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真沉得住氣

第二十一章  真沉得住氣

「你叫郭天帥,天信建材的銷售員?」

「是,剛入職不到一個月。」郭天帥實話實說,再說了,這也隱瞞不了,找個人打听一下,就能打听出來,不是什麼秘密。

「好,我信了。」

張鐵錘按了一下呼叫器,龐真推門走了進來。

「老板,什麼事?」

「你起草一份協議。」接著,張鐵錘將自己和郭天帥打賭的內容說了一遍,讓龐真趕快起草,馬上要簽。

龐真接受任務就去忙了。

「小子,你很有膽量,這一點,我很佩服,但是在絕對實力面前,只有膽量還是不夠的。你現在還是想想如何回去交差吧。」張鐵錘輕松地笑了一下,提醒郭天帥。

「張老板,我看你還是想想輸了怎麼辦吧。」郭天帥在張鐵錘面前氣勢一點也不弱,「如果我贏了,是不是說,你的樓盤我可以隨便挑一套房子?」

「是。」

「包括別墅嗎?」

張鐵錘點點頭,因為他很自信,只要自己不松口,郭天帥別想拿到欠款,更別說利息了,想都別想。正是這種自信,讓他爽快地答應了和郭天帥的賭約。

「這一條要注明在協議里,不然的話,我怕你輸了不認賬。」郭天帥強調道︰「雖然你是大老板,但是越是這樣,越要按規矩來,白紙黑字寫在協議里,想賴賬也賴不了。」

「一套房子,對我來說小事一樁,你太小心了。」張鐵錘感到郭天帥這是小題大做,不屑的說道。

「你的一套別墅賣多少錢?」

「最貴的五百多萬元。」

「這樣吧。」郭天帥想了一下說道︰「房子就折算成錢,你如果輸了,給我五百萬元,這樣省的麻煩。」

「好,就依你。」張鐵錘微笑了一下,點點頭。這個時候,不管郭天帥說什麼話,提什麼要求,張鐵錘都會毫不猶豫答應。因為他堅信這場賭局自己贏定了。

以後之後,龐真拿著打印好的協議進來了。

張鐵錘和郭天帥分別拿著一份協議看了起來,看後郭天帥說︰「龐秘書,這一條變更一下,把一套房子變成五百萬元就行了。」

接著,張鐵錘補充道︰「還有一條,打賭的時限注明今天上午,截止時間中午十二點,超過十二點,沒有結清,算郭天帥輸,否則就是我們輸。」

「張老板,你是越來越精明了。」郭天帥調侃了一句。

「既然是打賭,就要正規,一個協議,沒有時間限制是不行的,不然的話,就說不清楚了。」張鐵錘呵呵一笑,道︰「小子,我真不知道在我的地盤上,你哪來的勇氣。」

「我的勇氣就是我身後幾百名天信建材的兄弟姐妹,因為他們要吃飯,都像你們公司這樣,這個欠幾百萬,那個欠幾百萬,我們如何生存下去?」

「看來,你把自己當成救世主了。」

「救世主不敢當,但是我是天信建材的一名員工,有義務有責任將公司的欠款回收回去。」郭天帥慷慨激昂。

「小子,勇氣可嘉,實力不足,會吃虧的。」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你現在考慮的是如何將欠款結清,將產生的利息結清,將輸掉的五百萬元賭注兌現了。」

「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啊!我們拭目以待,看看究竟誰能笑到最後。」張鐵錘有點遺憾的看著郭天帥,這個人太固執了,一點不會變通。

郭天帥之所以敢這樣,他是有底牌的。幽魂就是他的底牌,不然的話,他也不敢這樣。但是這個底牌,張鐵錘不知道,他還以為自己已經贏了呢。

既然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要和自己打賭,那就徹底讓他明白,鍋是鐵打的,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

雙方簽完協議,郭天帥問了一下衛生間的位置,就去解決自己的內急問題了。

「張老板,我看這個郭天帥不簡單,他是不是有什麼底牌呀?不然的話,明知是個輸掉的局,他怎麼還敢和你打這個賭?」龐真擔心地說。

「這個不用擔心,即使他有後台,哪怕是縣里的最高領導交代,我也要將他拖到十二點以後,先把這個賭贏了再說。」

張鐵錘信心十足地說,「哪怕事後給領導賠禮道歉都可以,但是這個賭一定要贏。這已經不是面子的問題了,而是實力的問題。在我的地盤上,我都做不了主,這要是傳出去,以後我還怎麼混。」

「我怎麼做?」

「你只要做一件事,凡是外來的電話,一概推了,就說我不在,等過了十二點,我一個個回電話,給他們賠禮道歉。另外和門衛交代一下,就說今天不在公司出差了。」

「好,我這就安排。」

這邊,郭天帥來到衛生間。

解決了內急以後,將幽魂喊出來,說道︰「兄弟,和張鐵錘這個賭我已經打了,你一定要幫我,只要將這個賭贏了,我們就可以拿到欠款百分之三十的提成,再加上五百萬元的賭注在縣城購買一套房子綽綽有余,這樣也就不用租房子住了。」

「你想讓我怎樣幫你?」

「控制張鐵錘的意識,讓他乖乖地還錢,並兌現賭注。」

「交給我吧,小意思。」幽魂答應了郭天帥的請求,但是又附加了一個條件,「幫你可以,但是你必須答應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都這個時候了,幽魂還給自己提條件,真會找時間,但是自己又沒有理由回絕。

「條件就是,在一個月內將意識控制之術學會,不然的話,只幫你這一次,以後遇見這樣的事請。別找我。」幽魂堅定地說道。

「好,我答應你。」郭天帥沒有選擇的余地,現在已經是箭在弦上,到了發射的時候,沒有講條件的時間了。

幽魂笑了。以勝利者的眼光看著郭天帥,問道︰「你知道現在張鐵錘公司賬上有多少錢嗎?」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還天信建材的欠款綽綽有余。」

「你猜的不錯。但是你永遠也想不到,張鐵錘公司賬戶里躺著幾個億的現金,就是不拿出來還欠款。就連張鐵錘的辦公室里的保險櫃里,也有幾百萬元的現金。」幽魂肯定的說道。

「你怎麼知道?」郭天帥很詫異,幽魂就在自己的玉牌里,自己來到張鐵錘的辦公室以後,就沒有出去過,他是怎麼知道?

「這個你就不用問了,只要你將我教授給的功夫和意識控制之術練好了,這些你也能夠做到。」幽魂輕描淡寫地說道。

「哦」雖然疑惑,但是郭天帥沒有繼續問下去,因為現在,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讓張鐵錘還自己的欠帳。

等郭天帥回到張鐵錘辦公室的時候,龐真還沒有離去。

「小子,是不是打電話求助去了?」張鐵錘呵呵一笑,問道︰「不過,現在已經晚了,不管你求助誰都沒有用。」

「不用求助別人,我自己就能讓你乖乖的把欠款還了。」郭天帥淡淡的一笑,不屑地說道︰「求天求地,不如求自己。」

郭天帥看了一下時間,笑著說道︰「龐秘書,你見證一下,不用到十二點,從現在開始,一個小時內,你們的老板就會將欠款乖乖的給我結清,五百萬元的賭注也一並結清。你信不信?」

龐真看了一下張鐵錘,張鐵錘微微一笑︰「天真,你真是太天真了。竟敢大言不慚的說出來這樣的話。」

「龐秘書,和他打賭,他如果輸了,讓他一輩子免費給我們打工,如果他贏了我給他一千萬元。」

郭天帥一听,笑了,這是張鐵錘自動將賭注的籌碼加到了一千萬元。這樣一來,一旦自己贏了,就發財了。

「好,我跟你賭。」龐真一咬牙,答應了。

「你將合同修改一下,不然的話,沒有依據,我贏了到哪里找誰去要錢去。」郭天帥認真起來,這麼大一筆錢,不認真可不行,張鐵錘這樣的大佬,耍起賴來,還真沒法,所以必須要有證據才行。

「行,把合同修改一下。」張鐵錘吩咐龐真。

將修改後的合同內容看了一遍之後,郭天帥簽上了自己的名字,按上了指印,張鐵錘也簽了字蓋上了公章。

郭天帥拿著合同,這才放心下來。

郭天帥翹著二郎腿,悠閑地喝著茶水,一副很享受的樣子。這讓張鐵錘納悶了,他不知道郭天帥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藥。

都這個時候了,郭天帥還一點都不著急,這也讓張鐵錘對郭天帥刮目相看了。臨危不亂,有點大將風度。

十分鐘過去了,郭天帥沒有動靜。只是坐在哪里,淡然的喝著茶。

二十分鐘過去了,郭天帥仍沒有動靜。

「這人還真的能沉得住氣。」張鐵錘想︰「這個賭注可是一千多萬元啊,這都能坐得住,可見這是一個人才。」

龐真也感到驚訝,這個郭天帥也不說話,只喝茶,好像喝茶就能解決問題似的,他有點不解,這倒是玩的哪一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