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揭陽強國之計

先王下葬之後,郁瑤渾身散架了一樣,慵懶的躺在床上問正在收拾東西的阿靜︰「阿靜,今天我看到有好幾車人被拉走,哭得那麼慘,她們都是先王的愛妾嗎?她們被拉去哪里啊?」

阿靜睜大了眼楮驚訝的看著郁瑤說︰「你不知道嗎?你們中原沒有這種習俗嗎?」

郁瑤搖搖頭問︰「什麼習俗?」

阿靜說︰「殉葬啊。」

郁瑤吃驚的張大嘴巴,坐起身子,追問到︰「活人殉葬嗎?」

阿靜看著她難以置信的臉更加難以置信,「我記得中原也是這樣的風俗啊?你不知道嗎?」

她搖搖頭,閉緊嘴巴。萬惡的封建社會真的太可怕了。

公主的貼身侍女從外面走進來說︰「公主請您過去一趟。」

郁瑤看一眼阿靜,阿靜無奈的聳聳肩,跟在郁瑤身後,向公主的房間走去。

新王繼位,必震動朝野,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後宮更是風起雲涌,明爭暗斗。郁瑤心里早有準備,她的原則是既不爭寵,也不能任由別人欺負,她知道,想要在這後宮內存活,光靠男人是不行的,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本領。這是她看了那麼多後宮劇得出的結論。

郁瑤不傻,現在正是新王繼位之時,更是後位之爭,她會做好一切防備,準備應對撲面而來的挑戰。

來到揭陽公主房內,她正面色平靜的坐著,看著走進門的郁瑤,揚揚下巴,示意她坐下。

郁瑤禮貌的笑著說︰「公主,前兩天您為先王駕崩的事操勞,累壞了身子,現在好些了嗎?」

揭陽公主輕蔑的笑著說︰「勞你掛心了。今天不是來听你阿諛奉承的,而是有事要問你。」

郁瑤從容的笑笑,想著︰哇,終于要開始了嗎?

揭陽公主呷了一口茶後,緩緩放下茶杯,忽然厲聲質問到︰「說!你到底是從哪里來的?我想你好像從來都沒有對王上說過這件事吧?」

郁瑤被她劈頭蓋臉的問話弄的恍惚了,怎麼忽然就問起身世了呢?在行宮時有一次郁瑤說自己來自中原,公主也並未多問,怎麼現在又開始追查這件事了?

但她還是禮貌的說︰「公主,不知您為何突然問及此事,我來自中原,這些事您都知道啊。」

揭陽公主說︰「我可從未听你說過。不瞞你說,今日太後問起你,我才發現對你的過往一無所知,在太後面前鬧了個大紅臉。所以,今天你務必給我交代清楚你的來龍去脈。否則,我就讓密探去查,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郁瑤在心里冷哼一聲,關于我的身世,你想在這里查,那估計是查不到了︰我,郁瑤,性別女,血型A,星座白羊,畢業于L大,最大的愛好是當干飯人,最喜歡吃的食物是火鍋,最喜歡的顏色是黑色,最喜歡的歌手是周董,最想念的人是林向笛,人生最大的夢想是駕駛越野車穿越沙漠,但是誰曾想,當做旅游散心來穿越沙漠時,卻硬是把自己穿越到唐代。這些是你能查到的嗎?如果你真的能查到,那麻煩送我回到現代吧?但是這些都是不能說的秘密。

關于自己的身世,郁瑤早在心里編出一大串說辭,牢記于心。

她假笑著說︰「原來是這事啊。公主想听,早些問我就是了。我自中原甘州,您可知道甘州?」公主微微點點頭。

郁瑤接著說︰「哥哥是一名商旅,帶著我外出做生意,到了烏慈國卻被紅眼盜劉朝看中,騙至行宮中。哥哥不知所蹤。」

揭陽公主若有所思的看著面前坦然的郁瑤,想了半天問︰「唐王朝發布禁止中原百姓出關令已三十余年,你和你哥哥到底是怎麼入關的?」

郁瑤平素不怎麼喜歡看歷史,這一段歷史更是沒有听說過,穿越到這里後,只知道這些邊疆小國全部由唐王朝管控,卻不知道還有這一遭,心里略微有些慌亂。就隨口胡說到︰「公主有所不知,世道艱辛,我與哥哥是跟著波斯人一同入關的。」

揭陽公主問︰「為什麼波斯人願意冒著風險帶你們一同出關?」

她正色回答到︰「公主,波斯人滿腦子都是生意,我與哥哥自甘州出發,一路賣著‘仙女鏡’前行。在出關處,遇到了一伙波斯人,看到我們的‘仙女鏡’極為暢銷,想要制作秘方,于是我們就交換條件,他們帶我們出關,我們給他們教授如何制作‘仙女鏡’」

看著揭陽公主半信半疑的表情,郁瑤噗嗤一樂,自己都被這鬼話逗笑了。

公主以為自己被耍了,怒斥到︰「你竟敢哄騙我!」

郁瑤立馬憋住笑,大睜著眼楮,說︰「公主,我沒有哄騙你。我們真的是賣‘仙女鏡’的,不信,你可以派人去慈仙城問問。」

站在公主身後的貼身婢女插話說道︰「之前是听說過‘仙女鏡’,說可以把人照瘦,很多人爭先恐後的去買……」

話音未落,公主惱羞成怒的呵斥道︰「閉嘴!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立馬收了聲的婢女吐吐舌頭。

郁瑤笑著說︰「正是她說的這個。我和哥哥就是賣這個一路過來的。公主,您還記得嗎?那天我們在集市上,我好像在人海中看到了我哥哥,所以我當時心急的想要去看看是不是他。」郁瑤順便借這個話茬把前些日子在集市上的事也給圓了回來。

揭陽公主難辨真假,心亂如麻的打發郁瑤走了。郁瑤走後,她打發走所有人,一個人躺在床上,從枕下拿出一封密信,再次仔細閱讀。

信是此次為先王奔喪,為新王祝賀而來的揭陽國王上,自己的親叔叔寫的,趁著喪儀混亂之時,派人送到公主手上。

這位叔叔自小陪著她一同長大,在經歷了父親慘死流沙海,母親殉情之後,叔叔登基坐殿,成了揭陽的王上,可是待自己就像親生女兒一樣,百般疼愛。她本以為自己可以和叔叔的幾個女兒一樣,快樂的生活在熟悉的國土之上,嫁一良人,安穩度日之時,叔叔卻面露難色的對她說︰「小羽,叔叔有一事相求。」

她看著這位如父親一樣親切的叔叔說︰「叔叔,有什麼事,您盡管吩咐就是。」

叔叔說︰「我們揭陽國是大漠之上諸多小國中的一個,雖稱為國,卻僅有城池幾座。我們面臨著龜茲、于闐、烏慈的幾方夾擊,龜茲國國土遼闊,于闐國軍士強悍,烏慈國距離我們最近,若有一日真的再起混戰,怕是我們的國家命不久矣。」

她保持微笑看著叔叔,知道叔叔在各個國的王上面前也是百般討好,阿諛奉承,方得一方平安。叔叔長嘆一口氣說︰「小羽,叔叔無能,不能像你的父親一樣帶兵打仗,征戰千里。只能曲線救國,聯絡姻親,以此維護家國。」

她不解的說︰「叔叔,你這是什麼意思?」

叔叔說︰「小羽,叔叔想把你獻給烏慈國王上。」

任憑她哭鬧、上吊、自殺,演出種種戲碼,叔叔也沒有改變心意,決絕的把哭紅雙眼的她關進馬車,一路搖搖晃晃的前往烏慈國。烏慈國王上笑著拒絕了這份大禮,而是將她賜給了二王子烏剌合。

她的心中生出恨意,為什麼遠嫁的不是叔叔自己的女兒,而是無父無母的她?還好,烏慈國二王子烏剌合對她的蠻橫並不在意,因為他身邊根本不缺供他玩樂的女子。可是漸漸地,她還是愛上了這個紈褲子弟,期盼他的到來,期盼他的留宿,期盼和他長久的相守。

她久久的凝視著信上的內容︰此次新王登基,排除萬難,當上王後。切記切記!揭陽國重振雄風,就靠你了。

喪身流沙海的父親是為了揭陽國,戰死沙場的壯士也是為了揭陽國,俯首稱臣溜須拍馬的叔叔更是為了揭陽國,她也必須為了揭陽國重振雄風。

目前最大的威脅就是看似從容淡定,實則心機深重的郁瑤了。而恰好太後的一番問話點醒了她,如果查出郁瑤的身份,自己做上王後就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但是,前面郁瑤的話中,幾乎沒有漏洞,現在只差她口中哥哥了。她的哥哥在哪里?為什麼從來也沒有找過她?集市上,她慌慌張張尋找的人是不是她的哥哥?如果真的是她哥哥,她為什麼要隱瞞?讓烏剌合幫著找,豈不是速度更快?

想到這里,揭陽公主一骨碌坐起來,大喊道︰「來人!來人!」

郁瑤和阿靜進屋後,阿靜借口支開了其他幾個小婢女,若無其事的問︰「從未听你說過你的哥哥啊。你的哥哥現在在哪里啊?」

郁瑤無奈的搖搖頭說︰「誰知道他在哪里呢?是死是活,毫無音訊。這一年多的時間,他都經歷了些什麼?他是不是也在像我找他一樣尋找我呢?」

她想著林向笛,忽然發現自己怎麼也想不起他離開時的模樣,只能記得最開始相遇時,他穿著沖鋒衣,幫她扎帳篷的模樣。

林向笛,你到底在哪里?茫茫大漠,何處尋找啊?派出去找你的阿力也沒有音訊,你到底在哪里?我們還有相見的一天嗎?

你,還活著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