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命在旦夕

向書瑤呼吸一滯,轉了個圈躲開這一劍,她只覺心口的血全都往嘴里涌,眼前的一切都有些模糊。

就在她支撐不住的時候,周圍撒來一陣白灰,整個廣場逛得渾濁無比。

一個力量將向書瑤抱在懷里,向書瑤止不住的往外噴出一口鮮血,軟綿綿的倒在那人懷里。

感覺懷里的人明顯軟了下去,秦浩天著急的叫她的名字,「瑤瑤!瑤瑤!」

懷里的人沒有任何反應,秦浩天眼里布滿蕭殺,抬手將一根手指放在嘴里,吹出一種奇怪的聲音。

沒多一會兒,周圍響起激烈的廝殺,伴著一聲聲哀嚎。

冷風跑到秦浩天身邊,「主子,他們怎麼處理?」

濃煙漸漸散去,懷里的人臉色慘白,微弱的呼吸證明她給活著。

秦浩天抱著她的手一緊,臉色黑得可怕。

「殺!」

說著,他抱著向書瑤就站起來往外走。

看著他的背影,冷風目光閃了閃。

主子這次好像……認真了!

宰相府里,太醫和大夫神色匆匆進進出出,每個人都低著頭,頭都不敢抬一下。

床上的人依舊沒有一絲醒過來的跡象,秦浩天在屋里快要抓狂了。

他抓著身邊婢女手里端著的木盤就扔在地上,木盤和著木盤里的茶盞掉在地上, 啷直響。

「廢物!一群廢物!她都已經昏迷一天一夜了!為什麼還沒醒!你們是不是不想要這條命了!」

屋里的人瑟瑟發抖的跪在地上,頭越埋越低。

床邊的大夫顫抖著雙肩,迫不得已的抬起頭,「大人,草民……草民……」

「閉嘴!給本官拉下去!」

冷風猶豫了一下,拉著大夫往外走,走出門外,他從懷里摸出一點碎銀放到那人手里,「你快走吧,多謝了。」

大夫看著手里的銀子,對冷風千恩萬謝後,快速離開宰相府。

這一切向書瑤都不知道,她在床上沉沉的睡著,太陽升起又落下,她的呼吸越來越微弱。

秦浩天把手放在向書瑤鼻子下面,半天都沒有感受到指尖傳來呼吸,他心里一沉,握住她的雙肩,不停的叫她。

「瑤瑤!瑤瑤!」

任憑屋里任何人都可以听出,他的語氣到底有多急切。

見他不停搖晃向書瑤,綠蘿心里一緊,上前拉住他的手臂,「大人,公主禁不起你這樣折騰了。」

綠蘿話音剛落,床上的人就從嘴里吐出一口又一口的鮮血。

「啊……公主……公主……」

這樣子讓屋里的所有人都慌了,秦浩天俯身抱著向書瑤就往外跑。

綠蘿連忙攔在他面前,「大人,你要帶公主去哪里?」

「想要你家公主活命,就滾開!」

「大人,皇上正從宮里趕來,大人等皇上來了再說吧。」

秦浩天一刻也等不了了,微微抬眸輕飄飄的看了一眼綠蘿,從牙縫里擠出一個字,「滾!」

他抱著向書瑤,腳尖一踮就飛出宰相府,綠蘿在原地焦急的轉圈,竭斯底里的喊叫。

冷風心下了然秦浩天會帶向書瑤去哪里,心下默了默,提著劍亦步亦趨的跟在秦浩天身後。

黎城外的一個森林里,在漆黑的夜晚看不到任何物體,秦浩天卻熟門熟路的抱著向書瑤快速穿梭在森林里面。

他心里著急,不過也走一段路,停下來看看向書瑤還有沒有呼吸。

指尖的呼吸越來越微弱,秦浩天的心不停往下沉,腳下的速度越來越快。

「瑤瑤,堅持一下,我不會讓你死的……」

他的眼神里全是堅定。

就這樣抱著向書瑤穿梭了許久,他終于在一間木屋前停下來。

木屋里透出微弱的光,秦浩天氣喘吁吁的靠在門框上,嘴角的笑微微上揚。

順著門框跪下,秦浩天才騰出一只手拍了拍門。

「師傅……師傅開門……師傅救命啊……師傅……」

他叫了好久,門才從里面打開,一個滿頭白發,臉上布滿皺紋,身穿白衣的老者出現在門口。

他是從小培養秦浩天的師傅趙霆,秦浩天的一切本領,不管是功夫也好,還是為人也罷,都是趙霆教的。

現在,他站在門口,居高臨下的看著秦浩天,目光瞟過他身上的血跡,才將視線停留在向書瑤身上,目光有些晦暗不明。

「這麼晚了,你來干什麼!」

雖是疑問,秦浩天卻听不到任何疑惑的語氣,他急急的開口。

「師傅,求求你救救她,她快死了!」

「她……公主?」

「回師傅,正是!」

「哼!」

趙霆衣袖一甩,冷哼了一聲,面色立馬冷了下來。

「你就是這樣打入敵方的?你忘了你家被滅門的時候了?你忘了我帶著你到處討奶喝的時候了?你忘了你背負著如此重的仇恨了?你這麼多年的忍辱負重是為了什麼!」

隨著趙霆的詢問,秦浩天抱著向書瑤的手收得越緊。

此刻,他心里糾結得不得了,腦袋里一片混沌,純粹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垂眸,余光瞥到向書瑤臉色愈發蒼白,他心下一沉,緊緊咬著牙,沉默了許久才緩緩開口。

「師傅,浩天保證,只要你這次救了她,以後……」

秦浩天有些哽咽,「以後,浩天絕對不會忘記仇恨,絕對完成師傅的心願。」

听到他的話,趙霆憤怒到了極致,「你給我弄清楚!這不是我的心願!是你爹的!是你整個家族的!是你自己的!」

「浩天知道,浩天明白。」

他極力認錯,然而這樣的態度更讓趙霆怒火攻心,「你自己好好反省干!」

說著,趙霆「砰」的一下關上了門。

看著關上的門,秦浩天驚愕的抬頭,慌亂的不停拍門。

「師傅,師傅開門。師傅……求求師傅救救她……師傅,只有她活著,我才能打入向弘身邊,師傅……浩天求求你……師傅……」

他喊得有些竭斯底里,趙霆站在屋檐下,痛心的閉著眼,長長的嘆了口氣。

山里不比其他地方,沒過多久,山里就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雨點密密麻麻的從天上撒下來,很快便淋濕了兩人的衣衫。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