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入職浩氣仙門

深夜的天空繁星點點,太上長老台中,席地而臥的柳念緩緩睜開清亮的眼眸,盡管殘余的淚水潤濕了睫毛和眼楮,卻不見一絲惆悵。

柳二念在浩氣山下的昏暗空間中待了三百四十四年,除去昏迷不醒的時間,柳二念一直在自身的神識空間中與心魔劉大念相處,柳二念的身體則一直默默生長,雖說柳二念已經是金丹修為,身體成長變化極為緩慢,但是長達三百多年的時光對于金丹真人而言也是不小的一段時間。

在這期間,柳二念為人處世這一方面,在現代人劉大念的教導下,從原本的單純小缸,變成了……變成了……好吧,這二貨基本沒變。

在身體外貌上,柳念從原本短發無憂的俊郎青年,變成了一頭黑染背身的美男子,在一頭烏黑煩惱絲的修飾下,變成了更加俊郎的成熟男子。

「師傅,您曾教導徒兒,修行者前路遙遙,欲要登頂大道,須得心境通透,不困昨日須彌,生死茫茫皆有定數。欲成大道,不可無情,不可貪情,往日可惜不可欺。

弟子已經明悟您的教誨,雖難逝心中些許不舍,卻已經可以不困于心,謝師傅教誨。」

柳念對著面前眾多的靈位深深作揖,起身時眼眸中的淚痕已經消失不見,與此同時,柳念的道心之上的那一絲裂縫消失無蹤。

幾百年前,柳念敗給了燕炎無悔,不甘失敗選擇偷襲對方被恩師通艾真人阻止,在周圍眾多弟子的審視下,柳念的向道之心徹底崩碎,那份回憶成為了柳念的心結。

在柳念被浩氣山鎮壓的那些日子里,與自己的心魔劉大念對決無數次,無一勝績!

習慣成自然,「失敗」二字柳念也能逐步接受了,那顆崩潰的道心也開始慢慢愈合,柳念的修為也在漸漸提高,雖然修行速度不及當年,但相比普通修士也是非同一般了。

若是通艾真人在天有靈,知曉自己徒弟被吊打這麼多年,竟然能重拾道心,說不定會豎起大拇指大聲稱贊道︰「手藝不錯!」

雖然在劉大念的「幫助」下,柳二念那顆道心開始重塑,但是道心之上始終有一絲裂縫,是柳二念積累百年一句感謝。

察覺到自己道心重拾的柳二念,趕忙將神念沉入神識空間之中,想找劉大念分享這個好消息,只是當柳二念進入自己神識空間時,發現自己的心魔在睡覺,而且一臉憨笑的表情。

這是柳念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心魔睡覺,畢竟在他眼中心魔一直都是精神飽滿的狀態,柳二念緩緩走進近劉大念身邊,听到了心魔發出細微的夢中囈語︰「是龍鳳胎,誒嘿嘿嘿……男娃就叫二念吧!敢不听話就打,我絕對下得去手,嘿嘿嘿嘿。」

柳念打算叫醒正在酣睡的心魔,想問問對方做了什麼夢?這種極其容易被心魔狂扁幾年的危險打算,在即將發生時停了下來。因為柳二念外界殘余的神識察覺到了有人靠近自己,隨即柳二念的神識回到身體。

這位救命恩人…呸呸……來人正是浩氣仙門掌門白行且。

次日清晨,宗門里負責發布公告的地方昭示堂,掌門白行且邁著矯健的小俏步一蹦一跳,臉上是抱上孫子的欣喜模樣。

掌門的一舉一動著實嚇壞了在昭示堂內的弟子,第一印象就是老年痴呆的噩耗壓在了自家掌門頭上。

只見白行且樂悠悠地在昭示堂內貼了一張告示,然後樂悠悠地離開了,待那白胡子老頭的背影消失在遠方後。

眾人自然而然地將注意力放到那一張告示上,眾人都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事能讓掌門親自張貼告示?

難道是打算將掌門之位傳給我?

開玩笑!掌門又不傻,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將掌門之位傳給別人……萬一他真的痴呆了呢?就剛剛的表現而言,誒呦,有可能!

白日夢的幻想在眾多弟子腦中浮現,很快眾人將那張告示圍了個里三層外三層。

告示標題上寫著幾個大字︰宗門新增一位內門長老。

在浩氣仙門的某間屋舍中

「你確定是內門長老嗎?」一個體格健壯的光頭修士翹著二郎腿坐在精致長椅上,額頭上有道十字疤痕,面容凶惡,看起來十分駭人。光頭修士一邊揉搓自己錚亮的後腦勺,一邊開口詢問眼前之人。

「回……回稟亮然長老,那告示上確實是這麼寫的,弟子仔細閱覽了好幾遍,可以保證告示上寫得肯定是內門長老。」一位男弟子顫顫巍巍地答道。

亮然揉搓腦殼的手掌微微一頓,問道︰「那告示會不會是假的?」

面前弟子頗為激動地說︰「不……不可能的,肯定是真的,今天是我在昭示堂值班,親眼看見掌門把告示貼上去的。」

亮然聞言手掌從油亮的腦殼上拿開,語氣稍顯鄭重︰「此話當真?」

「弟子不敢有半句欺瞞。」

望著額頭隱隱有汗水滲出的弟子,亮然示意對方給自己倒一杯茶,那弟子起身接令倒茶。

仙魔大戰結束後,浩氣仙門對人口的需求量特別大,不僅卻弟子還缺長老,掌門白行且開放式招攬人才。

宗門長老的來源,大多是在仙魔大戰中失去宗門而淪為散修的修士。這些外來的長老加入浩氣仙門,只能做宗門的外門長老,宗門的核心權柄被內門長老牢牢把控,不過內門長老和外門長老的供奉相差無幾。

浩氣仙門的長老職位有許多,刑罰長老主持宗門法度,是宗門長老最有權力的職位之一,這類的長老只有內門長老可以擔任,這位亮然長老則是外門長老。

「新任內門長老叫什麼?」

那弟子將倒好的茶水奉上,開口說道︰「好像是叫柳念。」

亮然接過茶杯心中喃喃自語︰柳念?這名字好像在哪听過?

「能成內門長老只有一種可能,必須有浩氣仙門弟子身份。咱們掌門這麼照顧曾經的弟子,肯定給他安排了不小的權職,這個叫柳念的在宗門是什麼職位的長老?」

「是傳藝長老。」

噗……亮然將口中茶水盡數噴出,倒茶的弟子還以為是自己倒的茶有問題,在腦補出茶中有毒的情況後,慌張地跪地磕頭,大喊︰饒命啊,饒命。

事實證明,在仙門待久了腦補就成了常態。

任何在宗門里任職的長老都有傳道受業之權,如今宗門沒落,傳藝長老是宗門最閑的職務,沒辦法宗門新收的弟子天資太差,傳藝長老能做的事務不多,能每日督促弟子用功修行的傳藝長老,都屬于勤奮工作了,所以傳藝長老事務很閑,也意味著權柄很弱。

一個內門長老只得了一個閑職,怎麼會呢?

亮然長老思索間,看了看地上不斷叩頭的弟子,不禁頷首,他脾氣並不暴躁,只是額頭上的疤有些駭人,再加面癱而已。

亮然長老從儲物袋中拿出一顆瑩瑩作美的石頭丟到叩頭弟子的面前︰「這顆靈石是你匯報消息的報酬,出去吧!」

那弟子見狀麻利地握住地上的靈石,囫圇般離開了亮然長老的居所。

正此時,亮然長老心湖一顫,腰間的長老令牌閃爍,長老令牌不僅僅能用來證明身份,還能用來傳遞消息,亮然長老拿起令牌查看,心湖浮現出些許文字。

兩條信息……

第一條信息︰

信息類型︰公告

宗門新增一位內門長老。

道號︰柳念

工資︰內門水準

職位︰傳藝長老

居所︰宗門里唯一長水果的那座山峰,今日為其命名,浩氣山。

該信息發布者︰掌門

看著這條信息,亮然長老沉默了良久……哀嘆一聲︰一塊靈石打水漂了。

第二條信息︰

信息類型︰任務

由于浩氣山並無修士居住先例,明日午時,帶領二十位以上的弟子,幫助柳念長老在浩氣山上修建居所。

信息發布者︰掌門

蛤……

讓我帶人幫忙修建居所,怎麼說我亮然也是築基後期的境界,在宗門長老中境界也算不錯了,就讓我干這事?

這個柳念明明有內門長老的先天優勢,只混了個傳藝長老這樣的閑職,住所是一個既無靈藥也無靈獸的山頭,修為想必十分不值一提,也不會有什麼後台支撐,應該是掌門念在對方是仙門老弟子,所以給他一個可有可無的長老職位養老。

這麼想事情就十分合乎情理了。

咦~這倒是挫挫內門那伙人銳氣的機會啊!

讓我帶領二十位以上的弟子去幫忙,行啊,那我就帶給你看看,嘿嘿嘿……

浩氣仙門內部山巒平地共存,整個宗門的佔地面積極為寬廣,畢竟從前是個一流宗門,萬幸宗門從來沒有過割地賠款的經歷。

宗門里的眾多峰巒,浩氣山的大小和高度在宗門算是中等水平,不過宗門山頭的價值不是大小決定的,山上的靈草靈獸才是修士所關心的,畢竟這是常識,這道理柳二念同樣心里明白。

但是這浩氣山算是通艾真人送他最後一樣東西。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