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林間小鬧

掌門有令,讓我亮然指揮弟子去給一個內門傳藝長老修建居所。

我亮然當然不樂意了,對方的身份是那群天天趾高氣揚的內門長老,職位卻是宗門里的一個閑職。

我亮然雖然是外門雜務長老,無緣宗門核心大權,但是讓我這築基後期的修為去幫人建房子,還是幫一個職位比我低的家伙。

我亮某人當然不樂意了!

于是我打算帶著眾多宗門弟子前往浩氣山,特意強調對方修為高深,讓弟子們不用攜帶伐木工具。沒有工具的宗門弟子,想要弄倒這一棵棵參天大樹,基本是不可能的!無奈之下弟子只能向長老求助,但是這位新入職的長老修為平平,在仙門入職本身就是來養老的,想必出手弄倒一兩棵樹就累得夠嗆,定然不會同意出手。

我再趁機挑釁新入職的傳藝長老,讓他下不來台,讓眾多宗門弟子看看這位內門長老的狼狽模樣,再由幾個弟子將內門長老實力羸弱的事散布出去,正好滅滅那群內門長老的囂張氣焰,嗚呼呼哈哈哈……

事情本應該順利進行,奈何有了點小意外……

炎炎夏日,眾多宗門弟子在浩氣山熱帶雨林的環境下,紛紛躲在樹下休憩。

樹上繁葉茂盛,每棵樹下都該是一處陰涼之地,但是山間卻沒有野風。正所謂夏日無風做難熬,悶熱潮濕的空氣不知不覺間就讓人汗流浹背。

眾人憩息的位置是山腰處,此處不是山上樹木最茂盛的地方,卻是最適合修建居所的地方。

一縷陽光在樹上層層疊疊綠葉中突破包圍,光線最終照在了一顆錚亮光滑的腦袋上,在日輝的修飾下,亮然長老的大光頭頓時變得的耀眼奪目,以至于讓眾多休息乘涼的弟子趕忙閉上了眼楮。

亮然正在思考無暇它顧,他從昨日計劃好的,今天讓那個新人長老出丑,本應該順利進行,這些弟子沒有工具,單靠自己確實完不成任務,這些弟子無奈只能向長老求助……

只不過,他人呢!人呢!那個叫柳念的人呢!

亮然實在沒想到,那個新入職的柳念長老居然沒來,肯定是在哪安穩快活……

此時的當事人柳念,正在神識空間中享受五雷轟頂的待遇……

亮然心中思慮不斷,明明是幫他修建居所,他本人不露臉行嗎?

答案是,當然可以……只需要由亮然帶領弟子將居所修建完成,然後向掌門稟告任務完成,最後讓柳念住進來就行了!

一想到自己被當成打工人,亮然就很不快。

遠處一幫男弟子交頭接耳,不一會從那群弟子中的一個徑直向仍在閃閃發光的亮然走來,一位弟子走到亮然面前躬身行禮。「亮然長老,這些大樹實在是太堅硬了,弟子手頭上沒有工具,再加上本身修為太弱,實在沒辦法搞到木材。」

這弟子雖然語氣委婉,內容略帶自責,但是意思很明確。翻譯過來就是︰亮哥,不是兄弟不給力,實在是您的要求太苛刻。您要麼讓我們下山拿個工具,要麼您親自動手,這活俺們實在是干不了。

亮然作為築基修士,本身已經寒暑不侵,炎熱的環境沒有影響到他分毫,但是宗門弟子就不一樣了,他們本質上還沒脫離凡人層次,依然怕熱,會出汗。

亮然長老自然是明白對方的意思,柳念沒來,在場只有一位長老,所以唯一的求助對象就是亮然自己了。

我這不僅是打工人,還他媽成了工具人……

亮然長老低頭掐算了一下時辰,現在是正午時分,還能再拖延一個時辰,也得考慮考慮其他情況,說不定那家伙正在來的路上。

約罷一個時辰過去,在浩氣山上方,御空觀望的亮然長老沒有看到一個朝這邊飛來的修士,煩躁的亮某人揪了揪不存在的頭發。

亮然長老降落到茂林緊繞的山腰位置,亮哥的人形日光燈十分晃眼,正在樹下閉目休憩的弟子一臉不悅的起身作揖,在燥熱的環境下,眾弟子只想趕緊完工,回到自己屋舍里,躺在涼爽的石床上好好的睡一覺,奈何長老一直說再等等。

落地後亮然長老一臉不悅地說了句︰「干!」

亮然長老將這個「干」字的兩重意思,表達的淋灕盡致……

此言一出,萎靡不振的弟子們頓時來了精神。

「你們幾個練氣期的弟子現在下山拿工具,一刻鐘的時間必須回來,若是發現有擅自逃離者,嚴懲不貸。

其他弟子也不要閑著,本長老會在這半個時辰里親自出手,余下弟子負責搬運木料和清理木料。」

「弟子遵令。」

在亮然的指揮下,眾弟子分工明確,紛紛應是。

亮然長老將法力匯集四肢百骸,原本鼓壯有力的肌肉青筋暴起,林間本來沉寂的樹葉沙沙作響,亮然長老身形騰空躍起,勢大力沉的一拳轟在一棵蒼然巨樹之上。

在一聲巨響後,宛若隕鐵的觸感順著拳頭手臂傳來。亮然是築基後期的修為,是專修體魄的體修,隨手一擊碎石斷木不在話下。

浩氣山上的樹木最小的也是百年之齡,樹身粗壯無比,又有宗門靈氣滋養,早已不似凡物,所以亮然長老剛剛一拳沒有托大,已有自身的三分力道,少說也有千斤之力。

望著承受自己一擊,仍舊絲毫未動的巨樹,亮然對這樹身的堅硬程度感到些許意外,身形浮空在停頓片刻,緊接著在空中旋身踢出一記鞭腿。

怦然巨響讓周圍的弟子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這次的撞擊聲更加巨大,可見力道增加了不是一星半點。

樹身搖晃,落葉滿地,樹上果實也只是晃動了些許並未掉落,幾個弟子倍感失望,巨樹依舊無礙,巨大的反震力讓亮然長老有些許重心失衡。

這一擊已有我七分力道,這巨樹竟然只是晃動了些許,這…這怎麼可能?

在旁眾多弟子無人出聲,沒有人認為是亮然長老的實力弱,畢竟剛剛震耳欲聾的聲音,足以證明一切。

是這樹太硬了!

「長老,我們把工具帶來了!」一聲呼喊打破了尷尬的寂靜。

亮然長老用手摸了摸大樹受擊的部位,有著微不可查的凹痕。繼而吩咐一眾弟子拿起工具開始工作,結果不出所料。

這些弟子只是練氣期,手上力道更不不夠,無論是劈砍還是鋸割,這些樹木不動分毫。

而且幾個想挖倒大樹的弟子還發現,他們一直踩踏的泥土也是不可撼動。

……

浩氣山是由出竅境修士通艾真人與數位同樣修為長老合力締造,為了鎮壓目標而成,為了防止目標脫困,整座大山不僅蘊含出竅境修士渾厚的法力,還有玄妙絕倫法術之理,整座大山連同山上樹木都有著堅固如金的特性。

雖然三百年的鎮壓時間已過,浩氣山的鎮壓效果不勝以往,但是仍有部分牢固的特性殘留其中。

在眾人一籌莫展之時,一個白衣修士從天而降,潔白道袍與俊楠的面容盡顯仙者風度,只是面色有些許蒼白,來人正是被心魔教育一個時辰的柳念。

亮然長老上前搭話,兩人同時行禮作揖。「貧道亮然,目前任職宗門的雜務長老,道友氣度不凡,看著有些面生,是否就是新入職的柳念長老?」

「正是在下,本該早些前來,沒想到被一些事情耽擱了,還請見諒。」

原來真的是你個混蛋……你咋不明年再來呢!

亮然打量了一下柳念,面容憔悴,臉色蒼白,看來是有傷在身,難怪掌門給你傳藝長老的職位,想必是念在師門情分,讓你在這安心養老吧,真是可惜了這幅俊俏的好皮囊。

「亮然道友,現在居所修建的進展情況如何,還需不需要我來搭把手!」

哎呦,這話都送上門來了,就不要怪我了。

「柳念道友,本來這是掌門交給我的任務,其實由我一人即可順利完成。

但是我見道友一番好意,我也不忍心辜負道友的心意。正巧我帶領的這眾多弟子,早早听聞過道友的大名,也想看看道友露兩手。」

眾弟子聞言附和點頭……

柳念略作思量,面露傻笑,自己當年確實很出名,沒想到居然流傳這麼久,哼哼哈…

「那我該怎麼做呢,還請亮然長老演示一下。」

「這個簡單……」

亮然長老正欲說話,然後話語一頓,一時間有些犯難,他本想著給柳念表演一下徒手斷木,只是又想到這些巨樹的硬度,好似金石一般,想要徒手斷木有些麻煩。

若是使用兵器,他想斬斷這些巨樹,絕對是游刃有余,但是萬一柳念也拿出厲害法寶兵器什麼的,難度就簡單了,還怎麼讓他出丑,一咬牙,一狠心,說道︰「要做的事很簡單,簡單到連法寶都用不到。」

言罷,亮然看了看最近的一棵巨型隻果樹,樹下弟子識相地遠離了那棵果樹。

洶涌的法力環繞亮然全身,下一瞬,亮然那壯碩的體形飛速前沖,在巨樹前方一丈位置騰空而起,扭轉身形踢出夯實有力的一擊鞭腿,這一腿對亮然而言已是全力以赴。

那宛如巨獸嘶吼的撞擊聲夾雜著微乎其微的骨裂聲在林間飄蕩!

眾人清楚地看見,一棵百年的參天大樹果樹倒了!樹倒了!真的倒了!

亮然長老優雅落地,額頭上的十字疤被汗水掩蓋,為了忍著劇痛不發出聲響,面容變得猙獰可怖,眼角有些許淚水。

疼啊!疼疼疼疼疼……

亮然長老忍著腿上的劇痛緩緩轉身,帶著汗流滿面的模樣,話語有些結巴說道︰「看……看吧!就…這麼簡單。」

眾多弟子向亮然長老這邊爭先恐後地跑來,最前方的那人是將門虎妞皖魚丙苗,亮然心頭一暖,沒想到這麼多弟子居然這麼關心他。

居然看出來他的逞強……

不過我是不會接受你們的攙扶的,畢竟我還是需要維持高大威猛的形象。

皖魚丙苗與亮然長老擦肩而過,其余弟子也紛紛從他身側走過……

身後傳來眾弟子的爭吵聲︰

「這個隻果是我先搶到的!」

「你放手!」

「不放!」

……

亮然長老一聲夾雜淚水的怒吼止住了眾人的爭搶,轉念間,亮然改變了語氣,對眾人說道︰「你們搶什麼!一棵樹的果子怎麼夠分。柳念長老修為通玄,一會由他出手,幾百棵樹都不在話下。」

亮然望向柳念,發現柳念正在發呆,沒有動手的意思,認為對方是察覺到困難了,于是趕忙出言詢問︰「怎麼了?柳念長老,是沒看清我演示的嗎?」

柳念一臉尷尬地說道︰「剛剛在和某人在談話,確實是沒看清!」

亮然長老差點噴出一口老血,柳念說的話,他根本不信,他明明就是一個人在那看著,根本沒和人談話。

其實,柳念在與亮然長老交談時,心魔就開始給他談話,內容自然是,讓眼前的這個包工頭長老,修建一個有客廳臥室廁所廚房書房好居所。

亮然長老一臉唏噓地說道︰「道友莫要開玩笑,剛剛你明明就是一個人在這,這些弟子都看著呢!

若是您實在是不想出力幫忙,也不用找這樣的借口糊弄貧道,哪怕您說有傷在身,不便出手,貧道會認下。」

「唉~只是沒想到,原來內門長老竟然是這種說著漂亮話,卻不作為的家伙。可惜了這些上山出力修建居所的弟子,他們還一心想著看看新來長老的英姿。想必他們現在一定十分心寒。」

亮然長老看了看後方,眾人仍在賣力地搶隻果,對他的表演無動于衷。

該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視而不見……

「說起來,我們來這修建居所還是為了柳,念,長,老。罷了!剛了!修建居所之時,貧道一人足矣。」

聰明的劉大念已經明白對方什麼打算了,只是對方築基境的修為,怎麼敢這樣挑釁,難道對方不知道俺們是多凶殘的組合嗎?不知道俺們曾經一嗓子嚇趴下多少築基境長老嗎?

哦哦哦哦哦哦…好像那時候他不在其中……

面對亮然長老的一番激情演說,劉大念認真思索其中緣由。

柳二念則是稀里糊涂沒明白,看著遠處的弟子們拿著吃的津津有味,他也想過去拿一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