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斬盡殺絕

鄭家!今日皆亡!

方家!今日血脈不存!

伴隨著李玄從深坑內走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這里。

驚駭,不可置信,大喜過望,疑惑等等等各種情緒。

「看來我低估他了……」

樂升眉頭微微皺起,目中露出了凝重的光芒。

大燕皇朝,輻員億萬里。

國內時時刻刻都在出生著各種天才,天資奇佳之人。

但真正能起來的,能走到強者那一步的,卻沒有多少。

太多太多的天才,會在沒有長成的時候,就夭折。

他樂升,也屬于天才的行列。

四十歲的金丹圓滿,若是放眼整個大燕皇朝,看起來並不出眾,甚至還有些廢物了。

但實際上,若是樂升願意,他隨時可以結嬰!

只不過,他的目標是上等元嬰!

這才一直壓著境界,尋求最好的契機。

可眼前那個渾身蒸騰著熱浪的少年……

以金丹之修為,打死元嬰,而且是短短的十幾息內斬殺!……

這種戰績,只有那些真正的大家族的傳承者,以及皇朝子弟,或者公侯子嗣,才能做到啊!

而那些子弟,那一個不是天資縱橫之輩?

那一個不是從小就得到了最好的資源培養?

哪怕這個方羽,是最爛的,最垃圾的下等元嬰。

可依舊是元嬰啊!

而這個李玄,以他所得到的資料來看。

今年,只有十四歲,還沒到十五!

他比自己的女兒妙妙,還小一歲半!

「這小子……是個人才,我要不要替我恩師,挖掘一番呢?」

樂升抬手,輕輕撫了撫自己的短須,暗自想著。

大燕皇朝自然是需要人才的,越多的人才,就代表著大燕皇朝越穩固。

而那些大家族的子弟,皇朝本身是不信任的。

因此類似樂升這種小家族出來,甚至就是平民出來的天才子弟,才是大燕皇朝最喜歡收納的。

所以,李玄今日的戰績,以及姿態,氣勢。

讓樂升,心動了。

此子,日後很有可能成就不低!

若是將其介紹給郡守大人,再受國家培養。

他日一旦登堂入室的話,那反倒成了樂升的大靠山了。

元嬰化神,只是這個國家的基石而已啊。

真正的國之砥柱,還得是,仙!

地仙!

「爹啊,你又在想什麼?」

一聲輕靈的話語忽然傳來,打斷了樂升的思考。

「啊?爹沒想什麼啊。」

樂升眨了眨眼,轉頭看向了樂妙妙。

「你想了,你每次深思熟慮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摸著胡須。」

樂妙妙睜著大眼,一副你說謊的模樣看著樂升。

樂升尷尬的笑了笑,隨後看向李家,緩聲道︰「我看他,是個人才啊,想著是不是用一下只能用一次的介紹權,送這小子去魁山城,太平學府。」

「是嗎?嗯……那我就不用去了吧?」

樂妙妙一听,頓時眼中冒光,竊喜一般的問道。

「你也得去,介紹權不含親屬,你是我女兒,資質又好,有資格去太平學府。」

樂升眉頭一挑,看向樂妙妙,滿是不可商量的語氣。

小妮子,還想逃學?

到歲數了就得去,讓你在家多待一年都已經是慣著你了……

「好吧……」

樂妙妙嘴巴嘟起,一臉的不情不願。

樂升則是已經看向了遠處。

方羽被斬,那剩下的,就又將是一面倒的,屠殺!

沒想到啊,自己來紅楓城上任不過區區兩年,紅楓城三大家族,就要消失兩個了。

嗯,以後反倒好治理。

……

嗡……嗡……嗡……!

低沉而震人心魄的轟鳴,緩緩回蕩八方,李玄如同魔神一般,自濃霧之中走了出來!

「不,不好!」

短暫失神過後。

鄭澤雨直接就面色大變的喊了起來︰「快逃!快逃!!」

方羽死了!方羽被殺了!

一個元嬰強者,一個可怕的元嬰強者!

死了!!

那這小畜生……得多可怕!?

巨大的悔意在這一刻,充斥了鄭澤雨的心肺!

我鄭家好好的看戲不好嗎!?

非要插這一腳!?

這下完了!完了!

「哈哈哈!好!好!!」

李嘯雲被兩個金丹壓著打,幾乎陷入了絕境。

但此刻,他見李玄走出,方羽被殺,頓時發出狂笑!

轉瞬間,一切又翻轉!

我孫,真乃天生麒麟兒!

而兩個本爆錘李嘯雲的鄭家金丹老祖,此刻也是駭的面無人色,心神大亂。

他們哪里還顧及李嘯雲?直接轉身就要逃走。

但這兩個金丹,在李玄眼中,那就是最顯眼的目標!

先殺他們!再殺築基!然後凝氣!

鄭家之人,一個不留!

李嘯雲哈哈大笑著,直接纏住了一個。

另一個不等他飛遠,一團火雲就已經追了上去!

「不要!不要殺我!」

眼見李玄帶著濃郁的殺機呼嘯而來,鄭家的這位金丹老祖肝膽俱裂,一邊狂奔,一邊尖叫,甚為淒慘。

只可惜,自他踏入李家這一刻,他就已經,死了!

狂風烈焰,呼嘯而至!

一拳烈陽落下,這個鄭家金丹老祖便轟然爆碎!

而後李玄毫不拖泥帶水轉身而回,直奔另外的鄭家築基修士而去!

說殺絕,就殺絕!

這一次,一個也不能跑!

「畜生!!來殺我啊!!」

被李嘯雲拖住的鄭家金丹老祖一時間目眥欲裂,瘋狂嘶吼。

但李嘯雲則是大笑,將其死死攔住,只大吼道︰「孫兒!殺!殺他個干干淨淨!一群賊子!也想雪上加霜!害我李家!?都該死絕!尤其是那鄭澤雨!給我抓來!我要親自宰了他!」

李玄神色冷冽,不用李嘯雲多言,他自然知道如何行事!

拳風呼嘯,炙熱沖天!

九霄踏雲步踩著火雲,那些鄭家的築基弟子在他面前,直如龜爬一般,走上前便是一拳打爆!

慘嚎聲音此起彼伏,但也就是片刻,聲音就止歇了。

剛剛被清理干淨的李家,再次布滿了血肉殘尸。

「別,別殺我!」

最後,李玄則是單手提著鄭澤雨,神色漠然的走了回來。

鄭家,除這位鄭澤雨之外,盡死!

連帶那些凝氣子弟,也被李玄追出去幾百米,一個個打死!

此刻,鄭澤雨早已嚇的肝膽俱裂,只管不停的求饒。

「死吧!」

天空之上,心神失守的鄭家金丹老祖也被李嘯雲直接斬殺。

渾身浴血的李嘯雲劇烈喘息著,面色蒼白至極,緩緩落了下來。

今日連斬兩位金丹,可謂艱難,渾身傷勢都有些壓不住了。

但看著被李玄提著走來的鄭澤雨,李嘯雲的目中再次燃起了滔天怒火!

就是這狗雜種,偷那賤婦!還生了個孽障!讓我李家白養了十七年!毀我李家血脈!害我付出感情!

若是李龍還活著,李嘯雲定然是下不了狠心殺李龍的。

畢竟已經叫了他十七年的爺爺,李嘯雲是看著他長大的。

可面對這始作俑者,鄭澤雨。

李嘯雲就猛然往前一步,一把抓住了鄭澤雨,提小雞一般,帶進了李家祠堂。

「饒命!李伯伯饒命,饒我一命啊!」

涕淚齊流,屎尿崩出的鄭澤雨渾身癱軟。

不停的求饒,直喊著鄭家一切,拱手送給李家,只求饒他一命。

李嘯雲則只管提著他來到李家祖宗牌位前,森然問道︰「我問你,可是你與蕩婦方幽雪偷情?那李龍,可是你的孩子!?」

「我,我!」

鄭澤雨一下徹底驚楞,看著欲擇人而噬的李嘯雲,嘴巴顫抖,說不話來!

他,他居然知道這件事了!?

是那賤人死前告訴他的嗎!?

「說!敢有半句假話!我生撕了你!」

李玄猛然又是一聲大喝。

「是!是!是我錯了!是我錯了啊!是我豬油蒙了心!是我偷人!是我犯賤!是我不要臉!是我的錯!李伯伯!李伯伯啊!饒我一命!你饒我一命啊!」

鄭澤雨趴在地上,只管磕頭,痛哭流涕。

李嘯雲則是在確定了這件事的真實性的那一刻。

渾身微微一踉蹌。

他情願是李玄騙他啊!

因為就算是李玄騙他,他也不會怪李玄。

畢竟事情已經成定局,此事就這樣過去吧。

等自己死後,李家還是要李玄來撐起來。

可此事!

竟是真的!

簡直,讓列祖列宗蒙羞啊!

「你這賤貨!你也配活著!?給我死!!」

李嘯雲站在原地頓了好一會,才猛然低吼一聲,化掌成刀,一揮手,一顆頭顱就跌落下來!

鄭澤雨的哭求聲音戛然而止。

李嘯雲緩緩跪倒,對著祖宗牌位低頭,咬牙道︰「家門不幸,後輩不肖子孫李嘯雲,將奸賊斬于祖宗面前,以此,謝罪!」

片刻,李嘯雲這才又站了起來,將鄭澤雨的尸體提了出去,漠然道︰「剁了喂狗!」

隨後,他才看向了站在門口,面色平靜的李玄。

「孫兒……」

看著李玄渾身是血的模樣,李嘯雲走了過去,一把將李玄摟在懷內,老淚橫流道︰「是爺爺的錯啊!爺爺,爺爺差點毀了我家麒麟兒!」

李玄抿著嘴,目中微微發紅,只是抬手拍了拍李嘯雲的後背,輕聲道︰「我不怪爺爺。」

「哼,事後道歉,最是無用,若是你沒有得到虛空神界扳指,鮮血又不符合標準,怒氣,怨氣,戾氣也都不夠深,你現在已經死啦,還能听到他的道歉?」

李玄的腦海內,岳神的聲音又是傳來,明顯帶著不爽,和打抱不平。

要以岳神的性子,此刻李玄那就該直接甩下一句,這李家,我不待也罷!

然後瀟灑離開,讓他們後悔才對。

但李玄則是嘴角上揚,笑了笑,在腦海中回道︰「姐姐,我是真的不怪爺爺,爺爺也沒辦法啊,想來之前爺爺心中的壓抑,比誰都深的。」

「哼,軟性子。」

岳神嗤了一聲,就沒有動靜了。

李玄則是從李嘯雲懷內退了出來,看著李嘯雲笑道︰「爺爺,我真的不怪你。」

李嘯雲抬手,擦了擦眼淚,點了點頭,也是露出了笑容。

李元盛那里,則是陡然長嘯了一聲,帶著極度的興奮與痛快。

這一下,其余李家築基子弟,供奉,也隨之長嘯,宣泄著心中的狂喜與快意!

今日一戰,方家,鄭家有生力量盡數死絕。

其旁系血脈,也被李家其他凝氣弟子,盡數追殺。

這是家族生死之戰,由不得婦人之仁。

否則來日就有可能是留下了滅頂之災的禍患!

一日之間,紅楓城,變天!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