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公子獻頭(中)

作者話︰今天上科幻類推薦了,由敲第一個字到現在,一切都很夢幻!

想跟大家玩一個2日1夜的游戲(友情提示︰挺燒腦的),如果有網友答中,獎品是加更一章。游戲是競猜劇情發展,突襲月神2號》大氣層突入戰》接著呢?

3月3日公布答案^^

》蘇岳艦隊,旗艦「阿爾法號」

「想不到獻出的「人頭」是加德姆。」斯貝洛亞?辛尼曼少尉怎樣也猜不到多茲魯派遣的補給隊是加德姆大校。

斯貝洛亞?辛尼曼少尉是「阿爾法號」麥哲倫級戰列艦的艦長。說起來,他可是響當當的大人物,但是是在十九年後-UC0096年,作為「帶袖的」的葛蘭雪隊主艦艦長。

UC0079年的他隸屬基連‧扎比總帥旗下的後勤補給隊,向Side 5運送「戰艦殘骸」時被蘇岳無意中發現,于是蘇岳向總帥申請要人。由于只是具具一名少尉,總帥也沒放在心上。

「這個加德姆仔細算起來,不能歸作是多茲魯的人。他是迪金‧扎比的老戰友,雖然名義上是多茲魯旗下,但他人在基連和多茲魯之間搖擺不定。」薩古斯詳細為蘇岳等人分析。

「多茲魯跟基連、基西莉亞的斗爭愈來愈激烈,他急需一埸重大的勝利去鞏固自己的地位,有什麼戰功比「攻破」月神2號來得大!」薩古斯道。

「也可以說他對夏亞這張底牌很有信心。」蘇岳接著道。

「多茲魯‧扎比會算計我們嗎?明面上我們是基連‧扎比的人。」洛克昂憂慮道。

「我們Side 5現在是基連‧扎比的兩大糧倉之一,多茲魯動誰也不敢動我們。」薩古斯自信地說。的確有薩古斯值得自豪的地方,Side 5有今天的發展有賴他的經營及瑪基思家的財力支持。

「啊!好亂好亂」達里爾搓著頭道︰「不如我們直接跳去作戰部署?」

作戰指揮室內開會的都是蘇岳的心月復,有薩古斯、希羅、特洛瓦、洛克昂、達里爾及斯貝洛亞。蘇岳也不避諱地道出他跟薩古斯的推測,沒有掩飾吉翁各派權斗的黑暗,甚至自己的部署。

這些人中達里爾及斯貝洛亞是比較高風險的,達里爾在原著中是名骨子里銘刻吉翁榮譽的軍人,但接觸下來,可能也有部份是因為系統「忠誠的基礎」,蘇岳覺得他不是認死理的人。

薩古斯替他將家人及未婚妻全家搬來到Side 5米蘭達定居,他逐漸迷上這地方,享受保護家園的使命,以至對總督蘇岳有股狂熱的信賴。

斯貝洛亞‧辛尼曼,三十多歲的中年,早就學懂如何在斗爭中生存。接受調任的一刻便有歸邊的覺悟,同時也是被Side 5發展及繁榮所折服,早早主動向蘇岳表了忠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蘇岳調來斯貝洛亞,那有道理反而猜猜度度,投鼠忌器。

這件事倒反映蘇岳待人處事逐漸具梟雄之姿。

「在坐都是我蘇岳左膀右臂,現在離吉翁與聯邦的最後決戰不遠了,相信大家也了解一二。置身旋渦之中,我們都難以獨善其中,但我有信心,只要大家團結一致,我們Side 5定能立于不敗之地。」蘇岳堅定地對眾人說道。

「薩古斯,你來分配一下工作。」

「各位,一會解散後,維持出發時編定的隊伍。A隊是蘇岳、希羅和達里爾,搭乘「阿爾法號」(麥哲倫級)。B隊是我、特洛瓦和洛克昂,搭乘「貝塔號」(薩拉米斯級)。」

「2115,夏亞的姆塞級會跟加德姆的帕普亞級會合補給。估計聯邦軍「木馬號」會乘機反擊。屆時我軍不會介入戰斗,主要任務提防提安姆艦隊突然返航。」

「收到。」

》21時15分,月神2號附近的隕石帶X-184點,「木馬號」SCV-70飛馬級強襲揚陸艦

「木馬號」的「前腳」閘門打開。

「喬布?約翰,鋼加農2號機,出擊。」彈射台以較弱的出力把鋼加農2號機射出,機體貼近地面滑翔噴射。

「3號機準備。」通訊員雪拉提醒駕駛員凱‧西登。

「是」

「注意機體出擊時要屈膝微蹲!」雪拉見3號機沒有反應,急忙提醒。

「是!」

「噗!」凱‧西登驚魂未定之際,噴射時突然倍大的G力施加到身上,他胸口霎時被壓得痛叫起來。

「快撞到地面了!」

「拉起!」

「快拉起操作桿!」

「哇!哇!」凱在驚惶失措間,勉強控制著鋼加農,總算在墜落地面前的一刻止住了失控的情況。

另一只「前腳」的艙門也徐徐打開,鋼坦克準備就緒。

良‧保政中士安慰小林隼人道︰「小子,放心。我會慢慢出動。」

「是」

3部機動戰士從山坡後借山巒的掩護,小心地靠近目標。不過,機動性確是綱坦克的硬傷,坦克戰車的只能作小幅度噴射推進,如以履帶趕路,塵土飛揚,動靜挺大的。

喬布‧約翰下士報告︰「預計5分鐘後抵達預定地點。」

「收到,敵人已經靜止,準備進行補給。」「木馬號」回復到。

「你們別急,慢慢地進行包圍。然後再從山 交叉炮火攻擊。」

「雷射通訊可能會被竊听,通訊到此為止。」

「祝你們成功!」直到現在,一切都依照計劃行事。

布萊特中尉禁不住地想︰「好!說不定我真的可以打敗「紅色慧星」。」

》夏亞艦隊,姆塞級輕巡洋艦

艦長德倫上尉向夏亞輕聲報告︰「「刺客」已經就位,「刺殺」即將開始。」

夏亞少校︰「加快收納補給品,準備月兌離。」

「是。」德倫上尉小聲道。

「還有,記得抹走剛才的偵測報告。」

「知道。」

》21時25分

「小子,我會找個好位置,你調試好角度。」良‧保政中士道。

「是。」小林隼人回憶之前良‧保政中士指導的內容,細心地準備。

「轟!」忽然山脊另一側響起巨大炮擊聲。

「是誰提前開火?!」

「我們還未就位!該死!」良‧保政中士一邊罵人,一邊顧不上掩藏機體,趕緊高速前進支援。

原來是凱‧西登太過緊張,一時手滑,扣動了扳機。但現在怪責任何人都無補于事,完成任務才是最關鍵。

帕普亞級受到突然炮擊,炮彈威力不弱,竟然能擊穿最外層裝甲。但補給中的它和姆塞級無法移動,唯有緊急中斷補給。

「加德姆大校,你先走!我掩護你撤退!」夏亞大義凜然地道。

「說什麼笑!你的人給我快走,3部扎古我已經送到。」

「這班嘍我兩三下就能解決。」

「不可大意,他們是」未等夏亞說完,加德姆大校已中斷了通訊。

夏亞轉過身來,臉上那里還有上一刻鐘的緊張的模樣︰「德倫,起錨。」

「嘻嘻收到。」德倫上尉一副舒暢的臉容。

另一邊廂,帕普亞級補給艦艦身太巨大,成了「木馬號」三部機動戰士的活靶子。即使新手如小林隼人、凱‧西登都能輕易命中。

「可惡!」加德姆大校怒道。

以前輩自居的他那可能接受夏亞此等黃毛小子的掩護,臨陣退縮。聯邦軍在他眼中不過是土雞瓦狗,所謂的機動戰士更是徒具虛名,他豈能夾著尾巴逃走。

「積克,跟我一起駕駛扎古出擊!」

「收到。」

兩部扎古1型快速整備並出擊。沒錯!是MS-05扎古1型,在普遍裝備MS-06各種型號的吉翁軍中,仍會堅持使用扎古1型的,真是屈指可數。常人是無法理解加德姆大校等人的懷舊情意結。

只見他們兩部機體分頭行事,加德姆優先直取火力最為猛烈的鋼坦克。良‧保政中士頓時冷汗直冒,一邊用雙手的3管機關槍封鎖扎古的前進路線,一邊且戰且退。

不要因為是扎古1型便輕視它,尤其它是在加德姆大校這種戰爭老人手上。他們這輩人大抵都有過硬的駕駛技術。

扎古1型在前進時利用推進補包的噴嘴調整,作小幅度擺動,令鋼坦克根本無法鎖定攻擊,兩機的距離一下子拉近到只剩不到50米。

危難之際,「滋滋」四道巨大光束夜空中劃過,正面擊中帕普亞級補給艦。

光束的威力驚人,熾熱的溫度在接觸艦身的一刻便把裝甲熔穿,強大的能量穿透重重甲板,再從艦身另一端穿出,引發連橫劇烈的爆炸。

「啊!我的帕普亞級!」加德姆大校心痛地叫道。

正是此幾十秒間的分神,擊毀帕普亞級的「木馬號」得以發射飛彈掩護危如累卵的鋼坦克。加德姆唯有左支右絀地閃避,但左腳的仍不幸受爆炸波及。

「轟!」喬布‧約翰下士的鋼加農2號機及時趕到,兩發240mm加農炮彈正好命中行動不便的扎古1型。

「一時大意」加德姆大校抱著不甘的怨念與機體一同消滅于爆炸中。

被另一部扎古1型追擊的凱‧西登可沒鋼坦克的運氣,新人菜鳥的他完全無法阻擋敵人逼近,所幸敵機出擊時來不及配備武器才讓他得以苟存多一會。

近身戰中,不要說是凱‧西登這種新人,就算老軍人都沒有把握用遲鈍的鋼加農戰勝扎古。駕駛扎古1型的積克少尉用電熱斧一下子就砍下了鋼加農的左臂。

正欲乘勝追擊時,阿姆羅的RX-78-2高達試型2號機及時趕到。電熱斧恰恰砍到鋼加農駕駛艙前的一刻鐘,紫色的光束穿透了扎古1型,保住了鋼加農。

凱‧西登真要慶幸,在最終關頭,與布萊特中尉斗氣的阿姆羅挺身而出,及時救下了他的性命。

回想凱‧西登當時會主動請纓坐上鋼加農,很大因素是年輕氣盛的他看不順眼同樣是新人的阿姆羅在戰場上大殺四方。滿以為自己也能做到,但今日之後,相信他會認清現實

世上原來真的有一種人叫「天才」!

「木馬號」SCV-70飛馬級強襲揚陸艦艦橋上的布萊特中尉收到眾人匯報的戰果後,興奮得拍案而起。離他的目標又近一步了,夏亞看你那里逃!

「全速前進!目標姆塞級!」

「收到。」

突然,兩個近300米長的巨型艦影出現阻擋了「木馬號」的追擊!是麥哲倫級戰列艦!

「立即報告你們所屬艦隊!」麥哲倫級戰列艦傳來廣播聲。

「你們是得到誰許可進入本宙域!」

「不立刻回應,便將你們擊落!」

「…」「木馬號」不得不停下來報告。

「」

「現在我奉月神2號基地總指揮華肯少將之名將你們拘捕。」

無奈!不甘!明明勝利在望。布萊特中尉憤恨地看著夏亞的姆塞級輕巡洋艦撤退。

「差一點點!差一點點而已!」他心里叫道。但他不敢違抗月神2號的指令,只得任由對方將自己一行人押解回月神2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