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活了!

這是宿主柳念與心魔劉念第一次開始正式對決,雖然之前存在心魔劉念單方面毆打宿主柳念,但是那存在心魔劉念偷襲的成分。

神識空間中,需要調動較強的神識之力才能在神識空間中做出強力的舉動。調用的神識之力有多強,神識空間中自身的精神狀態就有多強。

宿主柳念經歷了百年人生,但是其中絕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在修行,年幼時就已經闢谷,之後的時間除了提升修為就是修習術法。就成就而已,宿主柳念是一位極其年輕的金丹真人,他在與同輩較量時,僅依靠修為碾壓就可以輕松取勝。

並沒有經歷過沒有正兒八經的勢均力敵戰斗,所以宿主柳念極少品嘗過疼痛的滋味。這導致每次心魔劉念在毆打得手後,宿主柳念就會因為疼痛的原因,只能抱頭承受,心緒不寧法術也無從施展。

神識空間中,天空還是蔚藍的景象與腳下的海面如出一轍,不知是海水倒映了天空,還是天空模仿了大海。

神識之海上有兩個人負手而立,正是宿主柳念與心魔劉念,兩人衣著顏色相反,一黑一白。

宿主柳念,白衣道袍加身,寬松的長袖盡顯舒適,緊致的袍衫勾勒優美的肌肉線條。

心魔劉念,一身黑色西服,胸前的一朵玫瑰在這平靜的海面上,點綴出滿滿的神秘感。

宿主柳念正在匯集自身的神識之力,畢竟在修行者眼中,心魔可不是一般的對手,而且宿主柳念認為自己眼前的心魔是域外天魔,屬于比較厲害的心魔品種。

宿主柳念心想︰對待心魔,必須要小心謹慎。自己不擅長近身打斗,一定要與對方拉開距離。

心魔劉念則將宿主柳念心里話听得一清二楚,雖然心魔劉念並沒有佔便宜的意思,他也想公平的與宿主打一架,畢竟運動才是解悶的好辦法,只不過他剛剛發現自己還有讀心術,目前沒辦法控制這讀心術,不能隨心關閉。

時間一點點過去,宿主柳念現在的狀態已經無法對外界的身體做出影響,也無法得知外界的信息,因為他已經將自身全部神識之力匯集在自身的神識空間中。

「心魔道友,讓您久等了。」

與剛剛相比宿主柳念的一身白袍沒有變化,但是他的身體卻比剛剛更加凝實有力。

心魔劉念原本閉上的雙眸在听到這句話後,緩緩抬起眼皮,此時的眼神比起剛才的打鬧,多了幾分豪氣。

心魔劉念聳聳肩,臉上浮現笑意道︰「我已經等了很長時間了,不差這一會。還有我的名字,我叫劉念,和你名字相近卻不一樣,我希望打完之後,你能叫出分別來。」

哎呦喔槽,就是這個味,這種絕世高手閉關數年與人對決的優越美感,哼哼哈嘿嘿嘿……

兩人相視一笑,拱手作揖,抬手時,對決已經開始。

白袍男子展臂後飛,在他心中與對方拉開距離是上佳之選。後退的時候,兩個手掌一同掐訣,手上光華變換不止。

黑衣男子原地未動,望著已經和他拉開百米之距的對手,他只是在等待。

三息之後,白袍男子兩只手掌上的光芒已經變得璀璨無比,在光芒好似已經到臨界點的時候,雙掌合十,十指朝前。辣目般的劍光虛影從指尖飛射而出,徑直飛向遠處的黑衣男子。

與此同時心魔劉念也開始有所動作,正好應了那句,不動如山,動如脫兔,矯健的身手此時盡顯無疑。

宿主柳念使用的術法是浩氣仙門的上乘仙家法術,將全身法力通過特定的術法匯聚掌中,最終以耀目光劍的形式飛射而出。飛出的光劍以自身法力凝聚,可隨心自由控制,法術可攻可守。

這是宿主柳念生平最常用的對敵手段,名為浩氣劍訣。以宿主柳念金丹真人的法力修為,凝集並且控制三百只飛劍是最好選擇。

心魔劉念的速度與飛馳而來的光劍相比毫不遜色,在平靜的海面上,人劍相接。心魔劉念雙手中掐訣一瞬隨即雙手合十,一陣劍光閃爍,心魔面前的第一波飛劍被擊飛。宿主柳念遠遠望去,只見心魔手持一把與數百只飛劍一模一樣的長劍,身姿挺拔而自信,烏黑的衣裝拿著白光構造的長劍這畫面是那麼自然,好似本該如此。

心魔劉念施展的法術與宿主柳念的浩氣劍訣相似,這是心魔劉念在閱覽完宿主柳念百年經歷後更改的法術。

優點就是不需要蓄力,單手成劍,釋放迅速;缺點是凝聚的劍少。

心魔劉念擁有宿主柳念全部記憶,宿主柳念會的法術,他也會,宿主柳念不會的法術,他也會。

每個現代人都有做大俠的夢想,劉念也有。雖然對于劉念來說,穿越異世變成心魔與在原世界美滿生活相比是一件很倒霉的事,但是異世界里的神異存在對劉念而言無疑是一種吸引。

在劉念閱覽完宿主柳念的記憶後,他如同以第一視角經歷了宿主柳念的百年人生。記憶中的宿主柳念不愛劍術,他卻喜歡,「持劍走天涯,揮劍鎮八方」這樣的幻想,現代生活中,哪個男人不喜歡?

柳念的身體在浩氣山下昏迷一百五十年,而心魔劉念卻發現自己不能睡覺,無法用睡覺打發時間,經過起初三年的痛苦時光,心魔劉念漸漸覺醒了特殊能力,時時刻刻都能進入心無旁騖的狀態,劉念不知道這是作為心魔的特色能力,還是因為他三年的崩潰時光,導致自己生出保護心理,已經可以輕松擺脫雜緒的紛擾。

對心魔劉念而言,閱覽宿主百年的記憶,練習記憶中的法術和招術就成了心魔劉念為數不多的消遣娛樂項目,並且在心無旁騖的狀態下,劉念的學習速度讓人駭然。

所以在心魔劉念獨自生活的一百五十年中,劉念說的最多類型的話就是……老子這麼牛幣肯定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奇才嗚呼呼哈哈哈我怎麼這麼屌的話。

只見凝聚而成的長劍在心魔劉念手中如同嚴格的機器一般,精準地打飛三尺之內凌空飛來所有飛劍,長劍在心魔手中如同本就存在的手臂,快捷迅速並且準確果斷,可以在空中留下殘影的飛劍在心魔眼中,十分清晰平常,長劍與心魔似若臂合的搭配,仿若在心魔三尺範圍內形成了無法突破的絕對屏障。

但是三百柄飛劍綿綿不絕,前方被打飛的飛劍,分散各處,在空中掉頭,如同穿針引線一般,從四面八方調轉方向直指心魔劉念而來,結果心魔劉念還是開始了狼狽逃竄。

宿主柳念使用這招戰勝過很多對手,三百把飛劍雖然無法精確操控每一把,卻可以大致控制一群飛劍的走向,幾十把飛劍同時飛去,極少有人能正面接下。剛剛有一瞬,心魔劉念正面攔下了他的進攻,這更加堅定了與心魔拉開距離的念頭。

心魔劉念身手迅捷,逃竄的速度與空中數百只飛劍不相上下。

百柄飛劍在追逐的過程中匯聚一堂,如同游龍猛獸一般,死死地跟在心魔劉念的身後。心魔劉念稍有停頓,就得迎接後方百柄飛劍的攻勢。

宿主柳念並沒有停止追擊的意思,只要一直操控飛劍追殺下去,心魔的體力終有耗光時,而他操控飛劍所需要的法力輸出,正好與他金丹法力回復持平,所以他是「貨真價實的永動機」,只要心魔體力耗盡,就是他的勝利。

宿主柳念一臉獲勝的表情,心中自夸……老子這麼牛幣肯定是萬中無一的絕世奇才嗚呼呼哈哈哈我怎麼這麼屌。

心魔劉念自然听得見宿主柳念的打算,知道對方想耗死他,不過他似乎完全沒有意識到宿主自夸的言語是何等耳熟。

心魔劉念也會使用浩氣劍訣,三十年的現代生活讓他很容易發現,這套法術的缺點。而且在宿主的記憶中曾經有一個人只靠體力就戰勝了宿主本人。

三百柄飛劍連續追殺了心魔劉念一炷香的時間,這段時間宿主柳念毫不停歇在操控飛劍追殺心魔劉念,一時間沒有注意到,原本徑直遠離他的追殺軌跡,變成以他為中心環繞追逐。

下一瞬,心魔劉念巨力踏行,強悍的力道在神識海面上擊起陣陣漣漪,層層的海面波紋從海面散開,同時心魔劉念也成功急轉方向,直向宿主柳念而來。這一瞬間爆發的速度將身後的飛劍甩開較大的距離。

宿主柳念與心魔劉念之間的距離也在急劇縮短,宿主柳念心中給心魔的近戰能力劃上滿分的水準,與心魔近戰,一直都是他盡量避免的。

宿主柳念心中思緒連連,如果現在為了避免被心魔接近,選擇施法後撤,只是自身速度不及心魔,終究還會被追上。到時候面對心魔,反而還浪費了部分法力。這樣的選擇,他錯了一次,怎麼可能會有第二次。

轉念間,宿主柳念凝聚出了更多飛劍,在身周形成劍網將自身包裹起來,又一次凝聚數量龐大的飛劍,這導致原本與法力恢復持平的狀態因此被打破。

這些重新凝聚的飛劍作用並非用來殺敵,而是結成劍網防御,以宿主柳念現在的法力消耗速度,維持劍網直到,那三百柄飛劍歸來不成問題。

幾十柄飛劍編制成一張緊密的劍網用來防御,劍網之上飛劍如水般流動,外力施加在一柄飛劍上,便會被飛劍傳遞到劍網全身各處,將力道分散承擔。這些飛劍並非不能進攻,一旦心魔劉念想要強行破開劍網一處,其余的飛劍就會掉頭進攻,一時間心魔劉念確實無法前行。

身後有飛劍三百迅捷無比,前方劍網攻守兼備,這對于心魔劉念而已本是死局,但是持劍的黑衣男子仍然一臉平靜。

三百飛劍很快追到劉念背後,心魔劉念環繞劍網躲避。

宿主柳念十分欣喜,因為在他曾經輸給燕炎無悔的那場戰斗中,燕炎無悔也曾甩開飛劍靠近他的。只不過當時的他,因為害怕燕炎無悔的近身能力,所以選擇後退遠離,最後法力耗盡夠燕炎無悔追上。

這次的他選擇正面防御,他不相信自己會再輸一次。

宿主柳念將飛來的三百柄飛劍融入劍網內部,三百柄飛劍一個個重新回到他的掌心,彌補自身的法力消耗。

心魔劉念開口道︰「你用了這麼多次浩氣劍訣應該十分清楚,浩氣劍訣常用雙手手掐訣凝聚飛劍,所以劍數成雙,而你卻只看見我手中只有一柄飛劍,不懷疑嗎?」

宿主柳念心中思索……不禁慎重一問,難道說我該懷疑什麼嗎?

……

就在心魔劉念話語講完的時候,劍網中的三百柄飛劍,實則三百零一柄,正環繞在宿主柳念身周。個別飛劍變成法力重新回到柳念身上,正此時,其中一柄飛劍不受控制地抵在宿主柳念的後腦。

在感受到身後尖銳的觸感之後,宿主柳念趕忙操控其余飛劍攻擊這個「臥底」飛劍。

結果這「臥底」飛劍,劍身彎曲似滿月,最後側面勢大力沉地敲在宿主柳念的腦殼上。

疼疼疼疼疼疼疼!

在猛烈的疼痛中,身周由法力凝聚而成的大量飛劍直接潰散,原本浮空而立的宿主柳念,又一次抱頭躺在海面上。

獲得勝利的穿越者劉念,得意滿滿,享受閉關高手吊打他人的感覺,一邊感嘆自己這一百五十年沒白活,一邊感嘆宿主柳念這幾百年白活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