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面色一沉,同時站起朝著面前和尚站著,再看這老和尚,身上干瘦如骨,彎著腰喘著粗氣,朝三人低吼著,陽千山站出,背對二人道︰「這便如同之前我對付過的燭日劍派弟子,各位小心為妙。」說完手持長劍一步一步靠近這老和尚,老和尚雖沒眼球,但也感覺到了陽千山朝他逼近,一步,兩步,老和尚還是彎著腰低吼著,陽千山還是朝他靠近,離那老和尚只有五步之內時,老和尚忽然瘋了般跳起,朝陽千山怒吼著,此時再看這老和尚,目眥欲裂,確實和陽千山之前所說別無二樣,就像是一頭瘋了般的餓狼。陽千山抬腿便踢,未等老和尚落地,一記橫踢便踢在老和尚面門,只听 嚓一聲,老和尚應聲側飛出五步有余。李清安,林玄子二人都覺這一腳勢大力沉,換做是年輕力壯的習武漢子,這腳下去,怕也要被踢斷脖頸。但卻見這老和尚倒像是沒事人似的,挨了這一腳倒在地上,竟又馬上站起朝三人怒吼著。三人都看的有些呆了,只見這老和尚頭已歪了九十度,脖頸也已被踢斷,卻還聾拉著腦袋朝三人嘶吼,三人都覺這邪人不像是個人了,按理說脖頸被人踢斷,應是痛苦的不能呼吸掙扎著死去,倒也不能像面前這邪人這般還朝著人嘶吼。未等眾人多想,老和尚又撲來,陽千山一劍刺出,老和尚也不避開,腹中硬是接住了陽千山一劍,陽千山欲拔出長劍再戰,這長劍刺入腹中頗深,一時間竟拔出來,這老和尚卻已經靠到自己身旁,近身與陽千山纏斗起來,陽千山手上無劍,便展開拳腳與老和尚肉搏,老和尚這時卻靈活的像只猿猴,拳法招式也霸道的很,連擊陽千山小腹與面門。三人都一驚,齊聲喊道︰「這是少林伏虎堂的伏虎拳法。」李清安心中疑惑,天山少林寺的和尚怎會出現在這荒無人跡的七煙峽中?但眼下屬實不是該多想的時候,李清安拔出腰中長劍,已沖了上去。

陽千山被這和尚打的火冒三丈,心中一沉,運起內勁,手中似有火焰般閃亮,彎下腰身躲過這和尚一拳,還未站起,便朝著和尚腰間一拳轟出,這一拳倒也是雷霆萬鈞,打在這和尚腰間火星子四冒,和尚吃不住這一拳倒飛出去,剛想再爬起,李清安一劍刺下,直接刺入和尚腦門。李清安道︰「這和尚即使有三頭六臂般能耐,刺穿了腦門,總該死了。」話還未說完,和尚便嘶吼著掐著李清安脖頸,李清安大驚,林玄子也安耐不住控制飛劍就要出手,卻听得陽千山朝自己喊道︰「李兄稍微忍耐片刻,我便送他上路。」李清安也顧不上那麼多,听著陽千山話照做,雙手死死抓著和尚雙手,想要扒開和尚死掐著的雙手。李清安心想自己不會要被這老和尚給掐死在這荒山野嶺中吧,自己想了幾百種死法,被劍刺死,被刀砍死,或者死在美人懷里倒也不錯,但無論如何是絕不能死在這老和尚手里的,想到這更加用力想要掰開和尚雙手。

陽千山忙站起,暗運內勁,一口氣拔出和尚腹中長劍,朝著和尚心口便刺去,只听和尚嗷嗷亂叫,手也從李清安脖子處松開,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應該是氣絕了。李清安站起,咳嗽了兩聲說道︰「陽兄既已知道這邪人的弱點,為何不早些一劍刺入這老和尚心窩?差點害的我也要去找那老佛祖去了。」

陽千山臉上帶笑,滿是歉意的對李清安說道︰「我原本只是想讓諸位看看此邪道即使打折他的脖頸,刺穿他的腦袋,也全然不會死的。只是……一時把握不住,鬧出了這等事情。」接著又拍了拍李清安肩膀說道︰︰「李兄莫怪,我請你喝酒。」

李清安本就沒有責怪陽千山的意思,這時也笑笑,全然是答應了陽千山的道歉。接著話鋒一轉,說道︰「這七煙峽本就人煙稀少,這天山少林寺的老和尚怎會在這?」

林玄子接道︰「素聞天山少林有降龍伏虎兩大門派,此人功法應是伏虎堂的拳法。」

陽千山點點頭說道︰「不錯,這便是伏虎堂的拳法,只是這天山少林寺素來深居簡如,躲在那天山與世無爭,連十一年前大戰也未參與,這老和尚又是為何能到這來?」三人正想著,只听一陣陣笑聲傳來,笑聲如同黃鶯般美妙,如同銀鈴般動人心弦,猶如百靈鳥般悠揚婉轉,笑聲穿過了三人耳朵,穿過了三人的心門,三人都覺心弦被這笑聲所撥動,只是呆呆的聆听著,也只能呆呆的聆听著,因為此刻三人都已分不清笑聲到底從哪里傳出來,笑聲忽遠忽近,忽大忽小,如同一位美麗的女子在耳邊咯咯的笑著,卻又像美麗女子已走遠,笑聲也漸行漸遠起來。這笑聲迷得三人亂了心緒,只听陽千山響指一打,二人思緒又回到了此刻,三人中就屬陽千山心性至純至陽。眾人回過神,互相背對背,靠在一起。就听這銀鈴般的女聲說道︰「三位公子,此刻夜黑風高可怕的很,為何還要欺負我一個弱女子?」

陽千山道︰「這位小姐,你我素未謀面,又何來欺負這一說?」

那女聲道︰「你們打壞了我的玩具,當真要抵賴了麼?要知道我就只有這一個喜歡的玩具,現在你們卻……」說到這,語氣忽而狠厲,惡毒起來,狠狠說道︰「你們卻將他打壞了,我要你們血債血還!也成了我的玩具好了!」說完黑暗中幾道金光閃過,叮叮當當幾聲踫撞聲響起,就見林玄子擋在二人身前,手中控劍削落了飛來暗器,林玄子撿起一枚暗器自顧自看了起來,只見這暗器竟然是女人的發簪,金色的發簪一閃一閃,尾部卻烏黑發亮,應是有毒,對著黑暗說道︰「你便是靠這個傷人的麼?只可惜你能控制這老和尚殺人,卻控制不了我殺你!」

黑暗中又是笑聲傳來,還是如此的甜蜜,如此的攝人心魄,說道:「林玄子,你又何必明知故問呢?你非要找你那父親麼?呵呵呵呵,那就看你肯不肯跟我來了。」林玄子並未理會,只是呆呆的站著,又見這聲音傳來:「林公子,你當真不願和我來麼?你當真不想見你那十年未見的父親麼?」

林玄子腳下欲動,就見李清安拉住林玄子衣袖,道:「不可,這麼明顯的圈套你看不出麼?」

林玄子卻奮力掙脫開李清安的手喊道:「管那是真是假,我都是絕對要去的!」說完便朝著那聲音方向跑去,李陽二人也顧不了那麼多,追著林玄子而去,李清安心想這林玄子本就是十七八歲的少年,少年心性本就如此,也怪不得他年輕沖動。只是這少年的父親是何人,為何會出現在這七煙峽中呢?莫非也是血魄人的人麼?當真是魔教中人,為何兒子卻是藏劍閣的弟子呢?屬實是讓人摸不清頭腦。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