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重見光明!

听到男子的聲音,老者嫌棄的擺了擺手,然後那一男一女就走了下去。

就連李少存都覺得那位老哥好福氣,盡然博得一位比他小了近二十歲女子的青睞,而且這位女子的父親,還是一個聚集地的實際掌權人,這家伙還是一個廚師,以後的日子肯定差不了。

「讓小兄弟見笑了,我這不成器的女兒,看上什麼人不好,非看上一個四十多歲的,真讓人笑話!」

听到他的話,李少存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說道︰「自由戀愛嘛?」

听到李少存的話,蘇婉兒甜甜的看了他一眼,在李少存摸了摸她的頭後,她又吃起了桌上的食物!

「也是,自由戀愛!」

孫友懷附和道,他像是認可的李少存的話,這個時候一旁的警察廳局長問道:「小兄弟,你們是從哪邊來的,有事要往哪邊去? 」

他們不敢想象,就這樣孤身一人帶著一個女眷,這兩個人就敢直沖荒野。

不過他們同樣敬佩的是李少存的個人,無力,這樣的人要是放在和平年代,那定然是少將一般的人物。

听到他的問話,李少存回答道:「我們是從鄭都那邊來的,要去往南江基地市!」

听到李少存的話,兩個人都有些激動,因為他們還從未跟外面的那些大型基地市聯系過,這些年來,將幾個一窮二白的山洞,發展成如今這副模樣,他們經歷了太多的苦難。

如果有大型基地似的幫忙的話,也許他們可以少走很多很多的彎路,就現在他們知道外面還有大的基地市時候,心中對那里充滿了渴望。

他們渴望有一個堅實的後盾,渴望可以和不同的人交流!

「那邊的情況怎麼樣?有多少的人口啊!」

孫有懷,激動的問道。

「差不多有二三十萬人吧!」

李少存回答道。

「二三十萬人那組都是藍天聚集地的十倍之多啊!」是災難爆發以來的絕望之後,他的眼中似乎又重新充滿了希望。

這個時候他們心中都生出來了,要趕緊派人去鄭州那邊看看的想法,他們迫切的想要知道那邊的同類過的怎麼樣。

這個時候吃飽喝足的李少存,從懷中掏出了一樣東西,孫有懷有些詫異的看著李少存手中這件發著綠光的東西,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拿出這樣一個東西。

看著詫異的孫友懷和張振華,李少存解釋道:「這是我們那邊研制出來的一種東西,可以清除人體內的輻射。」

在李少存將話說出之後,他並沒有從眼前這兩個人的臉上中,看到他想要的看到的神情!

反而看到了一股哀傷,尤其是那位叫張振華的J察廳局長,從他們的神情中,李少存很容易的猜測道,他們的親人可能沾染上了輻射或者死于輻射之下。

想到這里,他沒敢多問,而是沉默了下去!

過了片刻之後,張振華卻開口說話了,他的語氣十分平靜。

「你小兄弟,你說的都是真的,可否讓我們實驗一番?」

李少春自無不可,于是就將輻射清楚劑,遞到了他的手中。

「謝謝!」

這些年來南京聚集地為了發展,曾組織大批的人手進入城市廢墟之中,這些人有的一部分已經死去,有則的雙目失明,落下了殘疾!

他們的人生因為輻射而失去了活著的意義,如果李少純拿回來的輻射清楚及真的有用的話,那麼這將是他們傾盡所有也要換取的東西,因為這些人對南天聚集地發展所作做出的貢獻,是永遠無法用金錢來衡量的。

接過輻射清除記憶張震華便迫不及待地走了出去,他的兒子當年便是因為輻射的原因而雙目失明,這些年來他都是在自責與愧疚之中度過的。

因為當年正是他支持你到城市廢墟中去尋找重要的物資,也是他親手把自己的兒子逼到了那條路上。

如果不是他的所作所為現在他說不定已經抱上了自己的孫子。

絕望之中,張振華又包著幾分希望,在他的認知中,他們這個小小的聚集地制作不出來的東西,像鄭都那樣大的大城市是一定能制作出來的。

而且李少存地不凡,要為他增添了幾分希望!

回到家中他沒敢把這個消息直接告訴自己的妻子的,也沒敢直接告訴躺在床上的兒子,他只是像往常一樣找到了一個碗,將輻射清除劑倒進了碗中。

「浩兒,喝藥了!」

床上的張浩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緩緩的坐起身來,這些年來張振華為他尋來無數良藥,卻都無法根除他身上的輻射。

這讓他的心早已經絕望,同時躺床上的這些年來,也讓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他不恨張振華嗎?答案是一定的,他肯定恨,他覺得張振華根本不配為人父母,因為我們不會有父母將自己的孩子往火坑中推,如果不是張振華,現在的他恐怕正在辛勤的勞作者吧!

他永遠也想不明白,張振華為什麼會那麼狠心  ,狠心到可以讓自己的孩子進入到刀山火海一樣的地方。

咕咚咕咚的將碗中的東西咽入到肚子中,喝著碗中的東西,張浩皺了皺眉頭,因為今天藥的味道跟昨天的味道並不一樣。

但他並沒有在意,因為張振華沒過個十天半個月,都會為他找來一些新的東西,讓他喝下,只不過每一次都沒有什麼效果罷了!

他像往常一樣,喝完藥就躺到床上睡覺,失去了光明,失去了行動的能力,精神世界程輝啦,他唯一的寄托于慰藉!

在這里,他是無所不能的真神,是無數人所摩拜的對象,因為少年時代讀過書,所以他知道古代的生活究竟是什麼樣的。

他幻想自己生活在古代,幻想自己看得見太陽看的見世界上的花花草草,高樓大廈。

在那個世界,他有著一個屬于自己的小屋,他有一個愛他的妻子,兩個人養了一條阿拉斯加 ,沒事的時候,兩個人會帶著那條阿拉斯加到公園里坐坐,看著人來人往。

但他無疑是可悲的,因為他不知道花花草草,也不知道阿拉斯加究竟長什麼樣子,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幻想出來的,那個很愛他,很愛他的妻子去世根本不存在。

在張浩躺下去之後,張振華看著被綠光包裹著的張浩,他的內心充滿了激動。

因為李少存交給他的輻射清除劑真的有用,如果像張浩這種,已經被輻射清楚到身體內多年的這種情況,恐怕不是一只膚色清除劑所能清楚的。

慌張的跑了出去,他需要再向李少存再要來一支輻射清除劑,哪怕用他的性命去交換,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同意。

他種下的因就該他一個人來承擔!

「李小兄弟,李小兄弟,你剛才給我的那個東西,還有沒有?你再給我一支,讓我用什麼交換都可以! 」

沖進小屋中,張振華激動的對李少春說道,此刻的他就差跪下去,去求李少存了。

李少存在听到他的話後,連忙從懷中又取了一支遞給了他,接過第二只輻射清除劑的張振華,對李兆存時遇鞠躬,再鞠躬 。

在李少存沒有反應過來前,他就又連忙沖了出去,這一刻,他只想讓自己的孩子重見光明。

一旁的孫有懷,在看到張振華的舉動後,似乎猜測到什麼,那一刻,他已經可以確信李少存給他們的東西是真的。

就這也就意味著,曾經那些語句基地發展做出偉大犧牲的人,有了新的希望,有了新的可能。

「李小兄弟,我們去看看?」

李少存看了看,吃的正香的蘇婉兒,拒絕了孫有懷,所以我還堅持一臉無奈,然後帶著小王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的張浩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點不一樣了,他原本黑暗的世界中似乎出現了一點白光。

他努力的想要去看清那點白光,卻始終無法看清。

這個時候,張振華急急忙忙的跑了回來,然後激動的大喊︰「爸爸,好像能看清點兒什麼 了!」

听到張浩的話,張振華也是一臉的激動,他連忙對張浩說道︰ 「來再喝一碗這個,喝完了,你就可以重新看見光明了。」

「爸你快給我!」

這個時候張浩已經知道是剛才的藥起作用了,他激動的從床上滾了下來,張振華連忙去扶他。

「你先坐好!」

可是有了新的希望的張浩,又怎麼能坐的住,他拼命地揮舞的雙手想要結果,那個可以讓他看到光明的藥碗!

無奈之下,張振華小心翼翼的將輻射清除劑上的塞子取下,然後又小心翼翼的遞到了張浩手中。

張浩在接果輻射清除劑後,便迫不及待的倒入了自己口中。

「咳!」

他明顯因為喝的太猛而嗆到了,但是他不敢有絲毫的浪費,這點難受跟一輩子看不見光明的痛苦比起來,太不值一提了!

張振華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他輕輕地給張浩順著背!

在張浩將輻射清除劑一飲而盡後,他又對著說張浩說道︰「你先躺床上歇會兒,我去把你媽叫來。」

「嗯!」

然後點了點頭,他現在感覺那個白點似乎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就是她可以模模糊糊的看清周圍的東西。

「爸、媽我能看見了,我能看見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