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凌曉突然從睡夢中驚醒,二話不說跑上樓,闖進陸娜的房間,卻發現床上散落著酒瓶和藥片。

半夜里的喊叫聲非常清晰,睡在隔壁的劉輝第一個趕來,見狀趕緊打了12……

凌曉對著陸娜喊道︰「陸娜,醒醒,醒醒,陸娜,你不要睡著了,陸娜,不要睡著了,你要吐,吐了

劉琴被激動的凌曉嚇了一跳,但性命攸關,于是她倒水協助凌曉誘導陸娜嘔吐。

陸彥給譚智打了電話,大約十分鐘後,醫護人員趕到,把陸娜放在擔架上,送到了醫院。凌曉由于起身太猛差點暈了過去,好在陸彥抓住了她,關切地問道︰「你怎麼樣了,有沒有哪里不舒服?」

凌曉搖了搖頭,緩了一會兒說︰「我沒事,陸娜小姐的病重要。」

「你別擔心,劉慧在陪著她,我也讓譚智做好保護她的工作了。」

「那我們也過去吧。」

說著便要去,陸彥連忙給她拿了件大衣,便跟著她一起出去了。

但上車的時候,凌曉突然想起︰「你這樣出現在他們面前,可以嗎?以防萬一,如果有人來家里,你不打扮一下嗎?」

陸彥笑了笑,便發動車子,「不用擔心,後備箱放著輪椅呢。但你是如何發現陸娜出事的?」半夜里,他突然听到凌曉慌亂而又無助的呼喚,他還以為是她出事了,反應過來才發現是陸娜。

凌曉看著窗外快速退去的夜景,「因為我也受過傷。」

那份愛怎麼就那麼深,那麼痛。陸彥的目光冰冷而幽深,他沒有說話。

當他想知道是什麼樣的關系讓凌曉如此痛苦時,凌曉繼續說︰「他是我的學長,第一次見他是在學校的會上,後來有一天,在路上踫到他和另一個女人在一起,和她親熱。我當時傷心過度便喝了很多,睡過了頭,也錯過了見母親最後一面。現在想來,我當初真是又傻又可憐。」

凌曉回過頭來,露出一臉輕松的笑容。

陸彥側頭看著凌曉水汪汪的眼楮,「你很好,他只是不懂得珍惜。」只怕那個男人現在看到凌曉的時候,會後悔。他慶幸自己的運氣不錯,遇到了她。

車子開到醫院門口停下,凌曉剛下車,陸彥就一把抱住了她,「阿彥?」

「林阿姨在天上看著你,肯定是希望你開心的,但這都是過去的事了。

我知道她不怪我,但我不能當做什麼都沒有。阿彥,我現在很後悔,當時我要是听話不惹她生氣,她的病情就不會惡化,都是我的錯」。

凌曉輕聲啜泣著,一段塵封的記憶突然被勾起。

陸彥心疼的看著她,親人生死兩隔本就夠痛了,她卻還一直怪自己。他拍著凌曉的背,輕聲安慰她︰「都過去了,我們要繼續向前看。」她捧著凌曉的臉,用指尖擦去熱淚,「凌曉,你身邊還有我,還有很多愛你的人。等阿姨的祭日到了,我和你一起去看她,好嗎?」

看著眼前那張冷峻的俊臉,那真誠而又濃烈的目光,她幽幽一笑,點了點頭。陸彥淡淡一笑,吻了吻她的額頭,拍了拍她,便一起去了醫院。

凌曉借著燈光看著眼前這個高大強壯的陸彥,她的手被緊緊牽著,不知不覺他們倆越來越相信彼此了。她搞不清楚陸彥在想什麼,凌曉感受著快速跳動的心髒,她知道自己對他是不同的。

當他們來到醫院時,陸娜已經洗胃完畢,躺在床上打著點滴。劉慧看到他們兩個來了,她就去繳費了。

陸娜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眉頭緊鎖著。听到聲音,她轉過身來,看到是他們兩,眼里為過一絲失望,「是你們啊。」

凌曉心想,她剛洗完胃,人一定很虛弱,便安慰道,「沒事的,你好好睡一覺,明天早上又是新的一天。」

你為什麼要救我?像我這樣的人還是死了好。

凌曉握住陸娜的手,「陸娜,沒有什麼難受的,你不應該為了那種人犧牲自己的生命。你還年輕,對啦,那個調香師說要收你為徒啦,開不開心!」

陸娜轉身看向凌曉,不遠處的陸彥正坐在沙發上,但只盯著凌曉看,她笑了笑,有陸彥這樣的人關心,是凌曉的福氣。

「你不用擔心我,其實當我听到你喊我時,我非常高興自己還活著。」窗外的天已經破曉,她仿佛看到了希望。

陸彥兩人一直在病房陪著陸娜,譚智過來看陸娜的病,確定沒有大礙才松了口氣,但還是沒給凌曉好臉色。

「你又折騰自己那條腿是吧。」

凌曉汗顏,這話听起來多癢人啊。凌曉給譚智倒了茶,他低聲說道︰「不是你的東西早都會失去的。」

凌曉的手被嚇得抖了抖,差點被燙到了。譚智撇過頭給陸彥做了例行檢查後,才回去休息。

陸彥看著郁郁寡歡的凌曉,握住她冰涼的手,「他是為了姐姐才這樣的,不用擔心。」

姐姐?」是木小姐嗎?」

「嗯,木婉瑩,他的妹妹,也是一名醫生。」陸彥的眼神有些暗淡,只見趙明王虎一臉嚴肅的迎面走來。

「韓叔叔。」

「韓叔叔,是爺爺派你來的嗎?」

王虎點了點頭,趙明十分尷尬的看著陸彥,他沒能阻止他。」進來吧。」

凌曉深怕再刺激到陸娜,拉著王虎道︰「韓叔叔,陸娜姐剛醒,你,你說話輕點」

看著凌曉一臉祈求的樣子,王虎應著便推門而入,陸娜已經醒了,臉色蒼白,顯得病恢恢的,看到王虎也不奇怪。」爺爺他還在生氣嗎?」

「老爺子對你確實挺生氣的,氣你受不了這個挫折,而且你還是陸家的長女。」王虎繼續說著,「老爺子說你要是沒事了就回家到祠堂前跪著吧,直到你明白了自己在做什麼,再起來。」

「我知道,韓叔一大早過來看我,很不容易。」

王虎反正是看著他們長大的,嘆了口氣道︰「你得多虧了凌曉,你要是幾個小時,就不在這里躺著了。」

「我知道,我的命是凌曉救的,我不會輕易放棄的。」

見她說不會再做傻事,她很欣慰。這時王虎說道,「夫人原想你跟吳家那位談的來,听說了今天的事也很生氣,等你病好了自己回去跟夫人商量。」

「不用了,听媽的,我可能沒有這個眼光。」

王虎本來想讓她再考慮一下,這麼快就敲定板子是不是太急了?但是他該說的都說完了。沒多久,王虎就回去了。

「你們聊吧,我去給陸娜姐打點水。」凌曉看到趙明拿著筆記本,就知道他們要談生意了。

凌曉打完熱水後便去了醫院的骨科,因為她的胳膊最近越來越疼,經常無力。但她一到丟生辦公室門口,就踫上了她最不想見到的人。

謝雨萌把凌峰推出辦公室,三人面對面站著,謝雨萌的眼楮里充滿了仇恨。凌曼拿著報告出來,差點撞到謝雨萌,「媽媽,你在做什麼」。凌曉,你來干什麼。」她像看到魔鬼一般,特別慌張。

凌曉看到凌峰正坐在床上,看起來好了很多。

凌曉剛邁出一步,凌曼就站在了她的面前,「凌曉,我警告你,如果你傷害凌峰,我跟你沒完

看著討厭她的凌曼,還有身後想要用眼神殺死她的謝雨萌,她冷笑了一聲︰「怎麼?這麼怕我嗎?我才沒空理你們。」

「我不相信你。」

「信不信由你。」凌曉說完。謝雨萌開口了︰「凌曉,凌峰現在遭受的一切,我會讓你加倍感受。」

凌曉回過頭來,犀利的看著她,謝雨萌毫不在意的說道︰「你以為自己幾斤幾兩。哦,我想起來你都沒有見到你媽最後一面,你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就病危了嗎?」

「是你,是你搞的鬼?」

謝雨萌傲然一笑,這段時間她一直在查凌曉。」是的,我把杜少爺惹桃花的視頻給你媽看了。

「你居然敢害我媽」原來母親是因為這個病情才會惡化,然後陷入了昏迷。

謝雨萌來到凌曉身邊,盛氣凌人的說道︰「是的,我想讓她死,當年我就應該殺死她還懷著的你,不然你今天也站不到這里了。」

「謝雨萌,你」

「你在做什麼?」一個冷漠無情的聲音響起,凌曼回過頭來,看到輪椅上坐著一個冷峻俊朗,遠處的人,風度翩翩。

那人向著她走過去,趙明推著輪椅走到凌曉面前,寵溺溫柔的同時,也有些責備,「怎麼你這眼淚這麼多?

凌曉擦了擦眼淚,苦笑道︰「沒什麼」.

「我說你怎麼不見了,原來是遇見狗了.趙明對謝雨萌三人很是不屑,他的目光落在凌峰的腿上,「這腿就這樣好了,看來還是下手太輕了啊」

「你」。凌峰沒有繼續說話了,只是憤憤的看著。

陸彥根本不理他們,看著凌曉問道。「你不會特意來這看他們吧?

凌曉回過神來,緊緊捏著登記表,塞進衣兜里,拿手機,「不是,我接到凌茜的電話,正好踫上他們,就意外發生了一些事情。」

陸彥疑惑地看著她,要她繼續說下去,但凌曉覺得沒必要什麼事都讓他擔心,「我覺得我們要回家了,走吧。」

「你是陸彥嗎?」凌曼輕聲問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