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炕上捆著個男人

洛秋醒來的時候,五脹六腑像被洗衣機洗過,難受的直皺眉,抬頭看見炕上捆著個俊美男人,一愣。

「姑娘醒了?」

什麼情況?

這男人是誰?她在哪兒?

洛秋環顧四周,四面土牆,一張桌子一張炕,桌子還倒在地上。

她不是在加班改設計稿嗎?

男人滿臉關心,似乎真得很關心她,洛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試圖坐起來,發現身上沒什麼力氣。

「我這是怎麼了?」

原本不過是她的自言自語,偏偏男人有一瞬間變色,洛秋敏銳抓住這點,疑惑的看向男人。

男人見狀,露出個迷人的笑來,羞澀道︰「方才在下說要娶姑娘後,姑娘便昏了過去……」

不是吧?是被美色迷暈過去的?

突然,一股信息涌入大腦,根據這些信息,洛秋判斷自己穿書了!

穿的是本叫《求得安然路》的瑪麗蘇爽文,女主裘安然是朵備胎眾多的白蓮花,在戀愛腦男主六皇子的保護下,無痛登上後位,而她則穿成里面因垂涎落難反派美色,而被反派毒殺的鄉野村姑。

老天,你是不是在玩我?

洛秋盯著眼前俊美非常的男人,誰能想到這樣一張面容下藏著顆狠毒的心。

「難不成姑娘不願意?」

男人見洛秋滿臉抗拒,面露委屈。

他是原主上山挖野菜時撿回來的,受了重傷,要不是一張臉生的好,早爛在山上,也正是這張臉,原主要他娶自己,不娶就不救他,這才激怒男人,對她痛下殺手。

人竟然沒死,男人只能先虛以委蛇,暫時麻痹對手,更讓他想不到的是人不僅沒死,還換了個靈魂。

「我不願意!」

洛秋直接拒絕,男人臉色有一瞬蒼白,沒人想死,他也一樣。

「我不願意,但我可以救你。」

雖然男人手段狠毒,但也是原主垂涎他美色在先,並且男人身份不一般,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根據劇情推測,這個男人很可能是最後的大反派,畢竟原文大反派也曾落難,被鄉野村姑垂涎美,她不就是那個倒霉村姑嗎?

說起來洛秋還挺喜歡這個反派,因為在一堆戀愛腦瑪麗蘇里頭,就他一個人在勤勤懇懇搞事業。

「姑娘放心,在下說到做到,定然會娶姑娘為妻的。」

男人不知道她里頭換了個人,還以為她要換個法子折騰自己,再次表明衷心。

洛秋當然不會相信他,決定先表明誠意,撐著起身替他松綁。

洛秋注意到,在自己靠近時,男人臉上有一瞬間的嫌惡,但他演技很好,一瞬間又恢復楚楚可憐的樣子,看來演技是反派的主修課。

洛秋邊在心里吐槽,便伸手去結繩子,估摸原主真的很怕男人逃跑,系了個死扣,根本解不開,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系的有點緊,調息下再給你解綁。」

調戲?

男人眼底閃過一抹戾氣,被這女人帶回來後,他可沒少受這女人的調戲,不過為了活命,忍忍也就過去,男人這樣想,閉上了眼。

「你閉眼做什麼,你也要打坐調息?」

男人睜開眼,見洛秋坐在炕邊,盤腿打坐,原來她說的是調息,竟是自己想岔了,忍不住紅了臉。

好好的怎麼還臉紅了?

洛秋懶得管他,閉目養神試圖凝聚周身氣脈,將毒素排出體外,她本是天師一族族人,天師族講究天人合一,以氣養身,主修佔卜術,早幾代還抓鬼,奈何建國後鬼少了信命的人也少了,才換了營生。洛秋是族內年青一代的翹楚,佔卜術學的出神入化,更有一項天賦技能-尋寶,族內每每資金不充足時就讓她去賭石場里頭淘玉石。

洛秋調息時,男人一直盯著她,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眼前的女人像變了個人,尤其是那雙眼楮,明亮的有些厲害。

真瞧著,洛秋忽然滿臉痛苦,男人心頭一緊,見她吐出一口黑血,原先蒼白的臉上有了幾分血色。

並不知道男人心里活動的洛秋十分開心,因為她發現這具身體能夠聚氣,也就是說她以前的本事還能恢復!

洛秋胡亂抹抹嘴唇上的血,又調息片刻,覺得身體有些力氣,轉身去隔壁廚房里拿了把菜刀過來。

男人嚇了一跳︰「姑娘這是?」

「別動,我來給你解開。」

洛秋三兩下把繩子割開,將菜刀隨手扔在一旁, 當一聲響。

男人忍不住皺眉,果然是鄉野村婦。

「左手給我,我給你瞧瞧。」

男人略作遲疑,還是將手伸過去,洛秋兩指放在脈上,醫術她也會一點,男人體內存在一種慢性毒藥,每次毒發都十分難受,想要根治很難,但她有辦法,至于其他的外傷內傷都是小問題,稍微養養就好。

「別的都還好,就是體內的毒有點難辦吶!」

男人聞弦歌而知雅意,將眉一抬,問︰「什麼要求?」

她就喜歡跟聰明人對話,洛秋嘿嘿笑道︰「事成後給我一千兩黃金。」

以男人小心的性子,若不索取回報,他不會相信自己真能救他,既然是未來的大反派,一千兩黃金對他算不得什麼,更何況黃金比較保值,簡直發財!

男人沉默片刻,最終頷首,心里想的卻是,若這女人敢騙自己,定讓她生不如死。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洛秋收回手,笑眯眯看著他,別的先不說,至少現在他是自己的金主。

「費兆」男人答得很快,洛秋繼續笑眯眯的盯著他︰「請告訴我真名謝謝,咱們可是合作伙伴,我覺得我們可以給彼此一點信任,我叫洛秋,你呢?」

信任?男人愣住,低聲笑了笑,這女人似乎比想象的聰明,不再藏著掖著,說出自己的真名︰「裴詔」

「裴兄,久仰久仰!」洛秋抬手,裝模作樣的拱了拱,電視劇里好像都是這樣,她沒做錯吧?

「你認識我?」裴詔愣住,好看的眉再次擰起。

「不認識,客套下。」

「……」

裴詔想,這女人還真有些不一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