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子挺狂啊,等過幾天你大熔爐境徹底鞏固,去揍死他。」

李玄目送樂升遠去,腦海里卻想起了岳神的話語。

看樣子岳神對樂升的態度極其不爽。

李玄則是嘴角咧了咧……

且不說自己能不能打過這位縣令大人,就算能打過……

那也不能殺他啊……

殺縣令……那可是天大的罪過!

自大燕皇朝建立以來,傳承兩萬余年。

期間被殺死的縣令也不過雙手之數。

且每一個殺縣令的賊子,不管是天資縱橫之輩,還是什麼超級家族的後輩,亦或者某位超級強者。

那就沒有一個能得活下來的!

任天涯海角,任躲藏何處,皇朝內的超級強者必將其找出,必死無疑!

因為這是大燕皇朝的威嚴!

因此李玄只得無奈回道︰「姐姐,人家也沒怎麼樣啊,不如饒他一命吧?」

「哼,既然你都開口了,給你個面子,就饒他一命好了。」

岳神倒是很好說話。

李玄笑了笑,隨後就看向李嘯雲,緩聲道︰「爺爺,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

李嘯雲這里目送樂升離開,心中松了一大口氣。

此刻突然又听到李玄的聲音,轉頭看了過來道︰「到底是什麼事情?」

他倒是沒有被樂升的打岔,忘記了之前的對話。

「其實李龍……」

李玄抿了抿嘴,緩聲道︰「他並不是大伯的兒子,他是方幽雪偷情鄭家家主鄭澤雨後,生的孩子。」

「什,什麼!?」

果然,李嘯雲一听到這句話,整個人再次怔住!

但下一刻,他就看向李玄,目中帶著極其復雜的神色,低吼道︰「李玄,你,你可不能一錯再錯了!此事,此事決不能亂說!」

也不怪李嘯雲會如此想。

他明顯是認為李玄是故意如此說,從而好降低他心中的憤怒。

甚至扭轉過來,變成了同仇敵愾,變成了,殺得好!

「我沒有亂說,爺爺,此事大伯也知道的,不信到時候大伯回來,你問大伯。」

但李玄只是搖了搖頭,他聲音平靜,目光純粹。

看著李玄的神情,李嘯雲心中咯 了一下。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天行,天行他知道方幽雪偷人?他知道,李龍不是他親生的孩子?

鄭澤雨……那是鄭家如今的,家主!?

噗……

亂糟糟的情緒,直讓李嘯雲腦袋發暈,胸口發悶。

再加上他和方玉大戰,雖然斬殺了方玉,但也受傷不輕。

終于,在這連續的打擊,激動,暴怒,乃至絕望,又生出希望等等的情緒波動下。

李嘯雲猛然一口血噴出,捂著胸口就仰面倒了下去。

「爺爺!」

「二叔!(二表叔!)」

李嘯雲的轟然摔倒,直讓李玄和李元盛為之一驚。

李玄反應的快,急忙前沖一步,將李嘯雲扶住,李元盛等人這才圍了上來。

「放心,他沒事,就是急火攻心,傷勢爆發而已,緩過氣來就行了。」

就在李玄焦急的時刻,岳神的聲音則是淡然傳來。

李玄略微放寬了心,但依舊有些緊張。

小心翼翼的把李嘯雲放在了地上。

而李元盛則是連忙在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出了一個瓷瓶,取出一顆充滿藥香的丹藥,給李嘯雲服了下去。

丹藥入腹,李嘯雲悠悠轉醒。

「作孽啊……是我瞎了眼啊,讓天行娶了這等蕩婦回家……」

睜開眼,老淚橫流,李嘯雲的一句話,帶著抑制不住的悲涼,仰天發出。

李玄默然無聲。

李元盛等人則是你看我,我看你,更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不過李嘯雲終究是一代人杰,咬了咬牙,壓下了心中的憋屈與化不開的壓抑。

微微起身,坐在地上,指揮道︰「去,讓散開的李家弟子回來吧!我們勝了!方家完了!他們不用逃了!」

「是!」

李元盛目中露出喜色,當下一點頭,隨後對著另外四個築基長老一擺手,五人齊齊散去。

因為戰斗結束的太快了。

現在那些逃走的李家弟子應該都還沒走遠,很容易就可以召喚回來。

而李玄則是坐在李嘯雲身邊。

爺倆坐在祠堂門口,看著前方一地的尸體,沉默不言。

倒是李嘯雲率先開口,他轉頭看向李玄道︰「你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這些消息,我不多問了,你為何會突然得到如此的實力,我也不多問了,我只問你,你,你還是我孫兒,李玄嗎?是我李家的,血脈嗎?」

在這一刻,李嘯雲突然意識到,李玄,可能並不是那個李玄了。

李玄則是伸手,握住了李嘯雲的手掌。

他看著李嘯雲,目中帶著堅定,重重的點了點頭。

「爺爺,我是李玄,我是李家的血脈!永遠都是!」

「那就好……」

李嘯雲轉過頭,疲累的閉上了眼楮,輕聲道︰「那就好……」

時間流逝。

很快,伴隨著一個個李家子弟的回來,李家也逐漸熱鬧了起來!

大勝啊!

大喜啊!

沒想到,方家來人,竟是被殺敗了!

我李家,當要成為紅楓城,第一家族了!

同樣。

李家戰勝方家,將方家三位金丹,三十一位築基,可謂是整個家底全部殺盡的事情,也傳遍了整個紅楓城!

方家已經徹底死寂。

家族內余下的那些沒有什麼戰斗力的方家旁系子弟,已然如同一開始的李家一般,倉皇逃離。

而另外三大家族之一的,鄭家。

此刻亦是陷入了沉寂。

本來,方家攻殺李家,鄭家還在尋思,有沒有可能找機會當一個漁翁。

可他們也沒想到,這場戰斗,竟是結束的如此的快!

如此的干脆利落!

三大金丹,被盡數斬殺!

三十一個築基強者,皆死!

這是何等的戰力?

李家……李家到底有一尊什麼樣的強者在坐鎮!?

鄭家所在。

作為紅楓城第二家族,佔地六十余里,也是一個城中城。

此刻鄭家祠堂,兩個老祖,家主鄭澤雨,以及二十三個築基的供奉,子弟,外加上百余凝氣後輩,全部聚集在了一起。

鄭澤雨滿臉平靜,只是眸子深處,卻有著濃濃的,化不開的陰毒。

李龍是他孩子的事情,整個鄭家,只有他自己知道。

與別人妻子偷情這種事情,總是不能堂而皇之的。

尤其是方幽雪這種李家家主正妻,若是傳出去,說不定就是李家和鄭家的全面開戰。

因此,這這件事情一瞞就是十八年。

但同樣,在這十八年,偷情的快樂,那可不是家里的那些妻妾能比的……

可現在……情婦死了!

私生子!也死了!

鄭澤雨的心中,現在有著兩種情緒環繞不止。

一種是憤怒,殘毒,恨不得殺了李嘯雲,李玄,生吃他們肉!為方幽雪母子報仇!

而另一種……

竟是放松!竟是一絲,解脫之意!

是啊,方幽雪母子死了,那他就不用擔心方幽雪那個瘋女人某一天會爆出這件事了……

他就不用擔心自己的形象會在鄭家人,以及自己的兒女眼中崩塌了。

他就不用擔心,自己家主之位,不保了!

這些年來,自己可是沒少被方幽雪那個瘋女人以此要挾,壓榨自己……

咚咚咚。

一陣陣敲擊聲音,將鄭澤雨從深思之中拉了回來。

鄭家兩位老祖之一,也是鄭澤雨的父親的鄭陽緩緩抬頭。

在他敲擊椅子的聲音下,有些聲音雜亂的祠堂內,迅速安靜了下來。

眾人抬頭看向老祖。

「李家和方家大戰,本以為是李家必亡,方家略有傷殘,卻沒想到是方家死傷殆盡,李家強勢崛起,日後紅楓城局勢要大變,你們,可有什麼對策?」

鄭陽聲音平靜,掃視下方子弟。

子弟們你看我,我看你,卻沒有一個開口的。

任誰也想不到,李家,竟會如此強大啊!

方家三個金丹老祖,盡數被殺!

三十一個築基強者,一個不留!

這,這等可怕的實力,已經完全可以順道過來,把鄭家也給踩了,然後一統紅楓城!

良久的沉默。

「還是靜觀其變吧,若是李家要順便來征伐我鄭家,我鄭家也絕不屈服!若是他只吞並方家,那我鄭家,也願讓一些,紅楓城,便由得他一家獨大便是,但所謂盛極而衰,他李家日後如何,還說不定。」

倒是鄭家第二位老祖,鄭林,緩緩開口,說出了大家的心底話。

是啊,如今的情形,也只能如此!

鄭澤雨依舊沒有開口,眸子中的陰毒殘忍緩緩壓了下去。

這件事,暫時先記著吧!

鄭陽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就緩緩吐了口氣道︰「也罷!就靜觀其變!」

轟……

就當鄭家老祖,子弟,都定下了靜觀其變,不與李家爭鋒的想法的這一刻。

一股可怕的威壓,陡然間席卷而來!

直接就驚的鄭家兩位老祖猛然起身,眼中帶上了驚恐!

半個紅楓城,幾百里內,盡數感覺到了這股可怕的,威壓!

即便是已經回到了縣衙府之內的樂升,也是眉頭一挑,轉頭看向了東方位置。

那里是方家……

李家。

在眾多供奉,弟子,侍衛,僕人的回歸之下。

尸體,血跡,以及那些尸體上的各種戰利品,都被很快收拾了干淨。

而因為戰斗結束的太快,李家甚至都沒有遭受太多的破壞!

所有人此刻都是興奮無比,以自己是李家人而驕傲。

他們完全忘記了之前驚慌失措,惶惶如喪家之犬,大罵李玄該死,惹的家族要亡的時候了。

李嘯雲見眾人忙碌,他的目中也終于露出了一絲寬慰與笑意。

是啊,今日雖是打擊極多,乃至生死危機,但我李家,終究安然無恙!

而方幽雪,李龍,卻一個是毒婦淫‧娃,一個是野種,和我李家毫無關系!

想通這一點,李嘯雲心中雖然還帶著對李龍的一點悵然,但更多的則是痛快!

我李家,什麼也沒損失!

反而得了一個麒麟兒!

李玄!

轟……

正是如此想著,一股可怕的威壓震動,卻陡然自遠方傳來!

李嘯雲瞳孔猛然一縮,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

坐在他身邊打坐,不放過一點時間,努力修行太古鍛獄訣的李玄,此刻也睜開了眼楮。

「哦,小元嬰的氣息,還是最垃圾的下等元嬰,不過終究是元嬰啊,是個勁敵,小子,你要上點心了。」

腦海內,岳神懶散的聲音,緩緩傳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