漆嘛黑的。

「這個也還行,二品的灼陰玉。」

「嗯,二品的青仙石。」

「二品的紅淬鋼。」

……

有岳神的指點,李玄只管拿岳神認可的東西,至于其他的,看都不看。

他相信岳神的眼光,高出自己千倍,萬倍。

「哦吼?」

收了五個礦石,李玄繼續在偌大的寶庫內轉悠,尋找其他的東西。

可岳神卻陡然發出了一聲驚喜的叫喊。

李玄也是楞了一下,連忙問道︰「怎麼了?」

「小子,快,快去看看那柄刀。」

听到岳神的指點,李玄抬眼就看向了一個角落。

這是兩個架子中間的縫隙。

有一柄明顯生銹了的刀,靜靜的躺在那里,不知道躺了多少,渾身都是灰塵。

李玄走了過去,伸手拿住了刀柄,微微一抖,將灰塵散盡,提了起來。

這是一柄看起來非常霸氣的,九環大刀。

刀身足有四尺半長短,幾乎拄到了李玄的胸口。

只可惜,這柄刀渾身都生滿了鐵銹,怎麼看都是一柄普通的,肉身境武者用的大刀。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放在這里多年,卻從未有人拿走它。

「可以啊,通體四品天紋鋼鍛造的戰刀,好東西!你現在正好沒有武器,老用拳頭也不好看,這刀,合用!」

李玄則是提了提這柄戰刀,還是挺重的。

但以他現在的肉身強度,自然不覺得如何。

只是……這都生銹了啊,怎麼就四品天紋鋼了?

四品的材料,還會生銹?

「哎,被封印的太久了,眼界都窄了,以前就算是七八品的星空珍寶,我也不放在眼中,可如今這四品的天紋鋼,倒是讓我一陣歡喜,哎。」

岳神嘀咕了一會,就淡淡道︰「那不是銹跡,那是血跡,小傻子。」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