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絕境(一)

》「艾伽沙隊」(Aggressor)中隊

「海茲,為什麼總是這樣」蔡斯聲音嘶啞地道。

私人通訊另一端的海茲‧海威中士沉默了半刻。

「每次每次我都是這樣的無力所有珍視的東西都無法抓緊」

「小時候,看著爸爸為了救我而死」

「伊菲修島是這樣」

「現在又是這樣」

「我不過是一只夾著尾巴逃竄的喪家犬,丟下後面冒死掩護的隊友,還要滿臉大義地安慰自己︰他是為我們而死,他是英雄,他的犧牲有價」

說到這,蔡斯的淚水不爭氣地涌出,即使再艱難的環境,再劇痛的傷口都未曾使他如此「痛」過。

「我組織不了任何有意義的說辭」海茲深深凝望鏡頭里的多魯基斯,他試圖令自己牢記這位蘇岳少將的面容。

人死了,起碼能成為其他人的記憶,活在大家中。

「活下去!」海茲‧海威中士咬牙切齒道。

「我也不知道可以怎樣做?也不知道如何改變無能的自己」

「但活下去!一起活下去!把答案找出來!」

「」蔡斯頹喪的面孔上像是忽然一下子重新凝聚起來。

》「瑪蒂露達隊」,米迪亞運輸機艦橋

瑪蒂露達‧亞伽恩中尉的米迪亞運輸機低空飛行,希羅和特洛瓦的RX-79[G]陸戰型高達跳到運輸機上充當炮台,「艾伽沙」中隊的5台61式戰車和紅騎士緊隨其後。

由于空中的吉翁三支DFA-03多普戰斗機中隊都被蘇岳的多魯基斯牽制著,運輸機成功緩了一口氣,能專心應付追擊的地面部隊。

「轟!」米迪亞運輸機左邊機翼遭受火箭炮彈攻擊,頓時發生小型爆炸。

爆炸使得碎片飛射,不少在巨大動能的加持下,擊中艦橋的強化防彈玻璃。

艦長席上的瑪蒂露達‧亞伽恩中尉顛簸得險些掉到地上。

「報告損傷情況!」

「左機翼裝甲損毀70%,1號渦輪停止運作!」

「快把2號渦輪動力調到最高,保持平行!」

「收到。」

「不過,渦輪動力只能夠維持10分鐘」

「10分鐘足夠了。」瑪蒂露達‧亞伽恩中尉強逼自己冷靜下來。

「通知全體人員棄艦。」

霎時,艦橋內鴉雀無聲。

「還發什麼呆!立即通報!」瑪蒂露達催促道。

「是是收到!」通報員馬上下達棄艦命令。

「所有非戰斗人員優先撒離」

「甲板準備空投戰車」

瑪蒂露達中尉下達沉重的棄艦命令後,默默地看著副官安排撤離程序。

一切流程都按教科書上寫的走當年學堂里的教官每個步驟都有仔細教授,唯獨沒有教如何處理此刻糟糕的心情

「希羅上尉,你是蘇少將最信任的部下。我想把這張「最後的王牌」托付給你。」瑪蒂露達中尉聯絡到在機翼上奮力戰斗的希羅。

「如果我們無法走出拉瓜伊拉,請你務必不要讓它落入敵人手中。拜托。」

》米迪亞運輸機格納庫

棄艦的最高警戒訊號燈響徹整艘運輸機。格納庫內的維修士也緊急收拾重要物資,分批撤離。

「老爺子,你趕快換上醫療隊的制服。」維修士艾文一等兵拿來一套心口印著斗大紅色十字的醫療隊制服。

「去你女馬的!老子告訴你,老子是「戰斗人員」!蘇岳少將轄下整備長萊茵哈特‧哈特耶下士!」萊茵哈特氣得破口大罵,把手上的醫療隊制服狠狠地摔到地上。

原來,根據地球聯邦政府與吉翁公國簽訂的《南極條約》,雙方就戰俘方面訂下了其中一限規︰雙方一旦俘虜了對方的非戰斗人員,需要在安全情況下無條件釋放。

所以才有了維修士艾文勸整備長萊茵哈特穿上醫療隊制服一說。

「我的槍上滿了彈的,會戰斗至最後一發!」

》天空

「哈,還能堅持多久?」

OZ-00MS多魯基斯駕駛艙內的蘇岳已經沒有了初時的瀟灑,連續的高強戰斗,使得他滿臉冷汗,大口大口地呼吸,拼命地吸入更多氧氣,好緩和他現在眩暈的情況。

「43秒。」

好消息是DFA-03多普戰斗機只剩下四台,構成不了多大威脅。

另外,瑪蒂露達‧亞伽恩隊在「艾伽沙隊」中隊的協助下成功棄艦,部隊正向森林方向退去。

壞消息是自己多魯基斯只剩下1分43秒的懸空時間。時間一到,自己便剩下陸戰一途,屆時恐怕無法突破重圍。

「嘻嘻。」生死存亡之際,蘇岳忽然輕笑出來。

「真是可笑!我竟然會有殿後的一天?竟然會冒死掩護隊友撤退?」

「如果是重新前的我,有了多魯基斯這樣的一台外掛機體,遇到危險恐怕是第一時間開跑,那還管得上什麼隊友的。」

「更可笑的是嘻嘻」

「我似乎更喜歡現在的自己。」

蘇岳故作瀟灑地撥走額頭上的汗水,「來吧!多魯基斯,哈!我們再給吉翁來一記大棒吧,那怕是最後一次。」

一旁的哈呆頭呆腦,嘗試理解說話,「理解不能。蘇岳,請重新指示。」

「呵呵,做給你看你就會明白!」

只見,OZ-00MS多魯基斯撇下糾纏的四台多普戰斗機,便往地面俯沖而下。

機體穿插一層層雲朵、薄霧、水氣後,未及它們重新聚合,已急降到離地400米。

急速俯沖,再接反向噴射調整面向,令機體90度L形轉向,水平穿出。駕駛員同時瞬間啟動全身18個姿勢噴嘴,將機體微調至戰斗最佳姿態。

每個動作對于一流駕駛員來說都是極具挑戰的難題,但偏偏它們在蘇岳手上松容淡定地完成,要不是他臉上掛滿汗水,別人可能還以為是個機械人駕駛員。

蘇岳要面對的吉翁地面部隊足足有2支老虎小隊、2支陸戰型扎古2型小隊和4支裝甲中隊,完全是一場小型戰役的配備了。

之前的戰斗中,希羅和特洛瓦駕駛兩台RX-79[G]陸戰型高達雖然因為要保護大部隊撤退而沒法放開手腳,但也擊毀了8台HT-01B瑪捷拉坦克,變相緩解了蘇岳的壓力。

「20秒。」哈冰冷的聲音又一次響起。

如果多魯基斯使用多佛炮偷襲的話,應該可以獲得最大戰果。可是剛剛空戰中,盡管蘇岳已經調低了單發的能量輸出,但連續的射擊也使得能量入不敷支。

那就唯有白刃戰解決!

說時遲,那時快,多魯基斯在推進器進入能量臨界點前用盡最後一份力量高速直撲最近的一支陸戰型扎古2型小隊。

扎古小隊的隊長─佛朗明高??納什上士也是名久經沙場的老將。他最早意識到戰場的異常,四周的氣流聲實在奇怪了,隱隱約約又尖銳萬分的破風聲,這絕不是多普戰斗機那種巨大的渦輪引擎聲。

不過,發現不代表反應得及!下一秒!斗大的白影直擊陸戰型扎古2型的頭部主監視器,繼而的是恐怖的沖擊力!

「敵」佛朗明高??納什的說話都卡在喉嚨中,吐不出來。

沖擊力即使經過鋼鐵機體及特制駕駛椅大大減緩了,但亦不是他能輕易承受的幅度,劇增的壓力瞬間改變了他的血液運行,血液都往下肢沖去,四周環境開始變得恍恍惚忽

原來是蘇岳利用圓盾作撞角,急速沖擊扎古小隊的隊長機,戰果不斐,霎間令一台機體失去戰斗力。

「隊長!」小隊2號機伊雲斯下士驚呼道。

「敵襲!掩護」

可惜伊雲斯下士沒法說完他的命令,透過剛才的撞擊,反作用力使多魯基斯完美地作了「急剎車」。

它背上兩個巨大游標推進器同一時間達到最大臨界點被計算機強制關閉了。

胸前的大型散器涌出滔滔的熱蒸氣,溫度高得形成折射。這些白霧化為多魯基斯的紗衣,本來是挺浪漫的一幕,但偏偏蘇岳手上的活兒毫不留情。

左右兩手同時拔出光束劍,左劍反手往上撩斬,斬斷扎古小隊2號機唯一的威脅─「ZMC38  Ill」120mm機關槍。

右劍接踵而至,刺向駕駛艙,光束劍的高熱能量遠不是扎古2型的高張力鋼所能承受。

劍尖輕易地穿透裝甲,洞穿整個駕駛艙,艙內的駕駛員也化作灰燼。

》吉翁臨時狙擊部隊,多柏戴級(Dobday  Class)陸上戰艦

「報,納什小隊失去聯絡。」通訊員報告。

艦長麥斯米蘭‧切爾上尉默不作聲,戰況有些超出他的預期。

「義父,讓我出動吧。」一旁的戴安‧諾伊斯少校建議。

戴安‧諾伊斯少校有時也會想要不是義父那麼固執,或許他早已步步高升。

這次戰斗的最佳時間就在拉瓜伊拉城中,如果義父下令全力突襲的話,敵人那怕是逃得出拉瓜伊拉城也要月兌下一層皮來。

偏偏唉

就是他這些無謂的原則

現在是戰爭,只分生死,不談道義,只有敵人和自己人,那有什麼中立、平民、非戰斗人員亂七八糟的。

要是再不能在敵人逃竄入密度前截擊,那幫「臭蟲」便有可能漁翁得利。

屆時我們只能放棄現在的行動,被逼改為B計劃,那麼回收氫彈的難度和風險都會大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