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進山采藥

打定主意後,李子楓便笑著說道︰「掌櫃的可能有所誤會,我此番前來可不是為了買輪椅的,而是想以技術入股的方式與掌櫃的合作。」

「技術入股?」老板听的有些發懵,一時間猜不透這是個什麼意思。

李子楓微微一笑,說道︰「所謂的技術入股就是,我出這輪椅的制作技術,老板你拿這個技術可以直接找人制造,然後自己售賣。不論收益多少,我只佔取其中的約定好的利潤。」

「老板本就是做藥材生意的,消息和路子肯定比我廣,應該也清楚我南慶每年邊關死傷數千人,其中不乏傷到腿腳者。輪椅的出現,定然會大受歡迎。」

老板也是個精明人,听李子楓這麼一說立即就明白了是什麼意思,心里稍微盤算了一下,覺得這樣更不錯,至少不會因為後期輪椅大賣之後,被李子楓坐地起價。

他非常看好輪椅的前景,正如李子楓所言,邊關每年都有大量傷兵,其中不乏腿腳受傷之人,如此龐大的需求,只要一旦開起來,以後就是不做藥鋪生意,也足夠吃一輩子。

但是一想到賺取軍隊的錢,老板心里就有些發虛,連連擺手道︰「這個不行,這個不行,萬一惹怒了哪個將軍,只怕命都要沒有了。」

李子楓眉毛一挑,真虧的你這黑心的老板還知道怕,不過我李子楓畢竟也是軍人出身,雖然不在一個時代,但怎麼也不能坑同位軍人的兄弟。

心里將他一陣鄙夷,李子楓臉上卻微微笑道︰「這世上賺錢的門道不一定非要賣,其實也可以出租。只要以低價出租給軍隊,非但不會引起將軍動怒,反而會留個好名聲,到時候也算是名利雙收。而對于有錢的人,那就高價賣給他們就是,一半賣一半租,不少賺錢。」

老板聞言眼楮一亮,低頭思量了一會,拍案道︰「好,這生意我做了。利潤我讓你兩成,咱們二八分賬!」

二八分賬?李子楓翻了翻白眼,你可真夠心黑的,典型的奸商嘴臉。

想都沒想,李子楓直接開口說道︰「老板我之所以找你合作,可是听周爺爺說你人品不錯,所以才來的,這東西我就往大街上隨便找一個有錢人合作,可都不止這個價。」

被李子楓這麼一說,老板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輕咳了一聲,說道︰「有事咱好商量,要不再加半成,如何?」

「五五分!我這里還有其他的好東西,說不定以後還能合作。」李子楓直接說道,半成半成加,你也真是夠了,要不要這麼摳門。

「不行不行,三七分,不能再多了,不然這生意我就不做了。」

李子楓壓根就不搭理他,起身就準備走,果然剛剛一起身,老板就坐不住了,咬牙道︰「再讓半成,不行不行就一句話,你這輪椅雖然前景好,但事關跟軍隊打交道,尋常人也不一定敢接。」

李子楓想了想覺得這老板雖然摳門了點,心也黑了一點,但說的話也是事實。于是伸手打了個響指,道︰「成交!」

兩人最終簽訂了契約,老板也付給了李子楓五兩銀子的訂金,拿了合約,李子楓就和周詩怡兩人在老板幽怨的目光中離開了。本來李子楓還打算見見周大夫再走,但被老板這目光看著實在是受不了。

出了門,李子楓懷里揣了五兩銀子的巨款,瞬間就變得豪情萬丈,從賣糖葫蘆的小販手里買了三個糖葫蘆,遞給了順手遞給了周詩怡一個︰「今天大賺一筆,請你吃糖葫蘆,這東西蠻好吃的!」

周詩怡看著手里的糖葫蘆不禁一陣失笑,這人還真讓人捉模不透。賣輪椅的時候精明睿智,現在卻又幼稚率真,竟然送給自己糖葫蘆吃。真不知道哪個才是他真正的樣子,不過跟他呆在一起可是真的很有意思!想著想著周詩怡便忍不住笑出來聲來。

李子楓听到她發笑,轉頭笑著說道︰「周姑娘,什麼事情笑的這麼開心,說出來分享一下唄。」

「子楓大哥來時還在說怕被人搶走了錢,要好好的保護。可是現在你卻當街拿出了一貫錢,數了三文買糖葫蘆。」

「哦?是嗎!不過也沒事,今天高興,肯定沒土匪攔路。要是真有的話,正好抓去衙門領賞錢。」李子楓滿不在乎的說道。

周詩怡聞言輕輕一愣,望著他問道︰「子楓大哥會武藝?」

李子楓聳了聳肩︰「不會!」

「那你還這麼自信啊。」

「過過嘴癮。」

周詩怡一陣無語,被李子楓這個回答給狠狠地噎了一下,也知道自己是問不出個什麼來,干脆低頭吃起了糖葫蘆,似乎要將郁悶發泄在其中。

回到了李家村,在村口兩人就分道揚鑣,臨走時周詩怡還不忘提醒李子楓明天的約定,在李子楓滿口答應下,這才心安地離開。

次日天剛剛亮,進行負重五公里回來的李子楓稍作休息,便帶齊了準備好的工具出門與周詩怡在村口匯合。

李子楓剛剛走到村口,就遠遠看見周詩怡背著背簍來了,冰冷的晨風凍得她俏臉紅撲撲的。

「早啊!」周詩怡打招呼道。

「你怎麼來的這麼早,也不嫌冷。來吧,背簍給我。」李子楓一臉失笑道,說著什麼接過她的背簍背在身上。

周詩怡展顏一笑,說道︰「我平時都是這個時候起床給爺爺準備藥材,也習慣了。倒是子楓大哥你,今天起得這麼早,該不是又跑步了吧?」

「不愧是周姑娘,一猜就中。」

周詩怡聞言忍不住低頭一笑,美眸看著李子楓說道︰「子楓大哥叫我詩怡就好,大家都這麼叫我。」

「那我就不客氣了,詩怡姑娘。」

「你……不理你啦。」周詩怡輕輕跺了跺腳道。

「哈哈……跟你開個玩笑。咱們快走吧,到山下還有一段路,早去早回。」

周詩怡點了點頭,跟著李子楓就往山腳下走去。兩人一路走走停停,邊說邊往前走,時間過得倒是飛快,眨眼就到了山下。

望著眼前的山路,周詩怡眉宇間露出些許喜色,歡快的說道︰「子楓大哥,這條小道上去就到了我們采藥的地方,子楓大哥懂醫術,一定會用到藥材。只要記下了這個地方,以後尋找藥材時,就容易多了。」

李子楓啞然失笑,這丫頭心地也太善良了,不知道藥材值錢嗎!

想到這里,李子楓看著她說道︰「這麼好的地方你說出來,就不怕我把藥材都挖走了,以後你就不容易采到藥材了。」

周詩怡輕輕一笑︰「這山上的藥材是大家的,能否找到各憑本事,就算是這兒挖光了,還會有別的地方。而且這麼多年來,我隨爺爺走遍附近的村落,也給每個村落中都留下了醫治傷寒的藥方,以備萬一,而這條道是大家一起找到的。所以,大家彼此間都有個約定,絕不能將草藥全部挖光。」

听到這里李子楓肅然起敬,說道︰「你跟你爺爺真了不起!」

「這些都是詩怡該做的事情,身為大夫,就該庇護一方。我想子楓大哥應該也一樣吧!」周詩怡微微笑道。

「啊……對!這絕根的事情怎麼能做,簡直就是不道德嘛。」李子楓義正言辭的說道,

說完心里將自己狠狠地鄙視了一番,心里暗道……哥都快要窮瘋了,要不是就認識止血的草藥,哥明天就把板車拉來,所有的草藥都給你擩禿了。什麼道德不道德的,有錢干嘛不賺。

也幸虧周詩怡不知道李子楓的想法,要是知道了,她說什麼也不敢將這地方告訴李子楓。

也不知為什麼,听到李子楓說的話,周詩怡總感覺到很好笑。于是便忍不住開口說道︰「其實也沒那麼嚴重,自己需要多少就采多少,也不會有誰專門去說誰。」

「嘿嘿,那是當然,有需求才會有傷害。大家都不生病,誰上山干啥,這不吃飽了撐得。」

周詩怡輕輕點了點頭,一時間沒听出李子楓話里的深意,目光看著他問道︰「對了,子楓大哥說是進山打獵,怎麼沒攜帶武器?」

「用不著,我這幾天在山上挖了陷阱,就離這兒不遠,一會采藥後咱們直接過去撿就行。」李子楓笑道。

周詩怡撅了噘嘴,抿唇道︰「吹牛!哪有獵物是用撿的。」

「我說撿那就是撿,要是不信,一會帶你去開開眼界,沒準能抓頭狗熊什麼的,那可就真的發大財了!」李子楓一臉嬉笑道。

周詩怡白了他一眼,心里樂得不行。這人臉皮可真厚,跟他在一塊自己這一天笑的比平日里一個月都多。

仿佛為了驗證李子楓說的話,就在兩人采完藥前往李子楓設置的陷阱地方去的時候,山林里傳出一陣刺耳的野豬叫聲。

兩人聞聲齊齊一愣,李子楓也是一臉錯愕︰「不會吧,真抓到了大家伙了。難道我這是鐵嘴神算,說什麼就有什麼?」

「撲哧……」周詩怡噗嗤一笑,道︰「子楓大哥你可別臭美了,快些過去看看,可別讓野豬給跑了,那發財的機會可就沒了哦。」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