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我們不會跟吉翁的人談判

作者話︰不知是不是部份書友看高達的「序章「都是「不列顛作戰「,所以形成簡單的二元論︰吉翁邪惡,聯邦正義。

其實本書中都補充了不少關于吉翁與聯邦的仇恨由來,當大家覺得「不列顛作戰「作戰是反人類所為,窮凶極惡。

那聯邦軍的宇宙殖民計劃不是同樣道理嗎?強制將海量地球容納不了的人口驅趕到宇宙建造殖民地,造成大量殖民在宇宙嚴峻環境中喪生。

結論︰吉翁極邪惡!聯邦同樣極邪惡!

》中心區

最後一部大魔在第二小隊和馬特‧希利中尉陸戰型高達的夾攻,堅持不到幾分鐘便敗下陣來,但馬特‧希利中尉的面容沒有絲毫寬容。

擊敗大魔後,他打開了駕駛艙,利用軍用望遠鏡密切留意密林的戰況。

那邊的戰況非常不樂觀,己軍有2支機動戰士小隊團滅,1支失去一半戰斗力。敵人的機動戰士非但沒有折損外,還佔據了制高點作狙擊,己軍完全處于下風捱打狀態。

「該死!專打駕駛艙,是一心想置我們于死地!」馬特中尉心想。說起他的背景,挺有趣的,他是自願參軍的,目的不是為了揚名立萬,只是抱著想「戰爭盡快結束」,想盡自己的力量令戰爭快點完結。

有點兒滑稽吧?或者是滑稽的人才最能保有率真的內心。

「不能再讓大家白流血!要想辦法先去掉敵人的制高點!」他心里道。

叮!馬特中尉靈機一閃,有了想法,他連忙向增援的第二小隊招呼,然後到後方拿出了備用的180mm加農炮。

他們四部機動戰士先把爪型盾牌插到地上,然後再把180mm加農炮架在上面。

陸戰型高達的盾牌是由RX-78-2高達試作型號2號機的盾牌改良而成,用料都是月神鈦合金,但盾面面積大幅減少,盾牌的最前端改成兩個爪型,可用攻擊或挖掘,又可如馬特中尉的用法,作為遠距離武器的承托。

180mm加農炮的後座力太大,如果沒有足夠承諾,很容易在發射的過程中機體動作變形而影響彈道。

「看你還可以神氣多久!來吧!」馬特中尉怒吼。

「膨!」炮彈發射的瞬間,縱使機體已經重心坐下,扎穩馬步,仍然被後座力震得機身搖擺。

「膨!」

「膨!」另外3台陸戰型吉姆更不堪,機體本就性能較弱,駕駛員又缺乏經驗,每部機體發射過後都站立不穩。

遠距離實彈武器與光束武器的射擊原理有很大出入,因為實彈武器是拋物線攻擊,也就是說,距離愈遠,各種因素如風速、風向等影響愈大,彈道就愈難計算。

4枚高爆彈向山丘墜落,踫撞的一刻,炮彈內的雷管引爆炸藥,炸藥炸裂鋼質外殼,外殼碎片化作數之不盡高熱能彈片向四周高速散射。

一時間,整個山丘都塵土飛揚,濃煙處處。

是的,是整個山丘!4發炮彈的落點精準得「感人」。故且當它是覆蓋射擊吧。

炮擊過後,洛克昂的里奧依然安然無恙,最近的炮彈只落在50米外,連彈片有效殺傷範圍的30至50米也進不了。50米開外的彈片對機動戰士的損傷微乎其微。

不過,當然不可以任由敵人如此肆無忌憚地攻擊,否則影響他的視野和狙擊,他正想呼叫支持

「我來處理!」蘇岳道。

只見,多魯基思從高空俯沖而下,手上的多佛槍率先發炮,往聯邦軍第二小隊三機的中間橫掃。三機嚇得後退連連。

機體俯沖即將到臨界點時,胸前的噴嘴全力逆向噴射,急剎止住俯沖之勢。逆向推進時,蘇岳機靈的借去勢來個前空翻,落地之刻,正好踏在吉姆的雙肩。

「茲!」手上的光束劍柄,充能!紫紅色的光束由頭頂插入,穿透頭部的監察器和胸部的駕駛艙。

亳無招架之力,恐怖如斯!

不但機體性能強橫、武器威力霸道,而且駕駛員的技術之高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我贏得了嗎!?」馬特‧希利中尉不禁質疑起自己來。

「難道要我白白看著更多人犧牲嗎!?不!絕不!」他拔出了小腿的激光劍,開動推進號直撲而上。

格斗從來都不是「給予和取得」,狠狠攻擊對方後又傻傻地等待反擊,你一拳我一拳。

當陸戰型高達起動時,蘇岳心里便默默估量彼此的距離。戰斗不是揮拳或出劍的一刻才發生,而是由對手進入你的「警戒區」。

每一個人、每一次戰斗都有不同的「警戒區」,可以理解為敵人及自己的有效攻擊範圍中的最大者,但會因兵器長度、自身及敵人的出手速度有所增減。

也就是說敵入踏入了準備的攻擊範圍,你便要下決定︰退或戰。「退」,保持雙方的距離;「戰」,反擊,解決敵人。

馬特的陸戰型高達配合推進器一下就跨出50米,蘇岳腦里猶如響起警號,他馬上拉動控制捍,右腳一撐,姿勢噴嘴跟進推動,左橫移拉開距離。

旁邊的兩台吉姆自然不是擺設,蘇岳一拉遠距離,他們頭部的60mm火神炮立即開火狙擊,火舌形成4條火鏈。

用力最忌過猛,時時刻刻要留一片靈動。正如馬特的陸戰型高達沖鋒時用盡推進力,在對手成功閃避之後,他的推進器反而來不及冷卻,作不了二次推進。而且推進器踏得太猛,慣性力讓機體無法立即回轉。

恰好成對比,蘇岳移動時每每令動作自己舒展,當左腳腳尖觸踫地面時,而隨即開動姿勢噴嘴,令機體再快步彈跳。一連串操作不但使多魯基思讓過所有攻擊,而且巧秒地用陸戰型高達的機身遮擋兩台吉姆的火神炮攻擊。

稍稍調整後,蘇岳猛踏推進器,「超級游標推進器」的外甲張開,4個巨型噴嘴蓄能爆射。蘇岳以圓盾作撞角,力量由下面往上奮起一撥,頓時把前方阻路的高達撞得翻到半天,滾翻了幾圈才墜落在後方遠處。

而多魯基思強大的去勢不減,如猛虎下山般殺到兩台吉姆面前。

「棋盤斬!」吉姆由左肩到右腰大斜線地斬成兩半。

順勢,轉腕,橫斬!第二台吉姆的腰節被水平切開,分為上下兩份。

「啊!呀!啊!」墜地的馬特目睹同伴的殘死狀況,撕心裂肺地嚎叫。

「畢茲」駕駛艙內霎時漆黑無光,應該是頭部監察器被擊毀了。

又不知過了多久,幾分鐘吧

「嗚嗯!」儀表儀上的高達左臂和右臂都響起失去功能的警號。

從裂骨痛心,到死寂無聲,馬特頹喪地攤在駕駛座上,默默地等候人生走完最後的時光。

「打開駕駛艙」

「陸戰型高達的駕駛員,打開駕駛艙」

「听到嗎!?」

馬特‧希利中尉行尸走肉地按下按鈕打開駕駛艙。隨藉艙門打開,陽光一下子刺得他眼楮也張不開。

及到周圍環境不再眩目時,不知明的冰冷硬物頂在他前額。

是槍!敵人的駕駛員上了他駕駛艙並用槍指住他!

很年輕!20不到的樣子,臉容冷俊。看他衣著,竟然是吉翁「三羽」校級軍階!

「把手放到我看得到的地方。」對方磁性的聲音傳來。馬特也沒有什麼反抗,反正都成了俘虜。

「馬特‧希利是吧?」

馬特一陣激凌︰「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對你沒有興趣,替我撥通前線基地。你們的指揮官好像是亞倫‧喬丹?」

「什麼!你究竟是誰?」馬特惡狠狠地瞪著蘇岳。

「我勸你還是不要動。」蘇岳手上的槍加大力道按著他的前額,把他頂回座位。

但他索性閉上眼,愛理不理︰「有種你就殺了我!」

「你看看外面,你每多耽誤一秒,就多一個同伴倒下。」

「你應該也想結束這場沒意義的戰斗?」這句話倒是直鑽馬特的心深處。

》指揮中心

「報告,第四小隊全滅!」

「報告,第五小隊全滅!」

「報告,第三小隊只剩下一台重傷的吉姆,無法自行月兌離戰場,請求增援!」

一個個噩耗從敵人增援來到的一刻就不斷傳來,每次通訊員沖進營內匯報的都是多少機體被殲、什麼小隊需要救援等等。

究竟出了什麼事?

「報告,第二小隊全滅,迪勒塔小隊陸戰型高達失去戰斗力,小隊全殲!」

足足6支部隊覆滅了,而敵軍呢?除了中心區的大魔外,其他區域寸功未立。

戰場上只剩下最後2支吉姆小隊,這仗還可以怎麼打?

「報告,迪勒塔小隊隊長要求緊急通話!」

「批準,接進來。」

「你好,亞倫‧喬丹指揮官。」屏幕中的不是馬特,而是一名吉翁軍人。

「你是誰?馬特怎樣了?」

「放心,他沒事,有件事情想指揮官你代勞。我想你應該可以連系上約翰‧高雲少將?」

「我不知道你想干什麼,但別痴心妄想了。叫你的人馬上投降,否則殺無赦!」

「哈哈有趣。你是說靠外面剩下的兩支小隊?」

「」亞倫‧喬丹中校面色陰沉。

「不如這樣吧,你替我連通,我叫我的兄弟們停火,如何?」

「我們不會跟吉翁的人談判!」

「哈哈,就算全軍覆沒也在所不惜?包括這位馬特‧希利中尉?」

「絕不!只有戰死的聯邦軍人,沒有貪生怕死的!」

「有志氣,真令人敬佩。或者我換一個說法,這場戰斗的勝負其實沒什麼打緊,我手上的重要數據相信高雲少將會很感興趣。」

「又能保住你「心愛」的下屬們的性命,又可以上報重要情報,何樂而不為呢?」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