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皇宮天牢房里。

淮南王憂心如焚,不知飛雪是否已經離開皇宮。

這時候,腳步聲傳來。

他以為是飛雪重新回到天牢,一攥拳,不管怎樣,拼命也要救飛雪離開皇宮。

此時皇上走過來,淮南王一皺眉,皇上為何來天牢,難道飛雪已經離開皇宮。

翁濤快步走過來,用鑰匙打開牢房大門。

皇上揮手示意翁濤離開。

走進牢房後,皇上看著淮南王,恨不得一拳打死他,居然救下大州國公主,飛雪郡主必須死。

大州國的殘余勢力散落塞外,一旦飛雪公主振臂一呼,力量一定會凝聚起來。

「淮南王,你當年救下大州國公主,已經注定你必然會死。」

淮南王暗吃一驚,難道皇上已經知道飛雪身世,自己不能驚慌,不然飛雪危在旦夕。

「皇上,當年大州國被滅,宮殿燃燒,怎麼可能有活口。」

皇上怒火中燒,淮南王欺瞞自己,但能夠與吉敏長得如此像,飛雪郡主一定是吉敏的女兒。

忽然,皇上想到吉敏的項鏈。

「淮南王,你已經犯了欺君之罪,只要你能告訴朕,飛雪是否帶著紅寶石項鏈,朕可以給她一條生路。」

淮南王大笑一聲。

「皇上,臣不知道什麼紅寶石項鏈,明日臣就赴死。」

皇上眉頭一皺,淮南王鎮定自若,只能說明,他想守住秘密。

明日飛雪郡主必然會劫法場,到時候,讓她也陪著淮南王一切赴黃泉。

……

翌日早晨,在刑場上,兩名劊子手,拿著板斧,凶神惡煞一般站在淮南王兩旁。

淮南王手腳戴著沉重鎖鏈,心中暗自祈禱飛雪千萬別劫法場,然而,女兒心意已決。

昨晚皇上不是試探自己,他一定察覺出什麼。

一旦皇上知道飛雪是大州國公主,飛雪將面臨最危險境地。

自己已經無力回天,也無法改變什麼,只希望飛雪安全離開京城。

此時邵尚書坐在桌子上,眉頭緊鎖,皇上借皇後的手鏟除淮南王,其中必然隱藏陰謀。

皇後一向心思縝密,想不到卻听信飛雪郡主的話,她擔心皇上接下來會對付自己。

如果飛雪郡主分析得對,自己已經是皇上下一個目標。

忽然,他擔憂起來,假如飛雪郡主不劫法場,淮南王收集的證據就下落不明。

想到皇後說起飛雪郡主一心救她父親,邵尚書稍微松口氣。

這時候,龍飛雪駕駛馬車趕到法場,看到父親安然無恙,心中寬慰一些。

不管怎樣,一定要成功劫法場,帶父親離開京城。

她跳下馬車,大步走到父面前,耳語道︰「爹,女兒一定帶您離開。」

淮南王憂心如焚,飛雪不該回來救自己,既然女兒心意已決,自己不能拖累女兒。

他輕聲說道︰「飛雪,你是否戴著紅寶石項鏈?」

龍飛雪點點頭,細聲說道︰「爹,女兒不管項鏈有什麼秘密,今日女兒一定要帶你離開京城。」

淮南王感到寬慰,飛雪已經獨當一面,耳語道︰

「飛雪,記得去找天逸族大汗。」

龍飛江眉頭緊皺,父親不想連累自己。

此時邵尚書感到奇怪,憑飛雪郡主一人之力,如何救淮南王。

忽然,他擔憂法場周圍有皇上眼線,自己必須巧妙要證據。

「飛雪郡主,你該交出東西。」

龍飛雪一皺眉,邵尚書為何說得如此隱秘,看來法場有皇上眼線。

「邵尚書,我救不了我爹,只想與他多說幾句話,先把我爹的手銬和腳鐐打開。」

邵尚書一揮手,想著飛雪郡主無法救他父親,為了得到證據,也是值得冒險打開淮南王鎖鏈。

一個劊子手用鑰匙打開鎖鏈,龍飛雪走到邵尚書面前,把一個包裹交給他。

邵尚書打開包裹,翻看一下,立即知道是真證據。

他迅速系好包裹。

「飛雪郡主,辰時已到,本尚書要執行皇上的命令。」

龍飛雪抽出一枚柳葉刀。

「邵尚書,如果你想活命,就帶手下離開這里,不然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邵尚書大笑一聲,說道︰「飛雪郡主,本尚書不信你會功夫,休想威脅我。」

就在這時候,人群中沖出五個黑衣人,手持長劍撲過來。

龍飛雪暗道不好,黑衣人應該是大內高手,皇上派他們伏擊。

她迅速回到父親身邊,說道︰「爹,女兒來對付黑衣人,您快跳上馬車。」

淮南王暗自攥拳,皇上以自己為誘餌,為了置飛雪于死地。

「飛雪,要走一起走。」

龍飛雪點點頭,明白父親擔心自己安危,要保護自己。

此時,她斷喝一聲︰「如果想活命,就趕緊離開,不然休怪我手下無情。」

黑衣人微微一怔,繼而快速撲上來。

龍飛雪眼神一冷,飛快擲出一枚柳葉刀,打中黑衣人頭領。

就在這時,她迅速抽出四枚柳葉刀,紛紛打中黑衣人。

此時一枚冷箭飛過來,淮南王暗道不好,飛身護住女兒。

「爹……」

龍飛雪看到父親中了一箭。

「爹,你要挺住,女兒帶您離開。」

淮南王口吐鮮血,艱難的說道︰「飛雪,快,快離開,只要你安全,為父死也瞑目。」

龍飛江心如刀割。

手握著父親的手,說道︰「女兒不在乎生死,女兒與你一起死。」

淮南王搖搖頭,說道︰「飛雪,不要忘了你的使命,本來為父只想你平安快樂,但你是大州國公主。」

淮南王說完,斷氣而亡。

「爹……」

這時候,一枚冷箭飛過來,龍飛江听到風聲不對,飛身閃開。

抽出一枚柳葉刀,掃視遠處,發現有人藏在樹木後。

龍飛雪眼中跳動著火焰,一擲柳葉刀,打中偷襲者。

這時候,皇上騎馬趕到法場,幾個大內高手護住皇上。

邵尚書額頭冒出冷汗,皇上一定會怪自己辦事不力。

此時皇上說道︰「邵尚書,你讓手下帶淮南王回皇宮,朕有事情問飛雪郡主。」

龍飛雪怒喝道︰「皇上,你休想帶走我爹。」

「飛雪郡主,你計劃失敗,淮南王已經死了,你休想逃出生天。」

皇上一下令,弓箭手拉起弓紛紛瞄準飛雪郡主。

龍飛雪大笑一聲。

飛速抽出一枚柳葉刀,藏在身後,即使自己死,也要為爹報仇雪恨。

「皇上,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正好到地下陪著我爹。」

皇上倒吸一口涼氣,飛雪郡主竟然視死如歸,如果她活著離開京城,今後必是自己心腹大患。

「飛雪郡主,朕成全你。」

就在這時,一個蒙面人騎馬疾駛而來,他俯下身,一把拉住龍飛雪的手,說道︰「快上馬!」

龍飛雪迅速上到馬背上,騎馬人策馬飛馳而去。

皇上恨得怒火中燒,現在放箭已經晚了,究竟是何人救了龍飛雪。

忽然,皇上想到計策。

淮南王雖然死了,但他在自己手上,龍飛雪一定會再次返回皇宮。

今晚布下天羅地網,等待她自投羅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