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雞犬不留!

顧明遠渾身一滯,微微轉頭看向了聲音的來源。

只這一看,顧明遠的瞳孔便驟然一縮!

只見李玄,正將那柄品質極好,可做御劍之用的長劍,自劍尖送入嘴中,嚼都沒嚼的,就全部吞了下去!

顧明遠一時間渾身都豎起了寒毛!

這小畜生……在吃劍!?

這玩意能吃嗎!?

說他是畜生,那只是罵他啊。

可他……難道還真不是個人?

天啊!他是個什麼東西啊!?

嗡!

腹腔熔爐,火焰大起。

長劍迅速被煉化,溶解為各種精氣,能量,滋補全身。

大熔爐境,越發近了。

而李玄,則是盯著顧明遠,渾身熱浪蒸騰,殺機彌漫!

「跪下磕頭,給我道歉,我諒你在我李家四十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饒你,不死。」

李玄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顧明遠,聲音平靜,卻帶著可怕的寒意!

這顧明遠,本是可以走的。

但他最後的一番話,簡直就是作死!

徹底點爆了李玄對他的,殺機!

一口一個小畜生也就罷了!

他居然敢說,是自己克死的爹!?

這該死的,狗東西!!

看著李玄打死方幽雪,看著李玄打死方寒,顧明遠似乎也只是覺得,這小畜生挺強的。

但當他直面李玄的時候。

在這一刻,顧明遠這才實質一般的感覺到了。

那如同海嘯一般撲上來的殺機!

遠古凶獸!

嗡!!

嗡!!

充斥耳邊的低沉轟鳴,攝的他靈魂都在顫抖!

大獄無邊!

「你!你!」

李玄一步步走來,顧明遠的臉色就越發的白,張嘴你了半天,卻說不話來!

「李玄!你要干什麼!你要殺他嗎!?那連我也殺了吧!!」

顧明遠被殺機攝的說不話,李嘯雲倒是看的清楚。

眼見李玄殺瘋了一般又向著顧明遠走去,頓時就怒喝一聲,語氣之中,充滿了絕望。

李家要沒了。

這孫子怕也是入了魔,這才暫時的得到如此可怕的實力。

但入魔之人,不長久的,幾個時辰內必會暴亡。

而如今李玄要殺顧明遠,他一定要阻止!

顧明遠雖不願與李家共存亡,但終究和自己相處了那麼久!

有些兄弟之情在身。

讓他逃走後,日後說不準還能照拂一下,李家那些逃出生天的旁系後人子孫。

听到李嘯雲的話,李玄終于止住了身形。

但雙目之中燃燒著火焰的他,陡然就對著顧明遠喝道︰「跪下!道歉!!」

轟!!

伴隨著這一聲大喝,仿佛在李玄的身後,陡然升起了一座無邊巨大的山峰!

鮮紅如血,獄火焚世!

其巨大的威壓,在這一刻直接擊碎了顧明遠的心防!

雙膝瞬間一軟,顧明遠就跪在了李玄的面前!

這一下,內心的不願意,與骨子里的害怕,就形成了極其激烈的沖突。

顧明遠的臉剎那間漲紅發紫,怒火遍布臉皮!

可雙腿卻軟的不敢起身!

自己……居然給這個小畜生……嚇到跪下了!

該死啊……

自己怎麼能給這小畜生跪下!

「道!歉!」

李玄忍不住又是向前了一步。

他心中對于這顧明遠的殺機,幾乎要控制不住了!

「對,對不起!」

這一步邁出,恐懼直接數倍放大!

顧明遠雖然心里極其不願意,可嘴上卻控制不住的,道歉了。

李玄深深的又看了一眼顧明遠,終于強行壓下心中的殺機,熄滅了目中的獄火,吐了口氣。

這才看向李嘯雲道︰「爺爺,我沒錯。」

李嘯雲閉上了眼楮,陡然揮了揮手,目中留下兩顆老淚︰「是我的錯!是我早年作孽太重!才致使後輩出現這等親人相殺,骨肉相殘之惡事!李玄!你無錯!你走吧!走吧!!」

李玄則是搖頭道︰「這里是我的家,我的爺爺,我的娘親,我的兄弟姐妹都在這里,我為什麼要走?」

「你!」

李嘯雲猛的睜開了眼楮,抬手一指李玄,卻說不出話來。

你還知道兄弟姐妹?

你都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禍事!

你的這些兄弟姐妹,都要因你而死了!

倒是李元盛緩緩開口道︰「李玄,這件事的所有起因,你可以完完全全的告訴我嗎?我在想死之前,也死個明白,你到底為什麼要一點情也不留的將李龍,方幽雪打死?你又為什麼沒了靈根,反倒變的如此強大?」

李玄看向了李元盛。

李元盛也看著他,毫無懼意,正氣凜然。

「好,那我就說的詳細,清楚。」

李玄微微閉目,繼而睜開,平靜的點頭道︰「今天上午,我做完家族任務回來,還沒走回家族,方幽雪就突然出現,用築基後期的強大實力,將我四肢,口鼻封住,使得我無法動彈,無法說話……」

這一次,李玄是真正的,極其仔細的,把所有過程都講了一遍!

包括自己硬生生的被開膛剖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靈根,被血淋淋的拿出來都說的極其詳細!

以至于說的李元盛都心中發寒!

而後就是自己重傷之下,被驅趕至李家養豬場,被關進豬圈,竟然發現娘親也在!

至此自己心中就只剩下了殺機,再無其他!

詳細!無比的詳細!

乃至林悠冉骨瘦如柴,形容枯考,即將待死的情況也一點不差的說出!

最後,李玄就看著李元盛,平靜道︰「表大伯,這種情況下,你告訴我,我,還能去哪里告狀呢?我,還能找誰告狀呢?若非我機緣巧合下打開了……」

說到這,李玄沉默了一下,就繼續道︰「打開了我爹留下的扳指的封印,內有玄級功法,使得我傷勢盡復,修為大增!我與我娘,早已死在了豬圈!鬼大伯,你說我,為什麼要殺李龍?為什麼要殺,方幽雪!?」

李元盛沉默不言。

李嘯雲則是再次閉目,仰頭,不讓淚水從眼角滑落。

罪孽啊!這是我李家的罪孽啊!

我一開始,就不該讓方幽雪這個毒婦,進門啊!!

一個毒婦,禍害了我李家三代人!

三代人!!

乃至現在,李家要亡!

啪!

一聲脆響。

李元盛放下了手掌,臉上則是出現了一個清晰的掌印。

「是我錯怪你了。」

李元盛看著李玄道︰「你,你別怪我。」

李玄搖了搖頭道︰「我知道表大伯你的性子,所以我不怪你,我殺李龍,殺方幽雪,的確是違背了人倫。」

「但是。」

李玄目中帶著堅定不移︰「就算再來一次,我還是要殺他們,而不是擒拿他們,然後讓執法堂審判!他們就是,該死!」

「走吧,走吧。」

李嘯雲這里,緩緩吐了口氣,揮手道︰「都走吧,你們都走!我可以牽制方家兩個金丹,若是他們想速殺我,那就必須三個金丹一起出手,你們趁著這點時間,走吧!」

「二叔!此乃我李家!是生我養我之地!我李元盛,可以戰死在此,卻決不會走!」

李元盛轉頭看向李嘯雲,聲音帶著決絕!

「二叔(二表叔)我們也不會走!」

另外留下的四個李家子弟,亦是高聲大喝,願與李家,共存亡!

而李玄,則是緩聲道︰「這里是我的家……我娘在這里,我爺爺在這里,我的親人在這里……誰敢來欺負我的家人……我會,吃了他!」

聲音如冰,直讓李嘯雲,李元盛等幾人為之側目!

吃了他!

只有三個字,卻代表著無窮的瘋狂與堅定!

李嘯雲輕輕嘆了口氣。

他掃視了一下李玄,李元盛,以及另外四個子佷,輕輕點了點頭道︰「既如此……我們,就等著方家到來吧!」

他死志已存。

在這一刻,李玄的對錯,已經無所謂了!

現在,大家都是李家人!

李玄卻是面色平靜,就地盤膝一坐,隨手將一塊玉牌送入嘴中,就不再動彈。

只是他渾身蒸騰的可怕氣息與熱浪,則是讓整個祠堂,似乎都炙熱了起來。

顧明遠跪了一會,見沒人理會他,眼珠轉了轉,就猛的起身。

他運起戰技,身形登時騰挪,徑直就逃出了李家祠堂!

只見顧明遠滿眼的陰毒與羞怒,心中嘶吼著︰「小畜生!我定要你不得好死!還有李嘯雲!你竟然不管不問!讓我當真跪在那小畜生面前!可恨!該死!!都該死!!」

對于顧明遠的逃走,李玄,李嘯雲都沒有在意。

否則任誰出手,都可以攔下他。

李玄既然說了,饒他一命,那便饒他一命!

不過若是他自己再作死……

那就,十死無生!

紅楓城第一大家族。

方家!

方家佔地近百里,乃是紅楓城實打實的第一家族!可謂是真正的城中城!

轟!轟!轟!!

卻是此刻,三聲爆響陡然間自方家後府的一座小山上傳出!

三個身影齊齊沖天而起,帶著滔天的怒火!

「什麼!!寒兒死了!?」

「誰殺了寒兒!?」

「我的兒啊!李家!李家!李嘯雲!我要要你的命!!」

三聲咆哮,好似炸雷,響徹天空!

整個方家,陷入了暴動之中!

今日因為方幽雪暴斃的消息傳來,家主方寒,前去李家為妹妹討公道!

卻沒想到竟被坑殺在了李家!!

坑殺!陷害!

這絕對是有預謀的,詭計!!

是的,所有的方家人都認為,這是李家的一場,陰謀詭計!

目的就是為了坑殺我方家家主,方寒!

否則以方寒金丹初期圓滿的修為實力。

又帶走了家族傳承寒冰寶劍,六合碧玉神甲,豈會被李嘯雲殺了!?

就算是李嘯雲和那顧明遠一起,也不可能這麼快的,速殺了方寒啊!

該死的李家,該死的李嘯雲!

他們竟敢用毒計害殺家主!他們李家!當該雞犬不留啊!!

上代家主方化,大長老方玉,二長老方君,直接出關!

方家沒有金丹級別的供奉長老,都是自家血脈!

這,就是方家的底蘊!

與此同時,整個方家三十一位長老,各堂堂主,供奉,築基初期到後期不等的強者盡數出動。

百余凝氣方家子弟,亦是調集。

再加上千余肉身境的護院,侍衛,整個方家直接傾巢而出,直奔李家殺來!

今日要將李家,斬!盡!殺!絕!!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