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十年後

接下來的日子,張二全裝扮成嚴致遠的模樣,坐在轎廂中倒也舒服自在。

至于姬子衿霜星則被送進了仙府中,他擔心再生變故,不好月兌身。

就這樣一路走下去,他們穿過炎城,又過了鳳梧城,還走過了大齊境內最遙遠的城間距離,一路風風雨雨,跋山涉水,經歷數次大盜劫殺,最終在護衛隊死傷一半的情況下,用了十年時間來到了大齊的邊城也是此行的目的地——拜月城。

這期間無人再問詢過張二全三人的去向,仿佛三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不過,變化成嚴致遠模樣的張二全,卻心中難以平靜,經過這十年時間的變化,幻魔宗與姬子川兩方更是劍拔弩張,隨時都有可能開戰,大楚和大虞兩大帝國也頻繁有動作,都將目光盯向了大齊。

當然,關于他當初帶著姬子衿在幻魔城的所做所為也被有心人徹底傳開了,什麼七步入賢、一拳敗顏肆、十步殺一聖、挾天劫喝退霸聖柳三尋,以身硬抗陸地仙人李青山三招而不敗等等。

甚至有好事者將他列入與歸賢榜第一司馬飛雲一樣的高度,不過,有更多的人卻是都覺得世人捕風捉影,在夸大其詞。

雖然聲名很響,但想將他踩在腳下,以此來成名的人更多。

張二全很憂慮,他深知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悶聲發大財才是正途。

萬界林深處,一座清幽的竹屋前,一個美麗無雙的女子,正在一片小竹林中練劍,隨著她每一劍揮出,竹林中都似蘊含著一道道強橫的劍意,就連竹葉也變得鋒芒外露,肅殺冷厲,不過她手中的劍似乎沒有劍鞘。

這時,一位年過半百的美婦輕手輕腳的走了過來,在竹屋前就這般望著。

許久,女子將劍一收,笑道︰「師父,您來了怎麼也不說一聲?」

美婦笑道︰「仙兒,你的劍意更強了,讓為師都看得心驚,你現在當有資格勉強入聖榜了。」

女子不服道︰「怎麼才有資格,徒兒都覺得可以爭前一百了。」

美婦失笑道︰「你把萬界榜想的太簡單了,就算你砸壞掉的那最低等的虛神榜也不是一般之人能上的。」

女子臉上一窘,嗔聲道︰「哎呀,師父你總提我糗事干嘛。」

美婦笑道︰「好了好了,不過仙兒切不可小視萬界榜,尤其是能上聖榜前百之人,哪個都不是那麼簡單的,當然也不必太過擔心,畢竟我萬界林長老團已網羅了大部分上榜修士。」

女子嘻笑道︰「嗯,我也是長老團一員呢!」

美婦想了想又嘆道︰「唉,最近外面不太平,大齊內亂,三大帝國恐怕又要有紛爭了,對了,為師听說大齊出了個絕世妖孽,以皇境修為逼退柳三尋,更是能與那陸地仙李青山短暫交手,此人現在已入賢君,若上榜當能與第三賢君秦雪傾一較高低。」

女子明眸微亮,好奇道︰「這麼厲害啊,師父,他叫什麼名字?」

(本章未完,請翻頁)

美婦想了想,說道︰「似乎是叫張二全,听說是大齊小魔星姬子衿的師父……」

「張二全?」女子一愣,隨即皺眉道︰「張二全,怎麼好像在哪听過?」

美婦見狀,也沒當回事,說道︰「算了,不提他了,仙兒,最近那柳三尋可有來煩你?」

女子心不在焉的搖搖頭,腦子里滿是張二全三個字,她有種明明很熟悉,卻又怎麼想也沒印象的恍惚感覺,甩甩頭對著美婦說道︰「師父,仙兒有些累了,想先回去休息。」

「去吧!」美婦望著她的身影,輕嘆了口氣,往竹林外走去。

「姜師妹!」

這時一個老者出現,淡笑著喊了聲。

美婦見來人,微微欠身,冷淡的開口道︰「原來是方師兄,師兄找小妹何事?」

老者無奈道︰「姜師妹還在為仙兒的事怪師兄啊!」

美婦目光望向一邊,輕聲道︰「方師兄有事便說吧,你我師兄妹何必扭扭捏捏。」

老者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上面傳信下來了,命令我們盡快幫仙兒修煉到帝境。」

「呵呵,多快?」美婦嗤笑道。

老者說道︰「在她心里那個人的封印解除前。」

美婦身體一怔,隨後憤怒道︰「仙,她們是高高在上的仙,憑什麼管我徒兒的七情六欲。」

老者嘆息道︰「仙兒本就是從上面掉下來的,與上面一位大人物有聯系,我們難以違逆啊,雖然真仙之下來了我們無懼,但大家總要飛升的,那姬無血不就是突然想明白了,飛升了嗎!」

美婦哼道︰「哼,他倒是灑月兌了,留個爛攤子給他後人。」

老者說道︰「所以我們的最終歸途都一樣,終究是要上去的。」

「小妹知道了,我會督促仙兒加緊修煉的!」美婦沒有再多,轉身離去了。

竹屋中,女子盯著自己那把無鞘的寶劍和一堆堆靈石,喃喃道︰「我是呂凰仙,是無意從仙界掉下來的,我來自一個叫九號的偏遠獄界,那里有爺爺,有月亮宮,有張小月,沒錯啊,我的記憶是正常的!」

「可我是怎麼去到的仙界呢?還有那張二全到底是誰,為何自己對他這麼……掛念,」她眉頭緊蹙,盯著靈石望了許久。

…………

拜月城佔地極廣,比之幻魔宗也不逞多讓,城內酒館林立,勾闌賭坊、丹藥店武具鋪、御獸坊商會等一應俱全,也許是邊城的緣故,這里更多了個斗擂場,用血腥戰斗以供來往的富商、巨賈們找找刺激。

張二全依舊扮作嚴致遠的模樣,在大隊獵人護衛的簇擁下進了城,之後到了賞金獵人公會,江山等護衛收了尾款便自行離去了,而他身邊還剩下的便是嚴致遠的家奴等貼身護衛。

張二全坐在轎廂中操著嚴

(本章未完,請翻頁)

致遠的口音,淡淡道︰「去老地方下榻吧。」

「是,主人!」外面馭馬的車夫立刻會意,駕馬緩緩朝內城駛去。

約過了大半日,馬車在一幢名為「萬豪」的奢華灑店面前停不了。

轎廂中張二全化作的嚴致遠,從里面走了下去,隨手收起轎廂,從嚴致遠的記憶中收解到,這轎廂是他花費數千萬靈石打造的奢侈法寶,可隨意變化大小。

他剛到門前,這時,酒店中立刻有人迎了上來。

「哎呦,嚴大人您來了!這邊接到您出發的消息,早就為您的套房收拾好了,您也是趕來參加萬商大會的吧。」一個濃妝艷抹打扮暴露的半老徐娘諂媚的說著,邊說邊將自己的兩座宏偉山峰往他身上蹭。

張二全暗自鄙夷,這嚴致遠或者說那位嚴沐合長老到底是什麼變態,暈素不忌,口味多元又重。

不過他心中卻一動,嚴致遠確實不是為了萬商大會而來,他根本沒收到邀請,但從他的記憶中,張二全了解到萬商大會之事,這是一個門檻極高的大會,也是所有商人的奮斗目標,中心界巨商皆以能參會為榮,大會中會有很多尋常聞所未聞的稀世寶物出現,也算是個大型的拍賣會。

不過只有身價超過五億以上才有資格被邀請。

張二全微微頷首,不動聲色的將身體往邊上挪了挪,輕聲道︰「好,進去吧。」

濃妝婦人神色一變,傷心道︰「嚴郎,你退半步的動作是認真的嗎?嚴郎你好讓秀娘傷心啊!」

張二全愣神,不斷的在腦海中搜索著嚴致遠記憶中關于這個秀娘的一切。

當確認兩人只是單純的戰友關系,張二全嗤笑道︰「得了,若這樣都讓你秀娘傷心,那你一天要傷八十回。」

秀娘突然捂嘴輕笑,媚聲道︰「哎呦,嚴大人還是如此風趣多才,秀娘的閨房之門隨時為大人開著呢!」

說完,秀娘扭著水蛇腰,向他拋了個媚眼,便熟絡的吩咐手下人安排了嚴致遠的一眾家奴,自己又親自將他送進套房,便離去了。

房間中,張二全舒服的躺在大床上,看著金碧輝煌宛如宮殿的房間,感嘆道︰「看來無論在哪,紙醉金迷都少不了啊!」

小豆丁鑽了出來,說道︰「你來這里干嘛,是要在這里享受享受嗎?」

張二全義正詞嚴的說道︰「我是那種貪圖享樂之人嗎,我這是留下打探風聲,好借機去到大虞萬聖學院。」

小豆丁打量了他一眼,冷不丁的說道︰「你想和那個胖婦女秀娘約會?」

張二全大汗,連忙辯解道︰怎麼可能,再說人家哪胖了?」

「那麼大兩坨肉,還不胖?」

「你小孩子不懂……」

(本章完)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天命師');;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