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守衣閣(下)

夜曉帶著三人來到先前御劍事先看到的一處有著小小瀑布與胡泊的空地,周遭山青水秀,鳥語花香,這會是一處傳道授法的好地方,同時夜曉打算在這停留一段時日。

安置好馬匹,夜曉找了個地方盤腿坐下,示意方雨熙與方雨落也坐下,然後道︰「既然答應了教導你們修煉,那我之後這段日子便會全力教導你們修煉。」

「多謝夜曉大哥。」方雨熙和方雨落同時道。

「不用謝。」夜曉擺擺手,道︰「是有條件的,就是以後要作為我手中的一股力量,替我保護一些人。」

「義不容辭。」方雨熙道。

「俺也是。」方雨落道。

「嗯,很好,不過你們放心,這難度並不大,只是暗中保護。」夜曉笑道。

「現在先說說你們仇家有多強,你們需要什麼境界才能復仇?」夜曉又道,沒有問是誰,沒有問在哪里,只要把方雨熙與方雨落教導到足夠境界,他們自然能復仇。

「融魂境,敵人在融魂境,我們需要融魂境高重乃至融魂巔峰才能報仇。」方雨熙答道,眼神透露著對力量的渴望。

「融魂境麼?可以,那麼我會在一年之內把你們培養到神台境,之後你們報仇後,便道天陽國樊山城替我保護一些人,這個以後說。」夜曉道。

「神台境?一年之內?」方雨熙與方雨落都呆了,他們的想法是能在十年到十五年內突破融魂境就算好的,在世俗也算絕世天才了,沒想到夜曉說一年之內把他們培養到,還是比融魂境更高的境界神台境,這胡說的吧?

「有問題嗎?」夜曉道。

神台境之前,啟靈境、聚元境、命蓮境都只是堆疊元力力量,只要資源足夠,功法夠好,一日一境都不是問題,融魂境可能難一點,但也不是很大,只有神台境及神台境之後需要感悟破鏡,神台境之後,有些人可能老死都不能感悟破鏡,這是一個分界點,神台境才算得上登堂入室,這也是為何最低品級的九品至少需要有一名神台境以上強者,沒有神台境以上強者的勢力宗門,都不上品級,不入流。

所以夜曉敢說一年內把他們培養到神台境,這是有把握的,但沒有說培養到更後門的境界需要多長時間。

「一年可以嗎?」方雨熙不敢相信。

「可不可以,一年之後不就知道了麼。」夜曉笑道,這兩人不相信也是正常,這里是世俗,資源少,功法差,一般人晉境慢,融魂境都已經是天花板,很難想象一年之內如何能從啟靈境突破到神台境。

「」方雨熙與方雨落突然覺得讓夜曉教,會不會有點草率?

然而一會兒過後,二人便不再質疑了。

只見夜曉抬手射出兩道元力自指尖射向方雨熙與方雨落,進入二人的身體,這是夜曉在檢查二人的修煉資質。

檢查結果,方雨熙金屬性七品親和力,方雨落土屬性六品親和力,其他系別親和力較低,並沒有和李若曦那樣有天生劍骨這樣的其他特殊的修煉資質,總體來說,天賦屬于一般般,但夜曉教人是不看其最初修煉資質的,又不是不可以提升,他自身之前便是修煉資質不好,經過這段時間運行混元訣蘊養,木屬性親和力提高到了六品,其他屬性也相繼提高道四五品不一。

「雨熙金屬性七品親和力,雨落土屬性六品親和力,修煉資質一般,不過沒關系。」夜曉開口道。

方雨熙與方雨落放下疑惑,剛才不知道夜曉射出元力到他們身上要做什麼,原來是檢查資質,只是他們修煉資質一般?方雨熙可是金屬性七品親和力,在他們家沒遭難前一直被家人稱為天才,沒想到再夜曉眼里只是一般,好吧,或許在夜曉大哥眼里真的只是一般,誰讓夜曉大哥這麼強。

「現在我傳你們功法。」夜曉又道,說完一指分別點向方雨熙與方雨落眉心,以靈魂傳法分別給方雨熙傳了一篇《不朽琉璃真經》,給方雨落傳了一篇《不朽戌土真經》。

方雨熙與方雨落感覺腦海里多了點東西,微微一感應,便明白了是修煉功法。

「夜曉大哥,這是幾品功法。」方雨落直接問了出來,方雨熙沒問,但同樣也想知道。

「你們別管幾品功法,照著修煉就是,另外切記,不要泄露給他人知道,不然遭人覬覦,恐有殺身之禍。」夜曉道,與教李若曦《不行炎陽經》一樣,沒有告知功法品級。

听夜曉這樣一說,方雨熙與方雨落便知道了功法品級怕是不低,趕緊點頭承諾不會泄露。

「嗯。」夜曉點點頭,又道︰「你倆使用什麼兵器?」

「我用劍。」方雨熙道。

「我還沒兵器,但我想用刀。」方雨落撓撓頭道。

用劍、用刀?可以,夜曉先對著方雨熙說了一遍那天教導李若曦的同樣的話,然後又以靈魂傳法傳了蠻劍、法劍、魂劍的要訣,接著道︰「雨熙,若曦也修煉了蠻劍、法劍、魂劍,你們平常可以相互交流。」

教導完方雨熙後,又對方雨落道︰「方才關于劍道的,你也听到了,刀其實與劍一樣,只是表現形式不一樣,刀道同樣可分為五重境界,一重立刀心,二重凝刀意,三重明刀,四重執刀,五重開刀道。其實與劍道差不多,但其中講究不一樣,劍通常講究巧,較靈活,刀講究力,一往無前,這也非絕對,劍有重劍可講究力,刀也有小刀可靈活,其中要得,得個人感悟。」

說到這里,夜曉頓了頓,環顧偷听的李若曦與面前的方雨熙姐弟,抬起一只手,道︰「劍、刀或者其他兵器也好,或掌、或拳等等,其大道,皆在武道真意的領悟,至高境界,殊途同歸,不拘于形,不拘于式,吾意若為劍,萬千大道皆為吾之手中劍,指劍。」

說完,抬起的手做了個劍指,一道夾著劍意的劍氣激射而出,向不遠處的巨石刺去,「轟」的一聲巨石被貫穿出了一個大洞。

「吾意若為刀,萬千大道皆為吾之手中刀,掌刀。」

夜曉劍指化掌,呈劈狀向不遠處瀑布一砍,一道刀氣夾著刀意斬出,瀑布斷流了半分鐘。

「吾意若為拳,萬千大道皆為吾之手中拳,一拳破萬法。」

夜曉五指收攏,一拳揮出,一股夾著拳意的元力向流著瀑布的山崖轟去,轟出一個大大的拳型大洞。

夜曉放下手,繼續道︰「用劍、用刀,皆是形,意才是你們要感悟的,明白嗎?」

三人目瞪口呆,李若曦還好,畢竟見過夜曉演練蠻劍、法劍、魂劍一次,只是這次又多了點東西,三人都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夜曉不管三人真懂假懂,後面慢慢領悟吧,對著方雨落道︰「劍,雨熙學了蠻劍、法劍、魂劍,刀其實也可以有蠻刀、法刀、魂刀,我稍稍改一下再傳給你。」

一旁李若曦听到有個改字,問道︰「夜曉哥哥,蠻劍、法劍、魂劍是你創的嗎?」

「算是,也不算是,我只是把前人的一些技能取其精華。」夜曉輕輕道。

「夜曉哥哥好厲害。」李若曦崇拜道,這也算是創造吧?她一直以為夜曉哥哥是拿傳承傳給她的。

方雨熙與方雨落也面露崇拜。

夜曉擺擺手,示意李若曦不用太過,然後又對方雨熙和方雨落道︰「功法我已經傳給了你倆,技能也傳了幾樣,你倆好好修煉,另外,既然你倆是將要成為我手中的一股力量,這股力量不能沒有名字,我取名為守衣,以後你倆便是守衣成員。」

「夜曉哥哥,你是要創建勢力嗎?」李若曦插話道。

夜曉沉默了一會兒,他其實只是想創建一個小隊,只用于保護紫衣就好,如果發展為勢力的話,也不是不可以,讓成員自己發展好了,于是對著方雨熙姐弟道︰「我只是想創建一個簡單的小隊,你們若是想減輕壓力,發展成勢力,也不是不可以,你們自己去拓展,前提是做好我交待的保護人的本分。」

可以發展成勢力,那守衣以後就可能會是勢力,李若曦頓時感興趣,對著夜曉嚷嚷道︰「夜曉哥哥,我也要加入守衣。」

夜曉瞟了一眼李若曦,點頭道︰「可以,只要你不搗亂。」

「我怎麼可能搗亂。」李若曦不服道,她是搗亂的人嗎?

夜曉不理她,道︰「考慮到你們之後可能會成勢力,那名字再多加一個字吧,叫守衣閣。」

眼楮一轉,李若曦又打起了注意,道︰「守衣閣,夜曉哥哥是閣主嗎?那我要當副閣主。」

「隨你。」夜曉無所謂道。

「哈哈,我是副閣主了。」李若曦開心大笑道,而後玩心一起,對著方雨熙與方雨落道︰「快叫我副閣主。」

「副閣主。」方雨熙無奈道。

方雨落則是甜甜道︰「若曦副閣主姐姐。」

「雨落弟弟真乖。」李若曦滿意地贊了下方雨落。

就這樣,一個將來縱橫青蓮界的第一勢力守衣閣由此誕生,誰都想不到它的起源僅僅只是夜曉想組建個小隊保護紫衣而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