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美人魚身子太大了,又如何放在這口缸里面。」李大明沮喪的說著。

「那就拖出去吧,現在只能這樣了,若是再耽擱,美人魚也會死了。」村民們站在洞口,準備把柔珞從山洞中拖出來。

李大明用力的拖著柔珞的身子,村民們在後面拖著,朝著洞口拖出去了。

拖到洞外柔珞醒來了,眯著眼楮看見自己躺在沙灘上,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傳來,柔珞順手摸了摸,手上沾滿了鮮血,吵鬧的聲音傳來,村民們走過來了。

李大明和村民們商量著,把柔珞拖出去賣銀子,等賣了銀子就和村民們分,可是看見柔珞身上的傷,村民們犯愁了,柔珞全身傷痕累累。

劇痛從柔珞的身上傳來,疼得暈了過去,全身上下全部是傷,肩膀上劃破了一塊肉,手臂也劃傷了一大片皮,連著魚尾巴的魚鱗都在脫落了。

柔珞嚶嚶的哭了起來,想著自己若是不調皮,好好呆在玄海,也就不會被人給拖到岸邊,當成怪物一樣看著,一顆又一顆的珍珠,跌落在大海邊。

李大明迅速的跑過來,蹲在地上撿珍珠。

「你們快些來,這里有好多的珍珠,我們要發財了。」

村民們就等著,這個發財的機會,怎麼會讓柔珞跑了,想著好不容易把柔珞從洞口拖出來,就不能讓柔珞再游回大海了。

李大明在沙灘邊,找來了一條長長的麻繩,拿著麻繩把柔珞的雙手捆了,接著又把魚尾巴給捆住了,這樣柔珞就跑不掉了。

等到把柔珞給捆好了,李大明站在沙灘邊,和村民們一起商量,把柔珞放在水箱里面。

這是一個由杉木做的巨大的水箱,里面放滿了海水,頂上有個蓋子,邊上還有一個小門,柔珞可以從小門進去。

 ……一聲響,李大明雙手抱住柔珞的身子,村民們扶著柔珞的尾巴,就把柔珞丟到了水箱里面,李大明低著頭仔細的看著柔珞,說道。

「應該可以賣個好價錢。」

「那就別耽擱了,趕緊往村口拖吧,恰好今日趕集,若是遇見了達官貴人,價格可以賣高一點。」張小二雙手扶著水箱,朝著柔珞看著。

柔珞被村民們拖著,一路拖到了村口,停在了平寧街的巷子口,這一條街有很多擺攤的,那些人看見柔珞被拖了過來,都用好奇的目光看著。

一滴又一滴的鮮血,順著水箱的小門流到了外面,柔珞躺在水箱里面,突然覺得魚尾巴特別疼,又疼得暈了過去。

一上午,前來觀看柔珞的人絡繹不絕,在水箱旁邊里三層外三層圍著。他們都帶著好奇的眼神,臉上浮現出震驚,又在那里細細的說了起來。

「這真是美人魚?為何長這麼好看,我看就是妖女,來到我們村子蠱惑人心,等會我們也會有妖氣。「

「我看她就是妖女,我們還是想辦法弄死她。」

吳小丘手里拿著石頭, ……一聲響朝著水箱丟了過去,正好砸在柔珞的腦袋,瞬間把柔珞給打醒了。

柔珞醒來了,用手摸了摸腦袋,眯著眼楮朝著百姓看著。

武子明找來幾條爛菜葉朝著柔珞丟過去,嘩的一聲響……菜葉子飛過來了,柔珞的頭上掛著爛菜葉,衣裳上掛滿了爛菜葉,淡淡的腐臭味飄來。

柔珞叼著那條爛菜葉吹了起來,爛菜葉吹到水箱外面,飄在武子明的臉上,把武子明給氣死了,馬上來到了隔壁的攤子,買來了幾只雞蛋。

武子明拿著買來的雞蛋,朝著柔珞的身上丟了過去, 嚓……一聲響,裂開的雞蛋又砸在了柔珞的臉上,蛋腥味飄出來,柔珞的臉上掛滿黃色的蛋液。

柔珞被這團雞蛋液弄得很不舒服,不停的搖頭,卻看見武子明又沖過來了。

這武子明還不解氣,拿著錘子把水箱下面砸破了,一團血水順著水缸底部流了出來,柔珞疼得快要暈了,魚尾巴被麻繩捆過的地方,已經勒出了血跡。

血越流越多,柔珞也跟著絕望了,又側著頭看向魚尾巴。

魚尾上的魚鱗一點點的脫落,身上的皮膚也跟著潰爛,沒有了海水柔珞就快要干死了,柔珞絕望的看著天空,好後悔偷偷溜出來玩。

「母後……永別了。」

 …… ……一陣馬蹄聲從柔珞的耳邊傳來,一位男子風塵僕僕地騎著駿馬路過這條街,吁……一聲響駿馬停了下來。

男子看見柔珞奄奄一息地躺在水箱中,迅速的拽著馬韁從駿馬上走下來,又把駿馬停在了梧桐樹邊。

把駿馬停好,男子快速的跑到水箱旁,看著水箱的外面流滿了鮮血,血水一直順著水箱流了好遠,柔珞早已疼得暈了過去。

「這條美人魚,本公子買了,多少銀子你們開個價。」

「不多不多,就一千兩銀子。」李大明站在水缸旁,恭敬的說著。

「你們這些人還是人嗎?這條美人魚都快要死了,銀子你們拿去,快給公子爺滾。」

 ……一聲響男子把銀子丟了過去,又握緊了拳頭把水箱給劈開了。

嘩啦……一聲響鮮紅的海水流了出來,帶著一股血腥味。

柔珞帶著微弱的呼吸,卷曲著身子躺在水箱中,男子快速的走過去,把柔珞給扶了起來。

男子從袖子中拿出一塊白色的繡帕,擦去柔珞臉上的蛋液,擦干淨以後,露出了一個清秀的臉蛋。

柔珞蘇醒了,微微的睜開眼楮,帶著嘶啞的嗓音,說道。

「是你……救了我,那你……又是誰。」

「我叫李昊,今日是來此地微服出行的。」李昊一手拿著帕子擦蛋液,另一只手把柔珞身上爛菜葉都撿干淨了。

「你為何要救我,不想把我賣了,賣個好價錢。」柔珞靠在李昊的身旁,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冷淡。

在玄海的時候,柔珞就是掌上明珠,族人都不可以欺負柔珞,如今被巨風吹到海邊,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柔珞越想越委屈,一滴又一滴眼淚流下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