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完死侍的事情,他們也準備回去了。

本來想在任務期間帶繪梨衣在這里逛一逛的,但沒想到這麼快就搞定了。

那自然是回去嘍。

玩的事情就留到晚上,白天總覺得缺了一點意思,夜里的東京才美麗。

「走吧,回源氏重工。」

車里面,源稚生開口,讓櫻發動汽車離開。

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他們在場,夜叉和烏鴉又被留下了,他倆人會帶人處理妥當的。

解決死侍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很輕松,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但如果可以,他更想杜絕混血種墮落成死侍,從源頭解決問題。

回到源氏重工大廈,已經到了午餐時間。

源稚生跟繪梨衣還有櫻一起吃了午飯……大吃特吃的那種。

伴隨著實力一起提升的,還有飯量。

不過他的體型倒沒怎麼變化,吃進去的東西都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可能他的骨骼還在生長,密度在不斷增加。

吃完飯之後,他回到辦公室里開始工作。

什麼都不干是不可能的。

有事秘書干的工作模式還是等過了這陣子再說吧。

現在他需要閱讀一些文件資料,了解蛇岐八家的構架和運轉方式。

總不能仗著自己有點先知先覺的優勢,就胡亂指揮,那樣會出問題的。

想要領導一個古老的家族,是需要花點功夫的,即使有櫻這樣一個出色的秘書協助。

在他翻閱資料的時候,櫻就坐在旁邊處理原本就屬于大家長的工作,時不時為他解答一些問題。

也不知道這算不算紅袖添香。

繪梨衣則自個兒在旁邊玩。

對于家族的事,櫻了解的很詳細……她這個秘書做的很盡職盡責。

以前的源稚生,執行局的工作完成的很出色,但對家族其他事情漠不關心,一心想逃離東京。

融合記憶之後,還是對蛇岐八家缺乏了解,只好努力查資料補全嘍。

在辦公桌前一坐,就是三四個小時。

期間繪梨衣玩著玩著就在沙發上睡起了午覺。

時間很快到了下午五點多,他主動結束了今天的工作。

「好了,下班!」他伸了個腰。

原本他是有應酬的,要以代理大家長的身份跟其他要員聯絡一下感情之類的,不過都被推掉了。

這些事情先放幾天,等開完家族會議之後再說,對于那些非混血種的人,他認為不需要太上心。

沙發上的繪梨衣穿著條紋長襪,側躺在上面,頭枕著縴細的手臂。

兩台手機都放在旁邊充電。

源稚生幫她收拾好東西,放回背包里面。

「起來啦,繪梨衣。」他輕輕搖了搖她的肩膀。

繪梨衣先是睫毛聳動了一下,然後慢慢睜開雙眸,用手揉揉揉還迷糊著的眼楮。

「醒了……穿好鞋我們走了。」

源稚生拉她起來,幫她把鞋子套上。

剛睡醒的繪梨衣還沒回過神來,順著他的動作穿好鞋子。

「走嘍。」

見繪梨衣一副還沒睡醒的樣子,他直接一個公主抱將她抱起,帶她下樓。

收拾完文件的櫻跟在後面。

來到樓下,繪梨衣也擺脫了剛睡醒的狀態,變得精神起來,坐在車窗邊,神采奕奕。

「去東京塔那邊,今晚看看風景,放松一下心情。」源稚生說。

雖然他的工作也沒有多緊張,但他覺得自己還是需要放松一下。

當然,主要是想帶繪梨衣去看看東京的夜景,在那座高塔俯瞰這座城市,會是一種很不錯的體驗。

車輛駛出大廈,來到外面。

現在是下班高峰期,車流量有些大,他們的轎車也無法開快。

換做在空曠的路段,櫻會將車開的飛快……這是因為源稚生喜歡開快車,所以她在這上面有專門練過。

車輛時快時停,以一個較慢的速度的前進。

繪梨衣依舊對外界抱有極大的好奇心,扒拉在窗玻璃上,目不轉楮地看著外面。

無論是外面的廣告牌,還是外形奇特的車輛都可以吸引她的目光。

半個多小時之後,他們才來到東京都港區芝公園。

著名景點東京塔就在這里。

此時天空已經開始變暗,東京鐵塔塔身也開始亮起了橙光。

因為每天都能吸引很多的游客從各地趕來,附近聚集了很多酒店,餐廳等產業。

現在天還沒完全暗下來,看不到美麗的夜景,所以他們先找了一個餐廳,吃了一頓晚飯。

等到七點過後,他們才坐上觀光電梯,來到250米高處的特別瞭望台。

上面是一個二十米見方的房間,四面都是玻璃,視線不會被阻隔,可以360度無死角觀景。

站在觀景台上,他們都有些被眼前的風景震撼到了。

其實三個人都是第一次來這里,源稚生也只是听說過很多次,也在照片上看過,但那和親身到達這里是完全不一樣的。

從這里往下看,昏暗的天空往下壓迫大地,而城市里成千上萬盞燈光亮起,匯聚的萬家燈火將夜幕托起,像是不屈的巨人在對抗天地。

塔身的燈飾發出了明亮的光芒,像是在周圍撐起了一道光幕。

這夜景很朦朧,也很絢麗。

「好美啊!」櫻贊嘆道。

繪梨衣也呆呆地站在源稚生旁邊,俯瞰下方。

她從來沒過到這麼高的地方看夜景,就連源氏重工大廈的樓頂都還沒去過。

原來自己一直生活的城市是這樣的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