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真有聯系

李子楓微微怔了怔,忽然間想起了那張羊皮卷上的內容,殘余的信息說的很清楚。當年周沐風舊傷復發命懸一線,手下死士外出尋找靈藥,最後死在了青陽山中,而靈藥也沒能帶回去。

但今日從李若冰口中說出後悔二字,似乎這其中另有隱情。或許,周沐風當年的死,並非傳言中那樣簡單。

似乎是知道李子楓心中的疑惑,李若冰幽幽的說道︰「當年吐蕃大舉進攻河州,天祖讓祖女乃女乃回京求援,自己則是留下獨守河州城。但等援兵到來時天祖因思慮成疾,舊傷復發,撒手西去。祖女乃女乃傷心過度下,寫下‘與君別’後,與世長辭。」

「她沒有派人去尋找靈藥,來救你天祖爺爺周沐風?」李子楓皺眉道。

李若冰搖了搖頭,道︰「當時天祖不許任何人尋藥,並說了一些奇怪的話,隨後面帶微笑離開了人世。」

說話了?李子楓眼楮微微眯起,心里也大概猜測到了周沐風會在臨終前說什麼了,因為換成他自己,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他也會將心中最大的秘密說給最親密,最信任的人。但同樣,因為傷病早早離世,也是周沐風和高陽公主心中最大的遺憾。尤其是在吐蕃大軍壓境時,周沐風故意將高陽公主騙走,以保護她的性命,而自己留在河州城孤身迎戰,慷慨赴死。也成為了高陽公主心中最意難平的事,也是高陽公主會傷心過度而死的主要原因。

李若冰這個時候提起這件事,大抵上也是為了告訴自己,她的心有多堅決。一旦李子楓真的要逼她離開,那曾經高陽公主為夫殉情的事情,以及周沐風不許人為自己尋藥,就要再度重演。

想到這里,李子楓嘆了口氣,說道︰「你想怎樣就怎樣吧,我不管你了。」

見到李子楓這麼說,李若冰臉上浮現出燦爛的笑容,又一臉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問道︰「你是不是有些煩我?特別看不起我?」

「沒有,只是有些復雜。」李子楓搖頭道。

「我知道,你肯定是煩我的。」李若冰輕呼了口氣,說道︰「但我不在乎!人都說強擰的瓜不甜,所以我會一直等你,就算是等不到,能為你死一次,那也無憾了。」

「若冰,我們一定都能活著回去,然後一起去青陽山野人溝,再進京參加奪旗之戰,等到取了天下第一後,就揮師北上收復失地。」李子楓認真的說道。

李若冰抬頭看著他,片刻後抿唇一笑,道︰「好啊!這是你說的,到時候可不準因為成了親,就不敢跟我這個朋友出來。」

李子楓瞠目結舌,看著李若冰變臉如此之後,頓時反應了過來,一拍額頭道︰「你故意套我話?!」

「嘻嘻……英雄難過美人關嘛,咱們就這麼說好了,可不準反悔,大英雄!」李若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嬉笑道。

李子楓一陣郁悶,他發現李若冰現在是越來越難琢磨清她的心思了,一會哭,一會又笑,弄得他現在都不知道她說的那一句話到底是真的。

「別愣著了,趕緊走吧,下了山還要走二十多里才能到那個部落的外圍。晚了,天都黑了,就不好找了。」李若冰拉著他邊走邊說道。

李子楓老臉一紅,連忙說道︰「你別拉我啊,別人看到了不好。」

「就你毛病多,給你佔便宜還不要。」李若冰撇了撇嘴,但還是放開了李子楓。

在李若冰指引下,神機營在下山後,稍微休息了一會後,就立即出發了。由于附近並沒有什麼平坦的路,只能選擇一些較為開闊的水流沖擊出來的小道行軍,盡管艱難,但對于剛剛經歷了沼澤地的神機營士兵來說,這已經是好的不得了的路了。所以,眾士兵硬是憑借過硬的身體素質,在夕陽的余暉中趕到了不足部落二百米處的蘆葦叢中。

到了預定的地點,李子楓下令讓所有人原地休息,留下劉百里和李若冰守著,而自己則是帶著王虎和李一一,前往東側查看北齊那一萬守軍的情況。

三人很快就來到了大軍營盤外,隔著草叢可以清晰的看見一隊隊手持兵刀的北齊士兵在巡邏。白色的營帳錯落有致,如同眾星拱月一般,分隔出一條條小道,一旦遇到襲擊,所有的士兵就可以順著這些小道迅速增援,或者撤離。

「對面的將軍不簡單,至少不比那個耶律文差,可能還更勝一籌。」李子楓小聲說道。

「將軍,快看。他們這是在干什麼,怎麼還點火?」王虎疑惑的望著一隊隊士兵在營帳周圍點燃篝火。

「這都不懂,當然是為了防備晚上睡著了被野獸襲擊,沒事多跟老子學著點。」李一一鄙夷地說道。

李子楓一陣好笑,道︰「你可拉倒吧,還跟你學。這晚上點篝火可不是 防止野獸的,而是為了能更好發現敵情,防止被偷襲。」

「這也太浪費了吧,又不是在邊境,誰會來偷襲他們,多此一舉。」李一一撇嘴道。

「這些小習慣平時是用不上,但若是不練,等上了戰場再要求可就晚了。」李子楓搖頭說道。

王虎也趁機鄙視道︰「就是,什麼都不懂,還讓我跟你學。裝什麼裝!」

李一一聞言一陣大怒,眼楮狠狠的瞪著王虎,王虎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的回瞪,兩人如同斗氣的公雞一樣。李子楓翻了翻白眼,道︰「有事回去再說,別讓人發現了。你們兩個把這營區分布圖畫下來,以後也許有用。」

「是。」兩人有氣無力的應道,然後取出隨身帶來的紙和筆,趴在草叢里畫營區分部圖。

等兩人畫完了營地分布圖,三人才一起回去了,剛剛找了地方坐下,李若冰就問訊趕來了,沒好氣道︰「不就是去看了個營地麼,怎麼去了這麼久,再晚一會都要讓劉將軍帶人打過去了。」

李子楓呵呵一笑,說道︰「那邊情況有點復雜,就多呆了一會。你們這邊情況如何,部落里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況?」

「我這里沒有發現什麼,不過劉將軍說部落里的人有些反常。」李若冰說道,走進了才發現李子楓身上又是泥又是草葉的,不由得嗔道︰「你看你,下山的時候才換的衣服,才出去一會就髒成這樣了。」

李子楓嘿嘿一笑,說道︰「行軍打仗就這樣,髒了也好,方便躲藏。不說這個了,劉百里人呢,我去找他。」

「就知道你會找他。」李若冰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讓劉將軍在前面等著,哪里正好可以看見部落里的情況,一起過去吧。」

「好,好!那快走吧。」李子楓連連點頭,跟著李若冰身後就走。

李一一有些看不下去了,伸手捅了捅李子楓,沖著李若冰偷偷指了指,又比劃了一下。

李子楓會意,輕輕咳嗽了一聲,道︰「那個……若冰,辛苦你了,忙前忙後的,怪不好意思的。」

李若冰輕輕回過頭,一臉古怪的看著李子楓,又看了看一旁的李一一和王虎,皺了皺鼻子,微哼道︰「油嘴滑舌,快走吧!」

說完,她又柔聲說道︰「這段路不好走,你可當心一些,別摔倒了。」

前後態度的明顯轉變,讓李子楓心里不由得一汗,果然還是喜歡听好話啊!哎,女人啊,女人!

王虎伸手撓了撓頭,說道︰「什麼情況?!一會好,一會不好的。」

「你懂個屁,這叫愛情!」李一一模著下巴說道。

「我呸!」王虎一臉鄙夷,「你可別惡心我了,還愛情?!裝的跟情聖一樣。」

李一一嘿嘿一笑,搖頭晃腦道︰「這是實力!剛剛將軍那一手,可是我教的。不然,以將軍的榆木腦袋,只怕十天半月都哄不好李姑娘。」

「噢!」王虎點了點頭,說道︰「的確,將軍帶兵是厲害,但對女人是有點不開竅。人家李姑娘多好的,偏偏他就是不同意,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你就不知道了,咱們將軍是漁陽鎮出了名的痴情,心里頭只有青梅竹馬的周姑娘一人。上次你也見到了,為了救周姑娘,將軍一個原本不願意參軍的人,硬是披甲帶兵踏平了青陽山。這麼為媳婦出氣的人,古往今來他是第一個。」李一一說道。

王虎一听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如此,那李姑娘可就難了。其實,我挺看好李姑娘的,沼澤地里救了咱們兄弟很多次。」

「算你小子有點良心,怎麼樣,不如咱們幫他們一把?」李一一伸手搭在王虎肩頭循循善誘道。

王虎撇了撇嘴,道︰「就知道你跟我說這些話,準沒有什麼好事,又想拉我入火坑。不過這次就算了,當還李姑娘的恩情了。」

「仗義!」李一一咧嘴一笑,說道︰「咱們趕緊研究一下,看看怎麼給他們創造機會。」

「大哥,不用這麼著急吧,現在還在打仗著!」王虎一陣無語,說道︰「趕緊走吧,一會去晚了,你是沒什麼事情,但我可就慘了。」

隨後兩人急忙快步跟了上去,在李子楓找到劉百里時,兩人也跟著來了,所以李子楓也並沒有發現兩人的異常。

見人都到齊了,李子楓才開口問道︰「老劉,怎麼回事?」

劉百里點了點頭,伸手扒開蘆葦,指著一處馬圈,說道︰「將軍,李姑娘,你們看。前面馬圈里的馬!」

李子楓聞言朝著馬圈看去,只見數十匹馬正在低頭吃草料,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異常。于是回頭看著他,說道︰「沒什麼特別的,現在這個時候馬吃草很正常啊。」

「不!」李若冰搖了搖頭,「有兩處不對,第一這馬進食的速度過快,尋常飼養的馬不會被餓成這樣,除非是經過長時間奔跑後。第二,這附近到處都是荒野,天然的草場,直接將馬放出去吃草留下行了,何必多此一舉的喂馬。除非……」

「除非是這些馬從小就是在馬圈里飼養出來的,並非是這個部落里養的馬。」李子楓沉聲說道。

「什麼!」眾人齊齊一驚。

接著王虎說道︰「將軍,你的意思是,這個部落里有新來的人?」

「不錯!」李子楓眼中閃過一絲亮光,道︰「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這些新來的人當中,一定有身份非常尊貴的人。」

「你怎麼知道?」李一一問道。

「呵呵,很簡單!你們仔細看看,這些馬有什麼特別的?」李子楓提示道。

經過李子楓這一提示,眾人頓時都覺得怪怪的,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總之就是很別扭。

「看不出來是吧,那要是給這些馬背上騎上士兵怎麼樣?」

「這他娘的是戰馬!」王虎月兌口而出,眼中閃過一絲光芒,道︰「難怪老子覺得怪,這體型壓根就是戰馬才有的體型,而且你們仔細看,馬身上還有馬鞍。北齊的打鐵工匠並沒有多少,而且在北齊皇室建立北齊後,基本上都不在民間打鐵了。能擁有馬鞍的,除了軍隊尋常百姓根本就不可能有。更不要說這麼大規模給馬配馬鞍了。」

「子楓兄弟,那這麼說來,外面的那一萬士兵也很部落里的人有關系了。」李一一有些興奮的說道。

「八九不離十。」李子楓笑著說道,「能出動一萬大軍隨行保護的人,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而且剛剛我們也看過了,這領兵的將軍應該也是北齊的一位名將,硬盤布置是滴水不漏。士兵訓練有素,戰斗力估計也不差,要是打起來,我們這幫人絕對是十死無生。」

李若冰听後,沒好氣道︰「都這麼危險了,虧你還笑的出來!咱們要是想救趙千山,就必須過這個部落。而且人家重要的人物在部落內,肯定會在部落里安排暗哨,敵暗我明,根本就過不去!」

「別著急,越危險就越安全。對方帶兵的將軍是名將,但也有自己的弱點。剛剛我看了他們的營地,的確是非常厲害,距離這個部落也不遠,一旦有動靜短時間內就能趕過來。所以,我敢說他在部落里並沒有放多少人,很可能就只是幾個高手而已。這也就是我們的機會!」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