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開局娶公主

離國境內,太尉府外,各個地方都張燈結彩的,萬里紅妝,給人一片喜氣洋洋的感覺,似乎要有什麼大喜事要發生。

但正在這個本該喜慶的時候,一男子正在太尉府內俯躺著,衣衫半解,翹著二郎腿並露出一絲愁容,唉生嘆氣道︰「唉……這可真是造孽啊,我當時到底是怎麼想的呢?怎麼就一股腦就把這檔子事給答應下來了呢?造孽啊!」

這個男子就是我們主角,他是太尉府的長公子,端木雲,同時,他也是魂穿過來的現世男子肖雲,肖雲的靈魂附身到了這個世界里的端木雲的身上,他的靈魂跟端木雲的身體融合到了一起,擁有了端木雲的記憶。

肖雲工作三十來年,最後因他工作不知節制,活活的把自己給累死了,這還真的是把一生都奉獻給了工作。

但好在他死後魂穿到了這個世界,這也算是一種重生了,太尉府長公子,地位尊貴,還即將迎娶公主,擁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公主老婆,開局即是「巔峰」!

但肖雲他是到底怎麼重生到端木雲的身上的呢?

原來這個世界的端木雲是個執褲,平時沒少跟他的「好兄弟」們去紅樓里花天酒地,最後是因為縱欲過度,回到家打了一個激靈之後,就一命嗚呼了,這正好讓死後的肖雲的靈魂附身到了他的身上,這還真是一個比較清奇的穿越理由。

穿越到一個執褲弟子身上,這顯然是不好的,肖雲在接收了端木雲的全部記憶之後,了解到自己現在的處境,感到危機……

現在在端木雲旁邊坐著兩個衣冠華貴的俊男子,正是端木雲的兩個好友(損友),司徒兄弟,司徒芳和司徒蘭。

端木雲此時正在向這兩人傾訴他的不滿情緒︰「別人都說離國的公主們貌美如花,好似一朵朵的鮮花,但依我看來,離國的這幫公主們就都是一朵朵的奇葩,她們合在一起就是一奇葩組合,不僅一個個刁蠻任性!囂張跋扈!還蠻橫無理!不可理喻!尤其是那個上官珠,她簡直就是奇葩中的奇葩,我今天竟然要嫁給她?我現在逃婚還來得及嗎?我想悔婚,一定要悔婚!」

司徒蘭︰「兄弟,不至于,你仔細想想,你可是辦了他們一輩子想辦卻辦不到的事啊,娶公主啊,多好的一件事,俗話說得好,娶婦得公主,無事生官府,你馬上就要當駙馬爺了,別哭喪個臉,這兄弟你大喜的日子,你還哭喪個臉,不吉利。」

司徒芳︰「就是啊,而且你現在就算是想跑也肯定是來不及的了,外邊可是有一隊的官兵守在你們太尉府外呢,你想要逃跑,可是不容易,再說了,端木兄,你想開一點,萬一你和公主生活在一起,日久生情了呢?」

端木雲︰「啊?你們覺得會有這個可能嗎?你們不會是在拿我尋開心吧?」

司徒兩兄弟兩人臉上都擠出一點假笑來,心里偷偷的笑,並想著︰「有這個可能才怪,兄弟,你自己自求多福去吧,自作孽,不可活,你自己惹下來的爛攤子,可別想著連累了我們兄弟倆。」

突然之間,只听「 」的一聲響,三人所在的房門就被推開了,端木雲的父親,也就是太尉府的主人,當朝太尉,端木良,他急迫的沖了進來,焦急的說道︰「哎呀,我說雲兒啊,你怎麼還沒收拾好啊,听爹爹的,你就別在這里邊磨時間了,這吉時都快到了,可別誤了時辰啊。」

見端木良進入房間,司徒兩兄弟立馬拱手作揖,恭敬的說道︰「端木太尉。」無論哪里都不敢表現的有一絲的不敬。

畢竟端木良是當朝太尉,而且深受當朝皇帝器重,皇帝這才同意將公主許配給端木雲,如此權高位重的重臣,一句話就能讓他們身敗名裂,在離國待不下去,所以,他們對端木良不敢不敬。

但端木良也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反而表現的很隨和,而且,今天是他兒子端木雲大喜的日子,所以,端木良的臉上始終洋溢著笑容。

他笑著說道︰「啊,司徒公子也在啊~那正好,二位公子,可否勞煩你們二位同小兒一起去皇宮迎親呢?」

還沒等兩人回答,端木雲就先急了︰「催,催,催,老頭子你催什麼催?跟個催命鬼一樣,這起碼還要等一個時辰才到時間呢,你那麼著急干什麼?」

听到端木雲這麼說,端木良臉上起了一絲怒色,厲聲呵斥道︰「你懂什麼?我這是對你好,迎娶公主,這可不僅僅是光耀咱們端木家門楣的大喜事,更是離國的舉國大事,你自己出去瞧瞧,這一路上全都是人,大家都等著這場皇家喜事呢,你還不知道著急,難道你還要讓大家都等著你一個人嗎?來人!給公子更衣!準備起程!」

端木良十分重視這一門親事,吩咐下去之後,他親自去後方布置其它方面的事宜。

「快一點!快一點!」

「給我端穩了!桂偷懶!」

「快,快,快,吉時快到了!都快點!桂誤了時辰!」

「把禮箱都給端出去。別落下東西。小心點!」

「迎親的車備好了嗎?快一點!」

……

過了一會,端木雲被迫加入了迎親的隊伍,前往了迎娶公主的道路。

一輛輛豪華馬車向皇宮駛去,城市的風里還夾雜著市民們的喧鬧聲︰

「快點走啊~哈哈!」

「快點啊!」

「人太多了,孩子,別走散啦~」

……

有別的國家的人遠道前來,被眼前盛景震驚到目瞪口呆。

「哇哦……不愧是四海第一大國!真是太熱鬧了!不過,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這麼多人?」

一個人回答了他的問題︰「呵呵……這位公子是從遠方來的吧,那你今天可是趕上了,今天可是我們離國小公主出嫁的大日子,而這次的駙馬爺——太尉長公子端木雲!可是個奇人物,整個離國都想一睹他的容姿呢!端木雲那可以說是——」

還沒等他說完,就有幾個對端木雲極度痴迷的女子爭先恐後的搶著說道︰

「是整個離國最英俊!最瀟灑!最風流倜儻和最有男人味的男人!」

「是啊,哪個女人要是能被雲公子喜歡,那可真是三生有幸啊,我怎麼就沒有那個福分呢?真羨慕小公主啊!」

……

那個外國人露出了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听她們這麼一說,他也加入了游人隊伍,想要一睹他們所說的端木雲的容姿。

听說端木雲要來,整個街道上都在高呼︰

「雲公子!」

「雲公子!」

「雲公子!」

……

還有的人聊起了端木雲的八卦︰

「喂,你听說了嗎?听說端木公子他容貌俊美,是個絕世美男子呢~」

「真的嗎?那我好想看一下呀~」

……

還有的人在為此哭泣,在某處偷偷的抹著眼淚。

「也不知道雲公子做了駙馬以後還會不會來我們怡紅樓來給我們姐妹捧場了……」

「哇啊,嗚嗚嗚嗚~」

……

不一會,迎親的隊伍就到了城市中心。

一個人站在高台處喊了一句︰「快看,迎親的隊伍來了,啊浮浮!」

隨著這一嗓子,街道上所有的人都將目光移向了迎親隊伍。

「轆轆……」

「噠噠……」

「轆轆……」

……

隨著車輛一點點前進,眾人等待的端木雲終于閃亮登場,他坐在馬上,一襲紅裝,一頂官帽,再加上英俊的外表,引起了無數少女的歡呼。

「啊!浮!快看,是雲公子!」

「雲公子!」

「雲公子!」

……

端木雲也很滿意,也是用同等的態度,熱情的回應了她們的熱情。

這時候,一個身著官服的人向端木雲走來,很是禮貌性的說道︰「下官金晨,參見駙馬。駙馬今天還真的是英姿勃發啊!」

金晨便是金吾衛將軍,跟司徒兄弟一樣,也是端木雲的好友(損友)。

端木雲先是無視金晨,隨後又裝出一副愛搭不理的感覺,客套的說道︰「哦哈哈~我當時誰呢,原來是你這家伙啊,咱倆都這麼熟了,你就別取笑我了~不過,有一點你搞錯了,那就是,本公子向來都是風流倜儻,就沒有一個不帥的時候,你說你氣不氣?哈哈哈哈!」

金晨對于端木雲的垃圾話已經完全免疫了,甚至還有點想笑,因為接下來迎接端木雲的將會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挑戰,迎娶公主……

金晨也是一股子壞笑的跟端木雲說道︰「那也容在下好心提醒一下英俊的駙馬,您的目的地已經到了,這里已經是皇宮的大門了,來人!扶駙馬爺下馬,進宮迎公主!」

只听「 」的一聲,皇宮的宮門緩緩打開,端木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處境不妙,而事已至此,木已成舟,自己已經完全逃不開了。

端木雲擺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來,並幽怨的說道︰「怎麼這麼快就到了啊……」

司徒蘭︰「喂,你這表情也太衰了吧,打起精神來呀,來,笑一笑。」

端木雲勉強自己,強擠出一點笑容,嘴咧的老高,比歪嘴戰神還要歪嘴戰神,並翻起了白眼,傻呵呵的說道︰「呵呵……司徒兄,你看我這個表情還成麼……」

司徒蘭︰「嗯~比起剛才順眼多了~噗……」

司徒蘭強行憋笑,想笑卻又不能笑。

司徒芳︰「快走吧,公主還在里邊等你吶~」

端木雲這種模樣把平時都很嚴肅的金晨都給逗笑了,他忍不住懟到︰「哈哈哈哈,剛才我看你對著萬千少女歡呼的時候不是還挺開心的嗎?怎麼?現在怎麼蔫了呢?」

端木雲又開始反悔了,想要從大門跑出去,叫喊道︰「我不娶了,不娶了,我不娶了還不行嗎?」

說完,端木雲便要跑出去,卻被金晨和司徒兄弟三人聯手給拉了回來。

端木雲苦苦哀求道︰「就算我求你們,放過我這一回行不行?」

眾人笑著跟他說︰「不行,拒絕的話,真的會死的哦!」

說完,他們也不管端木雲到底同不同意,他們也懶得和端木雲墨跡,直接一人一腳踹出去,把端木雲給踹了進去。

端木雲一踏入皇宮,便發現很多重量級人物站在大殿。

當朝太子上官鈺,二皇子,宣王,上官宣,三皇子,統王,上官統和當朝皇帝,離宗,上官離……

上官離看到端木雲,笑道︰「駙馬跑的這麼著急啊,看來你是迫不及待想要迎娶朕的小公主上官珠了吧,哈哈哈哈。」

端木雲這已經是進退兩難了,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了,更何況站在他面前的是當朝皇帝,離宗,上官離,他可不敢把話挑明了說他並不想迎娶上官珠,在當朝皇帝面前作死,真的會死的,端木雲還沒有傻到那種程度。

如此情況之下,即使他再不樂意,那他也只能笑著接受了,他強擠出一絲笑容,讓人看不出什麼異樣來,違心的說道︰「啊……哈哈……是……」

隨後,端木雲便跟著上官離往皇宮內部走去……

眾人看見上官離,皆行叩拜之禮。

「臣等,拜見陛下!」

離宗心平氣和的說道︰「好,好,眾愛卿,免禮平身吧,鈺兒啊,去帶你皇妹出來吧。」

「是,父皇!」

只見小公主上官珠盤著頭發,頭頂處有蓮花印記,濃眉大眼,戴著珠釵,耳飾,還有一頂華冠,拿著一把扇子遮住鴿邊臉就走了出來。

她笑著說道︰「嘻嘻~今天的端木也是很可愛呢~」

端木雲擺出一副十分低落的情緒,強行忍著自己的委屈,向上官離,上官鈺和上官宣,上官統作拱手禮。

「端木雲拜見皇上,太子殿下,拜見宣王,拜見統王……拜見……公主殿下……」

上官鈺︰「喂,端木雲,珠兒可是我們最寶貴的妹妹,你能保證一輩子對她好,不讓她受半點委屈嗎?」

端木雲憋了半天,就擠出一個字來︰「能!」

但他的內心里確實這樣想的︰「能你妹啊,誰敢對她這個女魔頭不好啊,她能對我好就好不錯的了,受委屈的是我啊喂,拜托!」

上官統常年征戰沙場,所以性子比較野,他對于端木雲敷衍的回答表達出了他的不滿︰「端木雲,你那是什麼蚊子聲音?大點聲跟我說,你到底能不能保證我妹妹的一輩子幸福?」

端木雲見狀,沒辦法了,只好豁出去了,反正橫豎都是一死,不如死前硬氣一把。

「臣可以,臣保證對公主畢恭畢敬,馬首是瞻,鞍前馬後,千刀萬剮,萬死不辭,從今往後,她讓我往東,我端木雲絕對不敢往西,她讓我打狗,我也絕對不敢攆雞,請離宗,太子殿下,宣王和統王放心,臣一定說到做到,絕不食言,如此之心,日月可鑒!」

這個回答,眾人都很滿意,但此時端木雲說完這句話之後心里慌得很。

他接受了端木雲的記憶,通過端木雲的記憶了解到,上官珠她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女魔頭,所以,別看現在端木雲表面上表現的風平浪靜,淡定得很,但實際上端木雲的內心已經是慌的一批了。

「臥槽,如果某一天離國也有了手機能看今日頭條,那麼頭條新聞熱度榜第一一定是公主府家暴的新聞,我一定是被虐得最慘的那一個啊,標題我都替你們給想好了,就叫《駙馬不好當》!」

端木雲的這一回答很提升氣氛,眾人都很滿意。

上官宣︰「哈哈,好!」

上官鈺︰「好小子,真有你的!」

上官統︰「臭小子,這還差不多,算你過關了!」

上官離︰「哈哈哈哈,駙馬聲如洪鐘,足見情真意切啊,好,好,我把女兒交付給你,看來真沒錯!」

端木雲此時內心是崩潰的,但他也不能發泄出來,畢竟這里的人,他一個也得罪不起。

「怎麼說我也是給上官珠幫忙來的,回頭我得多向她爭取點人權,不然這日子可就真的沒法再繼續過下去了,唉,人生啊!」

又過了一會,吉時到了,一名老太監喊道︰「吉時已到,公主,駙馬,請起行!」

就這樣,端木雲和上官珠兩人扯著一朵大紅花,踩著花瓣鋪成的路,一步步邁向了成婚的地點。

上官離喜極而泣,邊抹著眼淚邊說道︰「自從珠兒母親去世之後,朕已經好久沒像今天這麼開心過了……」

身旁的老太監跟了上官離這麼多年,察言觀色的能力必然是無可挑剔,必然知道上官離這個表情是打心底里高興,于是便扶住上官離搖晃的胳膊,跟上官離一起看向上官珠和端木雲離開的地方,也是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其他皇子公主也都看著那個方向,上官離說道︰「好了,都別在這杵著了,你們這些皇子公主們,也都跟著珠兒去公主府熱鬧熱鬧吧,皇室有喜,大赦天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