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雲出岫 第一章 一朝白虹天下知

修武界,南楚王朝三千零一十五年,蘇州,太湖。

「縹緲峰江陵,以骨齡十五之資,踏武道之路。

白虹貫日入縹緲,一指白光映蒼穹!列于江湖風雲榜之新秀榜,第兩千三百四十九位!」

此刻,一座茶館之外的天機榜單上,又被再一次刷新了一遍。

與此同時,整座蘇州城,都在議論著「江陵」這個名字

數個小時前。

縹緲峰,置于太湖一側,因其所在之處終年被雲霧所籠罩,猶如傳說中的縹緲仙境,因此得名。

南楚王朝兩千年,這七座山頭能夠成為江南六大門派之一,就在于其奇險可居、遺世獨立的地理位置。

此時此刻,縹緲峰內,數千弟子皆圍繞在一棟高樓前。

他們每個人的心都緊緊地揪在一起,臉色濃重,眉頭緊鎖,十分期待著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

轟!!!

一道白光自屋頂噴涌而出,貫穿房頂,如駑箭離弦,一瞬千里,直入浩瀚雲霄間。

八百丈高,足足八百丈!

白虹貫日,並非曇花一現,天地間皆被這氣吞斗牛的一道耀眼光芒所充斥著。

說不上是遮天蔽日,但映射下這半邊天空還是綽綽有余的。

緊接著,下一刻便從這高樓上方激蕩起陣陣白華漣漪,傾灑在這附近周遭的同時,也縈繞在樓底之下眾人的心頭。

「氣焰燻天,猶如白虹貫日!小師叔的白虹境,成了!!!」

「觀其內力所凝聚出的這道白虹的高度,恐怕同代弟子之中無一人能夠達到吧!」

「哈?你在放什麼屁?小師叔又不是跟我們一輩的,莫非你生在五六十年前,親眼看到過師父成就白虹境界?」

「口誤,口誤」

那人面帶羞愧地笑著,一時間眾人也不免被此間話語給逗得嬉笑連連。

「快,快看,小師叔出來了!!!」

光華盡斂,一扇大門無風自動,緩緩開啟,一個身穿白袍的瘦小身影一腳邁過門檻,從容自若。

觀其臉蛋,五官還未完全張開,甚至還帶著些許的嬰兒肥,不過他那張鵝蛋臉,已然初步具備了些許秀氣。

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眸,仿佛包攬著天下,波光瀲灩,炯炯有神。

他就這麼站在高樓之上,呈俯瞰天下之勢,注視著樓底下從各個山峰過來的數千弟子。

他在那里一站,便是整個天下。

「恭喜小師叔越過九品武夫境,直達白虹境界!」

不知從何處飄來這麼一句話,引的下方一眾弟子皆連忙應聲附和。

「恭迎小師叔出關!!!」

縹緲峰江陵,自十年前入太湖七峰以來,便被萬眾矚目著,整個孩童時期從來就不缺溢美之詞。

京城那位編纂江湖風雲榜,以及江湖天機實錄的謫仙一般的人物,天機老人,都曾贊譽他為「古今第一神童」。

他五歲踏入縹緲峰,六歲習武,一日踏入武夫境界,三天直入二品武夫,一月之數,已然觸摸到了三品武夫的門檻。

十四歲時處于九品武夫境界巔峰,成為南楚王朝近千年以來,唯一一個未至「志學」之年,便有望登臨「升堂入室」之境的武學奇才!

一年之後,而今十五歲的他,又以驚才絕艷之姿,成就將天下數萬修武之人都拒之門外的第一道境界︰白虹!

毫無疑問,這位眉清目秀的少年,早已成為了縹緲峰一代年輕弟子的靈魂人物。

「江師弟沉澱近一年之久,方才有了這一朝‘白虹貫日’的景象,從此我縹緲峰又多了一位武道新秀!」

「江師弟天資卓越,能夠成就‘升堂入室’之境,實屬情理之中!」

「十五歲的‘白虹’境界,果真是千載難逢啊!」

自遠處天邊,並六位芳華絕代的人物,踏著飛劍,所到之處,無不留下縷縷清風。

他們皆身披華彩,負手而立于空中,看上去超脫世俗,不與俗世「同流合污」。

這六位縹緲峰的頂尖人物,就算是放在任何一方門派之中,也能夠獨佔鰲頭,享萬人臣服。

「恭迎六位峰主!!!」

下方弟子皆俯首低眉,恭順謙謹的模樣,在這一刻變得尤為清晰。

「江陵不過只是境界小有突破,還引來各位師兄師姐的關注,實屬羞愧難當!」

話罷,站在高樓之上的白淨少年朝著空中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禮。

眾人知道,對待門中長輩,江陵從來都是不缺禮數的。

剎那間,自遠邊天際突然綻放出一道七彩蓮華,熠熠生輝之時,于整片天地間激蕩起陣陣芳菲之感。

一個渾身上下白衣覆雪,縴塵不染的老者,腳踏祥雲,步步生蓮。

直到他清楚地進入眾人的視線當中,時人方才心生顫意。

「拜見掌門!!!」

一時間,這方天地陷入了波濤怒卷之中。

聲勢之大,震天徹地,甚可倒峽瀉河,搖山振岳。

縹緲峰掌門兼主峰峰主雲鶴,拋開是其余六位峰主的師叔一輩不談,光憑他臻至「登峰造極」的修為來看,便已然成為了一方武學泰斗。

「師父!」

江陵頷首低眉,眉目之中多了些異樣的情愫。

他父母早亡,這位師父可以說是將他從小養到大,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一人也在他的生命中承擔著重要的角色

「陵兒,你今日觀破白虹之境以入武道,為師甚感歡喜。

而今,當著七座山峰所有弟子的面,本座便做主,將這縹緲峰唯一一部九品功法,《萬象》,賜予你。」

言畢,他隨手一拂袖,一縷霞光自袖間涌出,在空中化作一張卷軸,並朝著江陵身前飄去。

台下弟子瞧見此幕,瞬間轟動了,臉上所流露出的表情各不相同。

但毫無疑問的是,他們此刻十分震驚。

九品功法,世間何其罕見?

整個南楚王朝,除去江南六大派均有一部,以及尚且遺失在世間的,還未听說過哪里出現過九品功法的蹤跡。

「《萬象》,可是咱們縹緲峰鎮派之寶。從古至今,唯有掌門繼承人方能修習。」

「看樣子掌門師叔祖已經決定好,提前將小師叔定為下一代掌門繼承人了。」

「不過,小師叔能夠擔此殊榮,實至名歸!」

江陵小心接過,眉眼之中略微顫抖,顯然內心深處十分激動,而後他再度朝著空中諸位彎腰施禮。

雲鶴輕捋胡須,嘴角一勾,緊接著便仰首說道︰

「從今往後,江陵,便是我主峰的少峰主,諸位弟子謹記!」

「是!!!」

此言既出,明不明事理的人都應該明白了,江陵就是下一任掌門無疑。

雖說主峰弟子僅他一人,但在大庭廣眾之下,大白于天下,明眼人都瞧的出來此事當中蘊含幾分別意。

高樓之上的那個少年雖然明白,但他頭腦很清醒,這對于他而言,太早了一些。

至于雲鶴為何如此著急的原因,江陵到現在都還不清楚。

此間事了,轟動一時過後,縹緲峰一眾弟子都相繼離開主峰,返回了自家山峰。

而這個時候,設在江南各個地方的江湖風雲榜單,在天機老人的授意下,被一人給刷新了一遍。

雖在榜上名次靠後,但以如此年紀,便入得了江湖風雲榜之「新秀榜」,那也前所未聞。

就猶如那「潛龍在淵」,這位縹緲峰的小師叔,未來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自此,「江陵」這個名字,恐又將在蘇州城內,再起風雨!

當日晌午,雲鶴踏著山間小路,提溜著兩壺上了年份的好酒,走進了太湖旁的一座茅草所做的院落之中。

剛踏入圍欄所成的矮門之後,便听到了霍霍的磨刀聲,聲聲入耳,讓人不寒而栗。

雲鶴嘿嘿一笑,倒也不顧及坐在那里磨刀之人的臉色,只是將那兩壇好酒擺在他面前。

顯而易見,那人磨刀的手終究還是停頓了一瞬間。

「我今日前來,是專門向你賠禮道歉的。這不,兩壇正宗的九江雙蒸。

怎麼樣,難得今日閑暇,賞個臉,痛飲一番如何?」

眼見這位一方掌門低聲下氣的模樣,那個磨刀的黑衣人始終沒有抬起頭來正眼瞧他。

此番情況,雲鶴見了倒也不氣,因為他早有預料,會發生眼前這一幕。

他旁若無人地坐在黑衣人的身邊,端坐著身子同他講話︰

「是,今日我確實有些操之過急了,但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也是知道的,我現在這種狀況也沒有幾年好日子可活了。若不趕緊在入土之前將身前之事早些打理妥當,哪怕短活一載,縹緲峰也會大亂。」

說著,他將左手按在黑衣人的肩頭上,聲音之中飽含滄桑與憂郁。

「若我身死,掌門之位一旦空置出來,我師兄的那幾個徒弟難免會爭來奪去。

縹緲峰不能毀于我手,若是如此,雲鶴還有何面目去九泉之下見我師父他老人家?」

 當!

黑衣人將手中的刀往地上一擲,終于抬起頭來正視著他。

入眼可見的是臉上一記粗長的傷疤,斜著從腦門一直到下巴,簡直是觸目驚心。

他的聲音也比尋常人的更加粗獷,再看他那副丑陋的模樣,就仿佛是從地獄中走來似的。

「你明知道江陵身上背負的是什麼,日後將要面臨的是什麼,還讓他做你這安居一方的少峰主!

雲鶴,或許當初我就不該帶他來蘇州城,更不該讓他拜投進你這縹緲峰!」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