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人不可貌相(感謝萌主力高妹+1)

「那個……祈先生……」

沈棠欲言又止。

祈善掀了掀眼皮,淡聲道︰「有什麼話便直說,我不喜拐彎抹角、不爽快的人。」

「那我便直說了——祈先生若方便……能讓我跟隨幾天嗎?」沈棠看似有些不太好意思,「我知道自己逃犯的身份會惹來麻煩,本不該麻煩先生,可我人生地不熟,實在不知該怎麼辦……」

祈善能靈活運用文心,這麼好的白嫖課外輔導班的機會,不把握住豈不是對不起自己?

機會難得,錯過這村沒這店啊。

若能多多了解文心,未來也能更好融入這個陌生世界。

沈棠充分利用自己年紀小和狼狽可憐的外在條件,示人以弱,激發外人的同情心。

祈善卻未流露出多少憐憫眼神。

他只是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個垂著頭,看似可憐巴巴的小郎君。

一個對文心控制半懂不懂的萌新就敢正面硬剛三等簪梟,還不落下風,哪里是落魄的小奶狗?分明是有著利齒、眼神噬人的狼狗崽子!雖說獠牙還嫩,可一旦有底氣,會吃人的。

示人以弱?

這招數騙騙旁人還行,對付他?

祈善斂下眼瞼,手指把玩著墜在腰間當腰佩的深青色文心花押。

思忖良久,他才道︰「倒也不是不行,不過——去下一個鎮子就得分開,不然你可會後悔。」

沈棠詫異問他︰「後悔?為何?」

祈善指著自己腰間的佩劍,反問道︰「你猜我這把佩劍是裝飾還是趁手兵器?」

沈棠︰「……」

祈善笑道︰「莫要以為旁人幫你一回就是好人,我身上的麻煩可比你這個逃犯大得多。不只是我,以後看到敢只身一人在外行走的,不管是佩戴文心花押還是武膽虎符,警醒點兒。」

沈棠眨眨眼,用小聲但能被祈善听到的聲音嘀咕。

「……祈先生未免將我看得過于單純了。」

祈善心下嗤笑。

這位小郎君的確不單純,可這個世道也只有不單純的人能活下去。

反正已經幫過一回,不如再幫一回,權當是送佛送到西,結交個人脈。

二人在背風處搭了個篝火堆。

祈善雙手抱劍小憩,還未醞釀睡意就听到沈棠的肚子咕嚕咕嚕響,他睜開眼看向後者。沈棠捂著肚子尷尬道︰「白日戴枷徒步七八個時辰,只吃了一個發餿的餅子……讓先生見笑了。」

沈棠的五髒廟鬧騰不休,他听見也不好裝作沒听見。

于是解下腰間水囊和干糧袋子,遞過去。

「吃了先墊墊。」

沈棠也沒跟人客氣。

「多謝。」

待微涼軟糯的干糧滑入喉嚨,滾入胃中,強烈灼熱的饑餓感才稍稍緩解。

盡管餓慘了,她也只吃一半剩下一半沒動。

祈善有些意外,但也沒說什麼。

因為這個插曲他也沒了睡意,從行囊掏出一卷動物皮硝制而成的卷軸,借著篝火細讀起來。沈棠隱約看到「言靈」二字,「似乎」看出了神。祈善被她好奇又明亮的眼神盯著,無法專心。

他微微嘆氣︰「好奇?」

沈棠一手抱膝,一手托腮訕笑︰「嗯,好奇!文心真的很神奇,先生可能教我?」

祈善道︰「你可真不客氣。」

「不是先生說你不喜拐彎抹角、不爽快的人?」

祈善︰「……」

那他也沒說教人啊。

不過他手中的卷軸也不是什麼稀罕物件,都是他整理出來的一些廣為人知的尋常言靈,屬于謀者的必修課,沈棠去稍微大點兒的城鎮書坊或者哪個書院求學也逐漸接觸到的。

再者言靈這種東西,實在是很意識流的東西,大多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同樣一段言靈,有人能學會,但有的人一輩子都摸不到門檻。

唯有適合自己或者自己能參悟的言靈,才有機會融會貫通,如臂使指。

「你自己看。」祈善大方出借卷軸,「不懂你再問。」

沈棠好奇心爆棚地接過,剛看一行就一臉懵逼了。

祈善︰「不識得上面的字?」

若是如此,他也愛莫能助。

沈棠搖了搖頭︰「上面的字我認識,我只是想問一下,諸如‘望梅止渴’也是言靈?」

祈善點頭︰「自然是,別看它跟武膽言靈一般精煉短小,但威力卻不容小覷,也是謀者必須掌握的幾個言靈之一。若施展者文心強勁,運用得當,關鍵時刻甚至能左右一場戰爭勝負。」

沈棠目瞪口呆︰「左右……戰爭勝負?」

「自然,此言用之,可振一軍士氣。」見沈棠一臉狐疑,他還以為沈棠誤解言靈都很長,便道,「言靈原先是很長,記載于假譎一篇,‘魏武行役失汲道,軍皆渴,乃令曰︰‘前有大梅林,饒子,甘酸可解渴。’士卒聞之,口皆出水,乘此得及前源。’但被精煉過後就只剩四字了。」

沈棠微張口,一副打開新世界大門的表情。

「那這……星羅棋布?」

祈善道︰「可排兵布陣,與敵博弈。」

「斬草除根?」

祈善︰「加持軍士氣力,耗費極大,不可輕用。」

沈棠指著卷軸又問︰「自投羅網?」

祈善道︰「多用于排兵布陣,誘使敵軍軍陣,使其自亂陣腳。」

剩下的都不用多問了。

看看祈善那密密麻麻的備注就知道,每一個都是用來行軍打仗的。

難怪他說自己不是啥善茬,看看這些文心言靈,再看卷軸上面繪制的模擬軍陣陣型,沈棠便知道這位仁兄是那種以攻為守、草叢蹲人頭的狂熱愛好者,只差將老子是LYB寫臉上了。

「祈先生,我還有一個問題。」

祈善信了她的邪。

認識才多久,她三句話兩句是問題。

不過——

想到沈棠的文心,他眯了眯眼,多了幾分耐心。

「你問。」

沈棠看到後面,發現上面不僅有文心言靈,還有武膽言靈。

講真,她不是很懂二者有什麼區別。

不都很能打???

沈棠問︰「文心和武膽具體區別在哪里?」

祈善︰「……」

他再一次懷疑沈棠是哪個犄角旮旯下來的野人,每個問題都在他的意料之外。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