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毛叔的異常

李子楓咧嘴一笑,額頭上滿是汗水。周詩怡見此鼻子忍不住一酸,眼淚又掉了下來。李子楓一看,喘著氣笑道︰「看你,我這都好了,你怎麼還哭上了。你可要記住,女兒家眼淚是珍珠,所以不要輕易的哭。」

毛叔眼楮猛地瞪大,心里一陣月復誹︰靠!都這個時候了,你小子也不忘泡妞?娘的,要不是你這身上的傷是真的,老子都要懷疑你丫的根本就是故意把自個搞傷的。

周詩怡也被這一番話說得一愣,一時間也忘記了哭,抬袖擦了擦眼角,聲音沙啞的問道︰「子楓大哥,你……這話從哪听來的?」

「呵呵,瞎編的唄。」李子楓臉上露出一絲微笑,說道︰「人家都說男兒淚不輕流,我想女兒家也一樣!」

「為什麼?」周詩怡一臉疑惑道。

子楓嘿嘿一笑,隨意說道︰「因為女兒家眼淚都是珍珠,男兒會保護女兒家,不讓她流淚啊!那可都是自家的寶貝,哪能輕易拿出來給外人看。」

說到這里,毛叔終于忍不了了,只覺得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擺手道︰「老子就不該呆在這里,你們隨意,走了走了!」

說完,毛叔就快步離開了,不走不行啊,太長針眼了。人家小情侶在這打情罵俏,他一個長輩留在這里算是這怎麼一回事。還不如早點走人,省的留在這兒礙眼!

毛叔一走,周詩怡俏臉猛地一紅,跺腳道︰「子楓大哥,你……你快別說了,我……我……毛叔都听去了。」

「呵呵……听見就听見了唄,喜歡就是喜歡,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李子楓目光盯著她的通紅的臉頰說道。

「子楓大哥,你……你別說這些輕薄的話,我……我受不住的。」周詩怡雙手捂住臉頰在地上蹲下。

李子楓吧嗒了下嘴,看著她連耳朵都羞紅了,仿佛再逗她一句都要嚇哭她。心里不禁一陣失笑,這就算是輕薄了?這丫頭臉皮倒是薄的很。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錯,我向你道歉。」李子楓輕咳了一聲道,也不忍心再逗她。

听到李子楓的話,周詩怡這才小心地抬起頭,偷偷地看了李子楓一眼,發現他一臉地疲憊,整人無力地依靠在椅子上,正微笑著看著自己。

周詩怡不由得一呆,自從跟李子楓呆在一起,她還從未見過李子楓如此脆弱過。想到剛剛他說的那些話,原來都是在逗自己開心,周詩怡鼻子就一陣發酸,聲音沙啞道︰「你怎麼這麼傻,自己都成這樣了,還要來哄我。」

「嘿嘿,我不說了,要保護珍珠唄。所以你可不能哭,多掉一滴眼淚我都心疼,損失太大了啊!」李子楓咧嘴笑道。

周詩怡跺了跺腳,眼淚簌簌而下,揚手在李子楓身上打了一拳,哭道︰「你就不能想一下自己麼,這麼重的傷,你會死的……」

「有你在,我還用得著怕嗎?」李子楓輕輕一笑,伸手拉住她的衣袖,嬉笑道︰「你一定不會讓我死的,對不對!?」

周詩怡愣住了,眼楮呆呆地看著李子楓︰「子楓大哥,你……」

「傻丫頭!」李子楓笑著搖了搖頭,伸手彈了她額頭一下,道︰「別發呆了,你該不會讓我一個病號一直坐在椅子上吧?」

經過他這麼一提醒,周詩怡也反應了過來,抬袖擦了擦臉上的眼淚,上前小心地將李子楓扶到床上躺下。目光看著他額頭上不斷滲出的汗水,心里又是一陣難過,哽咽道︰「子楓大哥,還疼不疼?」

「不疼,早就習慣了。」李子楓隨口答道。

「你又哄我,這麼重的傷,怎麼會不疼。」周詩怡紅著眼眶說道,伸手取出手帕,一遍遍替他擦去額頭上的汗水。

李子楓笑了笑,他倒是真沒說假話,身為王牌特戰隊員,這樣的傷對他來說並不算什麼,前世他都不知道多少次從鬼門關里爬了出來。不過看著周詩怡擔心的眼神,李子楓還是笑著說道︰「放心,養幾天就會好。對了,你爺爺要是醒來發現你不在家,擔心你怎麼辦?」

周詩怡搖了搖頭︰「我給爺爺留了書信,子楓大哥不用擔心。」

「那就好,那就好。」李子楓微微安心下來,放松下一陣倦意就涌上腦海,他輕輕打了個哈欠後,很快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子楓從睡夢中睜開了雙眼,習慣性地雙手撐起卻觸踫到了傷口,讓他不由得悶哼了一聲。

聲音一傳出,房間的門立即就被推開了,周詩怡端著水盆快步走了進來,一臉高興道︰「子楓大哥,你醒了!」

「嗯。」李子楓點了點頭,目光看著她詢問道︰「現在什麼時辰了?」

「快午時了。」周詩怡答道。

「午時?!」李子楓一愣,想到自己一晚上沒有回家,這老爹和老娘還不知道急成什麼樣子,于是一拍額頭道︰「糟了糟了,我得趕緊回去!」

「不用了,你小子就安心呆在我這里吧,等傷養好了再回去,省的你爹娘擔心。」毛叔的聲音響起,接著他手里拿著半個饅頭,一邊大口吃著,一邊說︰「我跟你爹說了,你小子跟酒樓老板去了隔壁縣宣傳輪椅,得十天半個月才能回來,這陣子你沒事就別出門。」

李子楓一听這才松了口氣,呵呵笑道︰「還是毛叔夠意思,改天請你喝酒。」

毛叔一听這話,忍不住瞥了周詩怡一眼,果然周詩一听李子楓要跟毛叔喝酒,俏臉立刻就板了起來,滿臉嚴肅道︰「子楓大哥,你肩上的傷非常嚴重,千萬不能喝酒,不然詩怡就生氣了。」

「呵呵,我跟毛叔開個玩笑,絕對不會喝酒!」

「子楓大哥,不是詩怡不讓你喝酒,而是你的傷勢已經傷到了骨頭,若是不好好休養的話,以後要是留下了舊傷,那可就麻煩了。等傷好了,詩怡給你買最好的酒,做最好吃的菜,好不好?」

李子楓哈哈一笑,道︰「都听你的,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子楓大哥真好!」

又來?!真是沒完沒了了。毛叔狂翻白眼,沒好氣道︰「我說你們兩個行了,這里是我家,好歹照顧一下我這老人家的感受吧。」

毛叔一開口,周詩怡面色猛地一紅,羞道︰「我去給子楓大哥做些粥喝。」

周詩怡說完就快步離開,毛叔也趁機上前,目光打量了一下李子楓,然後在椅子上坐下,端起茶碗喝了口茶後,笑道︰「你小子這招夠狠,用生命在泡妞啊。一下子就把人家小姑娘騙到手了,這傷受的值!」

你丫的才會這麼二!李子楓聞言翻了翻白眼,說道︰「毛叔,你不氣我是不是心里就不舒服,有你這麼當長輩的麼。」

「切,你小子有將老子當長輩嗎,還好意思說我。」毛叔撇了撇嘴,翹起了二郎腿道︰「說說,昨晚干嘛去了,弄成這副鬼樣子?以你小子的功夫,不可能會這麼慘吧,難道中了什麼美人計了。」

「靠,你以為誰都像你啊。」李子楓沒好氣道,「你不說還好,說起來就來氣。毛叔你就是個大坑,還跟我說什麼我在漁陽鎮可以橫著走,結果昨晚差點小命都丟了。」

毛叔一愣,皺了皺眉頭,道︰「昨晚你遇到高手了?怎麼可能,咱這破地方要什麼沒什麼,哪個高手會來。」

「切,你還別不信,人家一個小混混老大都至少是個頂尖高手,要不是昨晚我留了個心眼提前做了準備,現在都不知道被埋在哪了。」李子楓撇著嘴說道。

「怎麼回事,說清楚點。老子就覺得你小子最近今天神神叨叨的,原來是沒干好事!」

「靠!毛叔,我有你說的不堪麼。說到底還不是為了給你老人家的徒弟擦,要不然這事情我才懶得去管。」

毛叔一怔,一臉奇怪道︰「于峰最近在查兒童失蹤案,難道你小子也在查。不應該啊,你小子也會干這種好事?」

這叫什麼話!老子就不能做好事了。李子楓幾乎要被氣地吐血,深吸了口氣,說道︰「當然了,前天大牛說有幾個混賬東西盯上了嵐兒,所以我就打算去教訓他們,然後意外發現 這些小混混跟兒童失蹤案有關,而且打算用小豆來威脅堂兄加入,為他們打掩護。昨天我跟堂兄提醒這件事,堂兄他不信,所以我就只好自己出手了。」

「噗……」毛叔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一陣劇烈咳嗽道︰「咳咳……你小子是說,直接單槍匹馬去闖人家大本營了?」

「是啊,怎麼了。」

「我呸!」毛叔一口唾沫就吐了過來,忍不住大罵道︰「還怎麼了!怎麼沒一刀活劈了你這禍害。當槍匹馬去闖人家地盤,老子就沒見過你這麼囂張的。」

「闖就闖了,有什麼大不了的。要不是那個小混混頭目,老子也不至于受這麼重的傷。」李子楓哼道。

毛叔一臉無語,看著李子楓一張欠揍的模樣,恨不得一腳踹死這貨。你丫的都跑去人家大本營霍霍了,人家作為老大不出來才怪。果然不愧是吳奇教出來的徒弟,有什麼樣的師傅就有什麼樣的徒弟,都是一路貨色!

不過這小子的功夫刁鑽的很,出手就是殺招,能把他打成重傷,對方的武功可見一般。但這小子能活著回來,就更令人震驚了。

想到這里,毛叔忍不住問道︰「既然人家能把你打成重傷,你小子又是怎麼逃回來的?」

「嘿嘿,很簡單。我故意讓他砍了我一刀,然後給他撒了一把蒙汗藥和強力迷藥,一招就放倒。」李子楓一臉得意的說道。

強力迷藥?蒙汗藥?毛叔額頭上冒出一道黑線,忍不住說道︰「你丫的還要不要點臉了,自己好歹也是個高手,竟然還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能不能有點高手風範。」

「切,高手風範值幾個錢,戰場就是你死我活,能輕松殺人的就是好手段。」李子楓一臉看白痴的樣子看著毛叔,人家都要殺你了,還講個屁道義,保命要緊啊!

毛叔被他說的啞口無言,一時間竟然無力反駁,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誰遇到都得頭疼。索性他也不管了,翻了翻白眼道︰「算你小子厲害,昨晚能活著回來算你命大。」

「其實我還真的是命大。毛叔是不知道,昨晚可不只一個高手。」

「什麼!還有高手?」毛叔一臉吃驚,急聲道︰「快說清楚點。」

「就是我再逃跑的時候被困,然後被兩個黑衣人給救了,他們好像也在查兒童失蹤案,要是沒猜錯的話,他們應該是官府的人。」李子楓說道,同時眼楮緊緊盯著毛叔的臉。

毛叔聞言瞳孔猛地一縮,神色突然一陣復雜,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半晌不說話。李子楓見毛叔這般,便知道他一定知道對方的身份,果然給自己猜中了,就知道毛叔當年肯定與朝廷有什麼聯系。

想到這里,李子楓立即問道︰「毛叔,你是不是知道他們是什麼人?」

毛叔抬起頭,沉默了一下,說道︰「這件事你放手吧,也不要追查,知道的太多對你沒有好處。」

「毛叔,他們已經來了,估計就不會再走了。有些事情,躲避是沒有用的!」李子楓看著毛叔說道。

「你不懂!」毛叔嘆了口氣道,「你傷還沒好,在這好好養傷吧,我走了。」

李子楓聞言眼中精光一閃,望著毛叔孤單的身影,心里突然涌現出一個想法……或許,毛叔突然回來並就跟那兩個人所在的組織有關,更或者毛叔曾經就是那里的人。而且,從毛叔的語氣來看,似乎毛叔非常抵觸這個組織,但又發自骨子里的喜歡它。突然間,李子楓感覺到整件事就像是一張大網,而毛叔就是突破這張網的關鍵。毛叔的秘密,就是這個世界的秘密。而李子楓在不經意間,也觸踫到了這個網的邊緣,被兩個黑衣人注意,一場危機正在悄然逼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