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棠又咬了一口。

皺著臉嫌棄道︰「雖然很酸,一次言靈也只有一個,產量低,但是能吃就好。」

畢竟是白嫖來的青梅,要求不能太高。

她準備多弄些,回頭做成青口梅、鹽漬梅子或者青梅酒,反正是無成本買賣,即便不能大賺特賺,養活自己應該沒問題。她認真挑了個又大又青,一看就很酸的梅子遞給祈善。

「喏,祈先生要不要嘗一嘗?」

祈善沒在第一時間接下,先是垂眸看她手中的青梅,又掀起眼瞼看看沈棠臉上「空手套到肥狼」的得意笑容,眉梢狠狠一抽,額頭似有青筋若隱若現。

良久,祈善才嘆氣著接下來。

用袖子胡亂一擦,一口咬下去。

不論是手感還是口感,皆與還未熟透的青梅一模一樣。

見祈善皺了皺眉,沈棠一臉向往道︰「若是再熟些,滋味應該會更好,不知道還有沒有能變出酒的言靈,釀個青梅酒藏起來,待冬日落雪,去湖心賞景,烹茶喝酒嘗青梅,豈不快哉?」

祈善眼神復雜地看著沈棠。

嘆氣道︰「你若覺得好,那便好,往後別後悔今日魯莽之舉就好……」

沈棠啃青梅的動作頓了下來,一臉不解︰「祈先生這話的意思……能變出東西不算好事?」

「待旁人而言自然是好事,但對你——未必是善事。」他看沈棠的眼神染上幾分遺憾,仿佛她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丟了個大寶貝,在沈棠開口追根究底之前,話鋒陡然一轉,道,「當然,若沈小郎君沒什麼大志向,只求兩餐飯飽,有一屋遮風擋雨,這也能算好事。」

沈棠咀嚼著青梅,表面很「懵逼」,內心卻蹙了眉頭。

推測祈善為何這麼說。

她試探性問道︰「與我的文心有關?」

祈善驚訝她的敏銳,點頭︰「是有幾分關系。」

沈棠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勢,誰知祈善不配合,也不打算細說。

他說什麼?

說龔氏藏匿的那塊國璽可能在沈小郎君身上?

哪怕他對國璽沒什麼興趣,可沈小郎君未必會這麼想,為了避免沒必要的誤會,還是裝作不知道為妙。

最重要的是,他懷疑沈小郎君的文心已經與國璽呼應覺醒了「諸侯之道」。

文心、武膽、國璽,三者的關系非常特殊。

國璽不僅能鎮國運、御外敵,還有一種非常關鍵的能力,那就是「諸侯之道」。

擁有文心武膽的諸侯手持國璽,有機會與國璽呼應,根據內心所想,隨機獲得一種特殊能力——諸侯選擇較多的一般是「統御」、「親民」、「擁躉」,甚至還有能加持帳下文武的天賦,憑此能招攬不少能人異士為其所用。

沈棠的諸侯之道他不清楚,但絕對與「農事」相關。

一個擁有「農事」方面天賦的諸侯……

光听听就知道沒前途了。

不過,沈小郎君看著也沒什麼野心,只求自保,這個能力倒極其適合,至少餓不死。

內心有貓在撓的沈棠︰「……」

最討厭話說一半留懸念讓人猜東猜西。

「先生不欲詳說,自有道理,照理說我不該多問的,但畢竟關系到自己……」沈棠以退為進,各種旁敲側擊,「我猜,是不是我的文心出了毛病?這毛病重不重……可能挽救?」

祈善干脆利落地回答︰「不能。」

據他所知,一枚國璽對應一位諸侯、一種「諸侯之道」。

這種天賦能力還需要用國璽為媒介發動,除了一種情況,一般是終其一生固定不變的。

哪種情況?

死!

沈小郎君只要還活著,這枚國璽在她手中就只能是如今的能力——唯一的好處就是不愁餓死,其他都是壞事。例如毫無自保之力,一旦被人發現國璽在她身上,結局必然是死。

若沈小郎君有野心,那就更慘了。

開局失利,打也打不過其他豺狼虎豹。

看著臉色逐漸凝重的祈善,沈棠感覺手中的青梅也不香了。

她——

情況真這麼嚴重?

是不是命不久矣了?

一時間,無數想法在她腦中盤旋閃現。

若非祈善出聲拉回她的思緒,她都能腦補出自己病懨懨側躺著寫遺書的畫面。

「沈小郎君,除了‘望梅止渴’的青梅,你還能變化出其他的東西?」

沈棠搖頭,收起多余的愁緒。

如今還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不知道,但可以試試。」

若水果種類多,興許能開個水果鋪子。

除了租金和人工費,其他零成本,穩賺不賠。

祈善抽出另一卷卷軸,指著上面一段言靈。

「你試試這段言靈——」

沈棠湊近一看,喃喃道︰「畫地作餅,不可啖也?」

「此段言靈與‘望梅止渴’雷同。」

既然「望梅止渴」能化出青梅,這段言靈或許能弄出大餅?

沈棠道︰「但都是‘不可啖也’了,畫出的餅還怎麼吃?倒不如精簡為‘畫餅充饑’……」

餅子比青梅管飽。

青梅固然新鮮,但這玩意兒太小還酸,沈棠鐵打的胃也不敢多吃。

剛剛啃了二十來枚,牙床就酸得麻木。

結果試了十幾遍也沒動靜。

她有些氣餒,余光不經意掃了眼卷軸上密密麻麻的言靈筆記,眼神一亮。她手指一挪,在一段文字上停下︰「祈先生,相較于畫餅,我倒是覺得這一段更有意思——點石化金,以足逋賦!」

「點石成金?」

秒懂沈棠打的小九九。

「對啊,點石成金!一小塊金子能買多少斤青梅和大餅?論價值,自然是這條言靈更高,不止如此——還有什麼‘金屋藏嬌’,也能安排,就是不知道化出來是‘金屋’還是「嬌」。若是‘嬌’,這‘嬌’是男是女,是美是丑……」

祈善看沈棠的眼神仿佛在看個做白日夢的傻子。

年紀不大,想得挺美。

「你不怕現在暴斃的話,倒是可以試一試。」

沈棠︰「???」

祈善哂笑一聲︰「言靈的價值、效果,與文心消耗有關。文心愈強,言靈威力越大。若強行使用超出能力範圍外的言靈,結果勢必會反噬施展者。例如壽命縮短,例如病痛纏身……也有七竅流血,當場供斃的。」

一只青梅、一張餅,價值如何與金銀玉石相比?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