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趙蓴知道,三十九院百位練氣三層里,最出名的一個,叫馮三褚。

他身世較為復雜,本是橫雲世界中一個小型修真家族的子嗣,不知為何流落到小世界中,十四五歲才被尋回。父母覺得虧欠于他,便用半生積攢下來的家財,給他換了個拜入靈真派的名額。

雖說那是馮三褚父母的私產,馮家仍覺得用在一個幾乎看不見前途的人身上太過浪費,故而以不敬宗族為由,將三人攆了出去。

不過事情走向也頗為戲劇化,馮三褚後發制人,十五歲入門後,三年內以四靈根的資質一路突破練氣三層,只差臨門一腳,便能成為正式弟子。

他為人熱忱,義氣灑脫,三十九院不少弟子都曾受他恩惠或照拂,馮三褚因此在其中風評極佳,受人愛戴,隱隱有三十九院眾弟子之首的趨勢。

趙蓴突破練氣二層後,他也有所示好,只是遠沒相熟到朋友的程度,不知道今日他上門來所為何事?

馮三褚飲過茶,和氣道︰「最近听聞趙師妹在打听生財的辦法,我先你數年入門,最初也拮據過一段時日,如今倒好些了。」

趙蓴挑眉,道︰「還請師兄指點迷津。」

「指點談不上,只是希望對師妹略有助益罷了。」他拇指輕按在蓋碗上,兩眼眯起,露出一口白牙。

「靈真派有一雙靈根弟子,他三十三歲被在外游歷的長老領入門,年輕時曾以跑商為業,掙得家財萬貫。後憑借其人脈,置辦了募榜,門外修士抑或凡人都可在榜上張貼懸賞,眾弟子便從中揭取適宜自己的,雙方各取所需,也是一樁美事。

「正巧我這里有個合適的,欲邀請師妹同往,添一份助力。」

畢竟是無事獻殷勤,趙蓴稍留了個心眼,道︰「師兄高看了,我不過練氣二層,哪有實力相助?」

馮三褚也不拐彎抹角了,開門見山道︰「師妹少年英才,假以時日必然有所成就,所以我今日才貿然上門!

「這次懸賞有外門正式弟子蒙罕蒙師兄在隊中,他修為已至練氣後期,築基之下難有敵手,我等只需作陪,等著拿報酬就是!」

趙蓴疑惑,問︰「這位蒙師兄修為高深,懸賞想必對他不是難事,為何還要喊上旁人呢?」

「師妹有所不知,蒙師兄早年曾受我父母恩惠,因此在門中對我多有照拂。這懸賞本是我接下的,發布的人要五名練氣三層弟子前去,我已找到兩人,正巧蒙師兄出宗辦事,與我等同路,就順勢入隊了。」

「有了蒙師兄相助,剩下的名額便不大看重修為,我們四人商量後,決定將它交予門中天資出眾的新晉弟子,算作順水人情。那時,我便想到趙師妹你了。」

一位年少的三靈根修士,且心性堅韌,耐得住苦修寂寞,馮三褚等人心中早對趙蓴大加贊賞,能通過這個名額結下善緣也是好的。便是趙蓴沒能有大成就,也對他們自身產生不了影響,何樂而不為呢?

趙蓴幾乎找不出拒絕的理由來,再加上她實在窮得厲害,思索片刻便道︰「那就多謝師兄了!」

馮三褚見她同意,也十分歡喜,再為趙蓴講了些細枝末節的地方,最後告辭道︰「如此,我也算功成身就了,五日後山門處,等師妹前來!」

當真是瞌睡到了有人送枕頭,困擾她數月的問題有了結果,趙蓴心里也輕快幾分。

便是今日沒有答應隨行,她也能從馮三褚口中知曉門中還有個叫募榜的地方,可以掙些萃石。

這才叫做人啊,趙蓴感嘆一聲,八面玲瓏至此,她確實是拍馬難及!

門中弟子要出遠門,得先去弟子居一趟,寫下什麼時候出去,大約什麼時候能回,若是超出登記時間一年未歸,便要按身故處理了。

馮三褚講,此行往返需五六日,中途逗留十天左右,再放寬些時日,趙蓴寫一個月後回即可,屆時她還能趕上大課。

來到橫雲世界便入了靈真派,到宗門外去還是頭一遭。周翩然有些向往,道︰「來了這麼久,都沒出去過呢。不知道這里和楚國有什麼不同,阿蓴你可得好好看看,最好回來講上兩句!」

飛葫是橫雲世界給楚國所在地取的名字,周翩然只對外說是飛葫小世界生人,私下從不這樣稱呼。楚國,這個和橫雲世界一樣,令趙蓴陌生的地方,卻是周翩然不能割舍的故土。

「可以的話,我給你捎些特別的玩意兒回來吧。」這次要前往的集城,是個較大的城池,趙蓴也存了長長見識的心思。

得知她要出遠門,三個師姐不住念叨,崔蘭娥最甚,千叮嚀萬囑咐的,走前還讓趙蓴再檢查下布袋,生怕遺落什麼東西。

「我一月後就回來了,你們不必擔心,也要保重身體才是。」

趙蓴道完別,乘煙舟一路往山門去,連婧尖利的聲音還響在耳邊︰「事情結束別多逗留,早些回來,也別被外面的東西迷花了眼,那些心眼兒壞的,專挑你們這些小土包子騙!」她慣是個嘴上不肯饒人的,趙蓴知道她心好,也肯領她的情,點頭答應說一定早歸。

山門處,馮三褚等人還未到。趙蓴修為最低,也是後輩,不好讓旁人等她,便提前到了。

好在沒等多久,那四人就相攜而來,為首的男人身量極高,膚色微黑,一雙虎目炯炯有神。馮三褚跟在他身後,像個還沒長成的少年人,這應當就是蒙罕了!

另兩人都是趙蓴在三十九院中眼熟的,廖段衣與其胞妹廖小怡,兩人面容相似,連身形也差不了多少。

「竟是讓師妹先到了!」馮三褚笑著迎上來,介紹道︰「這便是我等先前提到的趙蓴趙師妹。」

「師妹,這位是蒙師兄。」

隨蒙罕走近,趙蓴便感到一股壓制感,他實在高得過分,又虎背熊腰,影子落在趙蓴面前,像一座黑色小山。

「預備弟子趙蓴,見過蒙師兄。」

蒙罕眼中的趙蓴,就是個還沒長成的女娃娃,小得可憐。不過馮三褚倒是很看重她,想到這里,蒙罕覺得得給師弟個面子,于是收斂身上的氣勢,強作個和善些的笑臉,道︰「啊,師妹好!師妹好!」

他本不是喜笑的人,面容又十分凶厲,作出笑臉來更顯違和,讓趙蓴一時不知道如何回話。

還是廖家兄妹上前,同她說起話來,才解了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