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水榭棋局

翠兒站在一旁,看著沈又靈,她從來沒有見過小姐這般情狀,小姐的眸子里盛滿了悲傷與懷念,翠兒站在一邊,不敢開口,忽地,一陣微風拂過,沈又靈月白色的裙擺在風中翻飛,良久,沈又靈轉身,低聲道,「翠兒。」

翠兒連忙應聲,「小姐。」

「把冬雪叫來吧,我有事要問她。」

「是。」

園中放著一個山水紋白玉瓷桌,沈又靈坐在石凳上,手掌中靜靜躺著一朵金色的桂花,沈又靈嘆了口氣,掩下眸中的情緒,罷了,時間隨風而逝,逝者已矣,活著的人,又怎能一味沉溺于悲傷之中呢。

沒一會兒,翠兒就帶著冬雪回來了,冬雪對著沈又靈行了禮,沈又靈看著冬雪,「我現在該叫你蓮心,還是冬雪。」

冬雪眸子里帶著認真,「我現在只是冬雪。」

沈又靈點頭,「我問你,皇後娘娘當初屋子里是不是有一株蝴蝶蘭。」

冬雪猛地抬頭,「你……你怎麼知道?」

沈又靈沒看冬雪,「這你不必知道,除了蝴蝶蘭,還有沒有什麼異樣。」

「當初那些人都說是那珠蝴蝶蘭的問題,但是,太醫當時查過,蝴蝶蘭沒有毒性,反而是一味滋補聖藥,按理來說,不可能是花的問題。」

「可是當初那些人為了盡早結案,就硬說是蝴蝶蘭的問題,送花的那個南疆使者被處決了,那件事就那麼結了。」

沈又靈听著冬雪的描述,當初無妄受災的那個倒霉蛋想必就是關子翁了。

關‧倒霉蛋‧子翁在監獄里靜坐著,忽地打了個噴嚏,關子翁揉了揉鼻子,難道感冒了?

「除了蝴蝶蘭,當時還有沒有什麼異樣?」

冬雪搖了搖頭,「皇後娘娘宮里的東西都經過檢查了,沒有問題。」

沈又靈眉心微蹙,蝴蝶蘭肯定不是毒發的緣由,但或許,還是和這個有關系。

當初書中沒寫先皇後怎麼死的,只是說有人陷害,可至于到底是什麼手法,不得而知。

「草莓,你對這件事怎麼看?」

【宿主,上頭有規定,我們不可以幫你們解決這種問題的。】

沈又靈微微握緊拳頭,「所以你有什麼用。」

小草莓委委屈屈地反抗,【人家……人家可有用了。】

打發了冬雪之後,沈又靈準備出府,這件事情還是得陳景硯那邊細查,剛走到門口,就被侍衛攔住了,「老爺說了,三小姐禁足一個月,不得外出。」

沈又靈看著那些人,默默計算著自己闖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少,翠兒看了那些人一眼,連忙拉住了沈又靈,把沈又靈帶了回去,沈又靈也沒有反抗,等看不到那些人了,翠兒才松了口氣,「小姐,那些人可不是普通的侍衛,那些是府中暗衛,只認老爺,小姐你要是硬闖的話,可能會受傷的。」

沈又靈點了點頭,算是應了,那幾人實力卻是不俗,真難為那糟老頭子肯下這種功夫了

回房間之後,沈又靈看著一個方向,沉聲道,「出來。」

話音剛落,翠兒就見一個一身黑衣的俊美男人從天上飛了下來,翠兒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人,沈又靈看著暮白,「叫什麼名字?」

「屬下暮白。」

沈又靈點了點頭,「帶我去王府。」

「是。」

沈又靈對著翠兒吩咐,「這段時間應當不會有人來,要是有人來了,你就說我病了,不能起床。」

翠兒呆呆地點頭,「哦哦,好的。」

等沈又靈和暮白嗖的一下消失,翠兒還沒有回過神來,小姐認識的人,好……好厲害。

景陽王府。

陳景硯早就得知了沈又靈要來的消息,特地吩咐了廚房去做了一些精美的點心,隨後在水榭亭等著沈又靈的到來。

清風看著身邊的明月,「主子這是怎麼了?」

明月白了清風一眼,「這你都看不出來,主子肯定對沈姑娘有意思。」

清風有些不解,「主子不是一直都這樣嗎?」

明月看著清風,恨鐵不成鋼道,「以前主子那是逢場作戲,你何時見過主子在府里這般等過誰。」

清風聞言恍然大悟,「也是哦。」

明月看著清風,都說暮白是呆子,現在看來,清風也不遑多讓啊,主子身邊竟然只有自己這一個清醒的,真是任重而道遠啊。

明月自動自覺地給自己加上了為陳景硯把關的任務。

暮白帶著沈又靈到的時候,陳景硯正對著水榭里的棋盤沉思,亭台水榭,朱紅廊柱,碧波蕩漾,微風輕拂,吹起了亭台中人的發絲,今日他的頭發並梳起,只找了一只白色卷雲紋玉帶束在腦後。

亭中人一身蜀錦墨袍,端的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沈又靈從來不否認陳景硯的外貌,兩世為人,這都是她見過的,最完美的面孔。

沈又靈朝著水榭走去,在棋盤前站定,拿起一枚黑子,「嗒。」

棋子落在白玉棋盤上留下清脆的一聲,陳景硯抬頭,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人,眼角帶上了一抹柔意,「這一步,倒是妙思。」

沈又靈自動坐在了陳景硯對面,看著棋盤,「既然常路不通,何不兵行險招呢。」

陳景硯笑了笑,「沈小姐竟是還懂兵法,在下佩服。」

沈又靈一手支頤,歪著頭看向陳景硯,「世間之事多如擺兵布陣,行差踏錯萬劫不復有之,兵行險招置之死地而後生者亦有之,風險與機遇並存,不是嗎?」

陳景硯落下白子,「見解獨到,受教了。」

沈又靈看著陳景硯,「你早就知道這一步怎麼走,為什麼要等我來下這一步棋。」

陳景硯動作一頓,隨即失笑,「你竟是看出來了。」

沈又靈落下黑子,「為什麼?」

「有的時候,即使心中有了想法,也需要有一人認可才能放心去走。」

沈又靈嘴角輕揚,「你找到線索了。」

這句話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沈又靈可以肯定,陳景硯一定已經掌握了一些東西,要不然,今日他不會有時間在這里下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