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靈根之路 第八章︰再見大師兄

當花夢雨朝這台下看去時,一張熟悉的面容讓她心頭一震。

「他真的出現了?許曉仙我記得你。」

此時,台下的眾人見到如此美麗的女子,又將目光投向了那繡球。

眾人便朝著許曉仙奔來,爭先恐後地爭奪著他手中繡球,那白子彬也沒有閑著,也朝著那繡球奔去。

「大家別搶,我內定,搶也沒用。」

白子彬的聲音立即淹沒在人群的嘈雜與哄搶聲之中。

許曉仙用身體護著繡球,一大群人將許曉仙壓得喘不過氣來。

「大家別搶了,我不是花夢雨,我只是府上的貴客。」

為了給壓在下面的那位解圍,花夢雨不得不撒了個謊。

隨即眾人虛聲一片,從許曉仙的身上撤出,連那繡球都已經被壓扁了。

忽地,一個穿著華麗的俊俏中年男子出現在了講台之上,正是閣主花小缸。

「眾位英豪請听我說,我知道眾人千里迢迢而來,未獲得與小女的因緣,故此在此表示歉意,不過閣中法寶,今日三折,聊表白某人之愧疚之心啊。」

花小缸剛一說完,眾人立馬沖到臨街的前殿商鋪里,這生意那叫一個爆棚。

花小缸在心里暗自竊喜,不過他的內心卻突然糾結了起來。

「小女,今日這是怎麼啦?他竟然不要那白公子?可惜,這位可是捉妖閣的公子,未來閣主繼承人。既然內定的他不要,那剛才那個拿到繡球他看上了?真看上,那該如何是好?」

他想到這里,立馬回到閣中主殿焦急地徘徊起來。

「快,把小姐給我叫來。」

花小缸趕緊吩咐著一名僕人。

片刻,花夢雨便來到殿中,她有些憤怒地說道︰「我雖當時不在場,但我都听玉兒說了,那白公子果真是一個道貌岸然偽君子,她見我不美,便故意閃躲。我本人出現時,又像餓虎撲食一般,這種人怎可做得了我的夫婿?虧得父親,還給他內定。」

「你不嫁他,那總不能嫁那許公子吧?不過那位的確是玉樹臨風,剛才我查過檔案了,那人只不過是一個地仙,地元境二重,實在是難以,哎」花小缸說道。

就在此時,殿外的玉兒前來稟報︰「請問接到繡球的那位公子,是否?」

「你先讓他到前殿等候,給他把上茶先奉上,我稍後就到。」

花小缸的言語似乎有些無奈。

「那許公子雖然修為不高,但是他真的與我有緣,還望父親成全。」

說著花夢雨便跪倒在地。

「你,你這是要氣死為父嗎?也罷,我自有辦法。」

說著他便朝前殿而去,他凝重臉色瞬間喜色顏開。

「唉呀,許公子久等,老夫,失禮失禮。」

許曉仙也是笑臉相迎︰「岳父大人,請受小婿一拜。」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不瞞許公子,小女目下身染重病,已經是病入膏肓,剛才你也看到了,那一定是回光返照啊,不知公子可否答應,照顧小女啊?」

說著,花小缸右手擦拭著沒有絲毫淚水的眼楮。

「我去,這父親為了不讓女兒嫁給我這個屌絲,還真是豁出去了,連自己女兒都咒。哼,如果讓你今日得逞,我就不是許帥!」

許曉仙想到這里,然後說道︰「無妨無妨,我剛才在台下已經許諾,願意愛夢雨一輩子,永不分離,他要死了,我自與她一起。」

站在內堂里的花夢雨,把這一切都听得真切。

「許公子,他竟對我如此深情,這一輩子,我非許公子不嫁!」

此時,這位父親臉色鐵青,摸著腦袋有些不知所措。

「這年輕人,不知好歹。」

花小缸內心也是極為無奈,久久思量,不曾言語。

良久之後,他才說道︰「不愧是我的女婿,剛才我只是試探你對小女的真心而已,這樣看來,小女的眼光的確不錯。這樣吧,你現在修為確實暫時不宜入我閣中,三年內你如能修至臻化境,我就將夢雨下嫁于你,並且讓你掌握這萬花閣如何?」

許曉仙听後,也是會心一笑,立即答道︰「三年太長,一年,一年為限,如何?」

突然在內堂偷听的花夢雨立即就沖將出來,急道︰「三年,三年,不要一年。」

許曉仙也听出來了,這花夢雨分明是看上他了。

「承蒙岳父大人以及夢雨抬愛,一年即可。」許曉仙說道。

只听「啪」地一聲,花小缸拍案而起,說道︰

「好,一言為定,就依許公子,一年為限。」

此刻,花夢雨神情呆滯著走開,隨後又深情地回眸一眼許曉仙,徑直跑到自己房間,痛哭起來。

「為什麼要說一年,他肯定是不喜歡我,三年已經是不可能,這一年」

許曉仙也辭別了花小缸。

用五絕听隱術,探听到那屋里的哭聲,頓時有些不舍。

他又隱去身形,去到那閨房之中。

「夢雨,是我。」

這一次,他到了屋內,解除了隱身形態。

痛哭中的花夢雨,轉過頭來,直直的盯著他,半天沒有說話。

「許公子?你,你怎麼來了,你為什麼要答應一年?」

「夢雨,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因為我覺得三年太久,我恨不得馬上和你在一起。」

說著花夢雨竟一下擁抱住了眼前之人。

她又繼續的痛哭起來,同時敲打著許曉仙的後背。

許曉仙也拍著她的後背,安慰著她。

「我終于不用失戀了嗎?我這是屌絲逆襲了呀!」

此時,他還忘記不了,與他許下盟約的白素貞,可對方已經忘記了他,也和許仙在一起了,現在被關在塔下修煉。

不過他現在佛道雙休,也不是不能與人戀愛,況且他的任務只是將佛法傳于修仙界。

他這貪念紅塵的心,仍然沒有改變。

他也把對方抱得更緊了些,擁抱過後,他只說了兩個字︰「等我。」

隨即他便隱去身形消失了。

他走了?

是的。

他回到了客棧,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才讓他剛才悲傷的離別之情,終于得到些許安慰。

此人,便是對他關懷備至,玉樹臨風,賽潘安,一代天驕,萬仙榜中青年才俊第一人,李元慶。

「好久不見大師兄。」

李元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拍著眼前之人的肩膀,欣慰地說道︰「曉仙,你的靈根活了,而且是佛仙雙根,難怪師父哈哈,不說了。走,我們喝一杯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