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鐵之駻馬(上)

我叫克瓦藍,uc0054年出世,今年25歲,自幼父母雙亡。居于side3茲姆市。

uc0079年1月3日7時20分,我國向地球聯邦政府宣戰。

同月,我國政府頒佈全國動員令,全國所有20歲至50歲公民即時起被徵召參軍。

uc0079年3月18日我國向地球聯邦發動了「第三次地球降下作戰」。

我們這屆兵士接受為期一個月短期軍訓後,便匆匆派駐到地球作戰。

在龐大宇宙艦隊的掩護下,我們乘坐hlv(heavy-liftlaunchvehicle,重裝載發射載具)穿越大氣層降落到歐洲戰場。一個個蘑菇型狀的hlv鋪天蓋地籠罩地球大氣層。

如果你看過那無邊無際的軍勢,便會明白我們當時為什麼會抱著「趕快把事情解決,然後回到宇宙去」的心態。

我收到的軍部的調令是「908機動偵測中隊第二分隊」。「機動偵測隊」不是機動戰士部隊,這是一支因應地球戰局而新成立的兵種。

在前兩次降落作戰當中,我軍攻城掠地,所向披靡。但實際上,隨著佔領地迅速擴大及分佈太廣,防線拉得太長。為應對此情況,于是特別編成巡邏部隊,即機動偵測部隊。

簡單來說,我們就是「看門犬」。

幸運地,在血與火的無情日子裡,我認識了這班可以交托性命的戰友︰908機動偵測中隊的司令卡麥隆上尉,第二分隊的同胞兼下屬蓋歐格和索爾,還有通訊員緹雅‧佛洛斯特。

我們與「拍檔」pvn.4/3瓦帕馳騁于戰場擔任軍隊的偵測先鋒,在充斥米諾夫斯基粒子的戰場中作為友軍的「眼楮」與「鼻子」。

我曾經認為︰「「戰爭」這種事只要靠著順手跟氣勢就能簡單解決。」國家電視台也告訴大家,不出兩個月,我軍便能拿下敵軍,結束戰爭。

但我和大家很快就嘗到教訓,明白那是多麼天真的想法。

在不斷擴大的戰場上,過著看不到終點,每天只是無止境廝殺的日子。半年多的無休止戰斗中,出現過無數令人揪心的事,戰友的喪生、孤軍深陷無援、自己指揮不當險累死大家等等。

「戰爭」,它在催促著男孩成長為男子,撇去稚氣的行為,承擔起大家的信任。

這些經歷都是刻心鑿骨的記憶,即使如何刻意遺忘它,它都總會在人思維鬆懈時偷偷竄出來

你以為已經撫平了,可是每次都痛得很

昨夜,我又做夢,夢見那台撲向炮火的扎古

》uc0079年8月12日,歐洲戰場

第二分隊的五台瓦帕進行例行性的偵測巡邏。

「司令部有通訊過來。在催我們做定期報名。」索爾下士道。

剛完成一個區域的偵測,人都快累死,克瓦藍上士敷衍說︰「就跟他們說米諾夫斯基粒子干擾造成通訊障礙。隨便推搪一下吧。」

索爾苦著臉︰「這裡遠離前線,不太說得通。」

「真是的。」克瓦藍只好屈服地接過戰地通訊電話。

「這裡是908機動偵測第二小隊克瓦藍上士,報告偵測任務。」

「東部21區沒有特別情況,定時報告完畢。」

「等等,克瓦藍上士!」通訊員緹雅‧佛洛斯特下士急忙叫止克瓦藍。

「剛才1400時刻,我軍在南部122地區受到奇襲。守軍206小隊瀕臨潰敗。現已從前線退到你們附近5公里外。」

「要我們過去偵測?」

「給我听好!克瓦藍上士!」一把威嚴的女聲從通訊電話中傳來。

「卡麥隆司令」原來是908機動偵測隊的司令卡麥隆上尉。

「據報有一架ms-06j陸戰型扎古2型連同駕駛員完好無缺被俘虜!機動戰士是我軍最重要的機密,絕不能讓它白白落入敵人的手裡!」

「收到,現在趕去現場。」

「你們第二小隊的任務是搜索遭到俘虜的扎古所在位置,以及保持監視。」

「不是要我們去奪回扎古?」

「那是戰斗部隊的任務。不準你像平常那麼擅自行動!」

「是,是,我明白啦。」克瓦藍陪笑道。

卡麥隆司令還是有些不放心,雖然是偵察任務,但始終都難以避開戰斗。加上,克瓦藍也太跳月兌了點,腦一熱,便什麼軍令都拋諸腦後。

于是,她又命令隊裡的馬丁中士駕駛ms-06j陸戰型扎古2型出動增援。

另一邊,克瓦藍上士掛斷電話後,臉上的慵懶霎時消失得無影無蹤︰「兄弟們,第二小隊有追加工作。」

「馬上收拾好東西出發。快點把事情搞定,爭取入黑前回去。」

「沒錯我會回去的!回到我們的宇宙!」克瓦藍心裡默念。每個戰士都需要一個戰斗的信念,作為活下去的支撐點。

15分鐘後,第二小隊來到南部第121區,由于這裡是吉翁的控制區,理論上聯邦軍抓捕扎古後,要運送此龐然巨物離開,又要避開吉翁軍大部隊的話,八九成會選擇從這裡撤離。

「報告了這邊位置?」果然不出克瓦藍他們所料,敵軍和扎古確實在此。扎古失去動力地跪倒在山邊,周圍有三台61式戰車守衛,大概一個連(120人)的士兵把守各個要道。

他和索爾兩人無法接近了解進一步情況,于是在附近的隱蔽的山坡潛伏,以軍用望遠鏡監察敵人動靜。

「已報告了。基地還傳來最新情報」

「附近地區發現敵人兩支中隊,預計15分鐘抵達這裡。」

「伏下!」克瓦藍快速按下索爾的頭,隱藏地草叢埋。

只見天空中一台聯邦軍的低空偵測機掠過,險些發現他們行蹤。戒備十分森嚴,看來他們很重視這台扎古。

「我方我奪回部隊?」

「還沒有回應。」

「看來是趕不及了。」

「我們該怎麼辦?索爾,你說呢?」克瓦藍上士不甘心問道。

「不要多想了,我們可沒有配備什麼像樣的武器。」索爾道。

「是啊,在這裡出手,真是愚蠢至極。」理智是這樣告訴克瓦藍的。

「不過咱們第二小隊也被人家說過根本是群笨蛋加蠢蛋的組合,有听過嗎?」索爾那會不知道克瓦藍根本不想放棄,既然想干,那就大伙兒一起上吧。

「呵呵,到底是他女馬的在放屁!」

「來吧,讓我們再蠢一次!」兩個傻瓜心領神會地對笑一下,然後拔腿跑向停在附近、披上掩蓋物的瓦帕。

索爾駕駛著pvn.4/3瓦帕從聯邦軍防守薄弱的地方闖入。瓦帕的前後氣墊就是有這個好處,不用受地形的限制,戰術極具靈活性。

他手上的手榴彈狠狠丟出,正中一處機槍火力點。

「轟!」

卒不及防的機槍手被炸得彈飛數米,彈片恐怖地撕割他身上的每一寸皮膚,使他滿身是血,關節都扭曲成一團地跌落地面,那裡還有半點人樣?

瓦帕繼續長驅直入,機身上的機關槍連射,一瞬間又有數名聯邦軍士兵中槍倒下。

同一時間,臨時陣地的另外兩個方向再有兩台pvn.4/3瓦帕衝陣,機關槍響過不停。

「轟轟!」

三台瓦帕殺得陣地亂作一團時,61式戰車終于趕到。m61a5mbt61式戰車,一款地球聯邦軍于uc0061全面裝備的雙炮管式主力坦克。在聯邦軍未研發出機動戰士前,它是對抗吉翁軍機動戰士的陸上主力。

也許在與機動戰士時,m61a5mbt61式戰車經常扮演被虐者的角色,但當面對瓦帕時,角色卻完全顛倒過來。瓦帕那怕只是被61式戰車的155mm雙聯裝滑膛炮踫一踫也要車毀人亡。

三台瓦帕二話不說,轉身便跑,但聯邦軍似乎不肯輕易放過他們。三台61式戰車馬上追擊上去,戰車車頂的士兵操著13.2mmm-60hmg重機槍掃射。

「噠噠噠」

重機槍的子彈猶如火鍊,往瓦帕不停吞吐火舌,好幾次都差點兒命中。要說瓦帕其中一大問題便是駕駛座如同摩托車一樣,是完全外露、沒有保護的。

「做得好!」克瓦藍上士的瓦帕乘著剛剛的混亂模近了敵營。

如事前計劃部署,當三台61式戰車被隊友引離後,他便迅速潛入營帳內救出被俘虜的架駛員。

「沙」

「逢」

克瓦藍揭開帳幕時,突然後面出現一個黑影,持著匕首直衝而來。

「砰砰!」

幸好,克瓦藍沒有放鬆戒備,左手一直搭在腰間的手槍上。遇到敵人突襲時,趕得及拔槍擊殺對手。兩顆子彈輕易穿透敵人的要害,打出兩個血洞來,有幾滴鮮血甚至濺到他的臉龐。

營帳的正中間是一位被鎖上手拷的吉翁士兵,身穿標準的吉翁軍墨綠色駕駛服。

「你就是那個駕駛員?」

「呃,是中尉。我們快點閃人吧。」

「不我是」士兵滿臉傷痕,但欲言又止,別扭得很。

「快點走吧!我們沒有閒工夫!」

說著,克瓦藍也不跟他糾纏,趕緊用剛才從聯邦軍士兵身上搜出的鎖匙替那中尉解開手拷。然後,一手拉起他往外逃跑。

豈料!

他們衝出營帳時,兩個巨大的炮口瞄準著他們,是其中一輛中途折返的61式戰車!

「慘啦!」克瓦藍嚇的冷汗直冒,敵人的炮管都指著他腦袋,還有什麼計謀可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