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王牌機師

有感︰

多謝書友發布以來的支持,特別是有書友每晚留言打氣,十分窩心。

由于本人只是不入流的業余寫作人,更新速度自覺「感人」。今天更新後,要歇一歇,23號到29號會保持日更一篇,請見諒。

兩隊人六部機體陸續回到臨時機地。蘇岳前腳才剛踏出駕駛艙,全基地都響起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有的在尖叫,有的大嚷「獵鷹!」

蘇岳自問受之有愧,今次決斗的榮耀應該歸于希羅,首先他事前的戰術部署得宜,其後的高難度「shadow」突襲奠定成功。可惜,群眾的目光往往短視,輕易被美麗的東西蒙蔽。蘇岳決戰蓋亞的風騷表現成功俘獲基地的軍士們。

他只能向希羅報以尷尬的微笑。不過,後者毫不掛在心上,他對所謂的戰功、名聲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站在這里是為了「他」及「他」摯愛的兒子。

三連星小隊三人面色不善地走向蘇岳。

「好樣的,小子!」蓋亞大喊道。

其他人粉粉圍上來,以為要開打了,機動戰士打輸了,就來駕駛員真人打斗。

豈料,蓋亞開始拉上駕駛服的拉鏈︰「願賭服輸,我一個人罰三個人的份,怎樣?」

「不可。」

「什麼?你要怎樣才放過他們兩人。」馬修及奧爾迪加見隊長想一個人扛掉賭約,想出聲阻止,但都被蓋亞制止了。

在他看來,小隊有錯,是隊長的他首錯,小隊戰敗,是隊長的他無能。

「先記賬,下找個日子再較量,屆時一並計算。」原來蘇岳不想把大家關系弄死,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不是嗎?

「你是個真漢子,我代我兄弟為剛才的無禮行為道歉。」

「隊長」如作俑者的奧爾迪加本來還想辨解兩句,但話兒被蓋亞嚴厲的眼神打回肚子里。

「對不起」最後,他唯有乖乖服軟。

「好了,熱鬧都看完了,都散了吧。膊頭上有兩條毛到司令室集合。」夏亞上尉過來打個圓場。「兩條毛」即是軍階的「二羽」,尉級軍官。

「收到。」軍士們收起玩意,肅立行禮。尉級軍官,包括蘇岳及蓋亞等人魚貫地到司令室集合。

》司令室

同一個地方,蘇岳再次面見相同長官-維加少校及迪拉茲大校。不同的是,同場有包括夏亞上尉在內的11位尉級戰友。

「我是迪拉茲大校,機動戰士部隊第一突擊大隊暫委隊長,原先的夏亞上尉將暫任副隊長一職。在場的各位可能會疑問為什麼會忽然被調動到這里。」

「你們站在這里,因為你們及你們的小隊都是精英中的精英,無可爭議的王牌。」

「吉翁正處于存亡的關鍵。」

「你們是我軍最後的希望。」

是的,迪拉茲大校說得對,這里的12名機師是整個吉翁最頂尖的。夏亞、蘇岳及蓋亞上文介紹過,除此之外還有布列尼斯‧歐格斯中尉、艾力克‧曼斯菲爾德中尉、諾爾迪特‧鮑爾中尉、強尼‧萊汀少尉、松永真少尉、賈比‧哈薩德少尉、羅伯特‧基利亞姆少尉、阿納貝爾‧賈圖少尉、中川雅哉少尉。

布列尼斯‧歐格斯中尉,未來外號「一擊必殺」,是吉翁軍擊墜王之首,座機樸素無華,沒有涂上特別色彩,作戰風格干脆利落。

艾力克‧曼斯菲爾德中尉,未來外號「獅鷲」。基連總帥的心月復,之前一直留駐Side 3負責教導大隊,培訓新駕駛員。

諾爾迪特‧鮑爾中尉,未來外號「王牌殺手」,在高達作品中鮮有記載,但卻是有記錄以來吉翁軍擊墜排行第二。擅長隱藏自己,專門狙殺敵軍王牌機師,是個凶名在外的猛人。

強尼‧萊汀少尉,未來外號「真紅之閃電」。與夏亞上尉並列吉翁的兩道紅茫。他喜歡把機體涂改成紅色略黑,而且愛用高機動型機體。

松永真少尉,未來外號「白狼」,因喜愛將座機涂成白色,又以家族的白狼徽號為隊徽而得名。Side 3大財閥松永家的三子,多茲魯中將從軍校中提拔、照拂的子弟兵。

賈比‧哈薩德少尉,未來外號「黑犬獸」,原隸屬于基西莉亞少將突擊機動軍。愛用褐色及黑色涂裝機體。

羅伯特‧基利亞姆少尉,未來外號「蒼太子」,基西利亞少將的另一名王牌心月復,原隸屬諜報部隊。與「白狼」松永真合稱吉翁軍的「雙白」。

阿納貝爾‧賈圖少尉,未來外號「所羅門之噩夢」。基連總帥一手提拔的子弟。除了「一年戰爭」外,他更令人熟知的在UC0083發動的星塵作戰。

中川雅哉少尉,未來外號「獨角鬼」。座機涂裝是啡黃色。多茲魯中將直轄的機動部隊隊長。

或者他們現在還不如以後的聲名顯赫,聞達于世。但無損他們的王牌機師(ACE)、擊墜王之英姿,各人都在部隊中嶄路頭角,獨當一面。

另一方面,他們12個精英雲集于此,是吉翁高層在傳達一個重要訊息-吉翁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大家要屏棄派別之見,一致對外。此刻再沒有分基連派、基西莉亞派、多茲魯派及中立派,只有吉翁派!

「你們是我軍最後的希望。」

「以下將會公布最新部署,屬最高機密,如有泄漏者,以叛國罪論處。」

「收到。」

「三日後,一月二十五日,是決戰日。我軍第一聯合艦隊會發動突襲,攻擊點是第8番地附近的提安姆艦隊。然後我軍佯退,以斷後部隊拖延提安姆艦隊。我軍主力艦隊會轉向攻擊前來增援的雷比爾艦隊。」

「敵軍的艦隊實力是數倍于我軍,我軍能依仗的只有新式戰術及機動戰士。大家早前頻頻出擊破壞Side 5各個番地除了試探對方外,更重要的是在各大番地裝設高強度的米諾夫斯基干擾器。它是這場戰役的關鍵,大家要作好在米諾夫斯基效應下作戰的心理準備。」

「你們11支小隊會在開戰後半小時才出發,目標是第2戰場雷比爾艦隊。作戰任務只有一個,找出主艦,拿下它。」

此刻沒有人再有一絲懈怠之色,每人都感受到是次戰事的艱巨。在米諾夫斯基效應下,從二百多艘戰艦搜索出主艦,在近千架護航機的情況擊沉它。真是瘋狂到不得了的戰術。

「任務很難。」

「但這是唯一勝利的希望。」

「我在這里懇請各位一定,一定要做到。」迪拉茲大校鄭重地對在坐的12個隊長九十度鞠躬。

「為了吉翁。」

「Sieg Zeon!(吉翁萬歲)。」

「吉翁」這個名字的鑄造是幾代Side 3人民的奮斗史,由軍管,到自治,再到獨立,傾注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心血。當喚起「吉翁」名字的時候,血液總會不自覺地沸騰。

作為一個穿越者,蘇岳很難理解吉翁軍士們對「吉翁」這個名字的堅持。但他切實感受到軍士們身上銘刻「吉翁」的軍魂。

》一月二十五日,上午9時正

「通報,全軍進一作戰狀態,所有機師登機戒備。」

應該是第一聯合艦隊出擊了。第一聯合艦隊總指揮是多茲魯中將,全隊由吉翁僅有3艘、技術冠絕宇宙的格瓦金級大型戰艦帶領,配有80艘姆塞級輕巡洋艦,30艘契貝級高速重巡洋艦,80艘桑給巴爾爾級機動巡洋艦,60艘帕普亞級補給艦及2552部機動戰士。

253艘戰艦組成的艦隊是什麼畫面?以姆塞級輕巡洋艦為例,它全長255米,如果253艘姆塞級直線排開,全長64515米,即是64公里,相當于77座哈利發塔高度,又或者102座上海中心大廈。

迎戰的地球聯邦軍第二艦隊(提安姆艦隊)也亳不遜色,艦隊由聯邦軍大艦巨炮的癲峰之作-15艘麥哲倫級戰列艦組成,配以薩拉米斯級級巡洋艦64艘,勒班陀級導彈護衛艦77艘,哥倫布級運輸艦46及920架戰斗機。牌面上第二艦隊只有202艘艦艇,但實情是作為高端戰斗力的麥哲倫級戰列艦遠遠超出吉翁軍的格瓦金級。

龐大的艦隊出擊根本沒法掩飾,聯邦軍很快便從各種渠道及偵測儀器中收到訊息。

「警報!全軍進入作戰狀態,所有戰斗人員立即登艦。」類似的警報聲響徹整個Side 5各個番地的宇宙港。

「哎!真煩心,那群吉翁蒼蠅選什麼日子不好,偏偏找年初一來開打,好好過節都不行。」提安姆一邊整理衣襟,一邊急步趕回旗艦的艦橋。

「這次來了多少人?」

「確認不了,受到米諾夫斯基粒子影響,一小時前所有監察儀器都受到干擾。最後接收的情報是八時十四分的,發現敵人艦隊有大規模調動跡象,同一時間多過40個大型熱源移動。」

「咦!」提安姆中將一臉詫異地望向匯報資料的參謀伊恩。

「真打?」

「為什麼情報延遲近一小時?」

「因為沒料到該宙域忽然超高濃度米諾夫斯基粒子,而且擴散速度極快,我軍的遠程通信器材全部癱瘓,通訊兵嘗試了很多方法才成功把情報發過來。」

「高濃度?高速擴散?是新研發的裝置?」提安姆中將好像忽然嗅到危險的氣息。

「目標?」

「未能確定。」

「應該是我們。」

「?」

「如果我是敵軍統帥,那目標根本沒有選擇,只能是我第二艦隊,近70公里長的艦隊是沒法隱藏行蹤的,如果冒險繞過我們,勢必會被發現,形成首尾被夾攻的情況。」

「通知了雷比爾將軍沒?」

「還未。我們在等將軍您的指示。」

「通訊員,通報第一艦隊雷比爾將軍︰偵測到吉翁軍有至少一百個大型熱源移動,推測敵軍全軍出動,目標是第二艦隊。請求支持。」

「將軍,這樣報好嗎?一百個好像」

「我軍受到敵軍不明裝置干擾,情報傳輸有偏差不是很正常嗎?」

「收到。」

「好了,現在不要再猜測敵軍是真打還是虛攻。一切都當成大決戰準備。命令準備好的偵測機馬上出動,組成五層偵測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