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東京很美。

街道上亮著一排排路燈,公路上車輛川流不息,車燈的光匯聚在一起,像是一道匹練。

在白天矜矜業業完成工作的上班族,已經換上了休閑的服裝,想要找一個地方放松一下,緩解疲憊的身心,釋放積蓄的壓力。

源氏重工大廈前,一隊黑色轎車陸續駛出,散發著森嚴氣勢,讓人意識到今晚將會有特別的事發生。

車隊中的一輛勞斯萊斯里,源稚生和繪梨衣坐在後座,開車的人是櫻。

烏鴉和夜叉兩個人在前面的車上。

散會後他們吃了個晚飯,然後就叫上人出發去橘政宗平常住的別墅。

那里是他待的時間較多的地方,應該會有不錯的收獲。

因為可能存在危險,他早上就沒派人搜查,他要親自坐鎮才放心。

「好美!」繪梨衣在本子上寫,給源稚生看,她還沒有習慣用手機打字。

被夜景吸引,她也不玩手機了,挨著車窗往外看,看到覺得很美的風光還會指給哥哥看。

源稚生沿著繪梨衣白嫩的手所指的方向看去,發現那是東京塔。

此刻車隊到了一個空曠的地方,沒了重重高樓的阻擋,他們可以看到遠處的高塔,那就像是一根矗立在天地間的橙色光柱。

此時天空樹還沒有建成,東京塔還是第一高塔,很受歡迎。

「確實很美,到時候有時間我帶你去那里玩。」源稚生摸了摸她的頭,柔聲說道。

繪梨衣點點頭,紅寶石般的眼楮里帶著明亮的光,看得出來她很開心。

窗外的街燈飛快的後退,車輛往前行進,沒多久進入了一片商業區。

又過了十來分鐘,他們到達橘政宗平時居住的地方。

這里是家族建的別墅區,里面有十套別墅,附近是綠化林,比較靜謐。領頭車輛的人下車說了幾句後,守衛很快放行。

車隊穿過鳥居,進入一條水泥路,兩邊都種了一行櫻花樹,地下鋪了一層落櫻。

可以想象一陣風吹過,粉紅色花瓣如雪花飄飄的場景,可以沒人欣賞它們凋零時綻放的美麗。

車輪無情地碾過,開往停車區。

下車以後一行人來到一號別墅。

這里是橘政宗的住處,連帶著花園佔地有數千平米。

「這里有沒有建造地下室之類的地方?」源稚生問旁邊的宮本義明。

他是丸山建造所的負責人,源稚生讓他隨行。

這里當年是丸山建造所負責開發的,讓宮本義明跟著會方便些。

「有的,少主。」宮本義明稍作思索就回答了,「這里有別墅都是有負一層的。」

「嗯。」源稚生點頭,然後又問︰「這里沒有其他人住了嗎?為何這麼安靜?」

「是的,因為大家長……」宮本義明突然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他要住,所以我們就沒有出售這里的別墅。」

「這樣啊……」

前方很快亮起了燈光,夜叉他們已經帶著執行部的人進入別墅中。

不算地下的,別墅共三層,裝飾風格有些偏歐式,天花板掛著華麗的水晶吊燈,地上鋪上大理石地磚,還有一些他不認識的品牌家具。

看起來挺奢華的,源稚生就只有這個感覺了,他沒什麼藝術細胞,裝修藝術之類的他是不懂的。

夜叉和烏鴉很快就帶著人把地上的三層都搜了個遍。

「少主,上面沒什麼發現。」烏鴉回來說,「地下一層的門打不開。」

「帶路。」

那門就在一樓的一間臥室里。

源稚生去那里一看,發現和繪梨衣那間小屋的門很像,不過這一扇門並沒有刷卡的地方,只能輸密碼打開。

「有什麼辦法打開它嗎?」源稚生看向宮本義明。

宮本義明上前看了看,說︰「這道門是後來裝的,當時建這里的時候還沒有,不知道密碼的話,只能暴力拆除。」

那些保鏢肯定也不知道密碼,只能暴力拆除了,就是不知道里面會不會有機關陷阱什麼的。

赫爾佐格應該沒考慮過有人會光明正大來拆他家吧,他可是黑道的皇帝,地位尊崇,誰敢撩他的虎須?

他只是想了一會兒就略過了這個沒有意義的問題,反正肯定是要拆的,有機關也要拆。

「那就直接拆了吧!」

源稚生做了決定。

「我讓他們去拿工具,少主,您等一等就好了。」夜叉說。

「我去吧,車上帶了爆破工具。」宮本義明對源稚生說。

「好,這件事就交給你了。」雖然源稚生用盡全力是可以把這門踹開的,但他沒打算這樣做。

手下能做的為什麼要自己出手?

得到同意,宮本義明帶著幾個人離開房間,去拿工具。

「不知道下面還會不會有死侍?」沒事干的烏鴉又話嘮起來,「那些死侍看起來真猛,幾頭牛下去沒多久就沒了。」

「那可不是……要是你掉下去,沒幾秒也得變成碎肉。」旁邊的夜叉也說。

烏鴉听了,像是想到了那個畫面,一陣惡寒,嘴里卻說,「我怎麼可能會掉下去,你覺得我會那麼不小心嗎?」

「這不是做個假設嘛。」

「你就不能假設點好的?」

源稚生在旁邊听他們兩個胡扯,心里也覺得好笑。

「死侍有什麼好看的嗎,讓你們兩個可以在下面待半天?」櫻也加入到交談中。

「櫻你還不知道嘛,以前出任務的時候,都是少主出馬把死侍砍死,然後我們收尾的,今天體會了一次殺死侍的感覺,還真不錯?」烏鴉語氣有些激動,好像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

「你要認清自己的實力,今天殺的只是注射了藥物還被控制住的死侍。」夜叉拆他的台。

「靠……那不也是死侍嗎?」烏鴉笑罵。

「烏鴉你這麼想殺死侍,下次有任務就交給你嘍,我就在旁邊給你鼓掌好了。」源稚生笑著說。

「那我負責給你收尾。」櫻說。

「別……別,外面的我可干不過。」烏鴉趕緊認慫。

幾個人說話時,繪梨衣就靜靜地站在源稚生旁邊听。

沒過多久,宮本義明他們就回來了。

源稚生拉著繪梨衣到外面,其他人也撤出,把場地交給技術人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