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人平等李莫全(大章)

今晚的聚集地反常般燈火通明,聚集地和庇護所不同,庇護所的建立一般都有強大的武力支持,而難民組成的聚集地到了夜晚多半十分低調。

今晚聚集地中活動著不少人,三五成群在營地里尋找著什麼。

這時一個極為扎眼的粉頭發青年從物資管理處出來,青年的神色堅定,一改往日的吊兒郎當。

「粉哥,你怎麼出來的的這麼快?是沒搜到那女人的孩子?」

粉頭發青年是刀疤哥身邊的紅人,往日里吃喝嫖賭樣樣精通,備受小弟尊敬。

粉頭發青年看著眼前小弟大獻殷情的模樣,滿臉的痛心疾首,這都是被那個萬惡的張劍鋒給誆騙的純真少年啊,尊嚴和生命都被不平等的對待後,還被蒙在鼓里,實在是太可憐了。

越是這麼想粉頭發青年就越是怒火中燒,只見他深吸一口氣,抓住小弟的胳膊嚴肅的說道。

「我叫常林,不叫粉哥。記住,我們沒有身份上的高低貴賤,我們的生命是平等的!」

小弟當場陷入宕機,磕磕巴巴的說不出話。

「現在張劍鋒是以我們為魚肉的劊子手,我們還心甘情願的為他賣命,等首領回來,我們就是他頂出去替罪的替死鬼!」

「好像……是這樣……」

往日里的種種惡行浮上心頭,小弟的眼神一下子熾熱起來。

「想想你妹妹,你難道忘了你是怎麼被張劍鋒逼迫了!現在忍受著屈辱,舍棄的尊嚴,最後還有為他賣命,這值嗎!」

小弟低著頭磕巴了半天,半響起抬紅著眼的頭咬牙切齒的看著常林。

「粉哥,你說該怎麼辦,我都听你的!」

「從政治上反對他,從行動上抵抗他!」

常林抓著他的手,身邊不少看熱鬧的保安人員都湊了過來,隨即被‘人人平等’的理論瘋狂洗腦。

是啊,末世來臨,他們都忘了人人平等的原則,當他們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痛苦上時自然不會在意,可如今張劍鋒拿他們的性命開玩笑,自然一個個都義憤填膺。

不過也有聰明一些的還在掙扎,出口反駁常林。

「那萬一張老大贏了呢?」

常林回過頭,看向那個有些害怕的小弟,但他沒有想往日里那樣動手,而是認真的給他解釋。

「如果張劍鋒真有把握,他就不會背著首領搞這個了,明明是張劍鋒想要女人和物資,所以指使我們去給他賣命。」

「他這麼不尊重你的性命,你還用尊重他」

「那我們這算是給誰干活呢,背叛了張老大咱們連個靠山都沒有。」人群里又插進來一個沒有被完全洗腦的小弟。

沒等常林開口,一道溫和的聲音從人群外面傳來,眾人紛紛側目。

「不需要靠山,你們的尊嚴就是你們堅定的靠山!」眾人看著少年,不由自主的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

「老大!」常林激動的看向李莫全,李莫全揮手示意,然後走到了人群中間。

「你們記住,從你們認識錯誤的這一刻起,你們就不是之前任人魚肉的走狗,現在的你們是保衛自己尊嚴和性命的斗士!」

「你們的計劃交由我來制定,要是有什麼不測我必定第一個沖在前面,等事情結束首領責怪,就由我去受罰!」

「老大!」常林哭著拉住李莫全,李莫全的覺悟讓眾人折服。

李莫全用力的握住常林的手,同時緩緩的注視著四周的人們。

「身先士卒,死而後已!我們的平等是因為我提出的,自然應當由我去守護他,你們放心去做,記住你們的背後有我,有為自己戰斗的每一個兄弟!」

「老大!」

「老大!」

不知誰先帶頭,眾人激昂的叫著李莫全老大。

為了人人平等甘願舍棄性命,這是他們在末世這麼多年來從未見到過的。

習慣了末世里的爾虞我詐,現在李莫全的無私完全喚醒了他們心里的良知,面對曾經的上級張劍鋒紛紛倒戈相向。

「從天開始,我們就叫兄弟會,你們記住,兄弟會的每一個人都值得被尊重,每一個人都是平等的!」

李莫全率領著越來越多聚集而來的人,喊著臨時編排的口號。

「反對獨裁,人人平等!」

「反對獨裁,人人平等!」

往日里,那些被管理部門壓迫的人們也加入到大部隊,喊著口號向營地保安部門前進。

保安部門門前,正在安排工作的刀疤哥皺著眉,看向遠處熙熙攘攘的人群。

他拉過來身邊的小弟,詢問著情況,但身邊的小弟也是一臉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媽的,真是反了。」刀疤罵了一句,從腰後抽出一把折疊刀,沖著人群走去。

一般來說這種情況,把帶頭的宰了剩下的就是一群烏合之眾,到時候自然就都散了。

可是他顯然低估了人群的決心,看著絲毫沒有退避打算的李莫全和人群,刀疤倍感壓力。

「你們他媽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大晚上在這鬧?」離近了,刀疤驚訝的發現這群人里面幾乎都是剛才派遣出去保安部的人。

「你們這是打算背叛張老大?」

「他們從來沒有背叛過誰,他們只是在為自己的尊嚴和性命斗爭。」

李莫全淡淡的說道,後面的人群又躁動起來。

「去你媽的尊嚴,你們他媽搞別人的時候想到過尊嚴?」刀疤的話一拋出,躁動的人群安靜了不少,這個確實是事實。

李莫全嘆了口氣,暗道這些人的立場還是不夠堅定,但同時他也來到前面,繼續說著。

「現在不改,以後永遠不改。犯過錯,但罪不至死,現在張劍鋒拿你們不當人看,你們還要繼續給他賣命?」眾人的思維被調動回來,重新激昂起來。

「我算是看明白,你就是那個帶頭挑事的。」刀疤不再廢話,要不是他知道不為人知的內幕,恐怕也被洗腦了。

先殺了李莫全,再搞定這些小弟。

刀疤打定主意,握著刀就沖了過來。

「小心!」一旁的常林慌忙提醒,但刀疤的速度實在太快。

「這速度,恐怕是個體能進化者了。」一瞬間李莫全就看明白刀疤的實力,這個速度和反應的確超過了正常人不少。

要是李莫全沒有覺醒能力,此時真是不好解決,至于現在嗎。

一旁的眾人沒看到李莫全有動作,而沖過來的刀疤則像是看到什麼極其恐怖的東西一樣減緩了不少,然後被人制服在原地。

他們不知道,只有刀疤和李莫全身邊的幾人才能清晰的感受到,剛剛刀疤減緩的那幾秒,李莫全身上流露出人的凶戾和殺意。

那絕對不是人類能有的氣勢,感受最深的刀疤已經被五花大綁,在李莫全的制止下才幸免于難。

「你的確有本事,但我告訴你,就這樣你肯定會被張老大殺掉的。」

刀疤悶聲說道,但李莫全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當一個人連捍衛自己尊嚴都不敢的時候,他的生命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刀疤知道自己講不過李莫全,就閉上嘴不再吱聲。

保安營地的大門被眾人踹開,但里面空空蕩蕩的,除了一個衣不蔽體的女人外完全沒有張劍鋒的身影。

李莫全拿著一件衣服,示意小弟們先出去。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李莫全把衣服遞給女人。「張劍鋒他人呢?」

「我,我不知道……他晚上陪著首領出去了,剩下的我就都不知道了……」

女人說著就要哭出來,李莫全身上的壓迫感實在太重,尤其是對于這種膽子本來就小的人來說,更為恐怖。

李莫全沒有再逼問女人,來到大廳中間看著牆上的山水畫沉默不語。

巨大的山水畫下端放著一柄仿制的唐橫刀,刀身再上,刀柄在下,相繼擺放在木架上。

「我可以走了嗎……」女人哆哆嗦嗦的詢問李莫全,「您需要我做什麼事情嗎。」

女人說著,下意識的就要寬衣解帶。

她不知道來的人是誰,她只知道在這里,自己想要活下去就要去服侍站在這里的男人。

李莫全沒有回頭,嘆了口氣。

「不需要,你先走吧,去找個地方避一避……」

話音未落,一個粗獷的笑聲從門外傳來。

女人听到臉色煞白,顫抖著坐回原來的位置上。

「走?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掉!」

門外,一個身上還帶著血跡的男人站在門口,後面的地上還倒著幾個被打暈的人。

「搶我張劍鋒的小弟,還敢踫我女人,今天你要是能走出去,我張劍鋒跟你姓。」

這一路上,張劍鋒已經了解到事情的起因,在他看來自己手下那些愚昧的小弟敢造反,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于眼前這個少年的鼓吹,這個事情很好解決,只要把這個始作俑者給干掉,殺雞儆猴,其他的都順勢解決了。

李莫全撇了他一眼,語氣沒有絲毫變化。

「我也可以跑出去,你覺得呢。」

「去你媽的!」男人怒火中燒,提著拳頭就走了過來。

自己就出去了一趟,結果回來的時候自己的小弟也沒了,女人也要沒了,這讓原本易怒的張劍鋒直接暴走。

他一定要宰了這個年輕人。

李莫全回過神,對視著走來的張劍鋒。

「危險!」張劍鋒是個進化者,還是更為稀少的源能進化者,感受危險的能力可見一斑。

「你也是進化者?」

張劍鋒停在原地,有些忌憚的看著李莫全。

李莫全沒有回答他,徑直走向女人身旁給她披好衣服,然後帶著她走過張劍鋒。

「走吧,不要怕。」

李莫全的聲音有莫大的魔力,女人听完恍惚的走了出去。

見到李莫全無視自己,還極其囂張的放走自己的女人,原本僅存的一點忌憚也消失不見,對著李莫全直接出拳。

凶狠的拳頭夾雜著火焰,直撲李莫全面龐而來。

看著那灼熱的溫度,李莫問終于提起了興趣。

這是他第一次近距離觀察源能者,燃燒的火焰居然不會傷到張劍鋒,‘重啟能源’的力量果然神奇。

但也只是感興趣罷了,黑色的脈絡如同植物的根系爬滿胸膛,白皙的皮膚瞬間黯淡下去,骨節分明的手握住了沖來的一拳。

那燃燒的火焰絲毫傷不到李莫全分毫,巨大力量握的男人五官猙獰,呲牙咧嘴的奪回手臂。

李莫全在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感受到了體內的異能,狂躁嗜血如約而至,眼前的人的心跳,甚至是血液流淌的動靜都清晰的傳入耳中,感受著張劍鋒皮膚下流動的滾燙的血液,李莫全不由自主的舔了下嘴角。

一改往日的平靜,嗜血狀態下的李莫全突然對張劍鋒產生了莫大的興趣,李莫全的心里涌上一股強烈進食掉他的欲望。

澄澈的雙眼被黑色覆蓋,現在的李莫全爆發出了強烈的戾氣,遠超平時的壓迫感。

張劍鋒後退了一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個年輕人太詭異了。

張劍鋒掃視了一眼四周,強自鎮定下來,雙拳上的火焰越燒越旺,衣服柚子在火焰里一點一點被蠶食掉,化作碎片消失在地上,他的整個胳膊都被火焰覆蓋。

源能掌控,火焰裝甲。

外面的一大票小弟里有不少都從來沒見過這種場面,很多人都被驚訝的大呼小叫。

人的手上怎麼會有火焰呢?這種強烈反常識的現象讓眾多小弟開始後怕。

要是李莫全失敗了,他們估計就玩完了。

這一次,跳動的火焰不僅溫度有了提升,還附帶上了一定的沖擊力。

兩人再度交鋒,張劍鋒向前橫跨一步,傾斜的腰身帶著熾熱的一拳從上擺下,這一拳緊盯李莫全面門。

李莫全沒做防守,同樣握拳迎著那凶猛的一拳向上而去,兩人拳面交匯。

「踫!」

火焰從兩人拳當中擠出,爆散開來。

張劍鋒吃痛的緊咬牙關,五指鮮血淋灕。

李莫全的手上也是血流不止,剛才一拳力量過大,自己的皮膚抵御不住沖擊力,也是傷口綻開。

李莫全的力量很強大,張劍鋒避其鋒芒,被彈開的手臂沒有收回,左手從李莫全手臂下探出,一下子拍在李莫全胸前。

火焰從張劍鋒的掌上激蕩出,巨大的沖擊力將李莫全逼退一步,T恤襯衫破開一個大洞。

李莫全氣血一下子翻騰上來,深吸一口氣,嘴角扯出一個笑容。

這是他在清醒的狀態下感受自己異能的狀態,現在他可以確定這就是‘尸化’。

但不達行地獵犬的敏捷和食腐泰坦的力量,自己處在兩者之間,算是比較均衡。

胸口上的傷痕緩慢恢復著,李莫全十分認真的看向張劍鋒。

危險的氣機鎖定自己,張劍鋒抱守防御。

這一次換作李莫全先動,兩人之間的距離在一秒內被拉進,張劍鋒的瞳孔急遽放大,身體根本做不出反應。

李莫全抓著張劍鋒的雙臂,完全不顧火焰的灼燒,瞬間將張劍鋒扔飛進牆上。

「噗!」一口鮮血直接從口鼻噴出,張劍鋒發現剛才李莫全根本沒用全力。

沒等起身,李莫全已經沖來。

「踫!」又是一聲悶響。

哀嚎從廢墟里穿出,張劍鋒的手臂已然斷裂,但張劍鋒冒著手臂斷裂的代價從腰間掏出手槍,然後對著眼前的李莫全就是一槍。

少年,時代變了!

黑暗的廢墟里閃爍了一下,李莫全的肩膀被破開了一個血洞,整個退後幾步。

沒等張劍鋒開第二槍,一柄長刀從後飛來,刺透張劍鋒心髒,刺出半截刀身。

張劍鋒身前,李莫全隔空伸著手。

那柄唐刀早在剛才就被李莫全烙印,,一直到現在才暴露出來。

其實李莫全也沒想到會這麼凶險,眼前的張劍鋒明明不強,但依舊和自己纏斗這麼久。

最後的手槍一下子讓李莫全警醒,現在手槍對他的威脅還是太大,所以李莫全當機立斷召來唐刀,直接捅死了張劍鋒。

見張劍鋒徹底死透,李莫全也解除尸化,捂著肩膀坐到地上。

進入尸化,速度和力量都被提升到一個可怕的強度,忍受疼痛的能力也被大幅度提升,尸化的李莫全真的和一只進階喪尸沒有區別。

但一旦解開尸化,虛弱和疼痛隨之而來,門外的常林趕忙進來攙扶起李莫全,剛才李莫全幾乎全程背對眾人,眾人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但無論發生什麼,萬惡的張劍鋒已經死在這里,這是眾人萬萬沒想到的。

那個火焰覆蓋給眾人的沖擊實在太大,對于他們來說這種只會在電影里出現的人是不該被戰勝的才對。

可現在李莫全不僅戰勝,還反殺掉了張劍鋒,李莫全在眾人心里的地位再度提高。

原來這個新老大不僅是精神上的可靠,實力上更加可靠。

李莫全不知道他們心里在想什麼,不過就算知道也不會在意,他已經被常林送去醫院。

一天之中進出了兩次醫院,子彈被取出,李莫全的肩上纏上紗布,留在醫院養傷。

後來趕來的夏沐甜和物資部的人,在看到保安部大廳的一片狼藉以及死去的張劍鋒都是難以置信,被囚禁在後面的夏婉和程忠也被放出,不僅如此,還有很多小弟的女性家眷一並被放出。

團聚的聲音和哭聲在小院里停留了很久,事情傳的飛快,其余幾個部門的管理者和首領也立刻收到了消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