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別去京中

酸菜魚就是塊試金石,用來試探大眾對這個口味的接受程度,從而決定是否需要繼續推行相關產品。

龐明軒也明白過來,從這段時間明軒樓售賣出去的酸菜魚份數來看,這道菜被接受的程度為中等偏下,主要是被二樓三樓的客人點單,而一樓目前還沒有客人點過,這之中的確有價格的影響。

明軒樓不同樓層有不同樓層的價格,一樓多是普通百姓,二樓是稍好些的富裕人家,三樓的廂房自然是富貴人家,五十文對二三樓的客人或許算不上什麼,對普通百姓而言卻是小鴿個月的飯錢,用小鴿個月飯錢吃道菜對他們來說是極其不劃算的,價格降下去的確可以增加銷量。

「看來姑娘是鐵了心的,如此是要龐某做什麼?」龐明軒心里其實已經有了主意,但他還是想听听洛秋會怎麼說。

洛秋聳聳肩,無所謂的笑了笑︰「我尊重龐公子的決定,若是龐公子不想投資入股,那可能要麻煩龐公子幫我看塊土地,我想買來種番椒,到時候明軒樓找我收購番椒就好。」

龐明軒也跟著笑起來︰「地的話龐某在槐東鎮旁的落鳳山下就有一塊,可以借給姑娘,不收租金,只需要姑娘屆時按市價九成的價格將番椒賣給龐某。」

奸商啊奸商,明面上給洛秋個人情,實際上低于市價的一成不就是變相的租金嗎?

還是你會算計,洛秋搖著頭直笑︰「多謝龐公子,還有一件事情,就是番椒的種子……」

「這個交給龐某便是,姑娘需要多少告訴龐某便是。」

「你那塊地多大?」

「大概兩畝。」

「那就按地面買,多謝龐公子!」

事情定下後,兩人又是一番客套,等榮兒醒了洛秋才告辭離開。

洛秋帶著榮兒先去了莊蓉兒之前做工的裁縫鋪,裁縫鋪掌櫃心情不大好,問了小二才知道早上有對父子來鬧過。

果然找來了,洛秋慶幸著又往綢緞莊去,莊里的一位婦人正在教莊蓉兒東西,莊蓉兒听的認真連洛秋來了都不知道。

洛秋沒有打擾他們,自己在綢緞莊里轉起來,工人們條理有序的生產著,唯有那個上躥下跳的人顯得格格不入。

是謝遇,洛秋想起他說榮兒像某個人,便靠過去打招呼。

「謝公子很喜歡這里?」

「不是,只是以前沒見過,覺得新鮮。」謝遇所在的是染料間,工人們正在下布染色。

榮兒也沒見過,興致勃勃的跑進屋子,洛秋忙叮囑他不要給人添亂,也不知听進去沒有。

洛秋跟著看了會兒,忽然問身旁的謝遇︰「不知謝公子說榮兒像的是何人?」

不同于龐明軒,謝遇的身份還是個迷,不過從他周身流露出來的氣度看,多半是權貴人家的孩子,他能接觸到的人自然非富即貴,榮兒以前也說過總被關在大宅院里頭,沒準榮兒父親真是謝遇認識的人。

「我說過這句話嗎?」謝遇撓著頭想了想,聳了聳肩,有些無奈︰「我不記得了,就當沒這回事兒吧!」

為什麼突然又不提了,洛秋想不明白,心里越發好奇。

「我只是好奇,沒準那人和孩子的父親有關系呢!」

「孩子的父親是誰?」謝遇很正常的問一句,洛秋卻沒辦法回答,她當然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想從他嘴里套話罷了。

「孩子的父親就是個普通的莊稼漢。」洛秋只能撒謊,謝遇稍稍揚了揚下巴,並沒有相信她的話︰「這孩子可不是普通莊稼漢能養出來的。」

「嗯?怎麼說?」洛秋不動聲色的問,謝遇像是知道她的心思,嘆道︰「洛姑娘,那孩子其實是你撿的吧?」

小心思被戳破洛秋也不尷尬,只點了點頭︰「這孩子的確是我在山里撿的,如果你知道孩子父親是誰可以告訴我,趁現在感情還不深,我可以把孩子還回去。」

謝遇贊賞的看眼洛秋,搖了搖頭︰「洛姑娘,旁的恕我無法相告,只能奉勸一句,別帶著孩子去京中。」

不能去京中?

看來榮兒的父親是京中的貴人,權力可能還不小,只是這樣的人為什麼要拋棄自己的孩子呢?

「洛姑娘若真的想養這孩子,近些日子小心些。」

謝遇留下這樣一句模稜兩可的話轉身離開,洛秋有些生氣,她討厭說話說一半的人,紙是包不住火的,現在她跟榮兒感情還不深,知道些關于他父母的事情才能更理智的做出決定,等以後親如母子的時候再知道,怎麼抉擇都會很難受吧!

洛秋很想追上去給謝遇一拳,讓他把話說清楚,偏偏榮兒從屋子里跑出來,抱著她呵呵傻笑,說著那些布匹變色的神奇過程。

不心軟是不可能的,洛秋蹲下去,摸著榮兒的頭想道,無論父母做了什麼孩子終歸是無辜的,既然現在這孩子叫她娘親,她也要肩負起身為娘親的責任。

帶著榮兒在綢緞莊又玩了會兒,莊蓉兒終于空閑下來,綢緞莊沒有包工人住宿,洛秋便讓她先住自己買的房子,莊蓉兒則表示發了月錢會交房租給她。

走出綢緞莊時,洛秋糾結是回周家村還是直接在鎮子里住下,因為下午有事龐明軒把帶她參觀那塊地的時間推到明天,她心里還是想盡快把這件事情定下來,可若是不回去的話周家村里的樂子她就看不見了,還有把裴詔一個人留在村子里真的沒問題嗎?

思來想去,洛秋干脆掐手算了個卦,最後決定趕最晚班的牛車回去。

回到周家村時,星星已經灑滿天空,洛秋給了車錢後把睡過去榮兒抱下車,往家里去。

路上遇見不少村民,村子里某個方向鬧哄哄的,洛秋並未理會徑直回到家中。

裴詔在炕上打坐,洛秋抱著榮兒躡手躡腳的走進去,不想驚動他,結果在靠近炕邊時裴詔還是睜開了眼。

「回來了?」

裴詔聲音有些冷,帶動著周圍的氣壓都低了下去,洛秋將榮兒放在炕上蓋上被子,小聲道︰「回來了,詔兄吃了嗎?我帶了肉包子回來,要不要來兩個?」

裴詔沒說話,洛秋當他默認,跑去把肉包子熱了熱,狗腿的送到他身前︰「詔兄先吃,我出去看看熱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