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換我殺你了

鬼面屠夫見狀,連忙停下了腳步,驚道︰「怎麼可能?你那花葉白片子已經消失了,怎麼還能」他不敢繼續上前。

「怎麼還能將劍身化玉,對吧。」林格嘴角勾出弧度,神色淡然道,「誰告訴你沒有那花葉白片子就無法劍身化玉的?我只是想與你多玩一會罷了。」

林格听著自己的話,不禁生有笑意,原本沒有玉瓣,他是沒有辦法劍身化玉的,但是他在與鬼面屠夫的交手中悟出一些有關于玉瓣本質的道理。

依他所觀,玉海神訣所生玉白花瓣,很是強大奇特,但是仍是逃離不出內力,簡潔來說,玉瓣終究不是天地間自然而生的花瓣,而是由內力所化。

既然由內力所化的玉白花瓣可以讓洛魚劍身化玉白,那麼內力自然也是可以,不過使用內力劍身化玉卻比玉白花瓣要困難,否則他也不會面色難看。

劍身通白的洛魚劍劃過林格的眼前,他看著血煞之氣漸漸消淡的鬼面屠夫,道︰「看來今日你是必死無疑了。」

他話音剛落,便是步伐加快,刺向鬼面屠夫,鬼面屠夫雖然刀功尚未完全消散,但是畢竟手里無刀,幾招之間,隨著玉白劍光閃動,鬼面屠夫的身上多了幾處傷口。

唰!

一道玉白劍光閃過,鬼面屠夫捂著腹部半跪在地上,咧嘴咬牙切齒,早已沒有先前的狂妄自大,整個人變得狼狽不堪。

「看來你的皮還挺厚的。」林格冷道。

的確,他這幾劍凌厲無比,再加上劍身化玉,若是換成一般人,不死也站不起來了,不得不承認這鬼面屠夫的外功比他強的多。

當然,他現在不過三品演氣境,日後若與鬼面一般突破至五品演氣境,那時候在外功上孰強孰弱就不一定的,玉海神訣雖是偏內力修煉的功法,但是外功修煉也強于很多功法。

林格雙眼微闔,只見鬼面屠夫突然向陳秀沖去,于是他玉花墊步,腳踏鬼面屠夫背部,又踏上後者光禿禿的腦袋,由于光頭有些滑,他差點摔倒。

一劍隨念刺出,刺入了鬼面屠夫的胸前,鬼面屠夫一把將劍拔出胸膛,胸膛冒出鮮血,向後踉蹌幾步。

林格剛想追擊,便听鬼面屠夫求饒道︰「停!只要你放過我,我便放你們走。」

林格微征,似笑非笑道︰「原來你也會求饒,我還以為你與你那些死去的兄弟們不一樣呢,不過」

「你還是要死!」他劍隨話出。

想求饒可能嗎?鬼面屠夫修煉此功殺人越級,倘若就此放過,日後必有更多人死于他的刀下。

現在不殺,更待何時!

鬼面屠夫還未來得及躲閃,洛魚劍便再次刺入他的胸膛,鮮血從他的胸膛流出,令人感到驚奇的是,玉白劍身似乎厭惡血液,那鮮血剛染上洛魚劍,便如流水一般滴落在地。

林格用力將劍刺得更深,下一秒鬼面屠夫便握住了劍,原本低垂的腦袋抬了起來,一股血起從面具的眼洞里飄了出來。

他猜到要生變故,于是抽劍退身,可是鬼面屠夫卻把洛魚劍死死握在手里,隨後只感覺血氣染眼,洛魚劍被震出體外,劍柄撞到他的胸膛上,如斷線風箏向後飛去,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林格有些懵,他揮劍于手,半跪于地,喉嚨蠕動間,嘴角又是流出獻血。

他一雙劍柳眉此時如繞圈般皺成一團,抬眼望去,一個血氣纏身的高大身影映入眼簾,此刻的鬼面屠夫散發的氣息竟比之前還要強盛。

「別過來!」林格一聲過後,陳秀止住了步子。

鬼面屠夫並沒有直接向林格沖來,而是一步步走向萬指山山壁,將插在山壁上的九環大刀拔了出來。

林格想動身阻攔,越動彈不得,他體內那股沖蕩的氣息越發沉不住了,在他體內攪動著,只要他動作過大,內傷便會更加厲害。

呲呲呲呲刀身與地面摩擦發出令人心悸的聲音,鬼面屠夫托著大刀緩緩走來,由于血煞之氣濃郁,連人帶刀融入血氣中。

林格發現了一點,鬼面屠夫先前被他刺傷的地方,血煞之氣呈現黑紅色,更加人。

他不知道為何會如此,懷間的花錦囊凝重道︰「看來他體內流出的血液倒是讓這刀工重新爆發了,這下可糟了。」

听花錦囊之言,倒是他自己把自己逼入絕路了。

「莫非我今日就要死在這幽魂寨了?」林格笑著自問。

眼下鬼面屠夫臨時爆發,而他因為體內沖蕩的氣息無法移動,恐怕一刀過後,他就人首分離了。

林格沉默間,鬼面屠夫便是暴步而動,大刀揮動間九環鈴鈴作響,眼看就要劈在他的脖子上。

他倒是沉默地閉眼一笑,猶如坐定老僧般看破生死,只是上天卻不允許。

雄渾氣息破體而出,肆無忌憚地沖蕩著周圍,血氣纏繞的九環大刀猶如受到屏障,懸在林格脖子上一動不動。

這是要突破了!林格如體內散發的氣息一樣肆無忌憚,直接盤坐下來,他的確不怕,因為他能感覺到並不是突破這麼簡單,而是氣息返沖。

沒錯,又是氣息返沖!這氣息返沖乃是體內散發氣息回流,內外氣息在皮膚表面沖擊,形成一個氣息屏障,而目前他是正在突破四品,恐怕只有演氣七品以上的人才能打破這個屏障。

鬼面屠夫雖然運用刀功,血煞之氣纏身,最多也就是六品演氣的實力,顯然打不破他的氣息屏障。

鬼面屠夫見九環大刀被抵擋,重新揮刀,在林格的身上砍了數刀,不過林格仍是毫發無傷。

林格盤坐于地,手勢變幻,一股氣息猛地從他體內沖蕩而出,將鬼面屠夫向後逼退幾步,他嘴角流露出笑容。

四品演氣境!

與此同時,十片玉白花瓣重現,隨著氣息返沖,又有五片玉白花瓣從朦朧氣息生成,一次生成五片玉白花瓣,讓林格很是驚喜。

他記得之前氣息返沖,不過強行生成了兩片玉白花瓣,而這次卻是五片,而玉色花瓣越多,他的劍蘭掌和玉花舞也會隨著增強,更高興的是一旦踏入四品演氣,武功在演氣境內乃是質的提升。

內外穩合,武功大增!

正當他高興之際,氣息返沖越發強盛起來,似乎有一股更強大的氣息將要破體而出。

林格有些疑惑,不過下一秒便是眼閃靈光,莫非一下子要突破到五品演氣境?

「林格,走大運了,看來是氣息積累過多,再加上身受重創,要接連突破了。」花錦囊也是一喜。

林格沉默不語,片刻後一股氣息破體而出,遠比剛才的氣息要強大,武功已達五品演氣境,而且他隱約感覺到,體內的內傷正在逐漸恢復。

對于內傷恢復,他倒是沒有多大驚訝,之前他便知道了玉海神訣具有強大的恢復性,功法修煉至玉花層百瓣,更有衍生武學玉花舞可以修煉,那可是一種可以拉回半只腳踏入鬼門關的強大武學。

氣息逐漸消緩,鬼面屠夫似乎了解到無法破開林格的氣息,于是襲向陳秀。

錚!

九環大刀劈向陳秀,卻是被一團玉瓣擋下,發出金屬錚鳴之聲,顯然這玉瓣已經變得更加堅硬。

林格左手持劍站起身,右手一揮,那一團玉瓣便是隨之飄動,將鬼面屠夫逼退,隨後步伐移動站在陳秀面前。

鬼面屠夫見勢不妙,吩咐道︰「都給我讓!誰能殺了他我平分他幫內寶地一般的寶物。」

百號黑衣人不敢動手,鬼面屠夫順手抓起一黑衣人抹過九環大刀,那黑衣人頓時身亡,于是威脅道︰「誰若不從,便是如此下場。」

黑衣人們見狀,皆是害怕起來,一步步向林格和陳秀走去,只是速度如龜。

林格若無其事地說︰「你們最好不要過來,倘若你們放下武器,他殺不了你們。」

「笑話,我為何殺不了他們。」鬼面屠夫不屑一語。

林格冷笑道︰「因為換我殺你了。」他看向周圍逼近的黑衣人,又道︰「只要你們放下武器,我會護你們周全,如何?」

鬼面幫眾黑衣人面面相覷,隨後便听到「噠噠噠」的聲音,皆是扔掉刀槍退到了一旁。

鬼面屠夫怒火焚燒,隨後血煞之氣爆發,向林格沖來。

林格武功已至五品演氣,並且身體傷勢已經恢復一些,自是不怕,十五片玉色花瓣飄浮盤旋在他的周身,隨後隨他的手勢聚成一團,抵擋下鬼面屠夫的九環大刀。

他身形如在花叢中移動,無論鬼面屠夫如何進攻,他都能輕而易取地抵擋或者躲避,十五片玉白花瓣猶如護盾一般保護著他。

「都說換我殺你了!」林格激道。

一招劍蘭掌後,鬼面屠夫已是有些精疲力盡和迷迷糊糊,林格劍身化玉,一劍劈開了前者的面具,面具下的那張臉完全顯露出來,讓林格愣了愣。

那張臉的眼角處嬸嬸凹陷下去,一雙小到極致的鼠眼冒著血氣,但隨著血氣消散,閃爍著驚慌之色,配上那光禿禿的大腦袋,整張臉奇丑無比。

「怪物!」一黑衣人尖叫道。

鬼面屠夫有些不知所措,他戴面具就是因為從小奇丑,每天都面對著別人異樣的陽光,所以長大之後,他殺掉了以前嘲笑他的人,並且他見到英俊瀟灑的人便想殺掉,所以才吩咐幫內所有人進幫必須戴面具,平復他內心的不平衡。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