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她的例外

向書瑤臉色蒼白,出口的話卻帶著絕對的威脅。

她眼神狠厲的看著秦浩天,仿佛只要秦浩天敢對不起她,她立馬就會把他五馬分尸一般。

這個樣子狠厲,在秦浩天眼里卻帶著一絲可愛,他無所謂的揚揚唇,「放心,臣不會。」

聞言,她閉上眼,被子下捏成拳頭的手慢慢松開,秦浩天的話讓她長長的松了口氣,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重新睜開眼,向書瑤把秦浩天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眉頭緊緊皺起。

她明明記得,秦浩天只是手臂上有一個稍微重一點的傷,可是現在他全身上下沒一處好的。

想到某種可能,向書瑤的心又沉了下去,「他們把你帶到了哪里?」

秦浩天想起這兩日他所受的一切,垂下頭盯著地面看了一瞬,才又抬頭寵溺的看著床上的人。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公主醒了,公主沒事,臣就不會有事。」

向書瑤微愣,卻也沒再多說什麼,像是累極了一般,再次閉上眼沉沉睡去。

她睡了多久,她不知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秦浩天躺在她身邊。

感覺到身邊發出來的呼吸,向書瑤心跳突然變得很快,偏過頭觀察起秦浩天的臉來。

認識秦浩天那麼久了,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

秦浩天的五官很精致,臉上的毛孔細小到根本看不出來,閉著的雙眼睫毛很長,下眼瞼覆蓋出一片陰影。

向書瑤不禁想到,這雙眼睜開的時候,那深沉的目光。

情不自禁的,向書瑤伸手撫上秦浩天的眼楮。

就在這時,秦浩天像是不適應一般,眉頭微微皺起,不安的晃了晃頭,猛的睜開眼。

向書瑤沒想到他會突然醒過來,想到自己的那只手還放在秦浩天臉上,她慌忙閉上眼。

心跳得咚咚響,她假裝輕輕翻了個身,把手拿下來,可是慣性的,她的腳居然一下搭在秦浩天身上。

「唔……」

身邊的人悶哼一聲,隨即吃吃的笑了起來。

听到他笑,向書瑤更是大氣都不敢出,眼楮閉得死死的,只是那顫動的睫毛徹底出賣了她。

其實,從向書瑤醒的時候,秦浩天就已經知道了,常年習武之人怎會不清楚。

不過,一方面是身體的疲倦讓他沒有徹底醒過來,另一方面,他也想知道向書瑤會是怎樣的反應。

直到那只手輕輕撫上他的睫毛,他的心跳停止了,毫無辦法的他只能裝作剛醒的樣子。

現在看到那不停顫抖的睫毛,秦浩天突然覺得很好玩兒,起身將頭慢慢靠近向書瑤的臉,靜靜的看著她。

秦浩天的臉突然靠過來,溫熱的呼吸噴到臉上,向書瑤緊張得不得了。

等了許久,秦浩天都沒有離開,她終于忍無可忍的睜開眼,睜眼就對上秦浩天那雙深沉如墨的眼楮,向書瑤呼吸一滯。

看著秦浩天眨巴眨巴眼,她尷尬的往旁邊轉了個身。

這一轉身不要緊,胸口的傷口扯得生疼,向書瑤的臉立馬變得痛苦起來。

「啊……唔……」

秦浩天緊張的起身,扶著她的肩膀,「怎麼了?是不是扯到傷口了?我看看有沒有流血。」

說完,秦浩天也顧不上許多,扒開向書瑤的手,一把扯開她的衣襟。

一切都發生得太快,甚至向書瑤都來不及反應,就感覺胸前一涼。

「出去!」

秦浩天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他有些尷尬,不過他也硬著頭皮直視著向書瑤的眼楮。

「公主,臣是你的男人,可以幫你處理傷口。」

「你不是!」

「那是公主還沒給臣任何機會,臣是公主召來的,臣就是公主的人,臣可以……」

向書瑤有些氣急敗壞,「給本公主出去!」

秦浩天被她這樣的語氣嚇到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向書瑤,只見她兩頰緋紅,他也不確定那是氣的,還是羞的。

微微嘆了口氣,秦浩天起身離開。

宮殿里又猶如死一般的寂靜,向書瑤拉過衣衫,整理好自己,緊緊閉上眼楮。

剛剛,秦浩天那樣的動作,她不是應該大發雷霆,將秦浩天拉出去杖責嗎?可是她竟然覺得有一絲害羞。

剛剛這樣想著,一個輕微的腳步聲從窗戶外跳進來,轉瞬就來到向書瑤床邊。

「公主,你對秦浩天是否太過于放松了?」

聞言,向書瑤猛的睜眼,目光發狠的看著床邊的莫寒,「你在教本宮做事?」

「門主誤會了,屬下只是不明白,秦浩天明明一次次挑戰了你的底線,為何你一次次都放過他?」

「本宮自有本宮的理由,還有,你這樣闖進來,經過本宮的同意了?」

「門主,屬下只是想前來征求門主的意見,五日以後的比武大會是不是要推遲?」

向書瑤心里咯 一下,她還真的忘了這件事了。

「為什麼要推遲?」

「門主,你的身子還未痊愈,如果到時候有人故意惹出事端的話,那麼……」

「那你們是干什麼吃的?」

「屬下……」

「夠了,一切按計劃進行,沒什麼事的話,就退下吧。」

莫寒嘴唇動了動,還想說什麼,終究一個字都沒有說,轉身從窗戶跳了出去。

站在地上的莫寒回頭看了一眼宮殿里的人,向書瑤毫無血色的臉讓他有些心疼。

可是一想到她對秦浩天無邊的放任,他的手就緊緊捏起,手背上青筋暴起他也不自知。

連他都看出向書瑤對秦浩天的不一樣了,向書瑤卻不敢承認。

秦浩天!

心里默默念了這個名字,莫寒冷著一張臉離開。

那日以後,秦浩天再也沒有出現過,不管是太醫來診治也好,還是向弘來看她也好,他都沒出現過。

向書瑤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心里總是期待門外進來的人是秦浩天。

她眼里的失望被綠蘿看在眼里,綠蘿來到宰相府外,亮出身上的玉佩,她順利的進入宰相府。

由管家帶著到書房的時候,秦浩天正煩躁把桌子上的紙揉成一團往地上扔。

綠蘿進屋沒有任何前綴,直接說明來意,「大人,公主傷勢加重了,昏迷不醒。」

秦浩天本就煩躁,腦袋里向書瑤嬌羞的樣子怎麼也揮之不去,現在听到綠蘿這樣說,他的心狠狠提起來。

「蹭」的一下站起來,身形一閃就消失在書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