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修仙界 第十章︰不能出關

玄門宗九天樓,位于乾元山最高峰離恨天,峰高一千九百九十九丈許,樓高九丈,又名九天重樓。

九天樓的塔頂的東側有一天台,是李靈佑這位玄門祖師講佛道兩經的道場。

李靈佑的道號曰︰玄天祖師。

許曉仙進得這道場,他的師父李靈佑手持拂塵端坐在那講經台上。

「徒兒,此間感覺如何?」

許曉仙躬身回道︰「回稟師父,靈根復生之後,只覺身輕如燕耳,真氣流轉,通透全身。」

「如此甚好,為師這里有一本《九天玄神決》,對你修為提升,穩定心神,大有裨益,你可去我那玄天洞中修習,我自會叫仙童日夜看守,為你護法。」

是的,這位玄天祖師對這位小師弟,兀自是關懷備至,竟讓他前去自己的修煉之所修習。

話說,那玄天洞內仙靈之氣濃郁,仙丹仙藥數不勝數,就連大師兄李元慶,也未曾有去那修行的福緣。

許曉仙心里暗自欣喜。

「我這是掛王的節奏麼?」

隨後,他趕緊躬身,回道︰「曉仙,謝過師父!」

「嗯,不必多言,你且去修習便是,不可耽誤時日,如果境界提升緩慢,就想想你那賭約吧。」

听得此言,許曉仙心神一驚。

「這什麼鬼?師父未免也太牛X了吧,竟然知道賭約之事?在我身上裝了偷听神器麼?」

他在心里想著,還特地朝身上看了看,摸了摸。

「徒兒不必慌張,我並沒有侵犯徒兒的隱私的習慣,只是剛才掐指一感所知矣。」

這一句話,就更是了不得了,讓許曉仙全身都震顫了幾下。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金仙級別修為的能力麼?」

他深深躬身後,辭別了眼前之人,自那玄天洞而去。

當愛徒離去之後,李靈佑卻在心中暗道︰「萬年前汝為師,吾為徒,如今反之,皆劫數耳。」

玄天洞

玄門禁地,洞口位于這乾元山半山腰處,洞口有一石碑,書有‘玄有洞天’四個小纂金字。

只見洞外,紫氣騰繞,仙竹韻深,仙靈之氣極為充沛。

許曉仙深吸一口仙靈之氣,從腳底太沖至頭頂百會都頓感通透無比,有著說不出的清爽。

「此真乃寶地也。」許曉仙不禁驚嘆道。

來到洞口,兩名仙童為他開啟了洞門,顯然他的師父已經提前打過招呼了。

緩步而行,又見那仙丹靈藥無數,擺放在由仙玉制成的藥櫃之中,每一份都有詳細的功能說明。

他隨手拿起一瓶仙丹,喚為‘地元丹’,地元境修練所用,至人元境止。

這恰好是許曉仙當下的對應境界,他又繼續拿起一瓶,竟是人元境所用。

「原來,師父已經把這一切都預料到了。」

他瞬間便明白了這一切。

這里可是禁地,這些丹藥對他的師父是沒有用的,當然是專門留給他的。

席地而坐。

許曉仙開始引動地氣修練。

所謂地元境,是指引動地氣修練的一種境界。

當修仙者還是地仙修為時,必須要通過地氣錘煉靈體,才能進一步達到承受後續的仙靈之氣。

如果強行越界修練,結果不是爆體而亡就是走火入魔。

這修練就好比修建高樓,打好根基才是至關重要。

許曉仙盤膝而定服下第一粒丹藥,按照《玄門天仙錄》他雙掌向上推至頭頂,畫圓凝聚仙靈之息,再下沉丹田,再用丹田之力上引,他只覺地氣上涌,全身火熱,直沖百會,地元境第三重瞬間而成。

「天啊,這地元二重到三重一般人至少要一年,我就這短短幾分鐘就練成了?一個字,爽!」

穿越這二十年來,他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爽快。

如果不是因為怕走火入魔,他肯定要痛哭一場。

接著他就趁熱打鐵,再服下第二粒,第三粒

來到這里的首日,他便連續突破地元境多重小境界修為。

之所以這麼快,除了他佛仙雙根的原因,還與他這二十年來,不斷學習理論知識有關,就像水壩決堤一般,洪水頃刻涌出。

三日後,他來到了人元境第一重。

此時,他的腹內已經有一個赤白色球體懸浮,內丹已成。

按照《玄門天仙錄》,他將內丹催動至練丹爐內用三味神火煉化,直到從赤白色變成紅色才將它收回腹內。

漸漸地,他的人元境修為得到鞏固,很快就來到人元境九重,再借助佛法的體悟,他的人元境實際能力恐怕已經要達到天元境了。

到達人元境後,他按照《九天玄神決》的修練法門去到洞內深處的泉眼旁,此泉名曰︰日月神潭,是一處直通地下深處的深潭,足有兩千米的深度。

他跳入深潭,將全身浸潤在泉水里,游到泉眼附近。

這泉眼剛出的水是整座乾元山仙靈之脈的核心所化,受到億萬年日光精華的滋潤。

當初正是因為如此,李靈佑才選擇這里作為道場。

又過去三日。

他不斷吸收著這日月精華,每日在水中運功修練,又到地面上打坐吸收。

他的修為很快提升至驚人的天元境九階。

離真人修為只差一步。

只七日,他已經走過了,一個天才都需要二十多年的路。

此時,許曉仙決定修至真人修為中的臻化鏡就出關,因為到了臻化鏡每一重的提升都會相當艱難。

不過,他的排名至少能進入排行所青年才俊格的前十。

從地仙的天元鏡九重升至真人的臻化鏡,有一個關鍵步驟就是提升內丹的體質。

據書中所載,如果能有一顆千年何首烏或者是人參助力,內丹體質肯定能快速得到提升。

正當他想要馬上突破這大層次時,只听外面炒鬧聲不斷,他用《五絕听隱術》一听。

「李天尊,請交出傷我兒的凶手,以示公道。」

「公道?汝等嗜殺無辜之妖無數,又何時講過公道?」

「仙與妖本身就是勢不兩立,殺妖何錯之有?他們現在不害人,難道你就能保證後續不會麼?」

「強詞奪理,念你修至真仙修為不易,我今日就暫且饒你,如膽敢進這山門一步,修怪我手中拂塵無情。」

此間,正是李靈佑與那捉妖閣閣主白萬道在玄門宗門外爭辯。

許曉仙也顧不得這許多,他決定先出關。

行至洞口時,卻被一名仙童攔住。

童子說道︰「小師叔,請留步!先前師祖有交待,他說沒有到臻化境,不可出關,還請速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