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靈根之路 第五章︰奇跡

萬佛塔是一種典型的九重舍利圓塔,位于金山寺中軸線的正北方,高約九丈。

只因塔內供奉著足有近萬個大小佛像而得名。

它與一般的木制塔不同,全身皆為琉璃打造,據說當時花費八十年才完成。

據傳曾經西方達摩禪師在傳佛法于嶺南之後,一路北上到達這里,面壁九年,悟那佛源,所以又名九重達摩塔。

祖師在此修得正果,悟道後又前往西方如來座下听宣。

只因他感念華夏族人厚待于他,遂留他護身舍利于塔頂,待有佛緣之人開啟。

這開啟之法便是需佛門中人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下不間斷的叩拜,便有機會點亮此塔,獲得佛緣。

如果用一秒叩拜一下來計算,也要一天多的時間才成完成,尋常之人根本難以做到。

翌日清晨,許曉仙勇敢地朝著萬佛塔走去。

「弟子法海,承啟佛主。弟子本仙佛雙悟,欲體悟大道,怎遇妖魔附體,斷我佛緣,還望我佛慈悲,替我化解。」

突然一個神聖的聲音響起︰「佛渡本為自渡,他渡為表象耳,汝仙佛雙悟,怎又能忠于佛法?」

許曉仙急忙辯解道︰「仙乃道,道佛本源,自忠也。我這就自渡,以示向佛之心。」

他沒有過多辯解。

忽地,那個神聖的聲音卻戛然而止。

許曉仙卻顧不了這許多,頓時就在濕冷的地面上匍匐地叩拜起來。

只見他先是雙腿跪倒在塔下,身體前傾,雙手伸出攤開在放在前面地上,然後微微起身,又將額頭重重地砸在堅硬而濕滑地面。

這便是一個完整的,且心誠的叩拜之禮。

前期當他體力充沛時,完整一個叩拜大該需要十秒。

漸漸地,一天過去了,他覺得口干舌燥,頭腦昏沉,瓢潑大雨成了他的天然補水來源。

一個完整叩拜,他已經需要二十秒,額頭上也滲出了淋灕的鮮血,好在有雨水的沖刷,才不至于看起來顯得血腥。

只要能點亮這塔上的舍利,開啟佛緣之門,他不覺得這是一種折磨,反而是一種心靈上的慰藉,這身體上的折磨帶來痛苦,可比當初穿越前在現代被女友甩掉要好得太多。

「佛主,弟子誠心向佛,一定能將佛法廣傳東土修仙界。」

他繼續叩拜著,一次比一次緩慢,他的膚色猶如死尸一般,慘白得著實有些嚇人。

這本身就是身體與心靈的共同考驗!

慢慢得時間就來到第三天。

「師父。您可好?」一位寺里小沙彌關心著眼前即將瀕臨死亡之人。

「為師很好,不用擔心。」他兀自強硬地撐著。

他在來之前,已經交待過了,不可給他送來齋飯。如果渴了,又沒有下雨,就讓小沙彌,放一碗水在他叩拜的身體下面。

昨晚一陣大雷雨,小沙彌按照指示並沒有把水放在人的身下,而是在手里端著,萬一主持撐不下去,他好急救。

他在此處已經跪拜了七天,現在他做一個完整的叩拜禮,已經需要五分鐘以上了。

「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七,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八,九萬」

七天,整整七天,還差一個他就完成了。

可就在最後一刻,他好像沒有再起身,他已經昏死了過去。

小沙彌見主持師父已經一個時辰也未起身。

于是他立即走上前去。

「師父」

也不知過了多久。

許曉仙睜開朦朧的雙眼,他從一片金光雲海中蘇醒。

他猛然抬頭卻發現一位足有八丈金身的大佛,正端坐在那大殿之上,面容慈祥溫和。

此時,他立即反應了過來,于是匍匐在地,連忙叩拜起來。

「貧僧法海,見過佛主!」

大殿上的佛主微微頷首,氣定神閑地講道︰「汝之至理,仙佛本為同源,當有說法,剛才你說要廣傳佛法于修仙界,你真有這等勇氣?」

「出家之人不打誑語,法海定不辱沒使命,前往修仙界廣傳佛法。」

這許曉仙不愧是穿越者,他熟讀《西游記解密》,佛主之所以派那唐玄奘求取西經,實為擴大西方佛教勢力,就連這佛主本人實際上就是孫悟空的師父,取經實為佛家擴大勢力的陰謀。

所以他才在叩拜時許下為佛傳法的諾言。

佛主在大殿之上微微頷首,繼續講道︰

「許曉仙,你我本同門,遂免去了你一跪,與我相見!你曾因貪戀紅塵,故去那千年之後的紅塵走了一遭,可如今你在通過空間之門時被虛空之魔附體,念在你我昔日舊情,今日我自替你解除此魔,恢復你那仙佛之根。」

「我去,我怎麼可能是佛主的同門?他竟然知道我的俗家名諱,果然是神通廣大,佛法無邊,莫非他還能猜到我的心思。」許曉仙後背都涼了半截。

眼見佛主如此相助于他,于是他又急忙說道︰「不過貧僧又听說,我佛長有慈悲之心,那白素貞千年修行,每日行善,救急扶危,頗具佛根,微僧斗膽懇請佛主,替他化解這千年大劫,日後我定當說服她,入我佛門。」

他剛說完,卻只見眼前又是一陣恍惚。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師父醒醒,師父」

小沙彌正揉著他的身體。

許曉仙睜開迷離的雙眼,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主持的房間里,顯然是小沙彌和寺里的僧人把他抗了回來。

此時,他頓時覺得神清氣爽,全身通透了許多。

他試著伸腰,只稍一用力,整個身體,竟飛到了房頂上。

「哈哈,哈哈,我的靈根,仙佛雙靈根活過來了,這麼說我可以修仙,也可以修佛了嗎?這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系統?我還是佛主的同門,我這是要發了呀。我不是廢材啦我成主角了。」

「我不是廢材了,捉妖閣,你給我等著。」他嘲著天空高喊,完全沒有顧及自己主持的身份。

我不是廢材這幾字,傳遍了整個寺院。

所有的僧人的腦海中都飄蕩著同樣的字眼︰「主持瘋了。」

想到捉妖閣,他馬上想起了金缽中那位。

當他朝金缽中看去時。

「她人呢?」

白素貞化作的小缸蛇不見了,一條蛇能在這麼強大法器里不見,只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她活了!

不僅活了,恐怕她已經被佛主內定了,不然怎麼會解得這法器的封印。

于是,他試著在寺里四下尋找,並無蹤影。

「她會去哪?她真的已經忘記我了嗎?」

當許曉仙來到臨安時,他在斷橋旁見到一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正在斷橋下的西湖與相公賞玩西湖美景。

那白衣女子與他目光相交那一瞬,他未能感覺到一絲情感的交融。

只有他深情款款地看著對方。

船上不時傳來嬉笑聲。

「相公,你看那個和尚好奇怪啊,他看到這美景都感動得哭了!」

當听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他終于確信,她真的忘記了一切。

兩年後,白素貞的孩子出生。法海已經不是以前的法海,白素貞也不是以前的白素貞。

就像電視里播放的一樣,法海終究還是成全了白素貞與許仙的千年美談,他成了一個大反派,受人唾棄,歷史終究還是沒有改變!

看著坐在雷峰塔下里修行的白素貞,他終于釋然了。

因為他不再是法海,他是許曉仙。

不過這故事的結局,卻意味著一個新的傳奇即將到來!

許曉仙釋然道︰「緣起緣滅!修仙界,我來了!從今以後,我只叫許曉仙!」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