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過黃河(1)

李若冰有些猶豫了,目光看著李子楓半晌後,說道︰「此行凶險萬分,很可能十死無生,你與周姑娘已經定下婚期。你真的想好了要去?」

李子楓聳了聳肩,道︰「來都來了,總得去試試。」

「你不擔心?」李若冰皺了皺眉,認真的說道︰「李子楓這可是最後一次機會,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你是我叫過來的,我得對你負責,請你再認真的想一次!」

李子楓聞言嘻嘻一笑,看著她說道︰「這樣子不好吧,我已經有老婆了。」

「這跟你有老婆有什麼關系……」李若冰有些模不著頭腦,但看到李子楓一臉壞笑的樣子,立刻就反應了過來,險些當場氣死,一臉惱火的罵道︰「混蛋!無恥!你去死吧。」

罵完她氣呼呼地轉身就走,同時也知道李子楓是不可能走的,雖然沒有得到明確的答案,但此刻她心中卻有些莫名的高興,還有些許感動。

低著頭,往前走了幾步,回頭卻發現李子楓依舊坐在原地,靜靜地看著遠處,望地出神。李若冰抿了抿唇,調頭回到李子楓跟前,道︰「你怎麼還不走?」

「累了十多天了,想要坐著休息一下。」李子楓呵呵一笑,頭也不回的說道,「倒是你,不去跟他們商量一下晚上的渡河路線,陪我呆在這里干什麼?」

「呸!誰陪你來著,少臭美了。」李若冰哼了一聲,俯身在他旁邊坐下,目光也看向前方,夕陽下遠處的山披上了一層霞光,蜿蜒的黃河在微風中靜靜流淌。「你倒是挺會尋地方。」李若冰忍不住說道。

「那是自然!」李子楓嘴角微微上揚,說道︰「以前在上戰場前,經常坐著看夕陽。」

「就會吹牛,你才多大!咱們南慶征兵最小年紀是十五歲,你今年也才十六。」李若冰白了他一眼道。

李子楓自然是不會告訴她自己說的是前世,但听到她這麼說,便笑著問道︰「我是十六不假,不過你看著也像是兒童吧?」

「你才兒童!本姑娘今年都十九……哼,你套我話?」李若冰黑著臉道。

「哈哈……原來你十九啊,還好還好,正是一朵花。」李子楓樂呵呵的看著她,又偷偷的說道︰「關于你這個年紀,我家鄉還有個姻緣卦簽,你要不要听?」

「哼,你這是什麼意思,要說就說。婆婆媽媽的,不像個男人!」李若冰一臉不爽的說道,眼神中卻透出了濃濃的興趣。

李子楓輕咳了一聲,起身拍了拍,笑道︰「女大三抱金磚,你十九我十六,做個媳婦剛剛好!哈哈……」

說完,李子楓大笑著拔腿就跑。李若冰也跟著反應過來,心里是又羞又氣憤,刷的就站了起來,望著李子楓逃走的身影怒吼道︰「李子楓,你給老娘站住,我早晚非宰了你不可!」

深夜,李子楓和李若冰站在一千名神機營士兵前方,目光掃過每一張年輕地面孔。晚風呼嘯著吹動著李子楓的頭發,入了秋的西北風格外的涼。

沒有多余的動作,也沒有多余的話,該說的白天已經說過了一次,也無需再說什麼。李子楓揮了揮手,下達了出發的命令︰「王虎,帶隊出發!」

王虎聞聲出列,抬手對著李子楓一抱拳,然後齊齊轉身,沉聲喝道︰「听我口令,一隊先行出發,二隊跟上。每隊三人為一小組,互相照應!不許任何人發出聲音,違者斬。」

「諾!」一千士兵同時低喝道。

「出發。」王虎大手一揮,帶著一隊五百人率先朝著黃河邊飛奔而去。

「二隊跟上!」劉百里大聲喝道,帶著二隊的五百人也跟了上去。

李子楓和李若冰也跟著隨行,兩人走出天門山關口後,李若冰停下了腳步,回頭看著半山腰上那一處亮起的一抹光亮,躬身一拜。

「怎麼了?」李子楓問道。

「指揮使的墓地在那里,十多年了,出關的人都要拜他。」李若冰輕聲說道。

李子楓點了點頭,也跟著拜了三拜︰「劍神,保佑我們凱旋歸來!」

很難得,李若冰沒有說發對的話,算是默認了他的行為。大家心里都清楚,此行必定凶險萬分,參拜自己故土的英雄求他保佑,也算是對前輩的敬意了。但更多的是,希望自己能和當年指揮使一樣,孤身獨守天門山,一劍破敵膽。

出了天門山便是黃河,幸好此段水流並不急,但也極其難渡,對岸就是北齊守軍的營盤,星星點點地火光,在夜色中好似繁星。其中最大的火堆,就在黃河岸上,十米內清晰可見。

看到這里,李子楓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道︰「難怪你們一直說救援困難,這黃河對岸的守將,是個排兵布陣的高手!」

「你怎麼知道?他是北齊的百勝將軍,耶律文。十八歲領兵平亂,如今二十四歲,已經是北齊的第一悍將。」李若冰道。

「看得出來,你看他的營盤布置,正好在水流平緩的地段。而且他還燃起篝火,制造出 燈下黑的效果。在夜里,視線受到火光影響,即使很近的距離,我們也看不清,只要我們渡河就是活靶子。」李子楓說道,「而且昨夜我特意問過守將,他說這邊一直都是黑燈瞎火的,怕暴露營帳位置。」

「你的意思是不能過河?」李若冰問道。

「不能在這里過河,不然我們有多少人都會折在這里。」李子楓沉聲說道,說完轉頭對著身邊跟著的傳令兵低聲說道,「叫王虎和劉百里來議事。」

「是!」傳令兵應聲跑了出去,很快王虎和劉百里來了,對著李子楓抱拳後,問道︰「將軍。」

李子楓點了點頭,目光看著他們,說道︰「情況緊急,就不客套了。剛剛我看了一下,對岸北齊的營盤有些問題,對我們非常不利。現在我決定改變渡河路線,特招你們兩個商議一下。」

王虎和劉百里聞言同時一愣,接著王虎一臉不解道︰「將軍,此處是水流最為緩慢的地段,渡河最為安全。盡管在北齊守軍眼皮子下渡河要冒一些風險,但這也是最佳的方式。」

「那要是對面早已得知我們渡河的消息,提前埋伏了大量的陷阱和弓箭手,我們就不是冒險,而是去送死。」李子楓看著他們說道,「你們仔細的看這岸上,有什麼!」

「什麼都沒有!」劉百里驚道,後背猛地一涼。

「沒有就對了,按道理對方應該要安排巡邏兵的,但偏偏卻沒有。就只能說明一點,巡邏兵是被撤掉了,他們等著我們渡河。」李子楓冷笑著說道。

王虎聞言額頭上冷汗直冒,道︰「將軍,幸虧你發現的及時,要不然咱們這幫兄弟就全部都折在這里了。」

「沒事,現在也還不算晚,下次要當心點。」李子楓安慰道。

王虎和劉百里同時點了點頭,然後王虎看著李子楓說道︰「將軍,那現在咱們怎麼辦?要不退回去繼續等待時機。」

「趙千山那邊已經不能再等了,他隨時都會有危險。」李子楓搖了搖頭,看了看河岸,說道︰「我打算換地方渡河!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在上游二十里處渡河,那里是一片沼澤地,另一個是在下游距離瀑布五十丈的地方渡河。這兩個 地方不會有人防守,而且渡河之後也便于印泥目標!」

此言 一出,王虎和劉百里,以及在一旁听著的李若冰三人同時倒吸了口涼氣,這兩個地方不論是哪一個,都是拿命在賭啊。一但出現意外,絕對就是十死無生!

王虎深吸了口氣,道︰「我這人怕水,寧可走沼澤地,而且走沼澤地進入北齊,距離趙千山還能更近一點,只需要再翻一座山就到了。」

「我听王虎的。」劉百里說道。

「好,那就走沼澤地,讓 所有人檢查裝備,準備出發。」李子楓下令道。

王虎和劉百里領命走了,很快軍隊就被集合了起來,望著正在列隊的神機營,李若冰伸手將李子楓拉到了一旁,深吸了口氣問道︰「你真同意走沼澤地?」

「當然了,軍令可不是兒戲。」李子楓笑道,「怎麼,你怕了?」

李若冰瞪了他一眼,沉聲道︰「先不說大家能不能活著從沼澤地走出來,就是走二十里到黃河邊都難辦到,我們這是在深夜,根本看不清腳下的路。現在去,就是在送死!」

「呵呵,誰說一定要晚上過沼澤,我們今天夜里先趕過去然後原地休息,等到天一亮再過沼澤。你放心,我不會拿士兵的性命開玩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