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會保護你

「把東西交出來!這麼小的年紀就敢偷東西!」一人對著畫琛喝到。

「和小偷說這些干什麼,給我狠狠的打!」又有一人說道。

「偷東西偷到羅家來了,你小子活膩歪了吧,給我打!」 那人說完一棍子朝著他砸去。

他微喘著氣,單手接住了那一棍,也練了幾個月了,撂倒四五個成人完全沒問題,可現在他得護住昧妮,而對方來的人顯然不止,乍一看得有十幾個圍住了他。

他發力直接把那根棍子搶了過來,其他人看他敢反抗,都紛紛動起手來。

他一只手抱著昧妮,另外一只手要應付其他人,實在是分身乏術了。

有人主意到他的弱點是昧妮,一棍子向著昧妮打去,畫琛騰不出手,只得半蹲著身子,把昧妮護在懷里。

羅家十幾人都奈何不了這半大的孩子,本就丟面,這下看他不反抗了,個個手下不留情面,一棍又一棍的敲在他的背上。

一來二去,天已經亮了,路上的行人逐漸多了起來。

眾人看見一大早街上就鬧了起來,紛紛過來圍觀,一看中間被打的是個小孩,立馬有人說話制止︰「你們怎麼多人欺負一個小孩兒,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

「就是就是。」

「再這樣我可就報官了啊!」

羅家的下人看替畫琛說話的人越來越多,辯解道︰「你們知道什麼?這孩子偷了我們家的東西。」

「偷東西也不能這麼打人,這得鬧出認命了!」

昧妮恢復了些力氣,她一睜眼,就看見畫琛夠人打的厲害,瞬間怒火攻心。

但她被縛妖網捆過,少則半日,妖力恢復不了。

畫琛發現昧妮醒了,安撫的用手摸了摸她︰「我會保護你的,別怕。」

昧妮看著他被打的吐了血,順著下巴流了下來,滴在她的身上,身上已經染紅一片了。

他疼的手都在抖,還在安慰她。

而她一點事兒都沒有,昏迷的這段時間,她被保護的很好。

她氣的眼眶都紅了。

羅旭恆趕到時看見畫琛已經被打了,鬧得很大,還見了血,心里咯 了一下。

畫琛怎麼都是王家的義子,羅旭恆就是因為惹不起才用下作的手段將昧妮偷來。

本來只是想著把縛妖網拿回來,這群智障東西怎麼能動手,他氣急,到時候王家來人他十張嘴都說不清。

「都住手!」他喊道。

羅家下人看二公子發話,都停下了手。

畫琛此時早已站不穩,跌坐下來,抱著昧妮的手卻沒有絲毫松懈。

已經沒辦法回頭,一不做二不休,羅旭恆惡從心起,王家不一定就知道這畫琛養了只妖狐︰「我們打他不光是因為他偷我們家的縛妖網,還因為他護著懷里的那只是只妖狐。」

羅旭恆話畢,圍觀的群眾都安靜了下來,他不禁心中有一絲得意。

不過羅旭恆的品性在橫城早已傳開了,過了一會兒還是有人提出質疑︰「你說是妖就是妖嗎?有什麼證據?」

他本就心虛,听見有人提出疑問,有些惱羞成怒︰「你們不信,用縛妖網一試就知,縛妖網在那小子身上。」

說完又補充道︰「那可是妖,要殺人的,你們現在在這里幫忙,什麼時候被吃了都不知道。」

這話一說完,人群里沒人在坑聲了。

眾人雖不知羅旭恆說的是真是假,萬一是真的,妖可留不得。

畫琛意識已經有些模糊,听見羅旭恆說到妖後,沒人說話了。

有些不敢相信,也感到了一絲悲涼。

人對妖的成見,就那麼大嗎?

羅旭恆下令叫下人們搜身,其中一人向著畫琛走去。

昧妮本可以用其他方法幫助畫琛的,羅旭恆這麼一說,只要她現在有什麼異動,就會被認定成妖,被認出沒什麼,但以後她就不能陪在他身邊了。

昧妮看著來人靠近了畫琛,眼中閃過一絲厭惡,雖沒有妖力,但她在清醒過來時就把縛妖網收進了儲物袋,這人搜是搜不到的,但這人踫他會讓她覺得惡心。

沒有證據能證明昧妮是妖,但她現在什麼都不能做,她答應過他,得陪著他。

「住手!」  就在那人的手要踫到畫琛時,素芩不知什麼時候來了。

她急忙來到畫琛身邊,心疼的看了看他的傷勢︰「怎麼傷成這樣。」

王家也來了許多人,他們將羅家的人隔開,圍在畫琛和素芩身邊,形成保護之勢。

糟了,羅旭恆看見素芩來了,心里暗嘆不好。

馬車停在一旁,素芩小心的扶著畫琛站了起來,再將他扶進馬車,讓他趕緊看大夫才是重中之重。

她在走之前回頭盯著羅旭恆,甩下一句話,說話的語氣不像是對待晚輩︰「今日的事情,你們羅家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王家的馬車就這麼離開了。

羅旭恆臉色鐵青,這下完了,縛妖網沒拿回來,他剛才說的一切都沒辦法證實,這東西進了王府,跟肉包子打狗似的,畫琛不可能把東西送回來給他圓話。

素芩此刻能夠趕來,是因為王家每日早晨,天不亮就有人出去采買食材,正巧路過鬧事的地方,采買的人本不想湊熱鬧,就掃了一眼,這不看還好,這一看發現主人公是自家的人,采買的人第一眼認出的其實是昧妮,那漂亮的毛發實在讓人難以忽視,再仔細看就看見了抱著她的畫琛,連忙回去報信。

昧妮和畫琛先上的馬車,畫琛上了馬車後就撐不住了,暈了過去。在王夫人還沒上車時,昧妮快速的從儲物袋里拿出藥瓶,白色的瓷瓶里裝著葉露,是極好的藥,喂他服下。

葉露從喉嚨慢慢流淌到全身,他的疼痛得到了舒緩,從表情上看輕松了許多。

回到王府,王夫人找來了大夫,他的傷大多都在背上,大夫先剪開他的衣服,背上的傷大多和衣服黏在一起了,大夫替他上了藥,又開了幾幅內服的,囑咐了注意事項。

王夫人示意春月和翠花好好照顧畫琛,留下了貼身侍女,離開去處理羅家的事了。

昧妮支開幾人,從儲物袋里拿出外敷的藥,她的藥比大夫的藥好的多,看著他背上的傷,她上藥的動作很輕柔,眉宇間有一絲疼惜。

畫琛睡了一天一夜,醒來時扯到了傷口,疼的齜牙咧嘴的,昧妮睡在他的旁邊,听見動靜立馬醒了。

「先別動,傷還沒好呢。」

她跳下床,變回人身。現在只要沒人在畫琛房內,她一般都會變回人身,方便照顧他。

畫琛趴著睡覺,除了傷口疼,這姿勢保持久了也不好受。

這模樣有些狼狽,他把臉埋在睡枕上,悶聲問道︰「你沒受傷吧?」

昧妮剛掀開他的衣服,愣了愣,沒想到他竟然先問這個。

「你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被帶走了?」

「或者問問這件事怎麼樣了?」

「怎麼這麼傻替我擋著。」

她話語中有些調侃,手上的動作不停,畫琛鉤上的傷好了大半,外敷的藥效果強勁,涂起來滋味不好受,她試圖轉移他的注意力。

只見畫琛側頭,小臉微紅,上下打量了昧妮,才重新埋頭,說道︰「你沒事就好。」

她心中一暖,動作更輕柔了些。

王府大廳內,羅夫人帶著羅旭恆站在中間,王夫人和王老爺坐著喝茶,像是看不見面前的兩人。

廳內很安靜,除了茶杯與蓋子發出輕微的摩擦聲,再沒人說話。

羅夫人心中有些氣憤,但到底是自家做錯了事。

那天早晨過後,羅旭恆渾渾噩噩的往府里走去,他知曉自己犯了大錯,得罪王家不說,縛妖網也沒了,心心念念的白狐也被帶走了。

身後的下人不知具體發生了什麼,看見王家的馬車也有些驚慌,看著二少爺的樣子,大概是辦壞了事,惴惴不安的跟在他身後。

他回到府內,看見自己的小廝阿全已經醒了過來,正跪在羅夫人和羅老爺面前。

看這樣子,阿全跟著他做了全套的戲,必是什麼都招了。

這下,他連辯解的機會都沒了。

他臉色蒼白的跪在兩人面前,還沒開口說話,羅老爺一個茶杯就砸了過來,他沒敢躲,茶杯砸在了他的額頭,破了一塊,他晃了晃身子,沒倒下去,血瞬間順著他的臉流了下來。

「你這個逆子!」羅老爺對他破口大罵。

「你什麼東西都敢惦記,你也不想想,王家是什麼地位,是你能夠去招惹的?一開始還想著叫你母親去幫你要那只狐狸,你好大的臉啊!」

「你母親不答應,你竟想著去偷,這下好了,人家畫琛來府里帶走自己的寵物,連縛妖網也一並帶走了。」

羅老爺像是罵著不解氣,又起身踹了羅旭恆一腳,這腳結結實實的,他被踢倒在地。

他更不敢說話了,他父親還不知道,他們把畫琛給打了。

就算不是他指使的,也和他脫不了關系。

羅老爺憤怒的坐了回去,試著平復自己的心情,事情已經發生了,想辦法挽救才是︰「縛妖網呢?帶回來沒有?」

阿飛是羅夫人身邊的人,听見有小偷跟著追了出去,自然也是跟著動手了,他此時站出來回話︰「沒帶回來。」話畢,抬頭看了看面前兩人的神色,額頭一直冒虛汗,帶著顫音說道︰「我們,我們不知道那小子是王家的人,把他給打了。」

「什麼?」羅老爺像是沒听清楚,緩了兩秒後火氣再次上頭,「你們還打人了,說清楚!」

羅旭恆面色慘白的跪在一旁,再不敢說話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