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書瑤疑惑的抬頭,當她看到面前站著的人都時候,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她見過的美男數不勝數,手里的面首個個都是絕色,可是面前這個男子……

用形容女子的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也一點不為過。

她似乎有些說不出話了。

「你沒事吧?」

向書瑤收回思緒,淡定的干咳了兩聲,「謝公子相救。」

「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向書瑤目光定定的看著面前的男子,「不知公子姓甚名誰?」

「在下秦浩天。」

秦……浩……天……

向書瑤在心里細細咀嚼這個名字,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個名字格外好听。

她還沒回神,就感覺一只手環在腰上,腰上的力量一重,她就被秦浩天帶出馬車。

秦浩天抱著她飛出馬車,他們剛剛飛到半空,馬車就掉進荷花池。

那匹馬在水里撲騰得厲害,濺起無數水花。

向書瑤看著這一幕,眉頭皺了皺,回頭看著那個抱著自己,一臉淡定的秦浩天。

這樣的眼神中自帶著一種無形的壓迫,秦浩天手不經意的抖了抖,慢慢下降,把向書瑤放在地上。

回到地上的向書瑤直勾勾的看了秦浩天許久,才揚起一個嫵媚的笑,一只手挑起秦浩天的下巴,一只手環著秦浩天的脖頸,腳尖惦高,唇距離秦浩天的唇只隔分毫。

「秦公子是哪里人?家住哪里?家中在干什麼?家中是否已有夫人?」

對面的唇差點就貼住自己的唇,那張嘴里發出溫熱的呼吸讓秦浩天腦袋發暈,他腦袋里就只有一個想法。

這個女子膽子好大!

大庭廣眾之下,她居然公然調戲一個男子!

向書瑤嘴角的笑依舊沒有拉下來一絲絲,眼里帶笑的看著秦浩天,似乎非要等一個答案。

過了好久,她才听到秦浩天的聲音,「在下無依無靠,浪跡天涯,更別說夫人了。在下不過經過黎城,想在黎城經商過活而已。」

向書瑤放開手,圍著秦浩天走了一圈兒。

一邊走,她還一邊伸出手指在秦浩天身上掃了一轉,才重新回到秦浩天面前。

「那麼秦公子給本公主听好了,你就在家好好等著吧,本公主給你一個驚喜。」

秦浩天听到向書瑤自稱公主,驚訝的抬起頭看了向書瑤一眼,便直接跪在地上。

「草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公主駕到,若有得罪之處,還望公主見諒。」

秦浩天雖說跪在地上,可是他的語氣絲毫沒有服軟的態度。

然而恰恰是這樣的態度讓向書瑤徹底起了興趣,她再次俯身伸手挑起秦浩天的下巴,目光灼灼的看著地上的人。

「正所謂不知者不怪,本公主不怪公子,公子等著本公主的驚喜吧。」

說完,向書瑤對著秦浩天輕輕吹了一口氣,然後才嬌笑著離開。

她對著秦浩天吹氣,這個充滿挑逗的行為讓秦浩天放在身側的手緊緊捏起。

直到向書瑤離開,他都依舊跪在地上,看著向書瑤消失的背影,眼楮眨也不眨。

向書瑤剛剛回到皇宮,就直接沖到宜壽宮。

宜壽宮是她父皇,向弘住的地方。

此時,宜壽宮門口守著兩排侍衛,侍衛看到向書瑤氣勢洶洶的走過來,都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往後退了一步。

「父皇呢?」

「回公主殿下,皇上……皇上他……」

帶頭的侍衛往前走了一步,吞吞吐吐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向書瑤一看就知道事情到底是怎樣的,冷笑一聲,推開那個侍衛,提著裙擺沉著一張臉往宮殿里沖。

「公主留步,皇上交代了,不讓任何人進去,公主……」

侍衛似乎也見怪不怪了,除了象征性的喊了幾聲,手里卻沒有任何動作。

尤其在向書瑤目光掃過去的時候,侍衛們更是動也不敢動,低著頭一言不發的看著地面。

「啪」的一聲,宮殿門被打開。

宮殿里,偶爾傳出一聲聲讓人臉紅心跳的呻吟,龍床上的錦緞隨著龍床左右搖崗著。

向書瑤看到面前的一幕,捏緊了雙手。

不過,她在推開門的瞬間,卻掛上了一個沒心沒肺的笑,沖到放下來的綢緞前停下。

「父皇。」

長長的嘆氣聲從床上傳出來,緊接著是向弘略帶憤怒的話,「你又來干什麼!」

床帳里,另外一個聲音隨著向弘的話落下,響了起來。

「哎呀皇上,公主又不是一次兩次這樣了,你別生氣啊,說不定公主找皇上有要事呢。」

「你們呀!瑤瑤就是被你們寵壞了。」

「皇上,皇上就這一個女兒,我們不寵著她,寵著誰呢。」

「哈哈哈……愛妃,你果然深得朕心。」

床帳里傳來一陣嬌笑,向書瑤听著這些話,肩膀有些微微的顫抖,她閉著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睜開眼時,她臉上,眼里,都掛著一塵不染的笑。

「父皇,瑤瑤有一事相求。」

床帳里沒有任何聲音,向書瑤也不著急,靜靜的待在原地等待。

沒過一會兒,向弘便從床帳里出來,走到龍床前沒多遠的綢緞前,撩開綢緞無奈的看著向書瑤。

「說吧,你有什麼事?」

向書瑤不開心的嘟著嘴,委屈的挽著向弘的手臂,「父皇,你不能只要娘娘,不管女兒了啊。」

向弘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哈哈哈,朕怎麼可能呢?說吧,這次來找朕是又看上哪個公子了?」

向書瑤更加親密的挽著向弘的手,「父皇,我有一人要舉薦。」

聞言,向弘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舉薦?」

「哎呀,父皇,怎麼了嘛,皇兄舉薦人到朝中做官你就答應,我就不行,父皇,你怎麼可以那麼偏心?」

「朕不是偏心,只是不是誰都可以到朝中做官的。」

「父皇,我舉薦的人你還不放心嗎?我……」

她的話沒說完,剛剛在向弘床上的貴妃婉兒就從後面款款而來。

她走到向弘身後,輕輕捏向弘的肩膀,不緊不慢的替向書瑤說話。

「皇上,公主一向冰雪聰明,我相信,公主看上的人一向都不錯,我想這次也是一樣。」

「這……」

「父皇……」

向書瑤拉著向弘的手臂撒嬌,向弘有些頭疼,抬手捏了捏眉心,疲憊的沖門外大喊。

「蘇公公,傳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