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巨型海妖

漢生御劍在前面帶路,畫琛跟在後面,飛的很平穩,夜晚的風很涼爽,幾人的行進速度較快,風刮在臉上,剛開始還覺得舒適,後面臉上感到了些許刺痛。

薛楊剛準備拿袖子遮一下臉,這風突然間消失了,他看了眼前面的畫琛,應該是他施了避風訣,畫琛定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麼簡單,不管是那場谷試,還是今日被爆出他的天賦,都讓他一次又一次的感到意外。

他又聯想到了寶貝,這兩人之間是有什麼他不知道的。

不得不說,薛楊歪打正著,猜對了一半,畫琛和寶貝之間沒什麼,只是不方便讓畫琛知道她而已。

漢生身後站著個看著憨厚老實的人,他看著順眼,就一並帶上了︰「先到的人,不僅能早些休息,還能先挑選睡覺的屋子。」

他慢慢和畫琛並劍飛行︰「像你這種天賦高的,能單獨住一個院子。」

畫琛卻說道︰「可我听說,在劍宗書院,只有你做出的貢獻越多,才能有更好好待遇,我剛來就能單獨住一間院子,就因為我的天賦,有這麼輕松嗎?」剛才那四位尊主的所作所為,他可都看在眼里。

他深以為然︰「沒錯,自然是如此,你可以先享受。」

畫琛在心里嘆了口氣,本來已經做好準備了,可還是有種不詳的預感。

按劍宗書院的習性,如果願意讓人先吃點甜頭,這會令人感到更加恐怖。

漢生十八歲來的劍宗書院,在這呆了兩年了,自然什麼都知道,但他不會多說些什麼,也不會告訴他們即將經歷什麼不好的事情。

最多會給一點提醒,按照他的原話︰知道了有什麼用,給你們更多的時間擔驚受怕嗎?

花了十多分鐘,幾人到了穿石峰,給守夜的弟子打了聲招呼,漢生直接領著他們到了新弟子居住的地方,有幾條長廊,每條長廊有著七八間房間。

「長廊是給你們這些新人住的,想住小院,要麼混出頭,要麼等明年的新人來這,」漢生對他們比了個勢,「加油。」

薛楊先對畫琛說道︰「謝了,這麼晚了,你們也早些休息吧。」

再對漢生說︰「謝師兄帶路。」

臉蛋圓圓,一臉憨厚的高非和他說了同樣的話,三人發現,他不僅外在憨,內在好像也一樣。

漢生帶著畫琛走了幾分鐘,跨過一座小橋後,再穿過一片竹林,里面有五座獨院。

「行了,這就是你住的地方。」他打了個哈切,「前三座院子都有人,里面住著你的兩位師兄和一位師姐,後面的兩座院子是空的,你選一個住干。」

說完他揮了揮手,回去了,看來是真的困了。

就著月色,只能朦朧的看清每一處院子的位置,中間還隔了許多竹子,他摸黑走到了最後一座空院。

挑了間最大的屋子,里面是睡覺的地方,進去後點了燭火,屋子亮堂了起來。

屋子里很整潔,分為外室和內室,外室除了座椅,幾套放物品的櫃子,還有一套茶櫃,他直覺這是上一位居住在這的人留下的,東邊有一扇較大的窗戶,支稜著,他過去把窗子關上了。

他走進內室,床上放了東西,他走近一看,是幾套劍宗書院的衣服和一塊令牌,還有一本手冊,他翻了翻,里面除了有劍宗書院的地圖,記載了他們這四年需要做的事,還有規矩和獎懲。

他從儲物袋中,拿出了自己的物品和衣物,稍微整理了一下。再花了十幾分鐘把手冊看完記下,吹了燭火,就躺下休息了。

第二日一早,鐘聲響了三下,他收拾好後趕到了書苑堂,這是授課的地方。

他休息的不錯,來的還算早,但堂內已經有三四人在里面了,黑眼圈及其重,一看就知道昨晚異常慘烈。

鐘響後的一刻鐘內,所有新弟子都趕到了,古尊者滿意的點頭,忽視了他們眼中的血絲。

「在三日內,你們必須學會御劍飛行,因為三日後,你們將會去抵御海妖。」

「這麼快?」一弟子驚呼。

古柯點頭,肅然道︰「現在,我會告訴你們,為什麼海妖會一直堅持不懈的攻擊我們。」

古柯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畫琛撐著下巴听著,他大概的整理了一下。

故事的開頭很老套,在很久很久以前,塵芥海域就存在了,有陸地的地方,自然會有人類。

那時,人和海妖和平共處,畢竟海妖不能離開水,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可以獲得短暫上岸的時間。人和妖不能共存,這是自古以來根深蒂固的想法。但海妖太不尋常了,他們上岸後,像瘋了一樣屠殺塵芥海域中的人類。

不知死了多少人,有修煉者來到這個地方,得知這個情況之後,也調查過,只檢測到海里有個龐然大物,應該是只巨型海妖,它十分仇視人類,控制著海里的所有海妖,殺人。

但也因為塵芥海域在,才能阻止海妖攻擊更遠的地方,塵芥海域中,有一樣特殊的東西吸引著那位主宰者。

劍宗書院因此存在了,而劍宗書院的每一任劍尊,都抱著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海里的那位主宰者,情況才會有所好轉。

但相傳那只巨型海妖,已經成仙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這件事也從未流傳出去。

這是兩個種族之間的血海深仇,已經停不下來了。

听到這,畫琛覺得里面有問題,但一時也說不上來。

古柯繼續說道︰「塵芥海域有四塊陸地,我們劍宗書院,只需要守好其中的劍宗城就好。」

「其余的地方,塵芥海域的域主會派人去守。」

「每個月,至少有半個月會有海妖想辦法登上塵芥海域。」

「所以你們在劍宗書院的生活,有半個月需要抵御海妖,剩下半個月,養傷。」

眾人听此面色沉重,其中有一個人問道︰「我們會死嗎?」

「會。」

那人立刻說道︰「我要離開這。」

古柯說道︰「離開?光劍宗城內,就有十幾萬百姓,你們都離開了,他們就得死!」

「那就該我們死嗎?」那人不甘心的說。

「你以為為什麼有人能修煉,有人連修煉的門檻都摸不著,只能做一個普通人?」

「我們有了天賦,就該去做我們該做的事,你享受了普通人過不了的生活,就得接受這一點,你們得去守護他們。」

那人把拳頭漸漸松開了。

古柯又堅定的說道︰「雖然會死,但只要你夠強,就能避免這個情況。」

「你們應該知道,人類記載了,異妖錄。」

「我們塵芥海域也記載了關于海妖的一本書,上面寫了它們的習性和弱點。」

「接下來的三日,上午我會和你們詳細講解這本書,下午你們自行學習御劍飛行。」

今日上午的授課結束後,畫琛夠單獨留了下來。

古柯神情嚴肅,他心中有一絲了然,該為那點甜頭付出相應的代價了。

古柯說道︰「像你們這些天賦高的,有特殊的任務。」

接下來古柯說的,倒是和他想的不太一樣。

海妖上岸,都是以原身,而且只有短短的十分鐘,但耐不住它們數量眾多,就算時間少,後面也能源源不斷的補充上來。

世間萬物很多事情都是公平的,海妖數量多,但他們若化為人身的話,實力將會大大降低,一些弱的甚至連孩童都打不過。

但海妖中也有極少數者,能夠化為人身,實力不會下降。

他們這些天賦高的,就是要找到這些極少數的海妖,而且對方實力都很強,也只有他們才能與之對抗。

他們除了五片大陸中的劍宗城,其余的地方若出現了極少數者,他們都要去幫忙,任務重而雜。

「他們有什麼特征嗎?」在戰況慘烈的情況下,總不能盲找,如若殺錯了人,那玩笑就開大了。

「他們從上岸到變成人,有黃金三分鐘,你們會發現,那三分鐘即將幻化成人的海妖,眼神極其有靈性,或者說是像人,但如果過了那三分鐘,將極其難以分辨。」

「那他們是靠什麼呼吸?」畫琛不斷提出疑問。

「不知道,我們也很想知道他們是靠什麼呼吸的,但到現在,也沒有一點線索。」

今日這個早晨過後,所有新弟子的壓力都很大,他們中的小部分人,可能連妖都沒殺過,幾日後就要以命相搏,去抵御海妖。

還知道了這個世界上可以存在著傳說中存在的仙,還是十分仇視人類的海妖。

這一切听起來都極其不真實。

畫琛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消化著這一切,他感覺今日古柯說的一切,有很嚴重的問題,但他說不上來問題在哪。

而一邊的歸月峰。

雖然不需要他們去抵御海妖,但寶貝還是听的一頭霧水。

她問秦束錦︰「怎麼和母親說的不一樣。」

「半真半假。」秦束錦也不淡定了。

「哪些是真,那些是假啊?」她撓了撓頭,感覺這些東西好復雜。

他思慮片刻︰「不管是他們說的,還是母親說的,都沒有說完,背後肯定有一個更復雜,更完整的故事,只是缺了關鍵的線索,把他們拼湊起來。」

她吐了吐舌頭︰「那我們該怎麼做?」

「順其自然,等那一天到了,我們會知道這一切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