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十強之戰

看到秦破天衣不沾血地完成了第三輪比賽,全場眾人集體傻眼。

這……

是該感嘆秦破天自身實力強大,還是慶幸他遇到的對手都不強呢?

但是,連續三輪輕松過關,這真的全是靠運氣嗎?

有些弟子看向秦破天的眼神凝重了幾分,不再是一味的嘲諷,這個廢物世子好像早已超過了他們的認知,覺醒境六重天,這說明他早已覺醒了命紋。

昨天的內府武斗賽很多人並沒有親眼所見,所以對于秦破天的實力大家還是抱著懷疑的態度。

但今天的府試,可是萬眾矚目!

怪不得他敢接下白無相的生死之約,肯定是有他的底氣的。

秦破天無視那些看向他的怪異目光,徑直走下戰台,走向一僻靜之處,依靠著一塊石碑,眼眸微眯,看向其余戰台。

白無相自不用多說,覺醒境七重天巔峰的強悍實力,讓他的很多對手還沒開打便直接認輸,一些五重天、六重天的人想要挑戰,也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將。

外府第一天才的稱號,這白無相還是當之無愧的。

秦破天看著白無相的戰斗,也在暗中模擬著自己和他的戰斗方式,雖然他表面藐視白無相,但是對于和白無相這生死一戰,秦破天卻不會掉以輕心。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這一直是秦破天的行事原則,外表玩世不恭,灑脫任性,但內心卻心思縝密,不然,在這雲波詭譎的武道征途上,一不小心便會萬劫不復。

「老家伙,醒醒!你都沉睡了幾天幾夜了。」

秦破天神識沉入命闕,想要喚醒邪祖,這老家伙自從出了天妖山後便陷入了沉睡,一直都沒醒來。

「老家伙……」

但是,秦破天連續呼喚了幾聲,命闕血海里還是一片沉寂,邪祖好像真的太虛弱了,陷入了深度沉睡。

「這老家伙,不會是想賴賬吧!」

秦破天暗自腹誹一句,神識撤了回來,又看向戰台,此時又有好幾座戰台結束了戰斗,包括白無相和那個白發少年。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第三輪戰台守擂賽宣告結束,前十名也隨之出爐。

秦破天、白無相、藏天生、古翎兒、葉歡、林天照、金宸、趙闊、歐陽飄雪、鐵山。(排名按照結束戰斗時間排列)

「秦破天,過來。」

執事長老看了半天,才到演武場慣緣的一塊石碑下看到秦破天的身影,不禁苦笑,這後生還真是古怪啊。

秦破天走了過去,發現中央那座戰台之上,其余晉級前十的人都已站在了上面。

「秦破天,上來。」

秦破天走上戰台,隨意站在最左側一端,而隨著秦破天的到來,此次府試的前十名便已全部到齊,十道年輕的身影在正午驕陽的籠罩下,皆是風采照人。

下方其余弟子看著戰台上的十人,眼中都是流露出濃濃的羨慕之意,進入前十,不僅可以隨意選擇進入哪個內府,還能得到府試獎勵,這樣的待遇,誰人不眼紅呢!

不過眾人也明白,這些都是別人靠實力爭取的,現在的前十哪一個不是靠著自己絕對的實力一輪一輪打進來的。

唯有那秦破天,好像運氣好了點。

不過僅僅是他第三輪那一挑二十四的恐怕戰績,即使是現在的前十其他人,也不敢保證自己一定也能做到吧。

所以,歸根結底,秦破天還是靠自己的實力打進的十強,在九州大陸,實力為尊這句話永遠都是對的。

這時,執事長老身後出現十位內府弟子,他們各自捧著一個錦盒,錦盒里面都放著一塊瑩白玉牌。他們捧著錦盒,各自來到秦破天十人面前。

「現在,將你們的名字刻在玉牌上。」執事長老朝著秦破天十人朗聲道。

秦破天知道這可能是要制定前十排位賽的規則了,當即也沒有多說什麼,拿起錦盒里的刻刀和玉牌飛快地將「秦破天」三個字刻了上去。

在秦破天刻完之時,其余九人也紛紛放下了刻刀和玉牌,只見那十個內府弟子檢查了一下玉牌,確認無誤後便一起捧著錦盒走到了執事長老身後。

一個內府弟子將十個錦盒中的玉牌全部放在一起,然後把刻有名字的那面朝下蓋住,隨意打亂了次序。

執事長老見一切準備就緒,方才高聲說道︰「現在我伸手隨意拿起你們的玉牌,我每次都會拿兩個,而被我一起拿到的人就相互成為對手,依次捉對廝殺!」

台下眾人見狀,不禁愕然,這和抽簽有什麼區別嗎?

難道前十排位賽就連抽簽的形式都要高級一點?

秦破天也是淡淡一笑,但並沒有多說什麼。

「我開始拿了。」

執事長老隨手伸進錦盒之中,拿起了兩塊玉牌,而隨著他拿起玉牌,全場眾人的呼吸好像都變得急促了一些。

大家都很想知道,這前十排位賽將會產生怎樣精彩的對決。

執事長老拿起兩塊玉牌,隨手一揮,兩塊玉牌懸浮于空,而上面的兩個名字也是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秦破天,歐陽飄雪。」

當秦破天和歐陽飄雪的名字出現時,眾人都是直接忽略了秦破天,繼而看向戰台一邊一個身穿藍色長裙,有著一頭飄逸藍色長發的高挑少女。

藍發少女面容精致,膚白如雪,玲瓏有致的身材在藍色長裙的包裹中勾勒出令人血脈噴張的完美線條,飽滿的胸部,盈盈一握的小蠻腰,雪白修長的大白腿,還有那一雙透著湛藍色光芒的美眸,都將眼前的少女塑造得完美無瑕。

當歐陽飄雪知道自己的對手是秦破天之時,不由自主地看向秦破天那里。

但是秦破天卻仿佛對他的對手沒有多大的興趣,只是匆匆瞥了一眼懸浮于空的玉牌,便徑直走下了戰台。

歐陽飄雪看著那仿佛對自己不屑于顧的背影,暗自跺了跺腳,緊咬貝齒,那雙湛藍色的眼眸中,仿佛有怒火噴涌而出。

「秦破天,等下,我要你好看!」歐陽飄雪瞪了秦破天一眼,也走下了戰台。

執事長老繼續拿起玉牌,幾分鐘後,其余四組對決也全部出爐︰

白無相對決鐵山!

藏天生對決金宸!

古翎兒對決葉歡!

林天照對決趙闊!

五組對決全部出爐後,秦破天十人分別走上五個戰台,為了節省時間,五組對決同時舉行。

「第四輪,前十排位賽,現在正式開始!」

隨著執事長老一聲暴喝,十位少年少女分別看向自己的對手,眼眸中都有著炙熱的戰意涌動,到了這一輪,十強中沒有人是弱者,也真正激起了他們的戰意。

「戰!」

「戰!」

「……」

沉寂的氣氛被一聲聲「戰」字徹底打破,五個戰台上,五組火爆決斗一觸即發。

「我最看不慣狂的人,秦破天,我要你好看!」

最中央的戰台上,歐陽飄雪藍色長發飄舞,兩條雪白的大長腿朝著秦破天狂奔而去。

那股子蠻橫的氣勢倒是和她的模樣有些不相符合。

秦破天負手站在原地,右手在慢慢激發猛虎罡印,但听到歐陽飄雪那句話,不禁神色一楞。

我狂?我哪里狂了,我看都沒看你一眼!

「秦破天,接招!」

歐陽飄雪狂奔中鏗的一聲從隨身攜帶的戒指中抽出一把冰藍色長劍,長劍狂舞,形成一股藍色風暴,朝著秦破天籠罩而去,那氣息,六重天巔峰!

秦破天見歐陽飄雪來勢洶洶,暫時壓下心中的郁悶,雙腳連續狂踏地面,周身浮現出一道道迷蒙的殘影。

就在這時,歐陽飄雪已欺身殺到,身法輕靈飄逸,在秦破天身前分出三道身影,三道身影又急劇合攏在一起。

也就在三道身影又合攏在一起的剎那間,歐陽飄雪劈出了驚才絕艷的一劍,劍氣激蕩,長虹貫空,留下犀利又迷蒙的軌跡,斬向秦破天腦袋。

冰藍色長劍直接把秦破天一分為二,不過並沒有血液飛濺,歐陽飄雪劈碎的只是一道殘影。

「殘影?」

歐陽飄雪俏臉冷冰,但心里也提起了一絲警惕,這家伙的身法應該也很不錯。

就在這時,歐陽飄雪感覺到一股狂暴的氣浪從上空籠罩而來,秦破天竟然在她上面。

歐陽飄雪舉劍格擋,只听砰的一聲巨響,一股猛烈的力量沖擊長劍,恐怖的力量從長劍沖擊歐陽飄雪,歐陽飄雪嬌軀猛烈顫抖,蹬蹬蹬連續後退了十多步,差點跌落戰台!

「這家伙的力量怎麼那麼恐怖?」

歐陽飄雪暗暗罵了一聲,強行穩住身形,看到秦破天落到地上,俏臉一怒,身形翩若驚鴻般騰空而上,蹁躚若風,瞬間來到秦破天身前,藍色長劍打出漫天劍意,籠罩秦破天。

「小妮子還有點實力嘛。」

秦破天不疾不徐,北斗游龍步跨出,鬼魅身影以北斗七星的位置來回游走,詭異身法讓歐陽飄雪根本鋪捉不到他的身影,每次劍氣風暴攪碎的都是秦破天的殘影。

就這樣幾十回合後,歐陽飄雪的步伐明顯有點飄浮,這樣的戰斗對她的消耗有點太大了。

「這秦破天的打法多少有點不講究了,一直靠身法優勢戲弄歐陽飄雪。」

「我看他啊就是實力不濟,不敢正面迎戰歐陽飄雪。」

看著秦破天和歐陽飄雪那有些「貓戲耗子」般的打法,眾人忍不住吐槽。

「秦破天,膽小鬼,有種正面和我一戰。」歐陽飄雪干脆停在了原地,不再任由秦破天牽著鼻子走。

「好!成全你!」

然而就在歐陽飄雪剛剛停下的瞬間,秦破天突然出現在歐陽飄雪面前,右手上罡氣翻滾,一道猛虎罡印朝著歐陽飄雪腹腔狠狠轟去。

那般狠辣,可是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啊!

轟!

歐陽飄雪根本來不及反應,猛虎罡印廣狠狠轟在了她的腹腔之上,隨著一聲慘叫,歐陽飄雪被轟下了戰台!

秦破天,勝!

「我不服!」

歐陽飄雪急忙站起來,強忍著腹腔處火辣辣的劇痛,一雙美眸仿佛噴火,怒視著戰台上正看著她一笑微笑的秦破天。

「不服?難道歐陽姑娘還想嘗嘗我大拳頭的滋味?」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