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找麻煩的來了

說完李子楓轉而又一笑,說道︰「再說了,我也沒見過她幾次,誰知道她什麼性子。萬一是個母夜叉,別說三妻四妾了,天知道她會不會連你也一塊折磨。」

周詩怡聞言愣了一下,接著撲哧一聲笑了,嗔道︰「哪有你這麼說人的,瑤瑤姐人可好了。」

「好就好唄,跟我又沒有關系。再說了,她可是知府家的千金,我可不想招惹麻煩。」李子楓聳了聳肩道。

周詩怡不解道︰「為什麼啊?」

「你想想看,她可是有名的才女。這才女可不能以常人對待,愛鑽牛角尖。我這人又比較優秀,萬一她對我有什麼歹心,非我不嫁什麼的,可不就麻煩了。」李子楓聳肩說道。

「撲哧……」周詩怡忍不住掩唇一笑,盡管知道李子楓是故意說笑,可心里卻安穩了不少。她輕呼了口氣,笑眯眯道︰「子楓哥哥,你渴不渴,我給你倒些水來可好?」

「行。」李子楓點頭。

得到李子楓同意,周詩怡立即就站了起來出了房間,不多時便提著茶壺回來了,一連串讓人眼花而又優雅的動作之後,一碗茶輕輕擱在了李子楓面前︰「李子楓哥哥,嘗嘗味道怎樣?」

「哈哈,不用說肯定好。」李子楓哈哈一笑,伸手捧起茶碗喝了一口,滿齒留香,眼楮不由得一亮︰「上好的西湖龍井,哪里來的?」

「瑤瑤姐方才送的,說是感謝。」周詩怡笑兮兮的說道。

李子楓一怔,伸手過茶幾牽住她的手,笑著說道︰「那我剛剛要是跟沈姑娘眉來眼去,這上好的龍井茶是不是就喝不著了?」

「不知道。」周詩怡眼神中滿是狡黠,撅起嘴道︰「不過會加醋。」

加醋?李子楓心里一汗,果然這丫頭也不好惹啊,看著柔柔弱弱的做起事來可一點也不含糊。

想到這里,李子楓笑道︰「幸好幸好,還好我腦子清楚,不然這一碗茶,可就終身難忘了。」

「子楓哥哥生氣麼?」周詩怡望著他問,神態有些緊張。

李子楓眼楮微微一轉,輕咳了聲道︰「生氣是肯定的,不過你要是能給抱一下,我可以重新考慮一下。」

周詩怡聞言俏臉頓時羞紅,羞道︰「這……這不好吧。」

這語氣……似乎是願意?李子楓眼楮一亮,伸手微微一使勁,牽住她的手將她從座椅上拉了起來往自己跟前走來,李子楓心頭一陣急跳,伸出手就去抱她。

就在這時,一聲大喊聲在耳邊響起︰「老大,不好了,不好了……呃,我什麼都沒看見,我走了。」

周詩怡一驚,連忙掙開李子楓的手,轉身端起茶盤,紅著臉道︰「茶涼了,我去燒水重新泡些。」

看到好不容易得來的機會,就這麼被這貨給破壞了,李子楓氣的啊,恨不得一腳踹死這貨。眼楮狠狠地瞪著他,黑著臉道︰「我說大哥,你進來都不知道敲一下門嗎?」

李大牛聞言嘿嘿一笑,道︰「老大,這也不能怪我,誰知道你大白天的就干這事。而且你也不關門,我看門開著就進來了。」

「滾滾滾!」李子楓氣的不行。

「老大,其實也沒啥。一次不行就兩次,瞅準機會就抱唄。反正周姑娘也喜歡你!」李大牛出主意道。

「你個萬年單身狗知道個屁,凡事得有個氛圍。屁也不懂還在這叫囂,啥也不是!」李子楓沒好氣的看著他,哼道︰「有事趕緊說!」

李大牛听他問起正事,連忙收起笑臉,說道︰「不好了,有人來踢館了 。」

李子楓一愣,翻了翻白眼︰「這又不是武館,踢什麼館?」

「是真的,外面來了一幫子人,進來就點菜,吃飯還不給錢。看穿著打扮文文弱弱的,說話比老大你斯文一點。」李大牛說道。

文文弱弱,比我斯文?李子楓怔了怔,旋即反應過來,抬腳一腳就踹了過去,罵道︰「什麼叫比我斯文!你丫的直接說是讀書人不就完了。」

「哦哦,對對對,就是一幫子讀書人。」李大牛揉了揉笑道。

李子楓懶得搭理這貨,微微沉吟了一下,皺眉道︰「奇了怪了,這幫子讀書人是不是閑的慌,跑到這里來找事。走,去看看。」

「好 。」李大牛一臉興奮的點頭,估計等那幫子酸秀才要倒霉了。

李子楓一路風風火火的下了樓,到了二樓的時候就迎面撞上了沈飛。李子楓一看,心頭頓時一喜,真是想睡覺就有人來 送枕頭了,當下快步走上前,伸手一拍沈飛的肩頭,笑道︰「沈飛,你小子來的正好。走,跟我下去辦點事情,有人來我這里踢館了。」

沈飛一愣︰「踢什麼館?子楓大哥你開武館了?」

「我這點三腳貓的功夫,哪會開什麼武館。樓下有一幫讀書人鬧事,不好處理,怕下手重了。」李子楓笑著說道。

沈飛一听,立即說道︰「他們已經來了?」

李子楓眉毛一挑,道︰「這麼說你小子認識?我說你小子的朋友都怎麼回事,吃飯不給錢有點過分了啊。」

「什麼朋友,我跟他們不熟。」沈飛翻了翻白眼,說道︰「不過這事情我知道,我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沒想到還來真的了。」

「啥真的假的?」李大牛撓了撓頭問道,「我咋听不懂啊!」

「是這樣的,這幫人是慶陽府的才子,對我姐比較愛慕。听說我姐病情好轉,就一個個的登門邀請參加什麼狗屁詩會。我姐當然是拒絕了,但他們這幾天一直守著門不走,鬧得我姐連家門都沒法出。」沈飛有些無奈地說道。

「那這跟他們來我這里鬧事有啥關系?」李子楓說道。

沈飛一臉認真的說道︰「怎麼會沒有關系,這里頭的關系可大了。他們愛慕我姐,我姐又只跟你來往頻繁,他們自然要將火氣出到你這里了。」

「咳咳……」李子楓急忙一陣咳嗽,糾正道︰「你小子可別亂說啊,我跟你姐也就見了幾次面而已,我們並不熟。」

沈飛聞言一臉鄙夷的說道︰「子楓大哥,你就放心吧。我姐的眼光可高的很,她要的夫君必須是文能提筆安天下,武能上馬定乾坤,你這樣的她根本看不上。」

李大牛一听,立即大笑了起來。李子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李大牛脖子縮了縮,連忙止住笑聲,肩膀輕輕抖動,一張臉漲的通紅。

雖然這小子說的是事實,但這麼說出來也太傷人了吧。李子楓一臉黑線,看著沈飛沒好氣道︰「行了,行了,說重點,這事情你小子打算怎麼解決?我可告訴你,這些都是你姐的愛慕者,我這里要是有個什麼損失,今晚我就去家里找你爹賠。」

沈飛一陣無語,道︰「子楓大哥,這跟我家有啥關系,又不是我們讓他們過來的。」

「那我不管,反正人是你姐惹來的。要麼賠錢,要麼讓你姐來澄清一下,這麼下去對我的名譽大大的有損。」李子楓認真的說道。

我呸!你還有名譽?拿著假圖紙騙趙千山的錢,還空手套白狼拿了鹵肉原材料,一毛錢都不給人家,這樣無恥的人竟然還說名譽,要不要這麼無恥。

想到這里,沈飛額頭上滿是黑線道︰「子楓大哥,咱先不說這個了。現在最關鍵的事情是,先把這幫人給趕走再說。」

「廢話,這幫人都是讀書人,要是能動手我早都讓大牛打過去了。」李子楓翻了翻白眼。

沈飛一听差點都給跪了,你們就除了動手打人之外不想點別的招嗎!于是,他深吸了口氣,說道︰「听我爹說,子楓大哥智勇雙全,想必一定有法子吧?」

李子楓瞄了他一眼,說道︰「別听你爹瞎說,我這人很不善言辭,叫我來說,還是讓你爹派幾個人過來,直接一波全帶走。」

「這衙門不能亂抓人啊,總得有個理由把。」沈飛無語道。

「吃霸王餐,喝酒鬧事,損害人民財產,影響未成年人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念,對我南慶造成了嚴重的社會不良影響。就這一個理由,都夠抓他們進去蹲上好幾個月,再寫一篇萬字悔過書,以儆效尤!」李子楓隨意的說道。

沈飛雖然讀了不少書,但像李子楓這樣彪悍的抓人理由還是第一次听到,心里暴汗的同時,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我了個去,這理由簡直是無懈可擊啊,人家就只是喝點酒給你找點麻煩而已,都他媽上升到家國天下了,還萬字悔過書,說得好像干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事。就這口才,還敢說不善言辭!

李大牛在旁也是听的目瞪口呆,眼皮子一陣狂跳……娘 ,老大這張嘴,也太厲害了吧。

然而更讓兩人崩潰的是,李子楓在說完之後,還一臉惋惜道︰「可惜啊,能力有限只能找這麼多理由了。反正將就著用吧,趕緊找人把他們先帶走,剩下的回去慢慢在想。」

沈飛這下是徹底無語了,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不過他也看出來了,李子楓是不想插手這事情。

于是,便一臉無奈道︰「子楓大哥,我知道你不想管這事情,我爹雖然身為知府也不能把這些人怎麼樣,現在我認識的人里面就只有你有這本事。你就幫個忙吧!」

「呵呵,這話我听著舒服,但是我卻不能幫你。」李子楓說道。

「為什麼!?」

「很簡單,這幫讀書人一旦招惹了,就會非常麻煩,他們最擅長瞎編一些事情出來,我可不想被人整天追在後面罵。更何況,這事情的主角是你姐,只要你姐不出面,就算是今天我趕走了他們,明天他們還會再來,我總不能什麼事都不干,天天都跟著他們斗吧。」李子楓搖頭說道。

沈飛听後也不由得嘆了口氣,他知道李子楓說的是事實,這幫讀書的難纏他最為清楚,老爹之所以不管,估計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