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王朝,天郡督。

此時的大唐王朝已是臘月,天地間的溫度低的足以讓人打個寒蟬。

雪蓮峰,仰望山頂,峰上雲霧繚繞,山徑蜿蜒曲折,像一條彩帶從雲間飄落下來,雪松似一個個小缸點,零零星星散布在山道上,北風吹來便隨著風搖曳。

山頂之上常年飄雪,而那山巔之處更是大雪紛飛 寒風凜冽,但今日若是從半山腰處仔細看,便可看見在那山巔之上有一道單薄的人影,在被寒風吹起的雪霧中若隱若現。

山頂上,平坦的空地早已被白雪所覆蓋太陽光照射而來宛如像是銀河一般璀璨,遠處還有著數顆足有幾人合圍粗的松樹,茂密的枝葉上還蓋著一層厚厚的積雪,時不時的往下掉落著發出沉悶的砰砰聲。

「呵」

一聲略顯沙啞的爆喝從不遠處的空地傳來。

抬眼望去 一身著樸素黑衣的少年立于雪地之間,下一刻少年猛的一步踏出,地面都是在此刻微微抖動了一下,手中桃木劍劃破空氣,隱隱的帶起了破風聲,斬向了前方的雪地。

唰,地面上堆積的積雪頓時被一股劍風吹散開來。

「滴嗒 嘀嗒」 寂靜的山頂上一聲細微的聲音傳出。

幾滴殷紅的鮮血從少年手掌心中順著劍柄滴落下去,滴在雪白無瑕的雪地上。

鮮血剛剛流出便被寒冷的北風吹的干涸結痂。

而揮劍的少年此時正眼神平靜的看著面前被一掃而空的地面,毫不在意手上時不時傳來的陣痛,直接盤腿打坐調息起來,少年看上去莫約十五六歲,生的十分俊郎,身軀修長,一雙丹鳳眼里仿佛有著星辰大海,透露出絲絲精光,好一個俊郎清秀的美男子。

少年此時盤腿而坐,手中握著那柄淡黃的木劍,木劍之上還刻有不知名的紋路,仔細向劍柄看去上面好像刻著三個字。

「方長生」。

片刻後,名為方長生的少年睜開雙目,面露無奈的低頭看了看手掌上的數道血痕,此時傷口早已停止流血,因為極低的溫度現在已然結痂,但依然在隱隱作痛。

少年抽了抽嘴角並未理會手中的疼痛,視線緩緩看向那柄木劍,眼中泛起溫情,這柄木劍是他的娘親蘇琉茉在他八歲生辰時親手制作贈予他的禮物,少年一直將這柄木劍視若珍寶。

想到娘,少年眼中的溫情不由得濃郁了幾分。

記憶中的那個女人身著略有樸素,莫約三十余歲,其臉頰略顯秀美,給人一種溫婉賢淑的感覺,她則是方長生的娘親,蘇琉茉。

而方長生的爹 名為,方舟,曾是竺嵐鎮方家的二當家,年齡莫約三四十,修為便已經達到陽關境六境,實力極其強橫,當年在竺嵐鎮可謂是意氣風發。

方長生所在的方家只是天郡督內一座名叫竺嵐鎮的小鎮的家族,雖說在天郡督內方家並排不上號,但是在竺嵐鎮內卻是名列前茅的頂尖家族之一。

記憶中的爹眉宇間英氣十足,臉龐上總有著自信以及濃濃的威嚴,一眼便能讓人心生畏懼,哪怕已經數年未見,但是方舟在他的心里依然是偉岸高大的形象。

可就在五年前,方長生的爹娘外出游歷間失蹤,死活不知,整個竺嵐鎮都為之震動,眾家族皆議論紛紛。

而他的爺爺方家家主,方淵,舉整個家族之力全力搜尋,但依然是毫無收獲,就仿佛是憑空消失一般,無奈最終只能放棄。

這件事發生之時方長生只有十歲,但已經開始引氣修練,在別的孩童剛剛接觸修行之時,他已是引氣境六境巔峰的修為,這個消息當時可謂轟動了整個竺嵐鎮,如此天賦當可稱為天之驕子啊。

所謂修煉一途,起始便是引動天氣間的陽氣入體,在體內循環復始,最終存于小腹下三指的丹田內。

當然,修煉的奧秘絕不止有在陽氣修行,的前提下還有著體修,神魂,劍道,魔道等,而絕大多數修煉者都是會選擇修煉陽氣一道,而最終能否超脫一切,皆是依靠自身天賦于努力。

陽氣修煉一般在十歲左右便可感應天地間的縷縷陽氣從而引天地之陽氣入經脈間,淬煉肉身,將自己的肉身逐漸強化,由外至內,最終體內的筋骨血肉到達一定極限時便會晉升至下一層次,以此循環。

而天地之間的頂尖強者也是有境界劃分,從基礎的引氣境開始直至那傳說中的超脫境,這其中有著無數小境界。

那時年僅十歲的的方長生就已達到引氣境六境,在當時可謂是壓住了整個竺嵐鎮年輕一輩所有孩子,給了眾家族莫大的壓力,皆是感嘆方家出了一位天驕聖龍啊!

可就在方家一時風光無限的時候,方舟夫妻卻突然失蹤毫無蹤跡可尋。

當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傳入當時正在修煉中方長生耳中時,這種變故對一個十歲的孩子打擊簡直是毀滅性的,所以當他得知此事時直接導致方長生心境大亂悲痛欲絕,口吐鮮血,走火入魔,修為境界跌落至引氣境三境再無長進。

至那件事後,方長生內心其實早已崩潰,但他卻始終壓制不讓這種情緒流露出來,他很清楚的明白,父母的消失絕不是簡單的失蹤這麼簡單,他始終相信爹娘一定還活著只是因為某種原因必須離開。

于是這數年間方長生一直默默的奮力修煉,哪怕知道自身修為無法長進,但他不願放棄,一直在不斷嘗試,因為只有掌握最強的力量他才能去尋找自己的爹娘保護自己所想保護的人。

可在外人眼中曾經那個絕世天驕的方長生仿佛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了,頹廢至極,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個廢物,整天無所事事。

他知道,去與那群人爭辯毫無意義,只有變強,才能讓他們知道,他,還是曾經那個風華絕代的天才少年!

可誰能知道外表好像對他人的看法漠不關心的方長生,內心卻有著超越所有人的自尊與驕傲!

「要變強,還不夠,要更強……」方長生語氣堅定的喃喃道。

「呼…呼」氣溫陡然驟降,寒風此時變的猛烈起來冷颼颼呼呼的刮著,雪好像也在此刻越下越大仿佛要將這片天地冰封起來一般。

當方長生從思緒中反應過來之時,他的身上已經被雪覆蓋,宛如一個雪人一般,寒冷的風雪襲來讓他手上結痂的傷口裂開,鑽心的疼痛讓方長生打個哆嗦。

站起身來,抖了抖身上的積雪,將木劍纏上一層破舊的黑布背在身上,繼而目光掃向遠處山下如蟻群般密密麻麻的竺嵐鎮,眼神平淡看不出神色。

山頂的遠處還時不時傳來兩聲尖銳刺耳的鷹鳴聲。

片刻後方長生便收回目光,轉身頂著刺骨的暴風,踩著早已沒過膝蓋的且深淺不一的積雪一步一步的向著山下緩步而去。

修為境界劃分:引氣境——陽魂境——陽關境——陽元境——陽丹境——陽嬰境——陽地境——陽天境——陽神境——道(每個境界都有一到十境)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