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故事錦集(23)

1、童目

我的姑婆叫雪蓮,她說的這件事是她小時候的事,那是好遠的過去啊!因為她現在已經七十多歲了。雪蓮是我爺爺的堂妹,她母親生了很多孩子,只剩下她和兩個姐姐一個哥哥,其他的都夭折了。他們從小玩在一起,不知怎麼回事,小孩都喜歡戲水,出事的地點是村外的一條河。炎熱的夏天,他們幾個小孩在河邊玩,除了我爺爺,都下水去了,我爺爺老實,他牢記大人的囑咐,不能下水。正當那幾個玩得不亦樂乎的時候,雪蓮姑婆的大姐玉蓮不知不覺走向河的中央,等到意識到危險的時候,已經晚了,大姐玉蓮淹沒在了深深的水里。

我爺爺撒腿就跑,雪蓮姑婆和哥哥從河里爬上來,嚇得六神無主。

後來,幾個會水的大人只撈出了一只鞋子,除此之外,一無所獲。那時父母的孩子多,傷痛也就是一陣子,很快就忘了。

也就是那年的冬天,雪蓮姑婆一個人捧著爐子坐在門口,已近黃昏,大家各忙著燒晚飯,誰也沒有注意到雪蓮姑婆一個人走向了附近的水溝。

等到吃晚飯的時候,大人們才發現雪蓮姑婆不見了,于是全家人去找。

雪蓮姑婆在外面,听到呼喚她名字的聲音才清醒過來,開始大哭。大家順著聲音圍了過去,只見她滿嘴都是泥巴,還捂著肚子說肚子疼。

大人們急忙帶她去醫院。經過治療,從胃里洗出了很多的泥巴。

雪蓮姑婆在病床上休養的時候,大人們問她怎麼回事?怎麼還吃泥巴呢?雪蓮姑婆道出了實情。

原來那天她在家里百無聊賴的時候,听到門外有孩子的嬉笑聲,玩性十足的雪蓮姑婆就出去了,想和他們玩耍。這時,她看見那幾個孩子中居然有自己的大姐玉蓮,她興奮得不得了,為了玉蓮的消失,她和哥哥沒少挨罵,這下好了,找著了玉蓮了。她只想拉姐姐回家。這時姐姐說︰「走啊,我們去玩啊。」說完,和那幾個孩子嬉笑著跑了。雪蓮姑婆急忙跟上。跑著跑著就來到了河邊。這時,姐姐和那幾個孩子給她東西吃,剛好她肚子餓了,她看他們都在吃,于是也跟著吃了。姐姐這時說︰「跟我們走吧,啊?跟我們走嗎?」說完,他們就往河里走去,雪蓮姑婆也稀里糊涂地跟著走,這時候,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清醒過來。天都很暗了,她發現自己是在河邊,嚇得大哭,因為這里淹死過很多小孩,天黑了,這里沒人敢來。然後,就覺得一陣腹痛。原來,姐姐給她吃的是河里的淤泥。

從此,雪蓮姑婆再也不敢去河邊了,即使是白天。姐姐玉蓮的尸體也一直沒有找到,估計不知被河水沖到哪里去了,但她的魂靈還在那里逗留……

2、趕吊頸鬼

我小學的時候,學校是建造在鎮子的中間的一個叫三街的地方。

三街,相當于一個比較大的巷子,中間是條大道,路兩邊住人,而我們的學校大門就開在巷子的最底上。

事情是這樣的︰一個住在這巷子里的人,在一個下雨天被一群混混欺負死了,那是一個很老實的男人,和那群混混根本不可能有交集,怎麼就被欺負死了呢?估計是那群混混看他不爽吧?當時巷子的住戶都在看熱鬧,沒有一人幫忙,也沒有人報警,就那麼看著,直到這個男人奄奄一息。人們不願意幫他,也不能說人們冷漠,而是這個男人太老實了,平時也不和鄰里街坊說話,一個人獨來獨往,和人們一點共情也沒有。老實人愛鑽牛角尖,這個老實男人可能覺得自己受不了被打的屈辱,就上吊自殺了。

然後這件事就算開了頭,不到1000米的巷子,在半年的時間里,一個接一個不斷地死人。只要是下雨天就死人。

起初是個70歲的老太太,在一個下雨的夜晚,詭異地用浴巾吊死在自家堂屋的房梁上,為什麼說詭異呢?因為我們那邊的建築風格基本都是中間堂屋,兩旁臥房。房頂的基本高度都在三米以上,一個70歲的老太太到底是怎麼把浴巾系在房梁上的?並且人們發現她的時候,她的腳下並沒有凳子,椅子之類的墊腳的東西。人是怎麼吊上去的?至今無人能知。有人猜測老太太是被家里人弄死後,再吊上去的,但是法醫鑒定,確定是自殺,尸體沒有任何外傷,現場也沒有掙扎的痕跡,再說吊死的人的尸體,也比其他死法的尸體好分辨一些,先死了的再吊上去的,尸體的舌頭不會伸出來,只有活著吊上去,尸體的舌頭才會伸出口腔之外,而老太太的舌頭就是吐在外面的,所以說,她就是自殺,她脖子上的勒痕和繩子也很相符。

第二個死的是個老爺子(也不知為啥,老是和老年人過不去,和老年人杠上了),我曾親眼看見別人給從門框上解下來。

那是在一個雨夜的清晨,那會剛好是我們上早讀的時間,話說媽的,孩子們真特麼累,用黑撒的歌來說就是,起的比雞早,睡得比狗晚,吃的比豬差。這里暫且說起得比雞早吧。

那會還是秋天,早上6點鐘天剛蒙蒙亮,我去上學,剛走到巷子口的時候,就見到路邊一戶人家的門開著,門框上跟吊臘肉似得掛著個人,那時候不曉得事,膽子賊大(後來有一段時間膽子特別小,不過現在又大了,呵呵),然後我就舉著個傘好奇得站在那里看,反正也看不清楚,只曉得是個黑衣服,黑褲子的老人,脖子上吊著根布條子,眼楮鼓得和金魚似的,紫色的舌頭從嘴里吐出來。

正當我在想,這人的舌頭怎麼這麼長的時候,不知道從哪里刮來一陣風,把那戶人家的大門給刮得猛得(關)了一下,掛在門上的尸體也被這陣風吹得一擺一擺的。這時,這家人的不知是女兒還是兒媳婦,穿著個睡衣,蓬著個頭發,睡眼惺忪地走了出來,看見大門上掛著的老爺子後,嚇得直接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嘴里邊嚎邊說著什麼,半天都說不出句完整的話來。

那家的男人听到女人的哭聲也趕了出來,見到這情形也被嚇了一跳,一個勁兒直喊︰「娘哎!快出來瞧瞧!這是誰掛在咱家門口了?」(估計嚇蒙了,沒認出是自己的爹)

一個小腳老太太杵著個拐棍,顫顫巍巍從屋里走出來,抬頭一看,當時就扯開嗓子大罵出口︰「馬了戈壁!你個老不死的,大早上的掛門上黑哪個啊,還不趕快給老子滾下來。」

罵完又從屋里搬了個凳子,爬上去,夠起來對著掛在門口的老爺子的尸體就是左右開弓,狠狠甩了兩個耳光。

然後,再讓自己的兒子去解繩子。

至于老太太為什麼要對尸體動武,在我們那邊有個說法,就是吊死的人,喉嚨里一般都有口氣下不去,出邪事的幾率比較大。所以放他下來之前一定要先鎮住他,俗話說鬼怕惡人,就是這個道理。

還有,吊死的人的繩子也要燒掉,據說,吊死鬼的魂會附在這些東西上。

當然了,也有不信這些的。接下來這家人就是。

這回死了個33歲的女子,這個女子是個大齡剩女,年齡不小了,還不想嫁人,不過她永遠沒有機會了,她把自己吊在了自家院子的樹上,和前面兩個一樣,也是腳下沒有墊腳的東西,就那麼莫名地掛在繩子上。她的媽媽哭成了個淚人,顫抖著雙手把寶貝女兒從樹上解下來,她的婆婆在一旁提醒︰「罵罵她!罵罵她!桂到時候作祟。」女子的媽媽當場就火了︰「什麼!你個老不死的!讓我罵我女兒,我女兒已經夠可憐了,我怎麼能罵她!」婆婆氣得「哼」一聲︰「不听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等著吧!哼!」(婆媳關系不好,兩人經常對罵,大家不要見怪),說完,氣哼哼地走了。

在女子回煞(也叫回魂)那天,果然出事了。按照我們那的習俗,人死後的第七七四十九天被稱作回煞,死者的家屬要把香燭、酒飯擺好,家里供有菩薩的還要用黃布把菩薩蓋起來等等習俗。

那家人也按照這些做好了,然後,睡覺去了。

就在大家睡到半夜一點多的時候,全巷子的狗,突然嗚嗚咽咽起來,那是狗害怕才會發出的聲音,不知大家平時有沒有注意到,那家人本來就有點兒害怕,這下全部醒了。

全家人醒後,家里的一個小孩子睜開眼楮就開始哭,怎麼都哄不好,問他哭什麼,那小孩說︰「姑姑在屋門外。」家里人嚇了一跳,他媽媽拍了他一巴掌,說不準胡說。這小孩子委屈極了,說︰「姑姑真的就在門外嘛!穿著個紅衣服,拖著長舌頭在那里蹦。」這回,全家人嚇得不敢睡覺了,把屋里的燈都打開,睜眼到天亮。

由于接二連三的死人,還都是吊死的,三街的人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個屈死的老實男人,當時看著他被打得那麼慘,都沒有出手相助,他這是報復吧?嚇得整條三街的人都陸續搬離了那里。

如今,那條街已經空了20年了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